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04章:有点儿意思

第304章:有点儿意思

        没什么特别的情况,李孚都是通过周晓莹传话的,尽量减少跟罗耀暗地的见面,因为,谁不确定,残存在山城日谍汉奸组织能力有多大。

        万一,他们暗中见面的消息泄露出去。

        那对方就会知道这是一个“圈套”了。

        李孚突然发出见面的要求,这肯定时候重大的事情了,罗耀必须得去了。

        天黑后,罗耀叫上宫慧。

        有些话,同为女子的宫慧,对周晓莹要好说一些,而且,他也不能每次出去都单独一个人,次数多了也不好。

        周晓莹是浙警出身的,虽然年纪不大,可在军统内,她的资历是要排在罗耀和宫慧前面的。

        当然了,宫慧资历也不差,宫慧毕业于北平警校,虽然也是一个系统,但宫慧长期在一线工作,比起周晓莹这种一直干内勤的要厉害多了。

        至于罗耀,刨去他在金陵财政部工作的经历,他在军统内,还真属于小辈,但是这个小辈已经不容轻视了。

        他这升官速度,军统内怕是没几个人能做到,估计三十岁之前,肩膀上挂上一颗将星没多大问题。

        这人比人的气死人。

        周晓莹现在已经认命了,这是她最好的选择,不然,下场会很惨,至少罗耀很清楚,他改变了这个女人的命运。

        “站长。”周晓莹见到罗耀和宫慧一起出现,眼底闪过一丝异色,这二人的关系,站内早有传闻,但甚少见到她们单独在一起。

        不管是为了避嫌,还是其他目的,但只要她们一起行动,那必定是有大事发生。

        就跟李孚突然通知她,让他给“站里”发送晚上约见的消息,同为军统的她,自然明白这里面有事儿发生。

        “李孚回来了吗?”

        “不在外面应酬的话,应该很快了。”周晓莹解释道,她还准备了酒菜,不过只有两副碗筷。

        显然是为他和李孚准备的,她自己的晚饭单独在一边吃的。

        “我再添一副碗筷。”

        “不用,我们去你房间说话,让他们两个男人谈事儿。”宫慧微微一笑,牵着周晓莹的手往房间里面走去。

        等了约莫一刻钟。

        李孚回来了,他自己有钥匙,直接开门进来了,一回来,就看到餐厅内亮着灯,忙快步走了进来。

        “酒菜已经备好,就等你回来了。”罗耀嘿嘿一笑。

        “我去洗个手。”李孚点了点头。

        “大哥,还真让你说中了,高天魁和江源果然换了一个方法拉我下水,他们先让我收钱徇私舞弊,现在又变着法的给我送钱,我看他们已经逐步对我信任了。”李孚在罗耀对面坐了下来说道。

        “哦?”

        “今天江源约我出来喝咖啡,你猜他跟我说了什么?”李孚一点儿不客气,拿起筷子就夹了一口菜往嘴里送。

        “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他对你说什么?”罗耀没好气的一声。

        “高天魁想要买下一栋楼,说是要开一个歌舞厅,让我出面,跟出卖人谈判,压价,成功后,给我百分之的干股,坐等分红。”

        罗耀心思一动:“高天魁想买的不会是日耳曼大厦吧?”

        “大哥,你怎么知道?”李孚吃惊道。

        “我也收到消息,日耳曼大厦的所有者乔治·凯文在自己的认识的小圈子放出风去,他要回英国,准备把日耳曼大厦出让。”罗耀解释道。

        “这就难怪了。”李孚信了罗耀的解释,旋即又道,“听江源的语气,高天魁对收购日耳曼大厦很有把握。”

        “高天魁找你,明显是他们之间已经谈好了,而你去压价,不过是过一把手,百分之十的干股送到你手中,对吗?”罗耀焉能不明白这其中的关键,所谓放出风来,不过是掩人耳目而已。

        不过乔治·凯文有必要这么做吗?就算他们私底下交易,也没有什么,还是他们就是想隐藏他跟高天魁的亲密关系?

        这倒是说得通的。

        日耳曼大厦是李孚出面拿下的,登记也会在李孚的名下,明面上看,跟高天魁没有半分关系。

        而且不存在内幕交易。

        那么他跟高天魁就只是普通朋友关系,没什么值得怀疑,实际上了,他们可能有着很深层次的关系。

        比如买卖情报,甚至背地里狼狈为奸?

        这么一操作,就可以把双方的关系撇清,又把利益转移了过去,手法很高明呀。

        “我说无功不受禄,也没有马上答应江源,说回去考虑一下,明天会给他一个准确的答复。”李孚一边吃,一边说道。

        “答应他,并且你要百分二十的干股!”罗耀吩咐道。

        “咳咳……”李孚差点儿一口菜没喷出来,江源说百分之十的干股,他还说“无功不受禄”,一转眼,增加了一倍。

        “大家都是聪明人,不会不明白这里面有内幕交易,既然要承担风险,那就要有高收益,合情合理。”罗耀道。

        “可是我一向谨慎,突然狮子大开口,对方不会怀疑吗?”李孚冷静下来分析道。

        “是,你是一向谨慎小心,但是你也缺钱呀,这种是完全可以理解的。”罗耀道,“高天魁为什么要这么费劲心思把你拉拢过去,还不是因为利益关系之牢固的?”

        “我明白了,明儿个我就跟江源这么说。”李孚点了点头,“他要是跟我讨价还价呢,我该怎么回?”

        “咬死了,这个谈判,谁先妥协,谁就处在弱势一方,他现在是想让你上船,区区百分之十的干部绝对会舍得的。”罗耀嘿嘿一笑。

        “嗯。”

        ……

        回去的路上,罗耀跟宫慧讲了李孚反应的情况。

        “这倒是无心插柳,看来不需要找人想办法接近这个乔治·凯文了,李孚完全可以胜任这个工作。”

        “嗯,不过也说明了一点,高天魁跟乔治·凯文的关系不一般。”罗耀点了点头,“我们距离真相又近了一步。”

        “若是李孚这件事成了,那我们在日耳曼大厦就多了一条线了。”罗耀道。

        “你想把周晓莹搬进去?”宫慧心有灵犀一声。

        “对徐贞,我始终有一种感觉,这个女人可能并不想我们见到的那么简单,得小心观察。”罗耀点了点头。

        “我知道怎么做了。”

        “南华贸易查的怎么样了?”罗耀问道。

        “南华贸易成立以一年前,但最近好像进行了股权变更,换了一个新老板,新老板姓薛,南洋来的华侨,据说在南洋有橡胶园,还做汽贸生意。”宫慧道,“目前所知就这么多了。”

        “这个薛老板什么时候来的山城?”罗耀问道。

        “大概两个月前吧?”

        “徐贞差不多也是这个时间从香港返回山城的吧,能查到他具体来山城是哪一天和乘坐的交通工具吗?”罗耀很自然的就将两人联系起来。

        “如果他是从正规途径进入山城的话,应该不难查到,就怕不是,那就很难了。”宫慧道。

        “查吧,南洋人,不从正规途径进山城,那他就一定有问题。”罗耀断然道,一个有钱投资本地贸易公司的南洋人,不走正规途径,那他要不是没有其他目的,又是什么呢?

        走正规途径是最安全的,他又在本地没有亲戚朋友或者熟人之类的。

        “是。”

        ……

        第二天一早上班,李孚就给江源挂了一个电话,约他中午出来吃饭,两个人在防空司令部附近找了一个餐馆儿。

        要了一个小包间。

        当然这种包间肯定没有隔音设备,但也不至于有任何人监听,因为,这根本就是随机为之。

        江源应约而来。

        点了几个菜,喝的是自酿的米酒,冰镇过后,别有一番风味,但是不能喝太多,容易上头。

        “李兄考虑清楚了?”

        “江兄,昨天晚上回去,我思考了一宿,觉得这么好的事情高营长怎么就想到我了呢?”李孚呵呵一笑,给江源酒碗里倒满了酒。

        “我们大哥平生最喜欢交朋友,尤其是李兄你这样的青年才俊,那更是要多多多结交的。”江源也是直言不讳。

        李孚点了点头:“广交朋友,好,这有朋友走遍天下都不怕。”

        “李兄这话说的对极了,四海之内皆兄弟,这才是人生一大成就,李兄现在虽然是龙游浅滩,可没准有一飞冲天的可能,那到时候有你这位朋友,不是很有面子了?”江源嘿嘿一笑。

        “面子到在其次,利益才是最大的吧?”李孚嘿嘿一笑。

        江源笑道:“李兄是聪明人,何必要我说的这么明白呢?”

        “好,既然话都说开了,那我再推辞就未免不识敬重了,高营长的事儿我答应了。”李孚点了点头。

        “谢谢李兄,我敬你一杯……”

        江源酒碗刚端起来,就被李孚伸手摁住了:“江兄,别忙,我还有一个条件还没说呢。”

        “李兄,你说。”江源脸色错愕了一下,他没想到李孚会突然提条件。

        “你们让我做中间人,帮你们持股,同时也要承担风险,我要百分之二十的干股!”李李孚伸出右手两根手指头说道。

        “这有什么风险……”江源一下子愣住了。

        “江兄,风险是看不见的,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我想你们高营长明白这个道理。”李孚嘿嘿一笑。

        江源道:“李兄,你是认真的?”

        “当然,你们也可以找别人,我也不介意,这事儿不成,并不影响我们的交情。”李孚举起酒碗笑道。

        “这个我做不了主,要问一下我大哥,给我十分钟,我出去打个电话,好吗?”江源想了一下道。

        李孚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