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85章:独臂营长

第285章:独臂营长

        “这是你们住的地方,五个人一间,条件是差了点儿,不过等你们完成特训后,正式参加工作,就会分到一间独立的宿舍!”

        “你们在这里待遇是每人每个月三十块法币,除了十块钱上交食堂吃饭之外,剩下的二十块你们自己留着,毕业后,正式工作后,薪酬翻倍,加班有加班费,还有补贴,你们收入会远高于外面的绝大部分人……”

        “第一个月不会有假期,你们必须全部待在这里接受特训,我们这里跟你们来的无线电学校不一样,上午需要进行军事训练,队列,格斗以及射击等等,不管男女,要求所有人都必须掌握,下午和晚上是专业技能学习,学习训练过程比较辛苦,要是有人觉得不行,现在提出来,我可以派车把你送回去……”

        都怀着一腔报国的热情来的,怎么可能退缩,那不是让人耻笑吗?

        “你们是新人,这里有不少区域是禁.区,不是你们能随意进去,稍后会每个人发一个小册子,把上面的注意事项背熟了,记清楚了,不要犯错,犯错是要付出代价的,轻则关禁闭,重则以日谍论处,直接处决!”

        曹辉的话,令新来十名学员心神凛然,一个个收起了轻松的心情。

        “我们是军统保密单位,对外的称呼是‘84号兽医站’,你们有机会放假出去,对外也只能说这个,不管是对谁,包括家人也一样,你们寄出的信件由我们统一检查,处理,不要觉得侵犯了你们的隐私,这是保密单位,一旦泄露机密,责任重大!”

        “你们刚好男、女都是五个人,总共十个人,刚好可以编成一个战斗班,推选一个班长和班副,方便管理!”曹辉结束完训话。

        “报告长官,是让我们自己推选吗?”一名男学员站起来问道。

        曹辉点了点头:“当然,你们相互认识,谁能服众,那就选谁,这个我们不干涉。”

        “我选郑亮当班长,他是我们当中年龄最大的,成熟稳重,会照顾人!”

        “我觉得还是苗海华更合适些,他的成绩是我们这些人当中最好的,还特别能担当。”另一个男学员说道。

        “不行,班长和班副中必须有一名女学员,我们推选姜筱雨!”女学员组倒是心很齐,把姜筱雨给推了出来。

        曹辉倒是有些意外,男学员分成两派,女学员居然齐心协力的把姜筱雨推出来了,这要是投票的话,说不定姜筱雨会担任班长!

        这就有意思了。

        “还有没有推荐的了?”曹辉捂嘴咳嗦一声,“如果没有的话,那就郑亮,苗海华,姜筱雨三人不记名投票,得票最多的担任班长,次之班副,如何?”

        一人一票,那怕是姜筱雨不投自己,那也是躺赢,她至少有四票,郑亮和苗海华,那他们不管怎么投,班长和班副都有他一个位置,就看是班长还是班副了。

        如果男学员组都支持一个人,那还好,现在的话,就不好说了。

        果然,投票结果出来了,姜筱雨居然获得了六票,也就是说男学员组里面有一个人叛变投了她,而郑亮和苗海华分别为三票和一票!

        谁投的谁,只有个人自己清楚,反正姜筱雨担任这个班长是板上钉钉了。

        ……

        新人培训,这个太牵扯精力了,罗耀还真没多少时间放在这上面,他都是扔给了宫慧,她是副站长,又分管安全。

        而且宫慧狠起来,比他狠多了。

        “副站长,就是这么个情况。”曹辉将人安顿好了后,来找宫慧汇报情况。

        姜筱雨居然当了班长,这倒是挺让宫慧意外的,这个女人居然有这么大的威望,让那五个男学员服她?

        “行了,我知道了,站长交代,明天举办一个欢迎仪式,到时候咱们都要出席一下。”宫慧道。

        “就他们十个人?”

        “是这一次并入密译组的所有人,他们只是其中一部分。”宫慧解释道。

        “明白了,我这就去准备。”

        “不要太铺张浪费了,咱们人多了,经费可没增加多少。”宫慧提醒一声。

        ……

        午休了一会儿,起来洗了一把脸,刚准备去办公室,老远的看到沈彧从院子外面进来,还提着一只大西瓜。

        “六哥,你怎么有空过来?”沈彧家中排行第六,因此罗耀也就跟着称呼他为“六哥”了。

        “我来沙坪坝办个案子,顺路过来看看你。”

        “我看你来看我是借口,是来看六嫂的吧?”罗耀嘿嘿一笑,那脸盆的水扑在院子里的地砖上。

        “你小子没良心,我还给你带了西瓜呢!”

        “谢谢六哥!”罗耀将他让进了自己的住处。

        “老陈呢,咋没见他?”

        “出去了吧,他上哪儿又不用跟我说,咋的,你找他有事儿?”罗耀放下脸盆,晾上毛巾问道。

        “这两天听到一些话,想着见到他的时候提醒他一下。”沈彧道,对陈宫澍也一样,他跟罗耀是各交各的。

        “陈叔的去向定了?”

        “你可这是猴子变的,猴精猴精的,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以后还真不能跟你多说话。”沈彧道。

        “静海?”

        沈彧眼珠子瞪的老大:“你怎么知道?”

        “静海区捅了这么大娄子,元气大伤,那曹理君杀人可以,掌控喏大的静海区,他还欠点儿火候,关键时刻还得需要陈叔这样的经验丰富,能独当一面的大将出马。”罗耀嘿嘿一笑,他这边的情报从来不缺的,但凡军统内有什么大事发生,毛齐五都会派人抄送一份简报给他的。

        沈彧冲罗耀竖起了大拇指。

        “静海现在可是龙潭虎穴,虽然租界还没有被日本人控制,可林世群的76号发展迅速,已经在租界内形成一股巨大的势力,加上他背后有青帮的纪云清暗中支持,未来恐成为我们主要对手!”沈彧道。

        “数典忘祖之辈,注定不会有好下场,日本人用这种人,可见他们标榜的所谓正义有多可笑!”

        “说得对,这西瓜不错,我给你切开吧?”

        “行!”

        沈彧嘿嘿一笑,吐气开声,手掌轻轻的一抬,在瓜皮上拍了一下,喏大的西瓜便很轻松的四分五裂开来。

        虽然不整齐,可是也没多大损坏。

        “用刀不好吗,非要这么暴力?”

        “用刀太麻烦了,不过这个瓜太大了,咱俩吃不完,一会儿冰起来,留着晚上再吃。”沈彧笑道。

        “我让你查的那个江源怎么样了?”罗耀坐下来,拿起一片西瓜就啃了起来。

        “我查了,这小子是从金陵一路撤到山城的,老家在苏州,当兵之前在东吴师范读书,家中殷实,这小子好赌,曾一次输掉三千大洋,现在高炮41团二营任少校参谋,高射炮团是高配,营长都是上校。”

        “这个二营营长叫什么,跟他关系如何?”

        “叫高天魁,这个人来头可不小,早年替洋人跑腿办事儿,后来跑到太湖上当过水匪,北伐的时候,加入了北伐军,战斗中炸断了一条胳膊,因为北伐有功,送去军校深造,学的是炮兵,后来组建高射炮部队,他被抽调过去,一直到现在。”沈彧道。

        “一只胳膊,也能当炮兵?”

        “他一只胳膊能抵别人两只,他在部队,还有个匪号,叫独臂炮王。”沈彧嘿嘿一笑,继续道。

        “此人性情如何?”

        “据说脾气不太好,对待部下动辄打骂,而且生活奢靡,很有钱,他的钱从哪儿来的,没有人知道,但他是一直很有钱,据说他是卷了洋人的钱逃走,才被逼着落草当了水匪的,后来又带着队伍投了北伐军。”

        “那他以前的部下呢?”

        “那就不清楚了,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当初的队伍都不知道打散多少回了。”沈彧道。

        炮兵可是技术兵种,水匪里面能有几个有文化的,根本当不了炮兵。

        “这个江源跟高天魁关系如何?”

        “非常好,高天魁几乎走哪儿都带着他,江源能进高射炮团也是高天魁的关系。”沈彧调查的很仔细。

        “这些信息你都是从哪里获得的?”

        “高射炮部队也有我们的人,这些很容易打听到,不算是秘密。”沈彧解释道。

        “你这样打听这二人的情况,会不会打草惊蛇?”

        “不会,我嘱咐过了,谁走漏风声,我就要谁好看。”

        “李孚去的那个地下赌场呢?”

        “那是一个袍哥中的大哥开的,跟警察局有点儿关系,基本没什么问题,应该不会跟江源,高天魁没啥关系,估计是看李孚是生面孔,兜里有钱,觉得是一只肥羊,就下手宰了他一下。”沈彧道。

        “他们就没调查过李孚的背景吗?”

        “调查了也会这么做的,赌场无父子,既然来了,那就有输的觉悟,何况,这些人也不怕这个。”沈彧道,“虽然我们军统跟他们有协议,井水不犯河水,可真正冲突起来,我们还真得礼让三分。”

        “这个高天魁是有资格接触到山城防空阵地布防相关的情报的吧?”罗耀问道。

        “怎么,你怀疑这个高天魁是内奸?”

        “不好说,现在只有这个江源跳出来了,他背后的人又有这个能力,不怀疑他怀疑谁呢?”罗耀已经解决了一片西瓜,放下瓜皮说道。

        “这个人根深蒂固,又是北伐功臣,若是动他,你可要慎重。”沈彧提醒道。

        “你放心好了,没有证据,我也不会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