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92章:亲自出面

第292章:亲自出面

        日耳曼大厦是一个销魂窟。

        山城很多人都知道,但有资格进入的人,那就不多了,没有人介绍,获得邀请是进不去的。

        准入门槛很高。

        除了安全之外,这也是许多达官贵人趋之如骛的原因。

        而且,这还是一个巨大的人际关系圈,这里面来的客人,在乔治·凯文的牵线之下,相互认识,成为朋友,互通有无,不管是在官场上,还是在商场上,你产生的能量是巨大的,利益也是常人不可想象的。

        奥斯本能挤入这个圈子,除了他的身份之外,还有他出手阔绰。

        其实除了他自己,他的身份恐怕在别人眼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像乔治这种人,观察力和分析力都超强的,怎么会看不出来奥斯本身份的特殊之处呢?

        身边带着一个专职的翻译,来往都是乘坐汽车,还有护卫跟随(有时候没有),这种外国人在山城可不多。

        有心人曲意结交,奥斯本又是一个心大的主儿,虽然不曾对外透露他工作的性质,但其实不少人都知道他是一个美国人,而且是来给山城最大的特务组织军统服务的。

        奥斯本是个喜欢热闹的人,寂寞对他来说,比吃了毒药还痛苦,刚痛改前非没几天,就开始故态复萌了。

        这狗就是改不了吃屎的。

        有句话形容他跟徐贞的关系,叫恋奸情热,正是腻歪的时候,让他给断开了,自然是不甘心了。

        这家伙又不太受管束,偷偷跑出去,是可以预见。

        要不是这家伙还有用,加上还需要拿他作为“鱼饵”去钓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罗耀还真的懒得管他的死活呢。

        每个月给他的薪酬,他手底下人一个月的吃喝都没有问题,而且还是最高的伙食标准。

        “进了日耳曼大厦,我们的人就没办法盯着了。”宫慧说道,“我在附近租了房子,安排了监视地点,对乔治进行了全方位的监控。”

        “乔治最多只是个掮客,他的目的是挣钱,不会对奥斯本怎么样。”罗耀点了点头,“在日耳曼大厦内,跟奥斯本接触的人有哪些?”

        “吴福提供过一份名单,正在核实名单上的人的情况。”宫慧道,“不过,有一个人,你一定感兴趣。”

        “谁?”

        “高天魁。”

        “是他,他怎么跟奥斯本凑到一起了?”

        “高天魁本来就是日耳曼大厦的常客,他偏好金发碧眼的白种女人,整个山城,也就只有那里有。”宫慧嘿嘿一笑。

        “日耳曼大厦的客人那么多,为什么高天魁跟奥斯本扯上了关系?”

        “因为高天魁会说一口流利的英语,他能自由的跟奥斯本交流,根本不需要翻译。”宫慧。

        “哦,高天魁会英语?”

        “当然,不然,他怎么跟那些外国女子交流,难不成,还要带一个翻译在一旁吗?”宫慧莞尔一笑。

        “也是,这多学一门外语的重要性就体现在这方面了。”

        “我想对高天魁展开秘密调查。”宫慧建议道。

        罗耀思考了一下:“你能保证你的调查不会打草惊蛇?”

        宫慧道:“我先从外围开始,先摸清他的基本情况后,再决定是不是要进行深入调查。”

        “外围调查需要谨慎小心,不要贪功,一旦惊动对方,对我是相当不利的。”罗耀吩咐道。

        “我明白,我的而调查计划也是对李孚的一个策应。”宫慧解释道。

        罗耀点了点头,他明白宫慧的意思,如果高天魁掌握李孚的情况,必然也会知道李孚还有他这个大哥。

        对于李孚相交之人,做兄长的暗地里调查一些,这无可厚非。

        相反,如果他不闻不问的话,反而不太寻常。

        文子善都跟李孚闹掰了,他这个当大哥的岂不是太冷漠了:“这两天,我是不是要找个机会会一会这个高天魁?”

        “会不会太急了?”

        “自家兄弟出了事儿,当大哥的非但没帮上忙,让外人给帮了,我这面子往哪儿搁?”罗耀道。

        “有道理,要不然我传话给李孚,让他安排一下?”

        “那赌场是不是高天魁也有一份?”罗耀反问道。

        “是参与了。”

        “那今天晚上直接去赌场,这个场子嘛,我总要替我兄弟找回来!”罗耀嘿嘿一笑说道。

        “可是这样的话,那他们还怎么拿捏李孚?”

        “如果你是高天魁,为什么在李孚身上花费这么大的算计还有足够的耐心,除了他的价值之外?”

        “你是说,他的目标可能是通过李孚来结识你?”宫慧道。

        “虽然我不知道是不是,但是也不能排除这个可能,他既然知道李孚是谁,必然也知道军统内部的一些情况,像他这样人,必然是消息极其灵通的,反正,试探一下,总归没啥坏处。”

        “行,我陪你去吧。”

        “不用,你陪我去目标太显目了,还是让老曹跟我走一趟吧。”罗耀道,“夏飞暗中跟随,你不用担心我的安全。”

        宫慧想了一下,点头同意了。

        “不要通知李孚,我自己过去就行了。”

        ……

        “奥斯本来了,他跟徐贞去了南岸的温泉饭店,那边他长期有个包房。”日耳曼大厦顶楼,乔治的住处。

        翘着二郎腿,转动着手里的红酒,很悠闲。

        “我知道了。”

        “嗨,你为什么对这个奥斯本这么感兴趣,他不就是军统局的一个外聘的技术顾问而已?”

        “你不懂的,也最好别瞎打听。”站在沙发背后的黑影人警告道。

        “我跟你合作是为了钱,其他的不感兴趣,记得把钱给我就行。”乔治一口饮下杯中的红酒说道。

        “放心,少不了你的,贪心鬼!”

        “有意思,奥斯本,会是什么人呢?我该卖个什么价钱呢?”黑影人离开后,乔治自言自语一声。

        ……

        没有通知李孚,罗耀直接就带着曹辉去那个地下赌场了。

        他们两个都是生面孔,穿着打扮还都不像是普通老百姓,一进赌场就被人盯上了,这一点能瞒过他们的眼睛和耳朵?

        罗耀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并不着急上赌桌,先了解规矩,虽然说赌场的规矩大同小异,但还是有一些细微差别的。

        这个赌场除了牌九,骰子和扑克之外,还有中国最传统的国粹,麻将,打麻将罗耀没兴趣,那存粹是浪费时间。

        最多的还是赌大小。

        狭长的防空通道内,一眼望去,至少七八张赌桌是猜点数,聚集的赌徒也是最多的,一张桌子,坐庄抽成的话,每晚的利润那是相当可观的。

        赌场内,托儿是最多的,有的赌场,大部分都是托儿,只有很少一部分才是真正的赌客。

        赌场挣的就是这部分赌客的钱,这逮着一个肥羊,那还不往死里宰。

        罗耀这种衣裳光鲜,一看上去就像是地主家的傻儿子类型的,就跟大肥羊进了狼群,狼群早就骚动的不行了,要不是罗耀迟迟不上赌桌,他们都恨不得扑上来,把他扒皮抽筋生吞了。

        走了一圈,罗耀终于决定下场了,让曹辉兑换了筹码,随意挑选了一张赌桌,一声“劳驾”。

        众多赌徒纷纷让开一条路,让罗耀二人来到前台。

        “一块一注,不设上限,买定离手了……”荷官卖力的要喝着,周围不少人已经将手中的筹码压了上去。

        罗耀呵呵一笑:“第一次来,试试手气。”

        两枚五块的筹码扔在了买大的台面上。

        开盅。

        四,四,三刚好十一点大,罗耀呵呵一笑:“运气不错。”

        十块变成二十块。

        这都是赌场的伎俩,新客人,不能一下子就把人吓跑了,得让人赢一点儿,然后再慢慢的吐出来!

        罗耀岂能不明白,只是他揣着明白装糊涂而已。

        他不在一张赌桌上押注超过三次,然后马上换下一张桌子,不到半个小时,他就凭两个五块的筹码,赢了上千元。

        这些筹码都让曹辉帮忙拿着,他一个人实在是拿不了。

        罗耀的行为,自然被赌场的管理者发现了,他们马上变换手法,只要是罗耀下注,他们都想办法让他输。

        赌场做手脚,出老千,这是常有的事情,但是一旦被客人抓到的话,那这赌场就开到头了。

        罗耀的目的是来赢钱,并不是打算跟赌场鱼死网破。

        “开了!”

        就在荷官开盅之际,罗耀突然将押好的注移到另一个上面,等荷官一开盅,傻眼了,罗耀买的跟他开的一模一样。

        一看罗耀下的注,荷官顿时眼前一黑,居然是买的是点数,六、六、五,按照赌场的赔率,那是一赔五十。

        罗耀一口气买的是一千块。

        赌场要赔五万。

        这一张赌桌每天利润刨去各种费用,最多不超过三千块,而且不是每晚都有,一个月也就挣三万块。

        这一把就要赔掉近两个月的利润。

        周围赌客也都纷纷倒吸凉气,按照赌场规矩,再没有开盅之前,赌客是可以随意更换下注的,开盅之后就不允许了。

        而罗耀却是是在荷官开盅之前把筹码移了过去,因为他买的位置很近,手轻轻一推就过去了。

        就连跟随罗耀的曹辉也傻眼了,他是第一次将罗耀赌博,前面的策略他也能理解,只要操作得当,他也能做到,但是这一把,令他惊艳了!

        完全是赌了一把心跳,而且还赌赢了。

        这运气也太逆天了。

        “老曹,收钱!”罗耀抛出一个筹码落在那个荷官面前,“赏你的。”

        “好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