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96章:试探

第296章:试探

        “姜筱雨!”

        “到!”

        “下课之后去宫副站长办公室一趟!”

        姜筱雨迟疑了一下,马上回答一声:“是。”

        “班长,咋回事儿,怎么那女魔头怎么要单独见你?”一下课,姜筱雨就被同来的四个女生给围上了。

        姜筱雨也有些不安,虽然来了有一段日子了,宫慧作为副站长兼任新人的格斗教官,操练起来,那真是狠呀。

        所以,背地里不管是从研究室并过来的那些人,还是他们这些从无线电学校转过来的新学员。

        甚至还有还在慈恩寺未完成行动集训的学员,背地里都给她取了一个“女魔头”的绰号。

        她跟队员示范,对打的,那都是真打,真摔,尤其是男学员,那是打的更狠,摔的更重。

        那起色心的,想吃豆腐的,就更不必说了,保证让你吃尽了苦头,下次再来根本不敢再动任何邪念。

        “算了,是福不是说,是祸躲不过。”姜筱雨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不适人间险恶的小女子了,这大半年她成长多了,也成熟了。

        她现在是一名共产党员,不是那个满脑子对爱情充满幻想的女孩子了。

        抗日,革命,信仰,才是她未来生活的主旋律。

        “我去了,你们别为我担心。”姜筱雨收拾了一下,起身说道,新学员,没有命令是不允许去办公楼的,他们的只允许在自己训练和生活的圈子里。

        这是出于安全和保密的需要。

        这里的规矩要比在无线电学校大多了,很多人一开始都还不适应,甚至还有人主动要求退出的。

        要求退出的,也没有人故意阻拦,打报告,教官签字,送去批准,然后把人清退,清退之后,会被怎么样,没有人知道。

        据说,不会有好下场。

        这种事儿,罗耀知道,他不想管,这点儿苦都吃不了,这些退出的人,还能做什么?

        ……

        “进!”姜筱雨敲门,里面就传来一个字,这是宫慧特有的方式,她可没有秘书,助理。

        “宫副站长,学员姜筱雨奉命过来。”

        “把门带上,过来坐下说话。”

        “是。”姜筱雨动作略微顿了一下,转身过去,将房门关上,又走过来,在宫慧面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宫慧呵呵一笑:“别紧张,姜筱雨,咱们也算是熟人了。”

        不说还好,一说,姜筱雨内心就更加紧张了,这么单独面对宫慧,她真是有一点儿被人“抓住”的错觉。

        “我知道,你跟站长过去是同事,甚至你们俩关系还不错,对不对?”宫慧虽然善妒,可她不是一个蠢女人,姜筱雨应该还不算是“情敌”,只能算有潜在危险。

        她要做的是一个让罗耀喜欢,并且离不开的女人,而不是一个只会妒忌,最终让他厌恶的女人。

        “宫副站长都知道了?”

        “你的过往我们自然是要调查的,这也是例行公事,若是有什么不法分子混进来,那不是会出事儿?”宫慧道,“你不用担心,你的过去我和站长还是了解的,所以,这一次去无线电学校,才把你挑了过来。”

        “谢谢宫副站长。”

        “找你来,一来是叙旧,你都来了一些日子了,因为是熟人,一开始我也不太好照顾,免得被其他学员说闲话,甚至对你要求还更严厉了些,现在你坚持下来了,说明我和站长没看错人,你是个可造之才。”宫慧继续说道。

        姜筱雨有些摸不着头脑,怎么跟她脑海里预想的情形不太一样呀。

        “这二嘛,还有一件事想要请你确认一下。”宫慧话锋一转,一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张照片来,放到姜筱雨面前,问道,“姜筱雨,照片上这个人,你认识吗?”

        姜筱雨心里咯噔了一下,这才是她被叫过来真正的目的吧。

        照片上的人,她根本没见过,但她很快就想到了自己在没来“密译室”之前,家里的人通过隐秘渠道给她传递一个消息。

        除了告诉她,接头人出了些小问题,暂缓与她接头之外,还告诉她,配合她工作的同志会伪装成她家的老仆人来山城。

        既然是家里人,那必然是不需要隐瞒的,难道照片上的人就是自己同志,那位派过来配合她工作的同志?

        他已经来山城,去无线电学校找过自己了?

        一时间,姜筱雨一颗心“呯呯”的直跳起来,她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家里给她说任务的时候,会千叮咛万嘱咐,提醒她一旦进入军统,一定要特别小心谨慎,试探和怀疑随时都可能发生。

        今天她就领教了。

        她仔细的朝照片看去,发现照片上的虽然穿的是夏天的衣裳,但是拍摄的角度却有些不对。

        如果是自己同志的话,绝不可能让军统从这个角度拍摄照片的,这很可能是宫慧拿出来鱼目混珠的。

        一瞬间,姜筱雨没来由的后背脊一股寒意冲上来。

        “宫副站长,我不认识照片上的人。”

        “姜筱雨,你再仔细看看,他可是自称是从江城来的,是你父亲的手下,听说你在山城,过来寻你的。”宫慧面色不改的问道。

        “真不认识,宫副站长。”事到如今,姜筱雨只能硬着头皮坚持下去了。

        宫慧点了点头,收回了照片,说道:“好吧,既然你不认识,那我们知道该如何处置了。”

        “宫副站长,还有别的事情吗?”

        “没有了,你回去吧。”宫慧淡淡的一声,一挥手。

        姜筱雨站起来,转身开门离开。

        宫慧望着姜筱雨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确实,她刚才是存了试探姜筱雨的意思,那张照片是她故意的找人拍摄的,他抽屉里还有一张照片,角度跟这张有些相似,但清晰度就差了许多。

        这种情况下,除非受过极其专业的训练才会分辨出来,而姜筱雨进入无线电学校,没跟外面的人接触,所以,她才起意想要试探一下的。

        毕竟姜筱雨的身份有些特殊,若是留在密译室的话,她很有可能会成为自己的助手,把“情敌”培养成助手,也就是她敢这么做了。

        从宫慧让人通知姜筱雨单独见面,到她们在办公室内的对话,罗耀全程都在听,他也是吓的不清。

        宫慧居然用这样的招数来试探姜筱雨。

        姜筱雨的身份应该没有破绽,但老吴伪装成她家里人去无线电学校找人,还是有些小瑕疵的。

        当然,他的身份编的并无问题,有时候没有问题,反而会被怀疑,军统在这方面那可是行家里手。

        如果姜筱雨不是自己人,易地而处,宫慧这一手试探堪称惊艳,就是他,也未必能想到这一点。

        他还不知道宫慧拿的究竟是谁的照片在试探姜筱雨,如果是老吴的话,那就麻烦了,姜筱雨连自己家的老仆都不认识,那岂非咄咄怪事?

        如果不是,那她应对的也太神了,完全是神来之笔,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躲过了一劫。

        他还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但从宫慧直接放过姜筱雨的情况看,姜筱雨应该是过关了,不然,以她的性格,一定会当场把人拿下的。

        当然,也不排除,她想再看一看。

        必须得承认,他有些小瞧宫慧了。

        ……

        “李兄,这个事儿你得帮忙……”

        “江兄,他这可是违反军法,按照规定是要关禁闭的,至少三天,我是督察,见到了,就要处理,不然就是我渎职。”李孚很无奈。

        “李兄,你高抬贵手,罚的轻一点儿,各方面都说得过去就行。”江源悄悄的往李孚口袋里塞了一笔钱道。

        李孚自然是察觉了,忙道:“江兄,你这是干什么,既然他是的朋友,我帮个忙是应该,那还能要你的钱?”

        “李兄手头有难处,我都知道了,一点儿小意思。”江源摁住了李孚往外掏钱的手道。

        李孚佯装推辞了几下,便收了下来。

        这收钱有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

        李孚也明白罗耀为啥去赌场闹那么一场了,一来是,显示了自己做大哥的存在,二来,还是怕他假戏真做,真的沉迷赌博了,找个借口让他撤出来。

        这第三,就是给高天魁传递一个信号,那就是,他们三兄弟的情义是真的,他即便是离开了军统,那军统里面也是通着的,价值巨大。

        还有一层,

        那就是江源总是有意无意的提到罗耀,以李孚的敏锐,怎么会听不出来,高天魁对罗耀的兴趣还在他之上。

        也许,从一开始,高天魁让江源结交自己,目的就是为了罗耀而来的。

        这不是没有可能。

        相比自己,罗耀的位置,那价值更大了。

        如果这高天魁就是防空司令部中的日谍内奸的话,那一切就都好解释了,而且,高天魁防空团的营长,妥妥的能接触到防空阵地以及相关武器参数的情报。

        妥妥的重点怀疑对象,这李孚以前还真忽视了,为什么这内奸就不可能是军队中的军官呢?

        他把怀疑的范围局限于防空司令部机关,有些狭隘了。

        时间很快,一个不好的消息传来,汪氏在静海公开宣布,要与日寇合作了,这是风雨欲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