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81章:道德高尚的人

第281章:道德高尚的人

        日耳曼大厦,顶楼。

        这一层是乔治·凯文的住处,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准上来,只是在大轰炸中损毁了一下,至今还未曾完全修复。

        他从外面雇了两个工人回来修理,只是这两个工人干活不太积极,以至于一个多月了,还没有修缮完成。

        入夜后。

        乔治·凯文应付下面来的客人后,上楼来,拿出钥匙,打开书房门走了进去,刚要准备打开灯。

        “不要开灯!”一道阴沉沉的声音传来了来。

        “你吓死我了,怎么来之前不通知一声?”乔治·凯文的中文很好,而且还说的一口流利的山城方言,如果他不是有一副西方人的面孔,别人都会将他当成是地道的山城人。

        只见在书桌后面椅子上端坐这一个黑影人,个头不高,身材略显消瘦,声音听上去很年轻,应该不超过四十岁。

        “我的身份特殊,到你这里来,最好还是没有人知道。”黑影人压低声音说道,随后打开了桌上的台灯。

        晕黄的灯光下,只看到一张白皙的脸,还有一撇小胡须,脸还只能看到一小半儿,线条有些生硬。

        乔治·凯文(一下简称乔治),走过去,打开酒柜,从里面取出一瓶白兰地,两只酒杯。

        “我不喝酒。”

        “好吧。”乔治只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一口喝下道,“你这次来为什么事儿?”

        “你知道,你在被人暗中调查吗?”黑影人开口问道。

        “哦,怎么了?”乔治一副并不感到惊讶的表情,“被调查”这种事情,他似乎经历的多了。

        “别不放在心上,这一次调查你的是山城警察局侦缉大队。”黑影人道。

        “有什么区别吗?”乔治不以为然的在黑影人面前来回走了两步,抬头轻笑一声,问道。

        “侦缉大队刚刚换了一位大队长,我想你应该知道吧?”

        “知道,沈彧,一个年轻人,据说很厉害,但厉害在什么地方就不知道了。”乔治点头道。

        黑影人微微一抬头,一双冷漠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迅速的低下来:“这个人虽然年轻,可是一位资历深厚的老特工,他盯上了你,你还是小心一点儿好。”

        “我在中国人眼里,那就是一个拉皮条的,查来查去就这些,还能有什么?”乔治呵呵一笑。

        “你别忘了,你是给那些人拉过皮条。”

        “我的客人什么人都有,什么政府官员,有钱的富商,军阀,都有,只要他们有需求,我们都可以满足他们,至于他们在我这里干了什么,那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乔治道。

        “你最好小心点儿,别让人抓住把柄,坏了我们的大事。”

        “放心,我是外国人,又没犯法,他们不敢把我怎么样的。”乔治道。

        “那个奥斯本的身份查清楚了吗?”

        “你为什么对这个吃喝嫖赌的美国佬如此感兴趣?”乔治十分好奇的问道。

        黑影人道:“这不该是你问的问题。”

        “明白,我知道,不该我知道的,我最好不知道,不然,会带来麻烦的。”乔治点了点头,“我也怕麻烦。”

        “他跟他认识有半年了,是老杨介绍的,我常去他的茶馆喝茶,他介绍的,老杨是我的一个线人,我的一些客户也都是他介绍的,至于他们怎么认识的,我不知道,这个美国佬很有钱,好赌,喜欢女人,至于他来山城做什么,他自己说是来做生意的。”

        “你就没怀疑过他的身份?”

        “我怀疑他的身份做什么,我除了图他的钱之外,其他的不图。”乔治嘿嘿一笑,他是个“掮客”,危险的事情他可不做。

        “你跟他接触这么长时间,基本信息应该掌握了吧?”

        “我只知道,他一个人来的山城,身边除了一个翻译,还有两个保镖,他说是自己在当地雇佣的,但给我的感觉,他的保镖不像是江湖人士,应该是受过训练的专业人士。”乔治略微考虑了一下道。

        眼前这黑影人以及背后的势力是他的金主,他是不能够得罪的。

        “住处呢?”

        “不知道,我试探的问过,但他没有说,只是每次出来都是汽车,一开始是一辆美式吉普,新的,后来是黑色的雪佛兰,车牌号我倒是记下来了……”

        “车牌号我记下了。”黑影人道,“如果你再有这个奥斯本的相关信息,随时联系我,价钱好说。”

        “好的。”

        黑影人起身,直接从那窗户离开了,乔治似乎已经习惯了,反正他从来没见过他走正门。

        乔治望着那打开的窗户,得意的嘿嘿一笑。

        ……

        奥斯本醉生梦死的生活结束了,一脚醒过来,还迷迷糊糊的,却发现自己身边除了秘书吴福之外,那些伺候自己的人全都不见了。

        一个他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出现在他的面前。

        不是罗耀。

        而是宫慧。

        他跟罗耀还能争辩两声,可宫慧是个女的,他自问对女士是相当绅士的,所以,对宫慧他根本没有办法。

        “奥斯本先生,收拾一下跟我回去,你的假期结束了。”宫慧说的是“假期”,没错,他被韦大铭挖走,其实就是罗耀给的假期。

        这个假期还不用他出钱和操心,多划算的买卖?

        奥斯本脱口一声美式国骂,他连一个通知都没接到,就这样被安排了,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不过他在中国学会了一个道理,那就是识时务为俊杰,罗耀可不是韦大铭,任由他摆布。

        这个该死的家伙太你了解自己的,而且自己还有诸多把柄在他手中,不屈从的话,没好果子吃。

        看在每个月一千美元的份上,他认了,向金钱低头,不丢人。

        “美丽的慧小姐,没想到是你亲自来接我,我亲爱的罗呢,他怎么没来,我已经很久没见到他了。”

        “你回去之后就可以见到他了。”宫慧冷着一张脸,她对奥斯本的不喜欢是摆在脸上的,不加掩饰的。

        这一点,奥斯本在“公馆”的时候就是知道的。

        “好吧,我要收拾一下,现在这样回去,太有损我的形象了。”奥斯本说道。

        “嗯,给你一刻钟梳洗的时间,车在楼下等你。”宫慧点了点头。

        “吴,这次回去,想出来就难了,我想请你帮个忙……”看到宫慧走开,奥斯本悄悄的在翻译吴福耳边说道。

        “奥斯本顾问,我就是个翻译,能帮你什么?”吴福有些紧张的问道。

        “这里只是二楼,一会儿,我从窗户爬下去,你替我拖延一下时间,等我走远了,你在让慧小姐进来。”奥斯本道,“我必须去见我亲爱的贞一面,告诉他,我最近可能没办法去见她了。”

        “您打个电话不就可以了吗?”

        “不,这不一样的,亲口跟她说,才能显示我的诚意,明白吗?”奥斯本拒绝道。

        “奥斯本顾问,若是慧小姐问起来,我该怎么回答?”

        “你就说,我以卫生间方便的理由欺骗了你,然后你什么都不知道就行了。”奥斯本似乎早就想好了借口。

        “这……”

        “吴,你要是不帮我,我就把你换掉,如果你想丢掉现在这份工作的话。”奥斯本威胁吴福道。

        “奥斯本顾问,您是一位道德高尚的人!”

        奥斯本闻言,脸憋得通红,居然有人称赞自己是一位“道德高尚”的人,这人是该有多不要脸?

        “看的出来,您对徐小姐是真心的,我帮你!”吴福下一句令奥斯本差点儿没把舌尖儿给咬掉。

        你先说这句话不行吗?

        “谢谢,吴,回头我送你两瓶最好的松露酒!”奥斯本许下了厚礼。

        吴福露出开心的笑容,这是奥斯本通过私人渠道从香港买来的酒,他都舍不得给别人喝的。

        能一下子拿出两瓶来给自己,已经是非常大方了。

        有了吴福的掩护,奥斯本顺利的从卫生间的窗户爬了下去,望着他笨拙肥硕的身躯跑向外面,吴福看了边上冷眼观看的宫慧,眼角抽了一下,想笑,却又不敢笑出来。

        他是谁的人,心里能没数吗?

        “吴翻译,做的不错,记你一功!”宫慧扭头就走,奥斯本不会轻易的跟宫慧回去,这美国佬不是省油的灯,不得不提防,所以,自然早就吩咐宫慧了。

        当然,当场抓住是不行的,那就是直接冲突了,何况,在罗耀的想法里,奥斯本也是诱饵一只。

        要是把他保护的密不透风,怎么才能将那个比柳川镇雄还危险的“北川”给引出来呢?

        奥斯本从学田湾的寓所出来,上了马路,随手招了一辆黄包车,当然,黄包车夫不是外人,是宫慧早就安排好的了。

        “山城会馆。”

        奥斯本第一个要去的地方居然是南岸的山城会馆,美国人斯威尔的产业,这倒是有些出乎人的意料。

        这家伙还有点儿反侦察和反跟踪技巧的。

        山城会馆是会员签单制,一般人进不去,倒是个非常好的临时藏身之所,只是,他去那儿做什么?

        宫慧给罗耀打了一个电话,请示下一步怎么办,罗耀的回答是:“不用管他,盯着就是了。”

        “明白,但奥斯本的安全?”

        “我么警告过他了,他自己都不在乎,别人再怎么在乎都没用。”罗耀道。

        “万一出事儿,是要有人负责的。”

        “无妨,他又不是美国官方人员,最多是旅居的侨民,美国人拿什么来追究,又不是我们要谋害他?”罗耀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