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76章:家里的安排

第276章:家里的安排

        老吴见罗耀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他也着急,老家做事向来都是思虑周全,各方面都不留任何破绽,面面俱到的。

        “你先别急,这事儿还有挽回的余地,你还没跟姜筱雨见面吧?”

        “嗯,没有,今天上午挑人的见面,我让别人面试的她,我跟她没有照面,也没有说话和任何交流。”罗耀点了点头。

        “那就好,你先回去,两天后你再来,不管是什么情况,我都会给你一个答复。”老吴说道。

        “好吧,这事儿可不能拖延,这批学员马上基础课程就要结束了,她在我挑选人的名单上,但是她并不是我选中的,我也不好直接拿掉她。”罗耀道。

        “我知道了,你赶紧回吧。”

        ……

        “听老齐说,你一回来就出去了。”罗耀刚回“兽医站”,宫慧就敲门走了进来,问道。

        罗耀点了点头:“主任已经同意我们跟特种技术研究室合并,但现在的办公地点太小了,得另外选址,我说磁器口不错,今天下午刚好有空去那边转了一下。”

        “有合适的地方吗?”

        “选了几个,还在看。”

        “主任怎么突然就同意我们两家合并呢?”宫慧惊讶的问道。

        “应该是咱们破译了日本外交密电的缘故吧,主任把杠杆儿彻底的往我们这边倾斜了。”罗耀道。

        “这倒也是,研究室要人有人,要设备有设备,还有大把的经费,可就是不出成绩,难怪主任要将它们并入我们了。”宫慧喜滋滋的道。

        “我正要找你呢,合并之后,研究室的部分人员要来咱们这边办公,公馆这边地方小了点儿,容纳不了,所以,你们这些住在公馆里的人都要把房间腾出来,全部搬到慈恩寺去。”罗耀道。

        “行呀,只要慈恩寺那边有房间,我们明天就可以搬过去。”宫慧早就想搬过去了,可惜找不到借口。

        现在罗耀说把公馆的房间腾出来,她哪有不答应的道理。

        “咱们家属院继续建,反正日后,咱们就算去磁器口办公,来回这边也是比较方便的。”罗耀道,“磁器口那边,一时半会儿可能不会那么快的。”

        “我知道,我给你留了一套最好的。”

        “我一个人住哪儿都行,无所谓的,把最好的留给咱们迟安他们这些有家有口的。”罗耀摇了摇头。

        “咱们也不能一直住在慈恩寺吧?”

        “慈恩寺有什么不好,房子大,空间大,没人打扰,清静,我挺喜欢的,”罗耀道,“你要是不习惯的话,可以去外面租个院子。”

        “我才不去租房子住了,反正你住哪儿,我就住哪儿!”宫慧撇了一下嘴巴,倔强的说道。

        “随你。”罗耀呵呵一笑,在这上面,他知道自己说不过宫慧,只能是随她去了。

        ……

        “站长,你交给我的三本密码本我初步研究了一下,是日文双重密电码,这是日本陆军通讯中常用的密电码,这些密电码本早就失去了时效性,即便是掌握了其中的秘密,对我们破译现在的日军通讯密电并没有太大的价值。”迟安找到罗耀,亲自向他汇报他对三本密码本研究的结果。

        罗耀略微沉吟:“也就是说,这三本密码本毫无用处?”

        “也不是毫无用处,如果我们从三本密码本中研究掌握日军报头和报尾的“密钥”规律的话,是有助于我们对日军陆军密电码破译的。”迟安摇了摇头。

        罗耀点点头:“只要不是完全无用就行,战场缴获日军密码本,这本来就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

        “理论上,我们可以通过运算的方式找到乱数的规律,但是这个计算量太过庞大了,仅凭人工是无法完成的,就算侥幸能够完成,可能也需要耗费海量的时间而仅仅是做了一场无用功。”迟安道。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目前来看,并无好的办法,站长,我觉得,咱们还是把我们的方向重点放在外交密电上,这是目前我们熟悉的领域。”迟安建议道。

        “可以把更多的人力和资源往外交密电上倾斜,但是对于日本陆军通讯密电的破译工作不能暂停,侦听工作也不能停。”罗耀考虑了一下,同意了迟安的建议。

        “好。”

        ……

        市中心,日耳曼大厦。

        自从奥斯本搬出去治疗眼睛,这里他是常客,经常有小型的派对举办,奥斯本几乎每晚都要在这里厮混。

        他还认识了很多姑娘,很谈得来。

        奥斯本还是个赌徒,他来山城很快就学会了麻将,而且比许多中国人打的还好,韦大铭曾在麻将桌上输了不少钱的。

        不过,只要桌上有罗耀在,他从来就没有赢过,虽然奥斯本总是怀疑罗耀出老千,可是他一次都没找到证据。

        他还爱打台球,南岸的温泉俱乐部他也是常客,除了打球之外,还赌球,只是他赌球运气实在不好,输多赢少。

        密码本给了奥斯本有半月了,可他每天就是吃喝玩乐,再不就是找女人赌博,根本没把韦大铭的急切想要在密电码破译上有所进展的心思放在心上。

        而现在,局本部传出来的风声,戴老板有意将特种技术研究室裁并的消息越来越清晰明确了。

        韦大铭非常着急,他没有时间了,如果奥斯本不能够利用那三本密码本做出突破的话,那特种技术研究室被“密研组”合并就成了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韦大铭断了奥斯本外出汽车的汽油。

        甚至连安排人保护都变的敷衍起来了,他就是想借此逼迫奥斯本为他干活,可奥斯本根呢不理会这一套,已然我行我素。

        韦大铭不派人跟着保护他,他就更自由了,已经发展成夜不归宿了。

        “这个奥斯本想干什么,太过分了吧,他不知道,他现在是日本人的目标吗,还在外面过夜?”韦大铭像是一只愤怒而咆哮的鬣狗,冲着自己的亲信手下道。

        “处座,奥斯本是咱们请回来的顾问,咱们的规矩又不能用在他身上……”学田湾公馆护卫队长嗫嚅一声。

        “我不是断了他的汽油了吗?”韦大铭质问道,“他还怎么把汽车开出去的?”

        “重庆局本部的斯威尔先生跟奥斯本顾问是朋友,汽油是斯威尔先生给他的。”护卫队长小声道。

        “混账,他要给,你不会拦着吗?”

        “奥斯本是把车开过去,加满油回来的……”

        ……

        韦大铭的一举一动,都在罗耀的监控之下,既然是敌人,那就不的不妨,他做的隐秘,只要没被抓到现行。

        没人能把他怎么样。

        总不能自己太善良了吧,那不是成大傻子了吗?

        “这个奥斯本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你传我的话,跟他说,一个比柳川镇雄更厉害的日本人来了,就是专程来找他的,如果他一点儿都不在乎自己的小命儿的话,那就继续作吧!”罗耀听了夏飞的禀告后,冷冷的一声道。

        “是,耀哥。”

        “那个跟奥斯本好上的女人叫什么什么名字?”罗耀问道。

        “她叫徐贞,从香港来的。”

        “香港?”罗耀微微一皱眉,眼下山城的人往香港和国外跑的不少,若非没有必要,少有人来山城。

        “她们原就认识,这次回来后,就搞在一起了。”夏飞道。

        “是吗,查一下这个徐贞的来历。”

        “已经在查了,不过对于她的信息不是很多,目前只知道她是一星期前回的山城,租住在乔治·凯文日耳曼大厦,门牌号是304,一个人住,善交际,社会关系比较复杂,跟她有来往的,什么人都有。”

        “知道了,给我盯紧了奥斯本,注意保护他的安全。”

        ……

        “日耳曼大厦,徐贞,好,我知道,一有消息,我马上通知你。”沈彧那边挂了罗耀的电话,马上安排人去调查了。

        罗耀安排的事情,他岂能不上心,自己老婆还在人家手底下干活儿呢。

        ……

        两天后,罗耀又找了一个借口去了老吴的“老友杂货铺”。

        老吴一脸愧疚的看着罗耀,嘴巴张了一下,又给闭上了,看来是不知道怎么跟罗耀说话。

        “老吴,你就说吧,我的心理承受能力还是有的。”

        “姜筱雨同志确实是老家派过来配合你工作的,上级这么安排是觉得你们两个过去认识,能迅速的建立信任,然后更好的完成组织上交给你们的任务。”老吴解释道。

        “信任是可以培养的,那怕是一个我不认识的同志,只要他是自己同志,我会把我绝对的信任交给他的。”

        “你现在的位置太重要了,我们不能让你出半点儿差错,姜筱雨同志是经过重重考验过的,她的党的信仰是无比忠诚的,而且,你跟她过去不是有一段情吗?”老吴道。

        “打住,我不是怀疑她对党的忠诚,而是,我的实际情况你不是不知道,一个宫慧就够让我头疼了,再来一个姜筱雨,这是要在我身边上演宫心计呀?”

        “我说了,首长也知道你的情况,可是,现在能找到最合适的人选就是姜筱雨了。”老吴道。

        “老家人才济济,我不就不信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

        “姜筱雨的身份,很容易通过军统的政治审查,而且,你以为军统方面不知道她跟你过去的关系?”老吴小声道,“这一次老家其实是故意这么安排的。”

        “是有人故意这么安排的吗?”

        “你总算明白了。”老吴点了点头,“我们也只是顺水推舟,当然,这些,姜筱雨是不知道的,她还以为这一切都是家里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