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300章:合作

第300章:合作

        “小慧,把你跟徐贞的谈话的过程一五一十跟我仔细描述一边,包括她回答问题的神态,情绪反应以及语气等等方面,不要落下任何一点……”

        宫慧的记忆力不说能够过目不忘,但那也是极好的,更何况,这不过是刚刚发生没多久的事情。

        于是,在罗耀面前,绘声绘色的将她与徐贞对话的全部过程描述出来。

        罗耀听的很仔细。

        甚至还在脑海里构建两个人对话的场景。

        她们的谈话前后差不多半个小时,宫慧花了将近一个小时才算将前前后后说了清楚。

        一般人对自己的隐私,都会很自然的要予以保护的,这是人的一种本能,这是属于自己内心的秘密。

        是不能够跟人分享的,哪怕是最亲密的人,更别说陌生人了。

        徐贞跟汪氏的往事,必然是属于这一种,而且,汪氏现在名声都臭大街,谁也不愿意跟这种人扯上关系。

        当然,徐贞她就一个无关紧要的女子,说白了,她就是一只被包养的花瓶,甚至就是个玩物。

        她自己都不在意的话,那别人也不见得因为这个会把她怎样。

        歧视本来就是无处不在的。

        “你没有问到南华贸易吧?”

        “没有。”宫慧道,“按照你给的提纲,我给她一个错觉,那就是我们在调查奥斯本的情况。”

        “她有什么反应?”

        “她似乎并不在意奥斯本是什么人,只在乎他的钱,因为,奥斯本能够带给她一个体面的生活。”宫慧道,“至少现在看起来是这样的。”

        “我注意到,你们的谈话中提到了乔治·凯文这个人,徐贞去香港是想去找汪氏的,而汪氏在香港的消息是乔治告诉他的,对吗?”罗耀问道。

        “是的,我也注意到了这个人。”

        “如果徐贞说的是真的,那这个乔治为什么要告诉徐贞这个消息,要知道汪氏明明没有去香港,他把徐贞诓骗去的目的是什么?”罗耀道,“徐贞看起来也不像是傻瓜,她怎么就相信了乔治的话,还乖乖的去了香港,她在香港还逗留了两个多月,这两个月她在香港住在哪儿,做了什么,谁知道?”

        “要不要发个电报给香港的谢站长,请他帮忙查一下,那也是咱们的教官?”宫慧提议道。

        “以咱们的名义不合适,六哥的面子,谢站长应该会给的。”罗耀考虑了一下,沈彧出面更合适一些。

        宫慧点了点头:“这么看来,这个乔治应该是个中间人的角色,他的业务可是够宽的。”

        “他持有英国护照,是洋人,这层身份有天然保护作用,而我们也不敢轻易的对洋人下手,以免会引起外交纠纷。”罗耀分析道。

        “要不要查这个乔治?”

        “查可以,但是不能惊动他,以免打草惊蛇。”罗耀道,“还有一个情况你发现没有,这个徐贞跟高天魁也是相识的。”

        “她们居然认识?”

        “是不是很巧?”罗耀嘿嘿一笑,“高天魁喜欢洋人女子,他身边有个叫琳达的西人女子,也曾经是日耳曼大厦的住客,她跟徐贞的关系不错,奥斯本跟高天魁也是认识的,甚至还非常熟悉。”

        宫慧惊叹一声:“那真是太巧了。”

        “山城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我们查防空司令部的日谍内奸案,牵出了高天魁,而这个高天魁却有跟咱们的美国顾问扯上了关系,这就有意思了。”罗耀点了点头。

        “会不会奥斯本的身份已经暴露了,高天魁通过琳达与徐贞的关系,刻意接近呢?”宫慧推测道。

        罗耀摇了摇头:“不好说,不过奥斯本的身份迟早会暴露的,早晚而已,他这样频繁的对外活动,又有明显的体貌特征,要是日谍真是在寻找他的话,暴露本就是一件不可避免的事情。”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徐贞是继续扣押,还是先将人释放,再对其实施严密的监控?”

        “小慧,你觉得,徐贞有没有可能跟我们合作?”

        “合作?”

        “从另一个侧面去了解高天魁。”罗耀道,“高天魁这个人不但狡猾,而且谨慎,我们想要抓到他的把柄,很难,只有从他身边的人着手,或许能让我们尽快解开它的真面目。”

        “徐贞跟我们不一样,她可是一个没有经过任何特殊训练的普通人?”宫慧大吃一惊,罗耀居然有这样的想法。

        “但她是个聪明的女人。”罗耀道,“聪明的女人一般都很会骗人,尤其是骗男人。”

        “这太冒险了,万一徐贞跟高天魁其实是一伙儿的呢?”

        “有这个可能,但可能性非常小。”罗耀道,“即便她们真是一伙儿的,那结果会怎么样?”

        “那高天魁就知道自己被盯上了,他就会暂停现在的活动,蛰伏起来,让我们抓不到他的证据。”宫慧道。

        “然后呢?”

        “然后我们就前功尽弃了!”

        “不,你错了,如果她们是一伙儿的,那么徐贞就会示警高天魁,高天魁停止一切间谍活动,蛰伏起来,等风头过去,但如果高天魁就是我们找的那个人的话,他这一蛰伏,能瞒过我们吗?”罗耀笑问道。

        “对呀,若是他就是我们找的人,停止活动的话,那地下秘密电台必然也会停止工作,这不是主动暴露自己了?”宫慧立刻反应过来。

        正常情况下,知道自己被怀疑了,那还不马上停止活动,把所有痕迹都清除干净,可那样做,也恰恰暴露了自己。

        当然,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徐贞故意的不给高天魁示警,又不跟自己真心合作,给假消息。

        那这就很恐怖了。

        “假设,徐贞是个有特殊身份的女人,如果我们要求她跟我们合作,替我们做事,她会作何选择?”罗耀剖析并问道。

        “合作,如实按照我们的说的把高天魁的一切告诉我们,这是她隐藏身份最好的选择,第二,向高天魁示警,高天魁知道自己被怀疑,必然会暂停活动,只要他是我们要找的人,一停下来,我们马上就会知道,第三,她向高天魁示警,然后跟高天魁一起演戏骗我们,替他遮掩高天魁的活动,你觉得她会选择哪一个?”

        宫慧想了一下:“这种情况下,如果是聪明人的话,会选择第一种,因为,她一旦泄露消息,不光是高天魁,还是她自己都逃不掉,而现在至少能逃掉一个人,但一般人会选择第二种,而自以为聪明者会选择第三种。”

        “可是如果选择第一种,高天魁就有暴露的危险,一旦高天魁被捕,那势必会将她也牵连出来,第一种选择也不保险。”

        “那……”宫慧皱眉了,怎么选择似乎都是错的。

        “小慧,你我都钻了牛角尖了,其实,如果她跟高天魁没有丝毫关系的话,那就非常好选择了,跟我们合作,没有第二条路。”罗耀道。

        “你把我绕进去了。”

        “其实没有那个计划是绝对没有漏洞的,这世上最难测的就是人心,所以,我们能做的是最大限度的把事情考虑周全了,剩下的,只能交给老天爷了。”罗耀笑道。

        “那我以什么名义跟她谈呢?”宫慧问道。

        “卫戍司令部稽查处。”

        “明白。”

        ……

        “别急,吃了饭再过去,先将她晾一会儿,观察一段时间,明天一早送她回去都来得及。”罗耀叫住了急匆匆准备离去的宫慧。

        “哦,我知道了。”

        ……

        徐贞的事情交给宫慧处理,罗耀还是放心的,他又不是保姆,宫慧的能力毋庸置疑,只要把大的方向交给她,她我会完成的非常出色的。

        “站长,截获日方外交密电。”迟安推门走进罗耀的办公室,递给罗耀一份刚截获的电报。

        罗耀看了一眼,立马脸色严肃起来:“老迟,密电内容严格保密,不得外泄。”

        “我知道,所以这份密电我才没有让其他人经手,亲自给你送过来。”迟安点了点头,密电的内容太严重了。

        “我得马上去一趟局本部,宫副站长出去了,站里你看着点儿。”

        “好的,放心吧,站长。”

        ……

        罗耀叫上夏飞,一路驾车出了“兽医站”,一路上直接奔罗家湾十九号军统局本部而来。

        “罗站长。”

        罗耀现在也算是军统内的红人了,因为经常过来办事儿,认识的人也多了起来,见到人,也有人打招呼了。

        军统临训班后起之秀,就算不巴结,也不用得罪,而且军统内临训班的学员很多,很多人升职很快,担任关键岗位。

        而罗耀是临训班现在混的最好的人,基本上都快成了临训班公认的领军人物了,不少学员都视罗耀为偶像的。

        罗耀对临训班的同学也是多有照顾,加上他还有三青团的职务,故而,在他的周围其实聚集了一批人。

        这些人罗耀平时自己并不太管理,都是李孚和文子善在维持。

        临训班在渝同学会有两百多人,在他缺席的情况下,还被推选为会长,李孚和文子善都是副会长。

        这可是一支相当可观的力量,尽管现在还只是松散的同学会的形式,未来谁又能说得准呢?

        罗耀其实并没有刻意去做这些,但架不住人家自愿聚集到你身边,硬是拒绝也不合适,还伤人心,主动接纳吧,又怕引起上头的猜忌,索性,采取放任自流的策略。

        同学会的事情,他只提供活动资金,一般活动也很少参加,倒是李孚和文子善很热衷搞各种联谊和聚会,把这个同学会搞的是有声有色,在军统内部都有些名气了。

        “毛主任,刚截获的日本外交密电。”罗耀一路直接来到毛齐五办公室,把破译的密电直接交到他手上。

        “戴老板不在,他出去巡视了,这份密电得马上送交上清寺。”毛齐五一扫电文内容,也是大吃一惊,赶紧说道。

        “我去吧。”罗耀道,“密电的经手的人越少越好。”

        “也好,我给侍从室那边打个电话,你现在就把密电送过去。”毛齐五考虑了一下,马上决定了,“戴老板那边,我随后去电告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