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98章:抓人

第298章:抓人

        每次约会,奥斯本都要沐浴,喷洒香水儿,然后再过去。

        这个习惯,早就被翻译吴福摸清楚了,他的工作除了给奥斯本当翻译之外,每天就是观察生活了。

        当然奥斯本家里还有厨子和佣人。

        这些人都是军统安排的,确切的说,也是罗耀专门挑选的,忠诚可靠自然是有保证的,虽然他也不太喜欢奥斯本,但对他的饮食,生活和安全方面还是非常重视的。

        “吴,我那条蓝色的领带哪儿去了?”

        “在您房间柜子里,我记得梅姐给您收好的。”吴福答道,梅姐是负责家里打扫和清洁的佣人。

        她跟处置老韩是夫妻,是罗耀千挑万选出来的,忠实可靠才被派过来的。

        “哦,找到了,谢谢!”

        “奥斯本先生,您这是要出去?”吴福照例是要询问一下的,不然,等上头问起来,他也不好回答。

        “嗯,吴,一个朋友的约会。”

        “能带上我吗?”吴福道,“上一次您偷偷出去,被发现了,我已经被罚了。”

        “抱歉,这是私人约会,带着你会很不方便的,我想,你还是待在家里好了,我会给你带一盒酒心巧克力的,你可以给你那小女朋友,保证让她欢喜。”

        “奥斯本顾问,您不带上我,我可以理解,但是您得带上保镖,为了您的安全起见。”

        “不用,我有这个!”奥斯本掏出一把自卫的手枪,冲着吴福嘿嘿一笑。

        “您这样,罗站长会很不高兴的。”

        “你不告诉他,他怎么会不高兴呢……”

        奥斯本已经收拾好了,右手食指还带上假指头,他的这个特征太明显了,容易暴露,才需要戴上的。

        平日在工作中,他是从来不戴的。

        本来还有假发的,因为天气炎热,他极力的抗拒,所以,就不戴了。

        ……

        奥斯本现在自己就有车,罗耀想限制他用车出行,那基本上不可能了,毕竟也是外聘的专家。

        该给的待遇还是要给的。

        军统给奥斯本配了一辆二手的福特,算是比较新吧,新车也很难进来,就山城这个路况。

        新车也不舍得随便造。

        看着奥斯本开车出去,吴福回屋,拿起家里的电话就拨了一个号码。

        “喂,他出去了。”

        就说了一句,吴福就挂了电话,然后,走过去打开收音机,悠闲自得的听了起来,奥斯本不在家,他也是乐的清闲。

        “真巴适得很,老韩,弄点儿花生米,咱晚上整点儿?”

        “好咧……”

        ……

        秘密抓一个欢场女子,宫慧亲自出马已经是够看得起她了,罗耀根本没觉得会有什么问题。

        奥斯本并没有直接就去南岸温泉旅店,漫漫长夜,就跟一个女人在旅店的房间你腻歪,那也太单调了。

        他先去了斯威尔的山城俱乐部,一直在那边待到了九点钟,这才驱车去了温泉旅店。

        徐贞一个人待在旅店,待得也有些不赖烦了,终于等到了奥斯本过来,自然是一通不满和埋怨。

        奥斯本也算是哄女人的高手,从车上取了红酒和水果,搂着徐贞回到房间,关起门来喝酒调.情……

        南温泉旅店建造之初,就有为了情侣度假幽会专门对房间做了隔音的设计,因此,很多情侣都喜欢到这里来度假,泡温泉。

        只不过现在是夏季,泡温泉的人少了许多。

        “亲爱的,我要走了。”一.夜缱绻,奥斯本早上起来,一边穿衣服,一边对还躺在床上的徐贞说道。“

        “你就不能多陪我一天?”

        “我的工作很重要,必须回去,等我忙完了这段时间,我带你去渝都度假,怎么样?”奥斯本也很想出去走走,但是军统肯定不会让他随意走动的。

        “那你陪我吃完早饭再走?”徐贞只穿了一件真丝睡衣,后后背缠上了奥斯本,撒娇的道。

        “你想吃什么?”

        “我想吃红油抄手。”

        “好,我知道一家馆子的抄手做的很好吃,我带你过去。”奥斯本道。

        ……

        “宫副站长,突发情况,她们俩一起出来了。”宫慧的计划是等奥斯本从温泉旅店离开,她带人直接将徐贞带走,这样,就可以不惊动奥斯本了。

        但是现在发生了意外,奥斯本和徐贞居然一起走出了南温泉旅店,这分明是准备一起离开。

        这跟之前掌握的情况不太一样。

        “先不要动手,跟上去再说!”宫慧迅速的改变了计划,如果奥斯本是直接送徐贞返回日耳曼大厦的话,那就只有用其他方法抓人了。

        如果奥斯本只是捎徐贞一段路,中途将她放下,那就还有机会。

        ……

        跟了一段路,过了大桥,发现奥斯本开车的前进的方向并不是日耳曼大厦,跟到一条街上。

        汽车突然停了下来。

        两人相携着进了一家早餐馆。

        足足等了半个小时,两人才吃完饭,有说有笑的走了出来,又上了汽车,奥斯本开车,这一次没走多远,又停了下来。

        徐贞单独从车上下来了。

        很明显,奥斯本没打算送她返回日耳曼大厦,徐贞在这个地方下车后,可以乘坐公交车或者叫一辆黄包车,都可以返回日耳曼大厦的住处。

        “宫副站长,抓人吧!”看到奥斯本驾驶汽车远去,手下人早已按捺不住,跃跃欲试准备上前拿人了。

        “不急,先看看她接下来要去什么地方?”

        宫慧手一抬,压住了手下人蠢蠢欲动的心,如果徐贞有问题的话,那么她跟奥斯本鬼混一晚上之后,会干什么去?

        回日耳曼大厦是一种选择。

        但会不会有另外一种选择呢?

        徐贞在看到奥斯本驾车离开后,也是迅速的一招手,一辆黄包车停到她跟前,她迅速的上了车,

        “跟上去。”宫慧轻声命令一声。

        ……

        宫慧一路尾随,看到拉着徐贞的那辆黄包车在一家叫做“南华贸易”牌匾停了下来,下车来,四下张望了一下,抬脚走了进去。

        徐贞进入后,大约过了一刻钟的时间,从里面走了出来,换了一套衣服,戴上了遮阳帽,还戴了一副墨镜。

        没有叫车,而是一路走着,这里距离日耳曼大厦不是很远,隔着一条街,走过去也用不了五分钟。

        “跟上去,随时准备抓人。”宫慧吩咐一声。

        ……

        一个急刹车。

        宫慧从车上跳下来,拦住了徐贞。

        “徐小姐,好久不见,没想到在大街上碰到了。”宫慧一副男装打扮,路人一看,就下意识的避开。

        富家公子拦路调.戏年轻漂亮女子的戏码太常见了,这种事儿,最好是敬而远之。

        “你,你是谁?”徐贞吓了一跳,突然冒出一个人拦住自己的去路,是谁都会害怕了,哪怕是在光天化日之下。

        “徐小姐还是贵人多忘事,这么快就把本公子忘了?”

        “你,你到底是谁,我不认识你,你再不让路,我就叫警察了!”徐贞向后退了两步,紧张的说道。

        “别以为你躲起来本公子就拿你没办法,今天我就让你知道,得罪本公子是什么下场!”宫慧一副恶霸强抢民女的口吻,“把人给我带走!”

        “是,少爷!”

        行动队的人憋着笑,扑上去抓住徐贞两只胳膊,将她扭住,塞进了汽车,然后,在街上老百姓还没来得及围拥过来之际,汽车就已经发动远离了。

        整个过程非常快,前后也就两分钟不到,就走在大街上,被人踩了一下脚,说了一声“对不起”这么简单。

        ……

        上了车的徐贞可就没有说话的机会了,首先是被准备好的毛巾堵住了嘴巴,然后一只黑色的头套罩下来,什么都看不见了。

        按照宫慧的指示,汽车在城内绕了将近半个小时,把大半个市中心都走了过来,然后才拐上了正确的道路。

        往沙坪坝方向而来。

        人当然不能关押在“兽医站”或者“慈恩寺”都不行,一个是密译室办公的地方,人多眼杂,不好藏匿,一个是佛门清净地,不适合囚禁关押人犯。

        倒是磁器口那边“密译室”新址,已经有部分工程完工,随便找一间屋子,作为临时关押和审讯的地方,非常合适。

        徐贞一路就被送了过去。

        而宫慧则在中途返回“兽医站”,汇报秘捕过程的细节,毕竟跟计划有些出入,还发现了新情况,这事儿,她不能擅作主张。

        “南华贸易?”出现变数,罗耀并不觉得奇怪,很多行动,都是因为出现中途出现小插曲而失败的,毕竟人的行为是不可控的。

        谁又能想到这一次奥斯本不是跟徐贞在南温泉旅店直接分开,而是一起去吃了早餐才分开?

        过去没发生过的事情,不等于现在不会发生。

        这都在意料之中,也是有预案的,没什么奇怪的,倒是徐贞跟奥斯本分开后,没有直接返回日耳曼大厦,去了这个南华贸易,还换了一身衣服出来,然后再打算返回日耳曼大厦。

        其一,她去南华贸易做什么,是见什么人,还是有什么事情?

        其二,她进去的时候,穿的是旗袍,出来的时候,却换了西式的裙子,还戴了遮阳帽和墨镜,这说明什么?

        她在“南华贸易”有备用衣物,她这个“南华贸易”必定有非常的关系。

        “查南华贸易的背景。”罗耀考虑了一下,过去他对徐贞的并没有太重视,只是觉得她过去跟汪氏有过亲密关系,后来被抛弃了,才跟奥斯本走在一起,也算是个可怜的女人,甚至还有些同情她,现在看来,这个判断出现了偏差。

        “我知道。”

        “我列一个问话的提纲,你看一下,照这个提审徐贞,这个女人身上或许有一些我们不知道的秘密。”罗耀递给宫慧一张纸,上面的墨迹都还没干透,显然是刚写好的。

        宫慧接过来,扫了一眼,折叠起来放在口袋里:“我现在就去,有消息,打电话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