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80章:守株待兔

第280章:守株待兔

        牛二饭店吃完饭。

        江萍萍跟沈彧回家。

        李孚当然不放过这个可以跟妻子温存的机会,上了罗耀的车就不打算下去了,弄的陈泽蓉很不好意思,满脸通红。

        文子善也不知道是怎回事儿,居然喝醉了,烂醉如泥。

        “耀哥,怎么办?”宫慧很头疼,吉普车虽然可以做五个人,可文子善跟滩烂泥似的,岂不是要夹在两个人中间?

        “他一个人住,咱们把他送回去,也不放心,还不如带回去呢,明天醒酒了,自己回去就是了。”罗耀道。

        宫慧点了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我来开车,把他扔在我边上的位置,你们三个坐后面。”罗耀开门,坐上驾驶位置,发动汽车。

        宫慧本想跟罗耀坐在前排的,现在好了,只能跟后面李孚、陈泽蓉挤在一起,当了一路的电灯泡。

        还好这是大夏天的,敞篷的吉普车开起来,风一吹,那是相当的凉快。

        汽车开进了慈恩寺,现在所有人都搬进了这里,“公馆”彻底成了上班办公的地方,除了值班室之外。

        慈恩寺地方比较大,房间也更大,更宽敞一下,唯一的缺点就是,洗澡和上厕所不太方便。

        相关问题正在解决当中。

        “宫慧,李孚,你们早点回去休息,文老三今晚住我那儿,你们就不用担心了。”下车后,罗耀一把把文子善从车上扶下来了,搭在肩膀上。

        “耀哥,我帮你把他扶过去吧?”

        “不用,就他这小身板儿,我都能扛起来,你去休息吧,明天还得派车去接人呢。”罗耀拒绝道。

        ……

        宫慧等人走远后,罗耀直接就松开了文子善:“都走了,别装了。”

        “大哥,还是瞒不过你。”文子善睁开眼,嘿嘿一笑,立马变得生龙活虎起来,哪有一点儿喝醉酒的样子。

        “跟我来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罗耀点了点头,领着文子善往自己住的地方走了过去。

        隔壁陈宫澍已经睡下了。

        “轻点儿,别吵着别人。”

        “晓得。”文子善也知道罗耀隔壁住的是河内刺汪回来的陈宫澍,是军统第一次暗杀高手。

        进得房间来,罗耀拿桌上的水杯给文子善倒了一杯白开水,道:“坐,喝点水。”

        “大哥,你这儿,我是第一次来吧?”文子善打量了一下罗耀的住处,布置的很简单,一张行军床,床头墙上挂着一个斗笠。

        两张藤椅,方木桌子,上头还能看到虫蛀的眼儿,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淘换回来的。

        书桌倒是挺大的,原木的,边缘都磨光滑了,一盏长臂台灯,桌上什么都有,看似杂乱无章。

        其实每一个东西的摆放都是按照个人习惯来的,而且只要被人动过,主人马上就会发现。

        “大哥,还练字呢!”

        “嗯,换脑子的时候,写一会儿。”罗耀脱去衬衫,只穿了一件背心儿,这样更加凉快。

        “我哪儿寻摸了一块端砚,回头我给你送过来?”文子善说道。

        “行呀,不过,太贵重的话,我可不要。”罗耀呵呵一笑,从毛巾架上撤了一块毛巾递过去,“去洗一下吧,把一身臭汗冲掉,一会儿,想聊什么,有的是时间。”

        “好。”文子善也不客气,拿了毛巾就去院子里的冲凉了,井水冲凉,确实痛快,这一般人可受不了。

        冲完凉,也不那么热了,一张凉席铺在地上。

        “今晚你睡床,我睡地上,你打呼噜不?”罗耀嘿嘿一笑,手一指那行军床,对文子善说道。

        “不打。”

        “不打,那就最好了。”罗耀躺了下来,手枕着在脑袋下面,“你装醉跟我回来,是想跟我说李孚调去防空司令部的事情吧?”

        “是呀,大哥,二哥这个决定太匪夷所思了,他说跟你商量过,你也是同意的?”文子善道。

        “我是同意的,但这个决定是他自己做的。”罗耀道。

        “为什么?”

        “李孚通过研究日机对我山城轰炸发现一个奇特的现象,判断出,日谍可能在我防空司令部收买内奸或者说有日谍潜伏,他去防空司令部的任务就是找出这个内奸和日谍。”罗耀解释道。

        “啊?”文子善瞬间愣住了,“这么说,他并非自暴自弃,而是带着任务去的。”

        “这是我们的一个计划,知情.人控制在一个极小的范围内,你现在也知道了。”罗耀点了点头。

        “为什么不告诉我?”

        “一方面是为了保密,还有就是不想把你扯进来,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你也知道,潜伏山城的日谍有多猖獗,他们敢在大半天的给天上的日机指引轰炸目标,这说明他们的力量很强,一旦发现李孚的目的,恐怕会你可对他下手的。”罗耀道。

        文子善点了点头,这样的计划,那的确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不跟他说,也是情有可原的,他又参与这个计划,他自然没有必要知道,多一个人知道,那就多一分风险。

        “那李孚这些天在外面的行为都是装出来的?”

        “内奸藏的很深,我们几乎没有掌握任何线索,只能是靠猜测和推断,如果我们主动去寻找,那很容易被他察觉,只要他藏起来,我们想把他挖出来就难了,现在我们的想法是,将这个内奸给引诱出来。”罗耀解释道。

        文子善本来就喜欢搞阴谋,罗耀这么一说,他脑子里一转,马上就猜到了大概是什么了。

        “大哥,二哥这演技见长呀,我这愣是没看出来。”

        “没办法,他就缺少果断,不逼他一下,潜力挖掘不出来。”罗耀呵呵一笑,“不过你既然知道了,这个计划你也参与进来吧。”

        “我也能参与吗?”

        “当然,那是李孚的结义兄弟,他现在这样,你自然要表现一下了,要是自己兄弟堕.落了,不闻不问,那不是太冷酷无情了?”罗耀道,“我身份特殊,不能够出面,你来出面最好了。”

        “我明白了,大哥这是把自己也算进去了!”文子善并没有因为喝了酒而影响到脑子的运算,很快就明白罗耀的更进一步的想法。

        “想要把内奸引诱出来,得有足够份量的诱饵才行,‘密译室’既然已经正式成立了,这个消息我想日谍一定会感兴趣,而他们想要打听到我这个‘密译室’的主持人应该不难,那么如果你是内奸,看到李孚身上的价值,你会怎么做呢?”罗耀点了点头。

        之前他一直都在暗中,现在不行了,想完全隐身是不可能了,合并的会议结束后,只怕在很多人的案头上,都会摆上一份他的资料。

        当然,仅有名字和代号,其他方面可能就不为所知了,军统无法做到对其他情报部门的完全保密的。

        他不是迟安这样的专注研究的研究员,可以完全不需要跟外面接触,切断对外的社交关系,想保密相对来说简单一些。

        其实罗耀也想躲在幕后,可这不是他想就能做到的,有些事情身不由己,国府内很多机密根本藏不住。

        “明白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文子善居然有一丝小兴奋,能够参与这样的行动,虽然他不是主角,那也是一件相当有成就感的事情。

        何况,这一次是他们三英第一次联手行动。

        “李孚不方便来见我,你可以做我俩之间的联络人,另外,李孚这次还要做出一些牺牲。”

        “牺牲?”

        “他的转变需要一个让人信服的理由,不然,他在甲室有着大好前程,怎么就被调出了军统,去当防空司令部督察室这个吃力不讨好的部门?”罗耀解释道。

        “大哥的意思是?”

        “贪腐,不至于,甲室的待遇那是整个军统局最好的,而且,他也没有这个机会,那是在他姐夫眼皮子底下,他吃喝不愁,不缺钱花。”罗耀道,“那就只有一个原因了!”

        “美色?”

        “聪明,只有这个原因,才迫使他被贬黜出甲室,然后再他姐夫的安排下进了防空司令部督察室。”罗耀点了点头。

        “可是,对我二哥这样的人,就算有个什么情.人什么的,也不至于如此,据我所知,军统内这男女关系……”文子善没有说下去,因为不需要,了解的人都知道。

        “如果这个女人是戴主任的秘书呢?”

        “啊……”文子善吓的从床上直挺挺的坐了起来。

        “嘘,小声点儿,别吵着隔壁人睡觉。”罗耀连忙提醒一声。

        “大哥,这玩笑开不得?”

        “我像是开玩笑的人吗?”罗耀白了他一眼道,“放心吧,这又不是真的,你怕什么?”

        “戴主任知道吗?”

        罗耀呵呵一笑:“你说呢?”

        “知道就好,你可把我吓死了,大哥,你们真是敢干,换一个人早被你们吓死了。”文子善抚摸着胸口说道。

        “你胆子又那么小吗?”

        “嘿嘿,大哥,咱这计划进行到哪一步了,那个内奸可有怀疑对象?”文子善下床,蹲下来问道。

        “目前还没有,不过,得给人家一点儿了解和调查的时间,只要他对李孚感兴趣,迟早会找上来的。”罗耀道。

        “这就有点儿守株待兔的味道了。”

        “敌人在暗,我在明,又没有多少可用的线索,只能用这个笨办法了。”罗耀说道,他也想一下子把这个内奸揪出来,可他又不是神仙,做不到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