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05章:事成

第305章:事成

        江源跑了出去。

        找了一个公用电话,拨了一个号码过去,电话那头通了,但是悉悉索索的,等了将近七八秒才有声音传来。

        “喂,哪位?”

        “是我,大哥,我现在跟李孚在外面吃饭,他答应了给咱们做中间人,但是呢,他有一个条件?”

        “说。”

        “他要求百分之二十的干股。”

        电话那头至少有十秒钟没有喘气的声音,江源不由的紧张起来,然后就听得一道低沉的声音:“答应他。”

        “大哥,真答应吗?”

        “区区百分十的干股就能收买到李孚这样的人,值。”高天魁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好,那我跟他说了。”江源松了一口气,这事儿算是成了。

        ……

        罗耀这边,很快就接到了李孚传回来的消息,高天魁答应他的条件了,百分之二十的干股。

        “耀哥,高天魁在李孚身上下重注,所图必然不小,看来,咱们怀疑的目标是对的。”宫慧道,“学仁那边对日谍秘密电台的监控也是一切正常,看来,徐贞应该也没有什么问题。”

        “让徐贞试探一下乔治·凯文,就说有人对日耳曼大厦转让感兴趣,问他愿不愿意谈一谈?”

        “你不是推测乔治·凯文跟高田魁已经暗中达成协议了吗?”

        “我就是想试探一下,高天魁跟这个乔治·凯文的关系深不深,或者说,他们有没有是一伙儿的可能?”

        “明白了,我来联系徐贞。”

        ……

        山城大饭店。

        华灯初上,一辆黑色的小汽车驶来,门童赶紧快步跑上去,拉开车门,一个身穿中山装,头发梳的一丝不苟,带着眼镜儿的中年男子走下车来!

        这时候,从大厅内疾步而来一名男子,年纪相仿,急忙来到那中年男子跟前:“毛主任,您来了,快请。”

        “黄老弟,温博士已经到了?”

        “家兄刚来电话,马上就到。”黄济弼忙解释一声,在前头给毛宗襄引路,毛宗襄可是老头子身边的人,能约到出来吃饭,那是很不容易了,何况两人业务还有竞争关系。

        不过现在两个人都面临一个强有力的对手,那就是军统密译室,已经威胁到密检所的生存了。

        温玉清不得不亲自飞山城,过来了解情况。

        而直接去找军统方面不现实,他跟韦大铭关系也不好,尤其是军统支援密检所的人都是他重点防备的对象。

        只能来找军委会密电研究组的毛宗襄了,国府四大密电码研究机构,刨去军政部麾下的研译室(43台),军委会密电研究组,交通部电政司密电检译所以及军统局密译室。

        军政部的43台成立最晚,又错失了迟安这样的人才,虽然在截获日军通讯密电上有所成就,但论破译,那是几乎没有任何进展,基本忽略不计。

        军委会密电研究组其实跟机要室密电股是一套人马,虽然也在研究破译密电码,但主要工作还是军委会密电通讯工作,编撰密电码是它的主要工作。

        而破译工作,过去是密检所,而现在是后起之秀的密译室。

        军统局已经掌握部分密电码破译的主动权,而密检所过去是领先,现在落后了,这个拥有最大人员编制和技术设备力量的密电码研究机构作用在一点点儿变小。

        这岂能不让他的掌舵人温玉清博士着急。

        密检所若不能破译出密电码,那就等着被裁撤的命运了。

        一旦上头动了裁撤的念头,密检所的人或许还有别的出路,而他可就前途黯淡了,甚至可能没机会再从事密电码破译这个工作了。

        以前他自恃有技术,又有能力,国府在密电破译方面离开他就玩不转,就连老头子召见他也得客客气气的。

        现在可好,被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子给赶上来了,不但赶上来,还被吊打了,这不是欺人太甚了吧?

        温玉清内心那叫一个愤怒,忧心如焚之下,只有亲自过来看一下究竟了,韦大铭那边不想了。

        突破口只能是毛宗襄,起码自己妹夫还在他手底下工作,约出来吃个饭,见个面还是不难做到的。

        但是他抵达山城,第一个要觐见的还是老头子,其次就是财政部的孔部长,密检所的经费可都是有财政部划拨的,而密检所破译的日军外交密电,过去都是同时抄报一份给财政部的。

        军政部的何敬之想要求同等待遇,他都没理会,要不然,军政部怎么会想要另起炉灶搞一个研译室?

        这都是天下苦“温”久矣的结果。

        孔部长留吃饭,他都以妹夫黄济弼请客家宴为理由推掉了,这才匆匆忙忙的赶到了山城大饭店。

        “毛主任,请喝茶,家兄一会儿就到。”

        “无妨,温博士是我敬重的人之一,等一等应该的。”毛宗襄道,论级别,温玉清是中将,还在他之上。

        但论亲疏的话,那他这个少将要比温玉清重要多了。

        当然,他比温玉清小,温还是留美博士,在美国那边还有非常深厚的关系,这种人也是能不得罪,尽量不得罪的,尽管毛宗襄也想着掌握密电码破译的主动权。

        “来晚了,来晚了,毛主任,恕罪,恕罪!”温玉清推开门,直接向毛宗襄抱拳道歉道。

        “温博士客气了,我和济弼也是刚到没多久。”毛宗襄忙起身道,官场上的规矩还是要讲的。

        “兄长,可以上菜了吧?”黄济弼上前询问一声。

        “上菜,上菜,我们边吃边谈!”温玉清是东道主,“毛主任,请上座。”

        毛宗襄推辞道:“温博士职务和军衔都比我高,在下岂敢上座,还是温博士您上座吧。”

        几番推辞之下,毛宗襄不肯上座,温玉清只好坐了上座,毛宗襄坐在他的左首,黄济弼坐在右首。

        除了上菜的服务员可以进来,包间内的服务员都让黄济弼赶走了,今晚,他客观服务员的角色。

        “毛主任,感谢你对我这个妹夫的照顾!”

        “温博士客气了,济弼可是我们机要室不可多得的人才,是我的左膀右臂。”毛宗襄呵呵一笑,花花轿子人抬人,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

        “嗯,走一个!”

        三只杯子碰到一起,关系立马就变的熟络多了。

        “毛主任,我就开门见山了,今天晚上特意让我这妹夫约您出来,是有一事想向您打听一下?”温玉清道。

        “温博士请问,毛某人知道的,自是知无不言。”毛宗襄微微一笑,他答应来,就已经猜到温玉清的目的了。

        温玉清暗地里松了一口气,他就怕毛宗襄跟他绕圈子,那今晚这顿饭就白请了。

        “不知道毛主任对军统密译室了解多少?”

        “温博士,你也知道军统自成一系,他们虽然隶属军委会,可铨叙晋升以及人员任命都是由戴雨农一个人说了算,我了解也不多。”毛宗襄点了点头,“只知道他们从美国请了一位从事密电码破译的相关专家,先是成立了一个密电码研究小组,简称密研组,军统内部称他们为‘84号台或者84号兽医站’,后来,密研组破译了有关日军航空部队密电码通讯,掌握了日军空袭的规律,一时间声名大噪,后又协助军统方面破获了潜伏在山城的日谍组织,抓获潜伏的日谍和汉奸数十人,并提前预警了5·3的大轰炸,让我们能够提前疏散和准备,避免更大的损失,这些,温博士想必也是了解的。”

        温玉清点了点头,这些情况对他而言,并不算机密。

        “后来,他们又在日本外交密电破译上有所突破,让我们掌握了日本外交方面的政策以及内政的一些情况,对了,前几天,他们刚破译了一份日本外务省发给驻静海总领事馆的谈判纪要,温博士应该记忆犹新吧?”毛宗襄问道。

        温玉清点了点头:“这些我都知道,我是想问的是,你对主持密译室的这个罗耀知道多少?”

        “呵呵,罗耀,对于他,我了解的也不是很多,甚至我都没见过他,只知道他很年轻,不超过二十五岁,听说,他是戴雨农在临澧搞的第一届特训班的顶尖毕业生之一,他跟另外两个学员结拜为兄弟,被称之为临训三英,他还是三英之首,据说,他是金陵人,是从那场大屠杀的尸山血海爬出来的,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毛宗襄道。

        “他是那所大学毕业的?”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军统将他的资料列为绝密,没有戴雨农的批准,谁都不允许调阅。”

        “为何?”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从侧面了解一些情况,他在临训班呆了不到半年,就被戴雨农看重去执行某个绝密任务了,去年岁末才回来的,是跟那个美国密电码专家一起回来的,我想他执行的任务,应该跟这个人有关系吧。”

        “郝伯特·雅德利,前美国中央情报八处处长?”

        “他在山城的名字好像是叫奥斯本。”毛宗襄点了点头,他身为老头子的机要室主任,这点儿秘密都不知道的,那真是白当了。

        “这么说来,他那个密研组能有这般成就,应该是这个奥斯本的功劳了!”温玉清问道。

        “好像他把之前在日本陆军密电研究组一个姓迟的人挖了过去,这个人过去是留日的,他还帮着招了一批有留日经历的留学生加入了密研组,这些人并没有加入军统,是以军令部二厅的身份在密译室工作。”毛宗襄道。

        温玉清听了不由的一阵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