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02章:唯一的出路

第302章:唯一的出路

        自由的滋味儿只有失去了才知道。

        这话对徐贞来说,现在有了最切身的体会,深陷囹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这种感觉很不好受。

        不到半日的功夫,就把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折磨的精神憔悴无比。

        就跟一个人精气神瞬间垮掉的感觉一样。

        会是装出来的吗?

        宫慧在外头看到这个女人被捕前后判如两人的模样,她也有些吃不准了,也许是自己多虑了。

        ……

        回到问话的房间。

        徐贞又见到了宫慧,此事的宫慧已经换回了女装,干练的职业套装,配上精致的娃娃脸,给人一种错觉,这就是一个刚涉世未深的小姑娘。

        很多人都会被这副面孔给欺骗了。

        “我们又见面了,徐小姐。”宫慧命人关上门,就站在这白炽灯光下,走到徐贞的跟前说道。

        “长官,放了我,我已经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

        “徐小姐,你的眼力很不错嘛,怎么就发现我的身份?”宫慧呵呵一笑,走到徐贞身后,双手轻轻的扣住了她的脖颈。

        “我猜的。”

        “撒谎!”宫慧猛然一收手,一股力量迅速的围绕徐贞的脖颈收紧。徐贞顿时因为缺氧无法呼吸而面部胀得通红。

        “说实话。”

        “长官说话的语气,动作,还有手下人的身手,以及衣着打扮不像是江湖人士或土匪……”

        宫慧微微松开手,让徐贞得以喘了一口气。

        “你一个以色娱人的女子怎么懂得这些?”宫慧追问一句。

        “见,见识的人多了,多观察,也,也就能辨识一二了。”徐贞一边调整呼吸,一边结结巴巴解释道。

        刚才她真是差一点儿觉得自己就要死了,那力道绝不只是在吓唬她,真要勒死她的话,要不了三分钟。

        宫慧彻底的把手松开了。

        “你一个弱女子既然有这等眼力,真是令人吃惊。”

        “有什么用,我们女人生下来就附庸男人而生存的,乱世之中,尤为如此,不然,又能怎样?”

        “说到底,还是你不愿意放弃自己过去优渥的生活而已,若是你肯吃苦,乐的清贫的话,也许要比现在自由。”宫慧道。

        “长官说得对,一个人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我既不想吃苦,又想过着优渥的生活,这世上就没有这么好的事情,有得必有失,我应得的。”

        “我不是来跟你谈人生大道理的。”宫慧走到徐贞面前道,“我知道,你想从这里走出去,对吗?”

        “嗯。”

        “我们知道,你跟奥斯本的特殊关系,所以,才找的你,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宫慧说道。

        徐贞下意识的点了一下头,旋即马上又摇了摇头。

        “奥斯本是为我们服务的美国专家,他为我们做什么,你不用管,也不用多问,你的任务就是替我们留意他跟你在一起的时候的情况,比如,他结识了什么人,说了什么话之类的,把它记录下来,听明白了吗?”宫慧道。

        “长官的意思是,让我监视奥斯本?”

        “你可以这么理解。”宫慧道,“除此之外,我们可能还会让你帮我们打探一些人的情况,这对你来说应该不是难事。”

        “危险吗?”

        “只要你不被发现,自然就不会有危险。”

        “我可不可以不做?”

        “你自己也说了,像你这般弱女子在乱世中是左右不了自己命运的。”宫慧呵呵一笑,“但你可以选择生或者死?”

        “好吧,我也没有别的选择。”

        “很好,你要签一份自愿为我们做事的保证书,另外,我还有一些情况要向你了解。”宫慧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

        徐贞能合作那是最好不过了。

        这也是她唯一的出路。

        ……

        所有事项都都交代完毕,宫慧才从磁器口“兽医站”新址离开,回到慈恩寺住处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开外了。

        罗耀房间里亮着灯。

        犹豫了一下,她走过去,伸手敲了一下门。

        “门没锁,进来吧。”罗耀焉能不知道宫慧回来了,敲门声一响,他就开口了。

        宫慧推门进来:“耀哥,还没睡?”

        独处无人的时候,宫慧还是喜欢叫他“耀哥”的,公共场合都习惯叫“站长”,那毕竟是罗耀公开的职务。

        公私还是不能混在一起的,那样会惹来人前人后的非议。

        “你不也刚回来嘛?”罗耀也捎带这做一部分破译工作,这个工作很枯燥,但是真正钻研进去,其实也是很有趣的。

        将敌人的密电码破译出来,那是一件极有成就感的事情,不然,以他的性格,怎么会愿意在后方做这个工作呢?

        “徐贞答应跟我们合作。”

        “你跟她怎么说的?”罗耀点了点头,招呼一声,“坐,我去给你倒杯水。”

        “关于高天魁的事情,我还没有挑明,我只是先找了一个借口,让她帮我们监视奥斯本跟她在一起的一举一动,然后从侧面了解了一些有关乔治·凯文和日耳曼大厦的情况。”宫慧解释道。

        “南华贸易你没提吧?”

        “没有。”

        “嗯,徐贞身上还是有不少疑点,我们一边使用,一边观察,这倒是一个稳妥的办法。”罗耀点了点头,肯定道。

        “这个徐贞很聪明,她居然能从我说话的语气,动作等细节推断出我们的身份,如果她是受过特殊训练的话,能做到这一点倒是不令人惊讶!”宫慧道。

        “你军统的身份她知道了?”

        “我只是告诉她,我是山城卫戍司令部稽查处的,她应该知道我是军统。”宫慧点了点头。

        “也好,今后,你就用这个身份跟她联系,反正,也不算错,那个乔治·凯文什么情况?”罗耀点了点头。

        “这个乔治·凯文身份有些复杂,他过去汪氏的关系很密切,而且,跟汪氏手下好些个心腹,比如周、陈等人都有来往,这些人过去都曾是日耳曼大厦的常客。”

        “这些人在山城前后也没待多长时间,怎么就都成了这个乔治·凯文的座上宾了呢?”罗耀微微一皱眉。

        “耀哥,我倒是觉得这个乔治·凯文很可能跟日本人跟汪氏之间的中间人。”宫慧推测道。

        “他持有英国护照,确实是很好的身份掩护,也不容易被人察觉。”罗耀点了点头。

        “那要不要对这个人进行重点监控?”

        “不了,咱们不要把摊子铺太大了,重点还是在这个高天魁身上,他现在身上的嫌疑是最大的,若是能抓住确凿证据,那就可以实施抓捕了。”罗耀考虑了一下,如果目标还是重点放在一个人身上比较好。

        目前并没有证据表明高天魁跟乔治·凯文有直接关系,当然也不排除他们之间是有联系。

        “我已经安排人对高天魁的住处进行监控了。”

        “没惊动他吧?”

        “没有,我的人只是监视和记录,并不跟踪,不会被他发现的。”宫慧解释道。

        “嗯,好。”罗耀点了点头,“那就等吧,如果他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人,迟早会露出破绽的。”

        “那没什么事儿,你早点儿休息吧。”宫慧起身道。

        “好,晚安。”

        走到门口,看到门后脸盆里一堆换下来的脏衣服,弯腰下来,直接就把脏衣服拿了起来,罗耀刚想说“别动”,宫慧已经开门出去了。

        ……

        日耳曼大厦,顶层。

        灯光很暗,就看到沙发上坐了一个人,戴着一顶黑色的绅士帽,低着头,不让人看到他的真面目。

        “那件事你考虑怎么样了?”

        “这件事的风险太大了,我很满足于现在的生活,不想冒这么大的风险。”乔治·凯文坐在对面,翘着二郎腿,高脚杯中的猩红色的酒液旋转着。

        “山城随时都可能遭到我大日本帝国的空袭轰炸,你就算挂上大英帝国的国旗,白天或许还行,若是夜间的话,谁能保证日耳曼大厦的安全?”

        “这……”乔治·凯文犹豫了一下。

        “你只需要答应帮我做这件事,到时候,你将获得一大笔钱,可以离开山城,无论是去香港,还是回英国,下半辈子不愁吃喝,不好吗?”来人低沉诱.惑的声音道。

        “我要十万美金。”

        “可以。”

        “现付百分之五十的定金。”乔治·凯文追加一句。

        “百分之三十,剩下的等一切完成之后,再全额付给你,这一点你可以放心,我们大日本帝国是最讲信誉的。”

        “我要先把日耳曼大厦处理掉。”

        “可以,但是你要做的隐秘一些,不要让人怀疑到你。”来人点了点头。

        “放心,如今山城这么的不安全,很多人都抛家舍业的离开了,我一个外国人,不想被炸死,离开这里很正常,而且我也找到了一个非常合适的买家接手。”乔治·凯文自信的一笑。

        “是吗?”

        “当然,他对我的日耳曼大厦很感兴趣,甚至提出来想要入股,但我一直没有答应。”乔治·凯文说道。

        “你尽快处理吧。”

        “放心,等我处理完,第一时间通知你,到时候,就看你的了。”乔治·凯文轻笑一声。

        “好,定金会打到你在香港的汇丰银行的户头里,到时候,你可以查收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