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99章:有故事的女人

第299章:有故事的女人

        一间暗无天日的地牢中。

        徐贞十分忐忑,甚至可以说是恐慌的,生活在这个乱世,结识的人又都不是普通人,见识自然是有的。

        她根本不认识那个什么公子。

        而且,听声音,那更像是一个女人,一个女扮男装的西贝货。

        难道是争风吃醋?

        自己的恩客当中,似乎并没有这种能引起误会的客人,她肯定不是那种守身如玉的女人,但起码也不是那么随便。

        日耳曼大厦住的女子,那起码挑客人都是有水准的,一般的客人是不接的,而且很少同时周旋在两个不同的客人之间。

        她们不是那种低层次的欢场女人,虽然本质一样,但做派是截然不同的,毕竟那些有钱有势的恩客也是要面子的。

        这种忐忑和不安么有持续多久,漆黑的门被打开了,一束光照射了进来,两个身穿黑色绸裤的平头男子走了进来。

        “你们干什么……”不理会的徐贞的尖叫和反抗,两人将她直接架了出去。

        也没走多远,也就二三十米的样子,拐了一个弯,来到一间带有排风扇的房子,比徐贞刚才关押自己的房间要大,也宽敞多了。

        同时,也没有那一股发霉的味道。

        地上明显是干的。

        桌子,椅子,还有一盏台灯。

        “坐下!”

        徐贞被摁着坐在那张椅子上,然后锁住了,不得动弹,那把她押进来的两个人就分列在她身后一步远的地方。

        门外响起了脚步声,铁门被推开额的声音。

        一个身材极为高挑的女子走了进来,徐贞一下子就认出来了,这就是那位把自己抓来的女“公子”。

        “你们到底是谁,你们这样随意抓人还有没有王法?”徐贞奋力的抗争,并且质问宫慧道。

        宫慧呵呵一笑:“徐贞小姐,你也是聪明人,这个时候,跟我说王法,你不觉的可笑吗?”

        “你什么意思?”

        “好了,我也不绕弯子,费这么大力气把徐小姐请过来,自然是有很重要的事情了。”宫慧是一个人进来的,今天的谈话,越少人知道越好。

        “你们两个先出去吧。”

        “是!”

        房间内就剩下宫慧和徐贞两个人了。

        “徐小姐,我是谁,你以后会知道的,但现在,你必须先回答我的问题,回答的令我满意了,我自然不会为难你,倘若,你不合作,甚至故意隐瞒,这个后果你是知道的。”宫慧平静而又冰冷的语气说道,“嘉临江上的捞尸人,每天都会捞上来许多无名的尸体,我想,你不会想成为它们当中的一具吧?”

        “你想知道什么?”徐贞吓的脸色苍白,死亡的恐惧每个人都有的。

        “徐小姐,我们查过你的过往,你的学历不低,读过大学,按道理说,你想找个工作,或者嫁个体面的人,这都不难,为什么会选择走现在这条路呢?”宫慧上来就直接问道。

        徐贞讪讪一笑:“如果有更好的选择,哪个女人愿意过这种生活?”

        “能说一说你的故事吗?”

        “长官,你把我抓来,不会是想听我讲故事吧?”徐贞惊讶的眼睛一瞪问道。

        宫慧呵呵一笑:“同为女人,我很想了解一下。”

        徐贞不明白宫慧为什么对她的历史感兴趣,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她若是不说,恐怕是过不去了。

        “给我一支烟。”

        宫慧站起来,开门出去,问门口的卫兵拿了一包烟还有火柴进来,她不抽烟的,来自罗耀的影响。

        女人抽烟,会影响到生育,她深信不疑。

        亲自过去,给徐贞点燃一支烟。

        “我出身也算是殷实之家,父母一直供我读书,十八岁那年,我到省城念大学,那是省城唯一的一所大学,我不光成绩好,还是班上最漂亮的,追求我的男同学很多……”徐贞吸了两口,情绪起来了,仿佛回到过去求学的美好时光。

        徐贞的口才很好,对自己过往经历娓娓道来,这一点也说明了,她刚才自述中提到的,她上学的时候成绩很好。

        “你什么时候来的山城?”

        “民国二十七年初吧,我也是逃难过来的,江浙一带的工厂学校西迁,我就过来了,当时我还没有毕业。”

        “你是怎么住进了日耳曼大厦,以你的经济实力,日耳曼大厦那种高级公寓,怕是住不起的?”宫慧继续问道。

        “是,我是住不起日耳曼大厦那种高级公寓,是有人给了我钱,让我能住得起那里。”徐贞回答道。

        “谁给你的钱?”

        “包养我的男人。”

        “你明明可以自食其力,为什么要找个男人包养自己,就是为了贪腐享受,不劳而获?”

        “我也想自食其力,可是,我做不到。”徐贞讪讪一笑,“乱世中,越是漂亮的女人越人做不到这一点,因为,只要是有权有势的男人,都会觊觎你的美色,我虽然读了不少书,可这些帮不了我。”

        “你可以反抗?”

        “是,我可以反抗,但我没有勇气去死。”徐贞道,“所以,我只有选择这样活着,这也是我的命。”

        “如果我是你,没有人能强迫我不愿意做的事情,哪怕是拼个你死我活。”宫慧沉默了一会儿,郑重的说道。

        “你比我有勇气。”徐贞愣了一下,羡慕的说道。

        “那个让你无法抗拒,包养你的男人是谁?”宫慧把话题拉到正题上来。

        “你们调查过我,难道还不知道吗?”徐贞凄然一笑。

        “我希望你自己主动说出来。”

        “汪兆铭。”徐贞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说了出来。

        “你对他,一开始也是有仰慕的成分吧?”

        “是,他成熟,优雅,风度翩翩,是很多女人心目中理想的伴侣,我也一样,很容易就被他迷住了。”徐贞不否认自己并非在胁迫之下做了汪氏的情.人,但后来,她也算渐渐认清了这个人,但那为时已晚。

        “汪兆铭出逃,你为什么没有跟他一起走?”

        “我只一个见不得光的女人,这么绝密的事情,你觉得他会事先跟我说,还把我带走?”

        “那事后呢,你们还有联系吗?”

        “没有,我连他去了哪儿都不知道,怎么联系?”徐贞笑道。

        “汪氏出逃,你不是没有了收入,你是怎么生活?”

        “他给我留了一笔钱,也算是对我还有那么一点儿情义。”

        “这么说,你在山城的生活都是靠这笔钱支撑?”

        “也不完全是,他不丢下我不管了,我总不能坐吃山空,自然需要找别的门路,因为我会英语,乔治·凯文介绍我认识一个美国人,很有钱。”徐贞很放松的交代出她跟奥斯本的关系。

        “你们俩在一起多久了?”

        “半年了吧,一开始我还是挺抗拒的,只愿意跟他做朋友,毕竟,我不太喜欢跟洋人那个……”

        “咳咳,这个话题能不能不要说的那么具体?”宫慧脸颊一红。

        “长官看起来年纪不大,原来还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徐贞笑了,有点儿反客为主的意思,

        “徐贞,是我在问你,不是你在问我!”宫慧面色一冷,“你知道这个美国人是做什么的吗?”

        “你们是想知道奥斯本的事儿?”

        “别打岔,回答我的问题。”宫慧喝斥一声。

        “他这个人很神秘,具体做什么我不知道,她告诉我,他是做生意的,但是经常好几天不见人,又突然出现,做我们这一行的,他贪图的我的身子,我呢需要他的钱,大家各取所需,实在没有必要去了解对方的秘密,那样对大家都好。”徐贞道。

        “看来,你很懂人性。”

        “长官,你还想知道什么?”徐贞反过来问道,“反正都被你们抓过来了,你们想问什么,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

        “你是不是离开过山城?”

        “是。”

        “去什么地方?”

        “香港。”

        “为什么去香港?”

        “我听人说,他去了香港,过去找他,后来才知道,他人已经在静海了。”徐贞点了点头。

        “谁告诉你他在香港?”宫慧问道。

        “乔治。”

        “他怎么知道汪氏在香港,为什么告诉你这些?”宫慧追问道。

        “我不知道。”

        “你平时不听收音机,也不看报纸吗?”

        “很少,偶尔。”

        “平时做什么打发时间?”

        “打牌,写字,看书,有时候会出去逛街,看电影。”徐贞想了一下道。

        “嗯,谢谢徐小姐的配合,今天就先聊到这里,期待我们会很快再见面。”宫慧直接结束了谈话,站了起来。

        “什么意思,长官,我知道都跟你说了,你们不放我走吗?”徐贞激动的质问道。

        “稍安勿躁,有些事情还需要徐小姐配合调查,先委屈一下吧。”宫慧叫来人,将徐贞带了出去,继续关押。

        ……

        宫慧匆匆返回。

        “这是我凭记忆写出来的问话记录,你看一下。”宫慧如同一阵风一般走进罗耀办公室,将一份问话记录放在他的面前。

        罗耀放下手头的工作,仔细翻看起来。

        宫慧一路赶回来,一口水都没喝,拿起桌上的水杯,“咕咚”一口气喝了一个底儿朝天。

        罗耀余光扫到了这一幕,没说什么。

        “从你对徐贞的问话,她的回答来看,这还是个有故事的女人。”罗耀匆匆翻了一遍,合上说道。

        “是个有故事的女人,不过,我对她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宫慧放下水杯说道。

        “哦?”

        “反正这个女人跟我见到的任何一个都不像,很奇怪。”宫慧摇头道,“我真的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宫慧这么一说,倒是把罗耀的兴趣给勾.引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