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79章:“掮客”

第279章:“掮客”

        乔治·凯文。

        披着换皮肤的西方人,他自称是爱尔兰人,持有英国护照,在山城生活经商多年,颇有财富。

        其实,他就是上层圈子的一个“皮肉”生意的掮客。

        俗称:拉皮条的。

        这有钱人就喜欢玩个刺激,国内的玩腻了,就想着尝试一下外国的,这有需求就有市场。

        这个乔治·凯文就是看中了这一点,在山城市中心买下日耳曼大厦,改装成豪华的公寓,也不知道他从什么地方弄来一些金发碧眼,身材高挑的白人女子,当然,也有一些喜欢国内小家碧玉的高端客户。

        比如出走的那位。

        徐贞就是这样一位,这个女人谈吐修养都是上上之选,还有着常人企及美貌,又善解人意,自然讨的那位的欢心。

        在山城的日子里,维持了一段相当不错的感情。

        “这个家伙持有英国护照,而且跟山城军政各方都有一定的关系,咱们军统也有人经常光顾。”

        “都有谁?”

        “反正不少,具体我就不能说了,你的老对手去过。”沈彧嘿嘿一笑。

        “韦大铭,他也去过?”

        “别看总裁(老蒋现在是国党的总裁了,政府林森只是象征首脑,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推行新生活运动,他们这些人嘴上口号喊的挺响的,背地里有一个遵守的?”沈彧说道。

        “奥斯本怎么跟这个乔治·凯文认识的?”

        “就那个清心茶馆,他们喝茶认识的。”

        “我要一份这个乔治·凯文过去客人的名单,你能帮我搞到吗?”罗耀思考了一下,抬头说道。

        “你要这个干什么?”

        “分析他的客户群呀。”罗耀道。

        “好吧,我尽快给你。”沈彧点了点头,这个工作虽然繁琐,但并不没有多大的难度,无非是耗费一点儿时间统计一下。

        “尽快吧,还有一件事,还的请你帮忙。”

        “你说,四哥临走时候说过了,让我多帮衬你,说你将来的路要比我走得远。”沈彧道。

        “老师到了那边过的怎么样?”

        “还好,虽然条件艰苦了点儿,但是大后方,比较安全。”沈彧道,为了避嫌,余杰基本上没跟罗耀再联系,有事通过沈彧转达。

        他们是亲戚关系,戴雨农再怎么猜忌,也改变不了这层关系的。

        “老师有什么需要,你记得一定告诉我。”

        “行了,四哥那边你就别担心了,我会照看的。”沈彧伸手过来拍了一下罗耀的肩膀,“晚上早点儿到。”

        “好!”

        ……

        罗耀本来是想晚上开个小会的,但晚上沈彧约了吃饭,庆祝,这个内部小会只能提前挪到下午了。

        小会议室内,所有心腹都到齐了。

        宫慧、齐志斌还有曹辉,迟安、贾炳文、吴玉良,温学仁、田守山,加上罗耀一共八个人。

        “合并的消息都听说了吧?”

        “宫副站长已经跟我们说了,局里让我们跟特种技术研究室合并,合并后的名称该为密译室,由我们主导。”迟安回答道。

        “嗯,确切的说,我们这是合并了特种技术研究室一部分,还有一部分跟我们没关系,但这部分是研究室的精华,但是能来的就不知道了,大家得有个心理准备。”

        “站长说的没错,研究室的人一部分都是电讯处兼职的,这些人都是研究室的骨干,所以,恐怕未必愿意放弃电讯处的工作。”温学仁替罗耀解释道。

        “学仁说的没错,不过,这也不是坏事儿,这些人业务骨干来了未必跟咱们一条心,到时候管理起来也麻烦。”都是自己人,罗耀说的就很直白了。

        “站长说的是,这些人肯定不会跟咱们一条心,来了还不如不来呢!”贾炳文附和一声。

        “我们的密译室的基本架构不变,但研译室和统计室都会扩大,我想细分工作方向,比如外交密电,日陆军密电等,这样每个小组都有自己的方向,如有需要,可以联合攻关……”

        “站长,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了不进行垂直管理,按照方向彻底分组,打破研译和统计两室的隔阂?”迟安不解,这样的话不是工作效率更好吗?

        “迟主任,我也知道垂直管理的好处,但现阶段,我们是要接收和磨合研究室过来的人,不宜一步到位,你明白我的意思吧?”罗耀解释道。

        迟安想了一下,似乎并未能明白,还要开口,但胳膊肘被曹炳文碰了一下,他马上领悟过来,自己何必操心这些。

        罗耀又不是外行,他都能想到这一层,站长怎么可能想不到,都这样决定了,一定是他的理由的。

        “大家不要担心合并之后的待遇和工作问题,只会越来越好,不会变差,而且,合并之后,我们人数会增加不少,这里可能容纳不下,需要另觅一处办公的地方,当然,选址不会太远,应该就在附近,大家放心,集资建的家属院不会白白浪费的,到时候,我们会出钱买一辆班车,以后上下班专车接送!”

        “太好了!”

        “密译室的主人是局本部的毛秘书,他只是挂个名,实际上还是由我来主持,但研究室那边回过来一个副主任,主要负责大家的政治思想动态和督察工作,大家平时可要谨言慎行,别被抓住把柄,大家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罗耀继续说道。

        “这个好,我们相信站长,密译室只有在你的领导下,才能出成绩,别的什么人来都不行!”吴玉良道。

        罗耀讪讪一笑,吴玉良这马屁拍的有些太直接了,技术男就是这样的耿直。

        “合并是一件大喜事儿,今天晚上晚上除了值班人员,所有人都不加班,食堂安排了聚餐,大家都要来。”宫慧宣布道。

        这个消息一出,大家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密研组”的伙食整个军统内,只怕也就只有局本部的食堂可以比拟了,碰到聚餐,那就更丰盛了了。

        而且还可以带家属,这也是在“密研组”工作的福利之一。

        ……

        晚上,华灯初上,已经七点多了,牛二饭店。

        沈彧,李孚和文子善三人都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了,可还不见罗耀等人前来,心急的文子善都已经跑了三趟厕所了。

        “合并事大,罗耀估计很忙,不会这么早的,文老三,你有点儿耐心好了。”沈彧说道。

        “我知道,这不干等着,没啥事干嘛!”文子善看了李孚一眼,故意的别过头去。

        李孚脸色尴尬一下,他调离甲室,文子善来找过他,质问他为什么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做,跑去防空司令部?

        李孚跟他说,他想要出去建功立业,这事儿得到了大哥罗耀和妻子陈泽蓉的支持,文子善这才作罢。

        而现在,李孚去了防空司令部,非但没有建功立业,反而每天流连赌档和烟花之地,根本就没把他当初说的话放在心上。

        为此,李孚两天前刚跟文子善吵过一次。

        今天要不是沈彧打电话请他们过来,说是庆祝罗耀“密译室”副主任,文子善还真不想来呢。

        他生李孚的气,可罗耀可没得罪他,而且他也想就李孚的事情跟罗耀好好谈一谈,他的话李孚听不进去,但罗耀的话就不同了。

        这当大哥的,说话还是有份量的。

        “你们两个有事儿,进来就打了一声招呼,话都不说一句?”沈彧早看出来了,李孚和文子善两人之间好像闹了什么矛盾,兄弟之间起了隔阂。

        “没事儿,沈副处长,都是工作上的事儿。”李孚忙解释一声。

        文子善也讪讪一笑。

        “不对,你们俩肯定有事儿,不想说是不是?”沈彧老特务了,这点儿还看不出来,“等罗耀来了,你们自己找他说去。”

        门外想起了汽车马达的声音。

        是罗耀来了。

        家里需要有人照应,罗耀把齐志斌和曹辉留了下来,他带着宫慧、江萍萍和陈泽蓉过来赴宴了。

        自家兄弟庆祝聚会,外人在也不合适。

        “攸宁,你们再不来的话,小鬼子的飞机就该来了!”沈彧呵呵一笑,站起来,朝进来的罗耀说道。

        “沈大处长别担心,今晚小鬼子的飞机不会来的。”罗耀哈哈一笑,回应一声。

        沈彧大笑:“也是,现在小鬼子的飞机什么时候来,可瞒不过你们。”

        众人落座。

        “家里聚餐,我们去敬了一杯酒,才赶过来的,所以才来晚了。”罗耀坐下,解释一声道。

        “应该的,这是件大喜事儿,值得庆祝的。”沈彧带头举杯道,“来,庆祝攸宁荣升密译室副主任,咱们干一杯!”

        “干杯!”

        “感谢沈大哥还有李、文两位兄弟以及小慧和诸位的支持,我能有今天离不开各位的帮衬,这杯酒,我就先干为敬了!”罗耀站起来,给所有人真慢了就,然后举起杯子,郑重一声,让后一口饮下杯中酒。

        “好,爽快!”沈彧抚掌赞叹一声,“大伙儿吃起来。”

        都是自家人,除了机密不能说之外,说话便少了许多顾忌,又是人逢喜事,开怀畅饮,气氛热烈。

        煞风景的事儿文子善是不会做的,反正也不急在这一时,席间文子善和李孚还对饮了数杯,只是李孚酒量有限,不能多饮,这才作罢。

        倒是两个人之间的眼神,充满了一种“难明”情绪,罗耀也察觉到了,应该是李孚现在的“浪荡”行为引起文子善的不快了。

        也就是自家兄弟,外人谁会管你变好还是变坏?

        文子善虽然心胸不够宽广,也好算计,性格也偏阴冷,可他对他们三个这段兄弟情还是很看重的。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临训班三英是一体的,是要成为军统内的一段佳话的。

        罗耀考虑,要不要让文子善知道内情,文子善本来就擅长这些,如果不让他知道,这以后就算解释清楚了,那疙瘩就会永远存在。

        还是说吧,文子善若是能配合的话,效果或许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