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87章:欢迎仪式

第287章:欢迎仪式

        “这个陈祖勋是怎么回事儿,这么多人都在等他,他怎么还没来?”宫慧一张俏脸满是寒霜。

        今天是对研究室和“密研组”合并后的,对新加入的人举办的欢迎仪式,本来罗耀还邀请了毛齐五的。

        但是毛齐五推脱自己没空,不能前来。

        其实,他不是不想来,而是想了又想,还是放弃了这个诱人的想法,戴雨农把“密译组”交给罗耀,他若是非要“插一手”,恐惹怀疑。

        这么多年都“苟”了,也不差这一次,这样的立威的会议,他一旦出席的话,岂不是自找不自在?

        毛齐五不来,罗耀不好强求,陈祖勋是除他之外,另一位副主任,他自然是派人通知了的。

        也答应出席的,前排讲台上自然也就安排了他的位置。

        谁知道,这家伙不知道是忘了时间,还是为了摆谱儿,都到点了,人还没有出现,让大教室内七八十号人一起等他。

        玩这种小心思,不就是想给人一种错觉,他才是“密译室”权力最大的副主任吗?

        按照国内的某些陋习,这到的最晚的人,自然是官儿和权力最大的。

        “稍安勿躁,咱们几点开始?”罗耀并不在意,心平气和的问道。

        “九点。”

        “那就九点准时开始。”罗耀可没习惯的等人,何况那还是一个要给自己一个难看的下属。

        陈祖勋虽然也是副主任,可密译室他是实际负责人,他就是自己的下属。

        “好。”

        宫慧心中一定,罗耀的吩咐,她向来都是不折不扣的遵照执行的。

        九点一过。

        参加欢迎仪式的所有新人全部在大教室就坐,罗耀和宫慧台前就坐,欢迎仪式由助理齐志斌主持。

        “诸位同仁,女士们,先生们……”齐志斌第一次干这个活儿,还有些紧张,要不是照着稿子念,他能把话讲利索都算不错了。

        齐志斌简单了介绍了一下“密研组”到“密译室”从无到有,再到壮大,将研究室并入的经过。

        台下所有人都聚精会神的听着,他们都知道自己现在待的不是一般单位,在军统局内,只怕预算比它高的不多。

        而除了行动部门和电讯处,军统还少有超过两百人以上的内勤单位。

        外勤不算。

        外勤单独几百上千人那是正常的。

        齐志斌的介绍都快要到尾声了,只听到大教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声音传了进来:“对不起,我来晚了。”

        陈祖勋的身形出现在门口,那神庭信步的模样,哪有一点儿“来晚了”的意思?

        分明就是“我来了,赶快过来迎接!”

        整个大教室没有声音,落针可闻。

        静!

        站在讲话台上的齐志斌也是一张嘴,没能发出声音,扭头朝端坐在台上的罗耀望去,期望得到什么指示。

        陈祖勋也怔住了,他设想中的场景不应该是这样的呀。

        他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忽然觉得,他自己今天故意迟到,是自己给自己挖坑了。

        三秒!

        就是这三秒,那仿佛比三天三夜还长,罗耀才开口道:“陈副主任来了,那就进来坐吧,曹科长,给陈副主任搬张椅子,让他坐在第一排中间的位置。”

        “是。”曹辉站起起来,去搬了一张椅子过来,放在讲台下,第一排前面正中的位置。

        俯眼下。

        陈祖勋的位置就是在罗耀的眼鼻子底下,又是在台下所有人的前面。

        这倒是像开公审大会,台上坐的是审判长,台下坐的被审判的罪犯,后面是法警和听审的。

        陈祖勋一看,脸都绿了。

        按照规矩,自己应该坐在讲台上,跟罗耀并列的,可现在不过是因为晚来几分钟,他就要被这样羞辱?

        欺人太甚了!

        这个位置,他要是坐过去,那他在军统怕是要成为笑话了。

        “既然来晚了,我还是坐到后面去吧。”陈祖勋一看大教室后面还有位置,倒是反应快,自顾说了一声,抬脚就往后面走去。

        罗耀还真没有羞辱陈祖勋的意思,可曹辉会错意了,他把椅子这么一摆,还真就成故意的了。

        不管是不是有意,做都做了,还怕他不成?

        陈祖勋就算去找老上司韦大铭哭诉也没用,他自己心里想的什么,当别人是傻瓜,不知道吗?

        这就是自取其辱。

        “下面请我们密译室的罗耀副主任给大家讲话!”齐志斌宣布完后,带头鼓掌!

        “骗子,连名字都是假的!”

        姜筱雨坐在下面听到齐志斌介绍罗耀的时候,低下头,小声的嘀咕一声,这一声别人听不见,罗耀的耳力那可是一点儿都瞒不过的。

        目光微微扫了过去。

        可能是感应到了,姜筱雨更加不敢抬头了,就像一只鸵鸟似的,低着脑袋,旁边的人看她异常,也不敢多问,只能轻轻的推了她一下,算是提醒。

        “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罗耀,是咱们这个新组建的机构的负责人,欢迎大家来到这里,今后,我们就是一家人,在工作,学习以及生活上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来找我,我在职权范围内,尽量的帮大家解决问题……”

        罗耀的话很短,没有什么说教,全部都是大实话,干货。

        赢得了阵阵掌声。

        “陈副主任,轮到你了,上来给大家说两句吧。”罗耀直接点名陈祖勋。

        “好,我就说两句。”陈祖勋倒是很快调整好了心态,他是主管政治思想的,自然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刚才罗副主任从工作、学习以及生活方面讲了不少注意事项,说的很好,我呢,从政治的角度给大家提几点建议,我们要牢记中山先生的嘱托,坚定三民主义的信仰,践行蒋总裁的新生活运动……”

        “任何人不得阅读赤色报刊,更不允许私藏有关**的宣传册和书籍……”

        陈祖勋显然是有准备的,他的发言充满了铁和血的味道,完全是一副恫吓和高压的政策。

        他分管思想动态和纪律督察,罗耀也不好多说什么,不然这家伙告到上面去,自己也会有麻烦。

        “好了,欢迎大会到此结束,散会!”

        ……

        “这个陈祖勋只怕还会再出幺蛾子的……”宫慧跟随罗耀走进办公室,气愤不已的说道。

        “罗副主任有空吗?”罗耀刚准备回答,门外一道声音传了进来,是陈祖勋也到了他办公室门口。

        “是陈副主任,有空。”

        “我可以进来吗?”

        “请进。”

        宫慧瞪了推门进来的陈祖勋一眼,直接就从罗耀办公室走了出去。

        “宫副站长怎么了,好像很生气的样子?”陈祖勋一副揣着明白装糊涂的表情问道。

        “她就这样,没什么事儿。”罗耀平静的招呼一声,“陈副主任请坐,我给你泡杯茶。”

        “不用了,罗副主任,我不渴。”

        “那行,陈副主任有事?”

        “工作上的事情,我这不是分管密译室的宣传和纪律督察工作嘛,我有一些想法,想跟你汇报一下。”陈祖勋端坐道。

        “汇报就没必要了,陈副主任有什么想法,说出来大家商量一下?”罗耀呵呵一笑,明知道眼前这个人不对付,但还得陪着笑脸,没办法,既然坐到这个位置上,就得要这样,不适应也得适应。

        “我想在密译室成立一个纪律小组,并设立一个督察组,咱们密译室属于保密单位,除了严格纪律之外,还有反间谍工作,虽然我们目前还没有发生间谍渗透,但需要未雨绸缪,把工作做到前面,这方面,我还是有些经验的,能够承担这份工作。”陈祖勋这是毛遂自荐了。

        “纪律小组,这个建议很好,可以成立,反间谍工作我们一直都在做,宫副站长一直都是足管安全保卫工作,这是她分内的事情,宫副站长虽然年轻,但有敌后潜伏与日本情报部门交手的经验,相信她应该能够胜任的。”罗耀道,什么纪律小组,这都是小事儿,而安全工作才是大事。

        陈祖勋知道,密译室的核心工作,他是绝没有机会插手的,就想着饶个圈子,掌握了安全保卫工作,那他就可以肆意的以安全或者查找日谍的理由来插手“密译室”的工作。

        这家伙想的挺美的。

        可惜,罗耀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他将监督密译室的工作,可以,他想做恶人,没人拦着。

        但他想要染指“密译室”核心权力,那是不可能的。

        陈祖勋讪讪一笑,心道,这姓罗的小子还真是不好糊弄,怪不得韦大铭都让他弄的灰头土脸,自己的小算盘被他一眼就看穿了。

        “陈副主任刚来,咱们密译室的规章制度是承袭之前的密研组,跟研究室的有些不大一样,我们的规矩定的比较细,我这里有一套详细的规章制度,陈副主任可以先拿回去研究一下,回头我们再专门开会讨论这个问题如何?”罗耀从抽屉里取出一本厚厚的册子递了过去,还提醒道,“陈副主任,这本册子是保密材料,您只能在这里看,不能抄录,也不能带回家。”

        “这么严格?”

        “当然,我制定的规矩,我自己都要遵守,进出门都是要搜检的,我们的保密措施是军统最严格的。”罗耀点了点头。

        “好吧,罗副主任,我会认真看的。”陈祖勋接过规章制度的册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