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89章:狡猾的鱼

第289章:狡猾的鱼

        “李兄,今天就算了,咱们过去喝一杯?”

        “江兄,你身上可有钱,接我一些,我这一把肯定能翻本!”李孚瞪着腥红的双眼说道。

        “李兄,小赌怡情,大赌伤身,我看你今晚手气不顺,还是不要再押了!”江源苦口婆心的劝说。

        “你是不是朋友,是朋友的话,就借我一笔钱,这一把赢了,我加倍还你就是了!”李孚急了。

        “不是,李兄……”

        就在他们说话之际,这一把已经开了,原本李孚想要押的,赢了,结果他因为没钱没能押上。

        “江兄,你看你刚才要是肯借钱给我,我一把就全赢回来了。”

        江源也是想骂人,那荷官真是没一点儿眼力见儿,怎么就不知道让李孚“再输”一次,这样不就没借口了?

        “行,我借,我借还不行吗?”江源从口袋里掏出大概有一百块法币递给了李孚。

        李孚欣喜过望,接过钱,转身就杀进了赌局。

        ……

        “不就找你借点儿钱吗,你至于吗?”

        “自从你从甲室调去防空司令部,你都干了些啥,喝酒,赌博,你说说,在那个赌场,你输了多少?”

        “文老三,你什么意思,不借钱就算了,你这样讽刺挖苦,还把我当你二哥吗?”李孚脖子都红了。

        “你要不是我二哥,我才懒得理你!”

        “这钱你借不借?”

        “不借!”文子善一口回绝。

        “你不借,行,我找大哥借去!”李孚一咬牙,扭头就要往外走。

        “回来!”文子善气的不轻,连忙叫住了李孚,“你要是去找大哥借钱,我敢保证大哥会把你揍的满头都是包。”

        “那样比你不顾兄弟情义,死抠门强!”李孚嘴硬道。

        李孚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叠钱来:“我这里只有一百块,这还是我省吃俭用攒下的,你爱要不要。”

        李孚手那叫一个快,一把抓住那叠钱,转身就往外走:“谢了,老三,等我发薪水了,就还你!”

        “李孚,你要再去赌场,我就告诉大哥,他一定会打断你的腿……”

        ……

        “大哥,我演的怎么样?”屁.股一转,文子善屁颠颠儿的跑去隔壁房间,笑呵呵的向罗耀献宝道。

        “还行,李孚不知道我在你这里吧?”罗耀问道,也是赶巧了,他过来局本部办事儿,来找文子善说话,不然他也赶不上这出好戏。

        文子善点了点头:“他应该不知道,我也没对他说。”

        “我听了他跟你的谈话,咱们这个对手还真是一位阴谋家,他对人的心理把握非常厉害。”罗耀道。

        “感觉他对李孚相当慎重,如果是普通人的话,只怕早就下手了。”

        “李孚身份特殊,他慎重一些是正常的。”罗耀点了点头,“现在只有这个江源露头,我们还能采取任何行动,先静观其变吧。”

        “大喝,我跟李孚争吵的事情,真会被传出去吗?”

        “不好说,不过,如果对方真想打听李孚的一切的话,应该是可以的,反正该做的,咱们都做了,李孚那边的考验才刚刚开始呢!”罗耀道。

        “大哥,我知道怎么做。”

        “我走了,李孚那边有什么消息,你第一时间通知我。”

        “好咧,我送你出去。”

        ……

        “站长,奥斯本先生来找过你,说是有要事。”回到“兽医站”,齐志斌告诉罗耀,奥斯本来找过他。

        “他说什么事儿了吗?”

        “没有,看到你不在,他就回去了。”

        “人在哪儿?”

        “应该在他办公室吧。”齐志斌道。

        “嗯,好,我知道了。”等罗耀去奥斯本的办公室的找他的时候,被告知,奥斯本去给新来的人上课去了。

        罗耀看了一下手表,发现还有几分钟就下课,他就在奥斯本的办公室等了一小会儿。

        奥斯本和翻译吴福一起回到办公室,看到罗耀在,吴福退了出去,把奥斯本留在了里面。

        罗耀跟奥斯本交谈不需要任何翻译,吴福没有必要待在里面。

        “罗,我今天去找你的,听齐说你出去了。”奥斯本放下教案,招呼罗耀一声,走过去,习惯打开自己的柜子,看到里面空荡荡的,讪讪一笑道,“我忘了,现在在戒酒当中,喝咖啡吧?”

        “不用,谢谢,齐志斌跟我汇报了,奥斯本顾问找我有事儿吗?”罗耀问道。

        “罗,迟最近的研究我看过了,他破译的那个电报头很有意思,我有一些想法想要跟你交流一下。”奥斯本道。

        “哦,奥斯本顾问请讲!”

        “我制作了一张表,你看一下。”奥斯本从桌上的凌乱的稿纸中间找到了一张纸递给了罗耀。

        “根据你们破译的报头的电文,这些英文字母分别对应的数字,我将它们排列起来,得到了这张表。”奥斯本问道,“罗,你能看出什么来吗?”

        “这些字母串起来,好像是个几个常见的英文单词?”

        “没错,罗,你的观察很敏锐,这能说明什么?”奥斯本赞赏一声说道。

        “这能说明什么?”

        “报头的加密并无任何规律,这些字母却能组成我们熟悉的英文单词,你能想到什么?”

        “加密者使用的是一本英文书籍?”罗耀明白了奥斯本的意思了,这也怪不得迟安他们没发现,他们这些人都是留日的,对日文的词法,语法相当熟悉,可对英文就没有那么感冒了。

        而且他们破译的日外交密电都是以“假音”为主,他们也不会往这个方面去想,这方向错了。

        自然就没办法进行下去了。

        “没错,我推测,这个加密者使用的是一本常见的英文书籍。”奥斯本对罗耀的反应十分惊讶。

        “问题是,如果我们不知道对方使用的是那本英文书籍以及他用的是那一页的那一句话,那这个密电还是无从破译。”罗耀当然明白奥斯本了,只是,回过头来,还是一个无解的死循环。

        “是的,不过,这可以帮助我们缩小怀疑的范围,至少这个加密者是一个懂英文的人,否则他手里不会有英文书籍。”奥斯本道。

        罗耀点了点头,这是个可以排查的重点特征。

        如果这个日谍内奸就藏身在防空司令部,懂英文,这一点或许可以缩小怀疑对象的范围。

        “谢谢你,奥斯本先生,你提供的情况对我们找寻这个日谍内奸有很大的帮助。”罗耀郑重的道。

        “罗,能帮到你,我非常高兴。”奥斯本非常谦逊的说道。

        罗耀点了点头,起身离开了,这美国佬是感觉到危机了,如果不能证明自己有用的话,恐怕用不了多久,他就要卷铺盖卷走人了,就这样回去的话,不但没挣到钱,回去后还会遭人耻笑的。

        这可不是他当初来中国的初衷。

        ……

        “通知李孚,让他注意留意防空司令部中英文不错的中高层人员。”罗耀回到办公室,马上把宫慧叫了过来。

        “英文不错?”

        “咱们截获的那些密电的报头的加密使用是一本英文书籍,因此我判断出,这个日谍内奸应该是熟读英文书籍,不然,这就是他最大的破绽。”罗耀解释道。

        “明白,我会安排周晓莹跟他说的。”宫慧点了点头。

        ……

        时间很快,七月初了。

        下了几场雨后,天气越来越热,加上日本人的飞机时不时的来凑热闹,更添了一丝的烦躁。

        距离“兽医站”公馆不远的一处电站在日机轰炸中严重受损,“兽医站”电力使用出现了短暂的困难。

        电力不够,除了申请发电机组之外,只能维持少量的电台使用。

        这样一来,整个密译组的工作效率就下降了许多,戴雨农几次催促,可修复电站需要时间。

        而发电机组更不是想有就有的,得从国外订购,运回来,这些都需要时间。

        “兽医站”新址已经选定了,在歌乐山的山脚下,新建一大批建筑,工程量还不小,密译室方面也参与了设计。

        预计建成之后,密译室以及相关附属机关,可容纳上千人办公和生活。

        耗资百万法币(包括各项设备)在内。

        戴雨农甚至考虑建成之后,把军统局本部一部分职能部门搬过去,市区挨炸的风险太大了。

        这个罗耀管不了,反正出钱的不是自己。

        陈宫澍终于要走了,他需要去香港中转一下,然后再到静海,这样不仅安全,耗费时间也少。

        在确认陈宫澍担任静海区区长之前,去年刺杀梁鸿志伪政府的外交部长陈篆的刘金戈小组来山城了。

        刘金戈也是临训班的同学,罗耀身为地主,自然是要设宴款待的,因为在山城的临训班同学当中,他是当仁不让的地位最高的一个。

        李孚做东,罗耀请客,在牛二饭店。

        虽然他跟刘金戈行动组过去关系不是很熟,但毕竟是同学一场,李孚跟他过去还有过交情,看李孚的面子,他也得去,何况刘金戈行动组这一次的目的地也是静海。

        所谓英雄惜英雄,刘金戈只知道罗耀领导军统内部一个神秘的部门,甚至拿过四等云麾勋章,自然是钦佩不已。

        军统自成一系,人员升迁都是自己说了算,可云麾勋章那就不是随便什么人能获得的,必定是为抗战立下大功才有可能。

        他的行动组刺杀了伪梁鸿志政府的外交部长都没资格获得,可想而知,这功劳是有多大了。

        对于此去静海的任务,刘金戈避而不谈,大家也都知道,恐怕他的任务是绝密行动,也不多问,只是纷纷劝酒,并祝他马到成功。

        刘金戈等人离开山城没多久,就接到了军统局本部对陈宫澍的任命,担任静海区区长,即刻赴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