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03章:盘下日耳曼

第303章:盘下日耳曼

        “徐贞,记住我对你说的话了吗?”汽车进入市区后,在一条相对僻静的小巷道停了下来。

        宫慧对徐贞问道。

        “记住了。”

        “如果你有情况汇报,就打这个电话,怎么说话,不用我教你吧?”宫慧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递了过去。

        徐贞接过来,放进了自己随身的皮包内。

        “好了,你可以下去了,万一有人问起,你怎么说?”

        “我说我跟奥斯本先生在南岸的温泉旅店。”徐贞迟疑了一下道。

        “不,你要说,你跟奥斯本分开后,心情不好,去渝都游玩了一天,还在那边住了一晚上,今天一早才回来的。”

        “哦,好的,我知道了。”徐贞忙点了点头。

        “下车吧。”

        目送徐贞下车后,走进主街道,挤入人流之中,宫慧这才发动汽车,掉头,返回“兽医站”。

        ……

        一晃的功夫,两天就过去了。

        罗耀早上起来,按部就班的到“站里”上班,沈彧一个电话打过来,告诉他,乔治·凯文正在暗地里联系买家,要将日耳曼大厦出手。

        这个消息令他有些惊讶。

        这个时候,乔治·凯文出售日耳曼大厦,在外人看来,似乎很正常,山城几乎隔三差五的遭到日本飞机的轰炸,留下来,都是头铁的,市区人口都已经不足十万人了。

        每次炸毁之后,还等不到修缮好,下一次轰炸的就来了。

        不说普通老百姓的房子,就是各国大使馆也都有被炸毁的,日本人根本不在乎国际公约,肆无忌惮的很。

        失去的房价,那是早就跌成白菜价了,谁愿意留在市区挨炸?

        大多数老百姓,能躲到乡下投奔亲戚的,都去了,剩下的都是实在没地方去的,只能留下来的。

        炸完山城市区后,开始炸周边的县城和乡村,总之,日军的误差别轰炸之下,山城以及周边的老百姓那是苦头吃大了。

        这个时候,逃离山城,去别的地方躲避,这也是人之常情,也说的过去。

        日耳曼大厦之前也挨过炸,不过运气不错,损毁并不是很严重,后来花钱修缮了一下,不说恢复原状,但起码算是一栋完整的建筑。

        就这样,这样一栋五层的公寓楼,起市场价比大轰炸之前至少缩水了三分之二,而现在就算想卖,也未必有人接手。

        当然,不是没有人接手,想接手的人大把,尤其是那些知道日耳曼大厦你住的都是些什么人的人。

        愿意接手的,那都是附带条件的。

        乔治·凯文开出的条件是,转让费必须是现金或者银行本票,住在日耳曼大厦的公寓里的姑娘可以自由离开,愿意离开的,给一个月的时间寻找住处,并且这一个月新东家不收任何租金。

        愿意继续住在日耳曼大厦的,新东家必须按照原房价续租至少半年以上,并且减免一月的房租。

        也就是说,新东家接手之后,一个月内是无法收取租金以及没办法在半年内对日耳曼大厦进行改建用于其他用途。

        乔治·凯文为什么要这么做,没有人知道,反正他就是提出了这样的条件,愿意的可以找他谈。

        ……

        沈彧这边的电话过来没多久,徐贞那边也打电话约见宫慧,在“盛”记旗袍店见了面,也提到这件事。

        乔治·凯文突然要将日耳曼大厦转让出去,这关系到她们这些租户们去留,可是引发了不小的震动。

        有人已经开始悄悄的寻找新的安身立命之处了,毕竟,谁也不知道新东家买下日耳曼大厦打算干什么?

        她们这些人虽然是自由身,可都是在乔治·凯文的庇护下,靠的就是恩客给她们花钱,一旦没人给他们遮风挡雨了,她们接下来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不得找好下家才行?

        “乔治·凯文说是要结束山城这边的生意,准备回英国。”宫慧一回来,就把大致的情况跟罗耀复述了一边。

        “欧洲现在风暴也在酝酿当中,他这是想回去为国效力不成?”罗耀呵呵一笑,分析道,“山城虽然有风险,可他这样的人,应该还好,而且他在这里过的好好的,突然之间要离开,这里面怕是有什么文章。”

        “你是说,他察觉到自己有危险了,想要一走了之?”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这种人嗅觉很灵敏的,一旦嗅到危险,会非常果断的脱离的。”罗耀道。

        “那怎么办,我还没有证据,一旦他要走,我们阻止不了的。”

        “他并不是公开转让日耳曼大厦?”

        “不是,只是在他认识的小圈子里发布的消息,应该是想从自己认识的人当中挑选一个人来接手,这样既隐秘也不会引起外界的注意。”宫慧道。

        “那我们有没有名义介入呢?”

        “你的意思是,我们把日耳曼大厦吃下来?”宫慧惊讶道。

        “不一定非要我们把日耳曼大厦吃下来,但我们可以以买家的身份与之接触谈判呀。”罗耀道。

        “恐怕不容易,他估计不会跟不认识的人交易的。”

        “能不能在他散播消息的小圈子里找一个人作为突破口,让我们有机会参与其中。”罗耀问道。

        “我试试看吧。”

        ……

        邹容路上馨雅咖啡,山城的洋人都喜欢这里,有情调,还有最正宗的意大利咖啡,很多仰慕西方的中国人,有点儿小资情调的,也喜欢来这里。

        存粹是“装”的人多一点儿。

        李孚还在上班,江源一个电话打过来,约他来这边见面,当然了,这里距离防空司令部比较近。

        李孚的工作算是比较清闲的,不然,还真没这个时间出来。

        他也好几天没去赌场了。

        江源在赌场见不到他,又不能天天来江防司令部找他,那他一个防空部队的营参谋总来找司令部督察处的督察,那算怎么回事儿,会不会暗地里有勾结?

        这让人看到了,难免会这么想的。

        这个地方,李孚有时候累了,也来喝一杯咖啡,因此,约在这里,也不会被人闲话,这江源明显是做过功课的。

        “李兄,喝什么?”江源先来的,见到李孚进来,先是站起来招了一下手,然后又热情的询问。

        “美式吧。”

        “一杯美式。”江源换来侍者,要了一杯美式,他自己面前已经有了一杯摩卡,喝了一小半了。

        “叫我出来做什么?”

        “李兄,我这里有一个机会,不知道你想不想要?”

        “机会,什么机会?”李孚心里暗暗警惕起来,不过表面上还是很放松,他跟江源的关系现在几乎是无话不谈了。

        “一个每个月都有固定收入,起码比你现在在防空司令部拿的薪水还多。”江源嘿嘿一笑道。

        “哦,这么好的机会,说来听听?”李孚自然一副感兴趣的表情了,他可是很“缺钱”的,长期包养一个女人,还在外面花天酒地,这花钱就如同流水一般,要是没有财力支撑怎么可以?

        “我们大哥想买下一栋公寓楼,买下来后,他想把这栋楼重新装饰一下,做成娱乐场所,类似于皇后歌舞厅那样的,但是呢,他不想自己出面谈,需要一个中间人帮忙持股。”江源说道。

        “我就是那个中间人?”

        “没错,事成之后,给你百分之十的干股,你什么都不用做,每个月你就等着坐收分红就是。”江源笑道。

        “这么好事情,高营长怎么没给你?”李孚呵呵一笑,这还能看不出来,高天魁这是想把他自己给捆绑上。

        “实话跟你说吧,我们大哥跟出卖人是认识的,算是朋友,这朋友之间,需要顾及点儿面子,谈价的时候就稍微有些不好开口,所以,才让我来找李兄你帮忙。”江源解释道。

        “这就算我能把对方的转让价格压下来,高营长还要给我百分十的干股的收益,这他付出的其实还可能更多,这买卖听着也还是高营长吃亏呀?”

        “对方要现金,我们大哥手头上不是没有这么多现金嘛……”江源尴尬的一笑。

        “对方要价多少?”李孚点了点头,他也知道对方都是在演戏,自己陪着他们演就是了。

        “十万大洋。”

        一栋楼,十万大洋,不算贵,当然,这是现在的价格,要换做半年前,估计三十万都不够。

        “那你们手头上有多少?”

        江源伸手右手来,给李孚比划了一下,那是一个“六”字,这数额确实相差太大了,但就以现在的行情,对方要是诚心转让的话,不是没有可能,也许明天日本人天上扔下一颗炸弹,别说六万大洋了,六千都未必有人要。

        “江兄,我可以出面帮你们谈,但无功不受禄,百分十的干股,我可不敢收。”李孚说道。

        “李兄是嫌少吗?”江源问道。

        “不,太多了,折算下来,百分之十的干股,都相当于五六万法币了。”李孚摇了摇头道。

        “不多,李兄你出面的话,值这个价的。”江源呵呵一笑,这军统在山城巧取豪夺的还少吗?

        军统中人,有几个不贪的,那些人的财富有多少是正经来路,还不是从人手里抢夺来的,跟土匪有什么两样?

        “我考虑一下吧,不过,江兄为什么不出面呢?”

        “我,对方也认识呀,不好说话呀。”江源讪讪一笑。

        “谢谢高营长和江兄的信任,这杯咖啡算我的,我得回去考虑一下,明天给你答复,好吗?”李孚端起侍者刚送过来的咖啡抿了一小口道,“对了,你们想盘下的是哪栋楼?”

        “日耳曼大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