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95章:斗智

第295章:斗智

        “这多钱,你哪儿来的?”

        罗耀随手甩给沈彧五千块,说是给侦缉大队的弟兄们高温补贴,可把沈彧吓了一跳,罗耀哪来这么多钱。

        密译室一个月经费估计也就这么多了。

        罗耀大好的前程,可别在钱上栽跟头,毁了自己。

        “这钱我刚从赌场拿的。”

        “赌场,他们能把钱给你?”沈彧愣了一下,旋即瞪大眼睛道,“这钱是你从赌场赢回来的?”

        “沈处,我们站长可是高手,一把赢了赌场五万块!”一旁的曹辉有些小激动,嘴快一声。

        五万!

        沈彧呆住了。

        他一个月的薪水加起来有四五百左右,还得是把各种收入都算上,灰色收入不算,按照现在的标准,一年下来有个四五千块就不错了,碰上局里经费紧张的时候,也会押上一两个月的薪水。

        这已经是高收入了,五万的话,以他现在的收入标准,至少要十年才挣得到。

        罗耀一个晚上,甚至花了不到一个小时就轻松把钱给挣了。

        “别听他胡说,我就是运气好而已。”罗耀呵呵一笑,解释道。

        沈彧不客气的把钱揣兜里,笑了笑:“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既然是从赌场赢来的,那我就收下了。”

        “今晚幸亏侦缉大队的兄弟了,改日我请大家喝茶,不早了,就不打扰大家休息了。”罗耀冲沈彧身后的众人一拱手。

        罗耀上车后离开。

        沈彧从五千块中抽出了一千留下,把剩下的交给副手沈夕锋:“这钱你给大伙儿分一下,辛苦了。”

        沈夕锋欢喜的接了过去:“谢谢大队长。”

        “要谢,谢人家罗站长。”

        “是,是,罗站长真是年少有为……”沈夕锋满眼的羡慕,年纪轻轻的就身居高位,未来前途更是不可限量。

        ……

        “老曹,明儿个帮我去银行开个户头,用秦鸣这个身份,把这四万块钱存进去。”罗耀吩咐一声。

        “是。”曹辉一边开车,一边道,“站长这是私藏小金库,宫副站长万一知道了咋办?”

        “我的钱,跟她有什么关系?”

        曹辉笑了笑,不再说话。

        在“兽医站”,谁不知道宫慧跟罗耀的关系,就差最后一步,登堂入室了,宫副站长倾心罗耀这是公开的秘密了,那个女人敢靠近的话,就算不被穿小鞋,也会被针对的。

        宫慧这个“妒妇”的名声可以说除了新来的人不知道之外,那连偷吃食堂香油的老鼠都知道。

        不过宫慧妒归妒,为人处事还是挺公正的,除了对那些想我往罗耀身边凑的女人。

        罗耀其实也知道宫慧背后的那些动作,他也不喜欢被女人围观,尤其是热情的有些过分的。

        有人帮他挡掉这些骚扰也好,自己也就不用分心去面对这些事情了,所以,他对宫慧做的事儿,也都是默许的态度,只要她不过线,不去伤害那些人就行。

        宫慧也知道他的底线,她也有自己的底线。

        罗耀给过她承诺,这是她最大的依仗。

        她也很清楚罗耀的心思,绝对是说到做到的,在这一点上,是不会轻易改变的决定的,因此她这么做,也是帮他把乱七八糟的事情挡在外面,让他专心致志的工作。

        回到“慈恩寺”住处,已经是深夜了。

        罗耀赶紧冲了个澡,回房间就睡下了。

        一睁眼,外头的阳光已经投过窗楹折射了进来,爬起来一看手表,已经是早上六点半了。

        这一觉睡了五个半小时,算是难得的一个好觉了。

        取了洗脸盆,挤了牙膏和漱口杯,准备去院子里的洗漱,一推门,傻眼了,外面晾衣绳上居然挂上了粉色的小衣服,当然,也有他的。

        他换下来的脏衣服的确有扔在外面的泡一泡的习惯,然后等第二天一早起来洗一下,晾晒出去。

        可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儿,居然有人给他洗了?

        陈宫澍住隔壁的时候,大多数时候他的衣服还是自己帮忙洗呢,两个糙老爷儿,也没那么多讲究,衣服泡一泡,打一下肥皂,搓洗一下,也就算可以了。

        听的隔壁房门打开的声响。

        扭头一看,不是宫慧又是哪个?

        难怪晾衣绳上那些花花绿绿的小衣服有些熟悉了。

        “我不是让老齐搬过来了吗,你怎么过来了?”罗耀感觉自己往后的日子有些不太妙了。

        “我跟老齐换了,不是跟你说了吗?”宫慧道,“他平时那个邋遢的样子,搬过来住,是他照顾你,还是你照顾他?”

        “都是男人,谈不上谁照顾谁,你这一来,我还怎么穿裤衩,背心儿在院子乘凉?”罗耀道。

        “你穿你的,我又不是没见过!”宫慧白了他一眼,“以后晚上洗澡,把脏衣服扔在外头,我帮你洗了。”

        “不用,我自己会洗。”

        “矫情!”

        “咳,咳……”

        ……

        “听说了吗,宫副站长搬到站长那院子住了!”

        “是吗,这是公然住到一块儿了,好事将近了……”

        “咱们站长也真是苦呀,摊上这么一个母老虎,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哟?”

        感慨的仁兄还自顾自的说话,却不见对面的人拼命的冲他使眼色,等到他反应过来,回头一看,吓的魂飞魄散。

        宫慧就站在他背后,面无表情。

        “宫,宫副站长,早……”那两颗门牙抖动,着实让人背后冒凉气。

        “我是母老虎吗?”

        “不,不是,宫副站长,您不光漂亮,还特别温柔……”违心的话必须说,不然的话自己铁定玩完。

        “你们站长也是这么说的。”宫慧呵呵一笑,并没有为难那位仁兄,然后从他身边走开了。

        惊愕的身后丢下一堆的眼镜儿。

        ……

        齐志斌不敢来见罗耀,他知道罗耀让他搬去他隔壁住的目的,结果呢,他私下里跟宫慧调换了。

        罗耀不会收拾宫慧他不知道,但肯定会收拾他的。

        “齐科长呢,怎么一个上午没见他?”

        “站长,齐科去给新人上课了。”被叫来暂替齐志斌的一个年轻人拘谨的汇报道。

        罗耀笑了笑:“这家伙,不是明天下去才有课,是不是躲着我呢?”

        年轻人有些紧张,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别紧张,跟你没关系,等他上完课,让他过来一趟,不就跟人调换了一下住房,又不是什么大错误,至于吗?”罗耀一挥手,“出去做事吧。”

        小伙子出去,曹辉进来:“站长,给您在银行开了户,把钱存了进去,凭您的印章取钱,这是凭证。”

        “好,谢谢你,老曹,此事不要对外讲。”罗耀吩咐道。

        “明白。”曹辉连忙点头,跟上司共享秘密,那就说明他把你当自己人,这可是日后飞黄腾达的保证。

        看罗耀这势头,再进一步的话,很可能就是处长级别了,军统各处的处长,你起码也是个少将了。

        ……

        “罗副主任,有空吗?”陈祖勋敲门,探出头来。

        “有,陈副主任,有事吗?”见到陈祖勋敲门进来,罗耀起身相迎,这在一个屋檐下做事儿,该有的礼节还是有的。

        “是有一件事儿,这儿有一份文件,不知道罗副主任看过没有。”陈祖勋从文件夹里取出一份引发有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的文件递了过来。

        罗耀一看抬头,就微微皱眉,这份《共产党问题处置办法》他当然知道,是国民党内部一些人又暗中挑起国共摩擦而出的一份内部文件,上个月的事情,这日寇还没打跑,自己人又开始内斗起来了。

        “陈副主任,这个文件我知道,不过,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罗耀直接就给退了回去。

        “罗副主任年轻,对政治斗争还不敏锐,虽说这日本人现在是我们的大敌,但是共产党才是党国的心腹大患,我建议罗副主任召集密译室的中层干部集中起来认真学习和贯彻执行!”陈祖勋郑重的说道。

        “陈副主任,有必要吗,我们密译室又没有共产党,学习这个,不是浪费大家的时间?”

        “罗副主任,这可是你的不对了,这份文件不是说非得有共产党才需要学习,是给密译室所有人提个醒,提高警惕,让所有人脑袋你都绷紧一根弦儿,尤其是我们密译室这种涉及党国机密的机构,那是更不容许有共产党存在!”陈祖勋义正辞严的说道。

        “陈副主任,我的意见是学习可以,但是不要影响工作。”罗耀心里厌恶,可还是没办法,他要是没有态度的话,陈祖勋肯定会跑去上面添油加醋的说他的坏话。

        “罗副主任同意就行,那今晚开始吧。”

        “半个小时,多了可不行。”

        陈祖勋就是来羁绊自己的,如果合并之后的密译室出不了成绩,那就是自己领导无能,对韦大铭来说,就有机会了。

        所以,他会想尽各种办法来干扰密译室的工作,这种打着“政治”的幌子搞什么学习就是其中之一。

        今后这样的事情会更多,他会找各种借口,让你疲于应付。

        见招拆招吧,反正只要密译室还是他做主,这陈祖勋就翻不起什么大浪来。

        ……

        “这个陈祖勋就是不干人事儿,站长,要不要给他点儿教训?”曹辉现在是罗耀的铁杆儿。

        听说之下,自然是义愤填膺,他也讨厌这种所谓的政治学习,每周一早上朗诵中山先生遗训都打瞌睡的主儿。

        “行了,这是他的工作,去通知吧,手头有工作的可以不来参加,但中层,股长级别以上的都要参加,不要落人口舌。”罗耀一挥手,制止曹辉继续说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