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82章:鱼儿咬钩了

第282章:鱼儿咬钩了

        南温泉旅店。

        下去。

        一个年轻漂亮,打扮的有些时髦的女子开了一间房,然后就没有再出去。

        入夜后。

        一名大腹便便的外国人走了进来。

        跟前台问了一句,就直接上了二楼,殊不知,从这个男人进门到上楼,都有一双眼睛盯着。

        进门,拥抱,接吻,然后一起倒在那柔软的大床上,屋子里,很快就响起人类最原始的声音。

        十多分钟后,声音渐渐平息。

        “贞,我可能要跟你分开一阵子了?”奥斯本十分满足的搂着女人,从床头的衣服口袋里掏出一根烟来,点燃,吸了一口。

        他开始习惯山城本地产的这种香烟了,比起自己在美国抽的一点儿都不差,至少他味道很好,提神。

        “为什么,奥斯本?”徐贞的英语不错,能自由的跟奥斯本交流,这也是奥斯本倾心她的原因之一。

        奥斯本道:“我来山城是工作的,如果不工作,就没有钱花,所以我要去工作挣钱了。”

        “你不是做生意的吗?”

        “工作就是生意的,你放心好了,虽然我们不能常见面,但是我还是可以找时间出来见你的。”奥斯本保证道。

        “好吧。”徐贞点了点头,她奥斯本在一起不过是各取所需。

        “宝贝,你放心,我一定还会来找你的。”一支烟抽完,奥斯本坐直了身体,将烟头掐灭在烟灰缸。

        “你要走?”

        “嗯,我得离开了,不然被他们找到就不好了。”

        “他们?”

        “他们是雇佣我老板的人,你不用知道这些,我给你的钱足够你生活了,不用想太多。”奥斯本扭头在徐贞额头上亲了一口。

        “你要是不来找我,我可不等你哟。”

        “放心吧。”奥斯本已经穿上了裤子,扭头嘿嘿一笑,他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这个徐贞会愿意等的。

        ……

        奥斯本走后,徐贞也从床上爬起来,赤着脚坐在床边,也点燃一根烟,优雅的吸了一口,对着空气优雅的吐了一个烟圈儿,然后对着门口的方向诡异的一笑。

        ……

        打铜街,一家地下赌场内。

        因为怕挨炸,赌场都开到了挖好的地下防空洞里面,老板能量大,上上下下都疏通了关系。

        所以,才能够特许经营。

        一到夜里,这里就成了赌徒们狂欢的场所。

        李孚也会最近才知道这个场子的,要不是有人带他来,他还真不知道,山城的地下还有这样的去处。

        这是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黑暗的角落,利欲熏心,让人堕.落的地方。

        “大,大……”

        一张赌桌周围围了至少有二三十人,所有人都跟着激动的喊着,等着那荷官揭开骰盅,一看里面的骰子点数。

        “2、2、3!”

        妥妥的小。

        周围一阵唉声叹气,看来这一把输的人不少,庄家,把大把的筹码往回收了去,赌场的老板看到这一幕,乐的眼睛都放光了。

        历来开赌场的,就没有赔钱的,除非遇到了赌术高手,但这种人赌场从来都是送上一大笔程仪,礼送离开的。

        除非来砸场子,一般不会硬跟人家过不去,在开赌场的,哪个背后没有镇场子的势力,过江龙鲜有斗得过地头蛇的。

        所以,这个赌场日进斗金那是常态,但是这种偏门的财,捞多了,是损阴德福报的,历来做这个的,都么有好下场。

        李孚的自控能力还是有的,换做文子善的话,恐怕就不行了,要不然罗耀也不会建议他来做这个任务了。

        随便眼睛输的通红,但理智还在。

        而且这钱可不是他的,是罗耀借给他的,虽然没说要他还,可他自己并不觉得,钱是他输掉的,他自然是要还的。

        “李督察?”李孚刚准备收手,突然听到身后有人轻轻的拍了一下的肩膀,还叫了他一声。

        “你是?”李孚一回头,看到一张年轻的面孔,似乎有些面熟,但一时间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

        “李督察,我姓江,是41团营参谋。”年轻人自我介绍一下自己说道。

        41团?

        李孚愣了一下,自己不认识什么41团的参谋,但他脑子很快就想起来,这个41团应该是高射炮41团,是山城的主力防空部队。

        防空部队自然是受防空司令部节制。

        “江参谋认识在下?”李孚惊讶的问道,他记得自己没有跟高射炮团的人打过交道。

        “我去司令部办事儿的时候,跟您照过面的,只不过您可能忙,不记得我了。”江参谋嘿嘿一笑。

        “哦,这倒是有可能。”李孚点了点头问道,“你找我有事儿吗?”

        “没别的事儿,就是在这里看到李督察,就想这跟你打个招呼,认识一下,这日后去司令部办事儿,也算是有个熟人。”江参谋满脸都是笑容。

        “行,那咱们就算认识了,改日来司令部,到我办公室找我,我请你喝茶!”李孚转身就要再战。

        他又不傻,这种无缘无故想要结识自己的,必定是有所图的,他压制住内心的激动,自己演了这么多天的戏,总算是没白费,不管是不是,接下来都得按照剧本设计的来。

        “李督察,刚才我看你连输七八把了,今晚的手气欠佳吧?”江参谋伸手拉住了李孚道。

        “是呀,今儿个真是邪门了,我买什么,输什么,都快没钱了。”李孚叹了一口气说道。

        “要不然,咱们去喝一杯,换换手气,再来?”

        “也行。”李孚想了一下,欣然答应了那江参谋的邀请,两人去赌场的休息区,各自点了一杯酒。

        凡是说话只说三分,留七分。

        李孚既然对江参谋起了疑心,自然是说话小心斟酌了。

        熟络了之后,两人再杀了回去,手气果然好了不少,不过之前输的有点儿多了,最终并未能回本,只能悻悻离场,约定他日再过来。

        ……

        合并后的工作很多,除了接受人员之外,还有设备以及资料,人员方面,韦大铭确实动了手脚。

        他把骨干都抽回电讯处或者调往军令部四处了。

        这下,原来特种技术研究室方面对密电码研究的人员数量几乎是腰斩了,要么是不受待见的,要么就是没经验的年轻人,一个个看上去像是被发配来的。

        陈祖勋没来,就派了自己手下一个办事的过来了。

        “陈副主任昨天收拾整理资料的时候中暑了,在家休养,所以,让我来向您请假。”这个姓唐的秘书一点儿都没有把罗耀放在眼里。

        “是吗,陈副主任刚一上任,就如此兢兢业业,操劳病倒了,真是我们这些人的楷模,这样,齐副科长,回头你买一些营养品,亲自去陈副主任家里探望一下。”罗耀扭头吩咐齐志斌一声,“要是实在病的严重,那就索性在家多休息几天,我放他一个月的假如何?”

        一个月?

        唐秘书脸色微微一变,这一个月之后,密译室还有陈祖勋什么事儿?

        “罗副主任,我们陈主任只是中暑,休息个两三天就可以了,用不着休息一个月?”唐秘书忙道。

        “你一个秘书,怎么替自己的长官做起主来了?”

        “不敢,这是陈主任吩咐我说的。”

        “你一口一个陈主任,看来,他陈祖勋想要当这密译室的主任喽?”罗耀冷哼一声,陈祖勋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他连韦大铭都不怕,还怕他。“

        “罗副主任,你这是污蔑!”

        “污蔑,你对陈祖勋一口一个陈主任,对我则称呼罗副主任,他不是想要当密译室的主任又是什么?”

        唐秘书一下被拿住了把柄,额头上的汗珠都下来了,谁都不喜欢自己称呼前头挂个“副”字,所以,他在称呼陈祖勋的时候,自然而然的把“副”字给拿掉了,可是,他对罗耀就没有那么恭敬了,“副”字就留着了。

        同样都是副主任,罗耀这个副主任地位权力还在陈祖勋之上,实际上行的还是主任职权。

        这不是当着他的面“寒碜”人吗?

        “罗副主任,卑职糊涂,卑职错了。”

        “既然陈副主任说三天就能恢复,那就三天吧,你回去说一声,三天后,请陈副主任回来上班。”罗耀吩咐道。

        “是。”

        “看来,韦大铭知道事不可为,把精华抽走,不打算在密译室跟你竞争了?”宫慧推门进来道。

        “韦大铭这个人格局不大,不足为虑!”罗耀道。

        “还是要小心一些,来的人当中未必没有他的眼线,别看他现在像是放弃了,可谁知道他这不会是示弱呢?”宫慧提醒一声。

        “我知道,这个就需要你来帮我观察和甄别了,我没那么多时间和精力管这些。”罗耀点了点头。

        短时间内,他想扳倒韦大铭,那是不现实的,戴雨农也不会看着他们内斗,现在的他都是被逼而反击,属于弱势一方,是受人同情的。

        如果他主动进攻的话,那情况就放过来了,那面临的就不是韦大铭一个人,甚至是军统内其他跟韦大铭关系不错,资历深的一批中层。

        新旧交锋这是必然的过程,罗耀从未想过争权夺利,自然处在一个“被保护”的状态中。

        羽翼未丰之极,努力的把成长壮大自身才是正途。

        “李孚打电话过来,说,鱼儿咬钩了,但还不清楚是真正的鱼儿,还是大鱼放出来的小鱼。”宫慧汇报道,“详细情况,他要等见了你面再说。”

        “好,我来约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