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94章:碰面

第294章:碰面

        尽管李孚心中有许多疑问,但他也知道现在问的时候,拿了钱,问江源一声:“江兄,高营长在吗?”

        江源愣了一下,忙反应过来:“在的,李兄,我领你过去。”

        一边走,江源一边问道:“李兄,刚才这位是……”

        “我结义大哥。”

        “这就是你们临训三英中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罗老大。”江源惊呼一声。

        “怎么,你知道我大哥的名字?”李孚诧异一声。

        江源“呵呵”一笑,掩饰道:“我也是听人说的,李兄是什么人,能不能相交,我们也是要了解一下的。”

        “理解,理解。”

        说话间,李孚就跟江源来到那间高天魁常在的防空洞,白棉裤,丝绸衬衣,一条空着袖子叠起来用金色的别针固定,身材颐长,扎一根花领带,棱角分明的脸庞,看上去有几分冷酷的味道。

        “大哥,李兄来了。”

        高天魁一看到李孚,立马改变了严肃的面孔,上前两部道:“李孚兄弟来了,快请坐。”

        “高营长,我是来还你钱的。”李孚将三千块钱放在桌子上说道,“你点一下,数目可对。”

        “李孚兄弟,这是……”高天魁一下懵圈了。

        “不好意思,高营长,我大哥找我说话,您这边,我只能先失陪了。”李孚讪讪一笑,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高天魁,只能先离开再说。

        高天魁微微皱眉,不知道是哪里出问题了,但他又不好当场询问,当下忍住了,吩咐一声:“江源,替我送一下李孚兄弟。”

        江源将李孚送了出去,急匆匆的折回来了:“大哥,李孚他……”

        “到底怎么回事儿?”

        “李孚的结义大哥来了,就是刚才一口气赢了赌场五万元的那个人。”江源连忙解释道。

        “什么,是他?”高天魁闻言也是一惊,刚才邱老五来找过他了,说了这个事儿,请他帮忙调查一下人的来路,若是没什么的话,那就想办法把人给做了,日本人的飞机隔三差五的轰炸山城,死个把人算个球?

        “大哥,现在怎么办?”

        “李孚有些书生意气,好对付,但是他这个大哥,怕死不是一般人,能让李孚这样的人折服的,岂是泛泛之辈!”高天魁目光闪烁,他刻意结交李孚,除了跟江源说的,李孚这个人在军统内有一定关系和根基之外,能弄到很多情报之外,他没跟江源提过的,就是李孚这个结义大哥了。

        这是个相当神秘的人物,临训班还没毕业,就被派出执行高度机密任务,什么任务,他也不知道,只是从侧面打听到一些,此人是戴雨农看重的军统年轻一辈中最顶尖的人物,回到山城后,就被任命负责军统内一个神秘部门,对于这个神秘部门,军统内部都甚少有消息传出。

        直到最近,军统内部机构变动,才流露出一些零星的消息,这位临训三英之首已经做到了中校,负责军统密电码破译方面的工作,是戴雨农的心腹爱将。

        这样的目标是很难接近的,还好,他并非活在真空中的人,他还有亲朋好友,他的结义二弟李孚居然在这个时候犯了事儿,给贬到了防空司令部。

        这简直就是上天助他。

        但是,他也怕这是个圈套,因此小心翼翼,细心谋划,才让江源接近他,与李孚做朋友,甚至一点儿异常的举动都不敢有,生怕引起对方的警觉。

        要知道,临训班出来的,能够被奉为三英之一的人,那可不是傻瓜,即便是经验不足,稍微过一点儿,就会被发现。

        为此,他为了加深跟李孚的关系,那是很小心了,没想到,居然把三英之首给引出来了。

        倒也能理解。

        李孚看不明白的,作为三英之首的老大,那就不一样了。

        该怎么消除误会呢?

        幸亏邱老五没犯浑,假若他动手的话,估计今晚被装进麻袋扔进嘉临江的人就是他了,说不定还捎带连累自己。

        ……

        “钱还给人家了?”

        李孚就像是个犯错的小孩子似的,回到罗耀跟前,心下连怎么回话都不知道了。

        “大哥,还了。”

        “还了就好,以后这种地方你少来,赌场,什么地方你不知道?”罗耀冷冷的道,“所谓十赌九输,你见过几个人靠赌博发家的,赌输的,卖儿卖女的,倾家荡产的倒是比比皆是。”

        “大哥教训的是,我下次不敢了。”

        “行了,你都成家立业了,我也不多说你了,给你留点儿面子。”罗耀道,“缺钱花,大哥会不管你吗?”

        “大哥……”

        “老曹,拿两千块钱给李孚。”

        “是。”曹辉一点儿不犹豫,取了两千块给李孚。

        “大哥,你哪来这么多钱?”李孚惊讶万分,他知道罗耀不穷,但随手就是三千,两千的给,这也太壕阔了吧。

        “站长刚才赢的,一把赢了赌场五万!”曹辉嘿嘿一笑,替罗耀解释道。

        李孚惊的嘴巴张的都能塞进三颗鸭蛋。

        “你输了多少,我就让他们十倍吐出来,如果不给,我就扫了他的场子。”罗耀冷哼一声,“敢动手脚,黑我兄弟的钱,我就让他赔的裤子都不剩。”

        李孚目瞪口呆。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罗耀,明知道这是在演戏,可他内心居然有那么一丝感动,这有大哥罩着的感觉真好。

        “大哥,谢谢你!”

        “不用谢我,这一次我可以帮你还清赌债,但不会有第二次,李孚,如果想重新起来,就不要再来这样的地方,听明白了吗?”罗耀忽然换了一个面孔,厉声训斥道。

        “是,大哥,我记住了。”

        “你要是在让我知道你还在外面胡来话,休怪当大哥的无情!”罗耀好不给李孚面子,当着众多人面子大骂。

        李孚一张脸胀得通红,他知道,罗耀是在演戏,演给江源和他背后的高天魁看的。

        “行了,我走了,你好自为之。”罗耀直接带着曹辉往外走去。

        ……

        没走几步,高天魁带着江源二人迎面而来。

        “这个兄弟请了,在下高天魁,是李孚兄弟的朋友。”高天魁单手握拳,冲罗耀一声道。

        “高先生有何指教?”

        “你是李孚兄弟的结义大哥,李孚兄弟是我朋友,那你就是我的朋友,能否请兄弟喝一杯?”

        “我不喜欢跟陌生人喝酒,你若有事开口说就是。”

        “此地不是谈话的地方,我在那边有一个房间,能否过去一叙。”高天魁脸色微微一变,再一次邀请道。

        “对不起,我不喜欢跟陌生人在一起,高先生如果没事儿的话,我先走了。”罗耀根本没有理会高天魁,直接就从他身边越过。

        李孚走了过来。

        脸色相当尴尬。

        “李兄,你这结义大哥……”

        “我这大哥就是这幅性格,不过,他面冷心热,是个好人,你们别跟他们一般见识。”李孚讪讪一声,解释道。

        “令兄真是一个很特别的人。”高天魁呵呵一笑,倒是没有表现太过的不悦。

        “他跟人打交道的少,喜欢直来直去,高营长,我也要走了,咱们改日再聊如何?”李孚也抱拳道。

        “李兄,这才刚来,别急着走呀,喝一杯……”

        江源挽留之下,可李孚坚持还是要走,也只能让他离开了。

        ……

        “老高,怎么样?”邱老五见到高天魁和江源回来,连忙站起来,急切的上前问道,惹了不该惹的人,他当然怕了。

        高天魁淡然一声:“人已经走了,估计不会来找麻烦。”

        邱老五松了一口气,说道:“刚才我的人禀告,咱们赌场外面全部都是市局侦缉大队的人马。”

        “老沈不是跟咱们关系不错,怎么会掺和进来?”高天魁讶异道。(这个老沈是侦缉大队副大队长沈夕锋,不是沈彧)

        “老沈派人给我透露消息,说今晚的行动是上头的命令,但是没说针对谁,什么行动,等候命令!”

        “难道是他……”高天魁低呼一声。

        “五爷,五爷……”

        “没规矩,进来不知道通禀一声?”邱老五喝斥手下一声。

        “算了,什么事儿?”高天魁手一挥,问道。

        “人,侦缉大队的人都撤了!”

        “这姓罗的刚一走,侦缉大队的人都撤了,还说没关系,那谁信?”高天魁和邱老五闻言,都不禁后背出了一层冷汗。

        今晚要是稍做错一步,他们就完了。

        就算他凭借身份可以脱身,但这日后被军统盯上了,绝不是什么好事儿。

        “五爷,没事儿了,他是为李孚的事情来的,这口气出了,也就过去了,你也不要担心了。”高天魁安慰一声。

        “好,我知道,以后这李孚来的话?”

        “输点儿可以,但不要太狠就是了。”高天魁道,“全山城又不是只有你一家赌场,不是吗?”

        “明白。”邱老五点了点头,带着自己手下出去了。

        “大哥,现在怎么办?”

        “本来我还担心李孚跟跟他这个大哥的关系,现在好了,这临训三英三兄弟的感情不错,尤其是这当大哥的,就冲今天他这出手,那真是有点儿吓着我了。”高天魁自言自语一声。

        “这还能吓着您?”

        “你可别小瞧这些人,你不知道他背后的能量有多大,今天你见识到了,能调动市局侦缉大队给他做事儿,这能量有多大,你能想象得到吗?”高天魁道,“起码在山城,除了那些高高在上,有名有姓的大人物,他这样声名不显的人有几个?”

        “大哥,那咱们的计划?”

        “计划需要改动一下了,我让你这几天派人跟踪李孚,有什么收获?”

        “有,李孚在沙坪坝老街租了一个小院子,我跟周围的住户打听一下,里面住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很漂亮,平时不怎么出门,出门就是要么就是逛街,或者跟人打麻将,出手很阔绰……”

        “李孚这小子艳福不浅呀,会不会是他老婆?”

        “老婆的话,那跟自己住在一块儿不好吗?非要安顿在沙坪坝,这一来一去的,不是浪费时间?”

        “大哥说的极是。”

        “怪不得他这么缺钱,原来是金屋藏娇,你继续跟他接触,他不是督察吗,找人犯事儿,举报到他手里,然后……”高天魁耳语吩咐道。

        “大哥,还是你高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