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74章:老天爷出难题

第274章:老天爷出难题

        罗耀前脚刚走,戴雨农这边就让人备车,准备去上清寺老蒋白天办公的地方,明显是去邀功的。

        军统掌握了日本外交密电码的破译,那还不需要依赖还设在千里之外的滇城的密检所了。

        密检所在山城只是设立了一个办事处。

        主体都在滇城呢。

        温玉清当初带着密检所搬迁去滇城,老蒋也没强行要求,毕竟密检所隶属交通部,不属于军委会。

        而现在,军委会名下也有密电研究组和机要室密电股,军政部也因为某些原因也弄了一个研译室。

        加上军统内的特种技术研究室和密研组,那就是妥妥的六个密电码破译单位了,除了密检所和军统密研组还能不断的出成绩之外。

        其余四个,偶尔也能出一两个好消息。

        而军统密研组最近数月那是大放异彩呀,接连破获日军密电码,简直就是异军突起,如同开挂一般。

        老蒋闻讯,自然是大喜过望。

        能掌握日本外交密电,那用处可大了,日本侵华一来,欧美列强对日本警惕心自然提高。

        而且日本与德国结盟,直接从德国获得情报有难度,但如果从日本这个盟国过去呢,那是不是容易多了?

        外交途径那是获取情报最多的,所以各国的外交密电通讯都是最高机密,各国情报部门盯的最多的也是外交密电,这是掌握各国内政外交和军事的重要途径。

        一般国内的情况,都是需要通报各国大使馆或者领事馆的,要不然,外交人员连家里的情况都不知道,如何开展外交工作?

        “校长,学生已经命令他们将破译好的电报每天中午十二点之前抄送过来,经过分析筛选再呈送校长!”戴雨农毕恭毕敬的汇报道。

        “很好,雨农,军统办事雷厉风行,深得我意。”老蒋非常满意,“这次又是那个罗攸宁吧?”

        “校长您记性真好。”

        “这个小子第一次见我的时候,一点儿都不紧张,对答如流,不卑不亢,是个好苗子。”

        “校长说的极是,所以学生打算给他挑更重的担子。”

        “哦?”

        “学生打算将特种技术研究室整体并入密研组,成立新的密电码研究室,由他来主持密研室的工作。”

        “他才二十五岁吧?”

        “是的,不过,年龄不是问题,他有这个能力领导这个部门,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戴雨农道。

        “嗯,年轻人,在挑重担的时候,也需要磨练自身,可不能因为一时的功劳而迷失了自己。”

        “学生明白。”

        ……

        为避免夜长梦多,在跟老吴沟通之后,拿到接头的暗号后,罗耀第一时间决定去无线电学校挑人。

        上次来的时候,是为了破获“鸠山”小组来的,差不多两个多月前的事情了,之后,密研组来无线电学校挑过两次人,但罗耀都过来,都是温学仁过来的。

        无线电学校是速成班,两个月一期,基本上只要身家清白,初中文化的,都能进来,当然,还需要有人担保才行。

        就算学不会的,也有别的去处,誊写,抄录都可以,现在哪儿不缺人呀,就算是个傻子,也都有他适合的岗位。

        照例,他还是叫上了温学仁。

        “我说罗站长呀,你们密研组每次来都把我这里最好的苗子挑走,别人都有意见了。”无线电学校的苏校长一见到罗耀就想躲。

        “苏校长,我最近一次来你这儿是两个月前吧?”

        苏校长讪讪一笑:“罗站长,我知道你们部门特殊,需要的人素质不一样,可我这里也是难办,管我要人的太多了,我实在是没办法。”

        “那就扩大招生呗,我想,现在想要积极抗日救国有志青年很多,你这里不缺生源才是。”罗耀道。

        “哪儿那么简单,这人说招就能招到的,不要调查背景,不要政审呀?”苏校长苦笑道。

        “行了,你也别跟我说这些,我这次来是戴主任特批的,十个名额,让我挑。”罗耀一拍温学仁的肩膀笑道,“你可别给我藏着捂着的,我可告诉你,小温耳朵好着呢。”

        苏校长脸色讪讪,温学仁的听力,他自然是领教过了,军统局本部,凡是从事电讯工作的,谁不知道温学仁过去在电讯处侦听第一人。

        “苏老师,我们站长也是为了工作。”温学仁道,苏校长过去当过他的教官,有授业之恩。

        “哎,就这一次了,我这里好苗子不多了。”苏校长摇头叹息,罗耀过来招人,那肯定是成品和半成品都打包带走的,只要看上的。

        “苏校长,现在在校的有多少人?”

        “三百多人,最近又新招收了一批,一百多人,一共分成三个班,先在我这里学习一下一个月的基础知识,然后上机实操一个月,两个月的时间基本能胜任一般的电报抄收和译电工作,考试合格后,再根据成绩分配到各个部门……”苏校长道,密电通讯方面的人才,不管是前线还是大后方,那都是紧缺人才,根本就没有够用一说,这边有多少,外头就能接受多少。

        甚至还考虑要将培训的时间减少至四十五天。这样一年下来,就可以培训出数千人出来。

        但是想要培训出这么多人,不是容易的,首先得有足够合适的人,还要有培训的设备和资源。

        设备和资源好解决,设备可以重复利用,人就不行了,没有初中文化和数学基础的,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让一个人可以掌握密电通讯中的发报和抄收工作,更别说掌握更深奥的密电码破译了。

        “新招收的吧,应该还没有人被挑走吧?”罗耀道。

        “新招的确是还没有被挑,不过他们还没完成基础学习,恐怕暂时看不出好赖来,罗站长,要不然,我这要毕业的还有几个,你打包带走?”苏校长道。

        “苏校长,我要找看大门的,也不需要到你这儿呀?”罗耀嘿嘿一笑,都是被人挑剩下的,他才不傻呢。

        苏民讪讪一笑,有些不好意思。

        罗耀所在部门是军统机密,他多少是知道一些的,要的都是无线电班中的顶尖人才,普通人才他们也不需要过来,随便招人培训一下,保管比他们无线电学校速成的要强多了。

        “那行,咱们就去大教室吧,现在正在上无线电通讯理论课程。”苏民嘿嘿一笑,走在前头引路道。

        大教室内,一名教官正在讲授有关无线电通讯理论的知识,讲台下面,一百多位年轻学员们正聚精会神的听着。

        教室很紧凑,几乎坐满了人。

        罗耀等人从开着的后门悄悄的进入,在最后一排坐了下来,既然来挑人,自然要先全方位观察一下。

        “有学员的座次排位吗?”

        “有。”

        苏民一招手,年轻的秘书忙递上来一张纸,是一张座位图,每一张桌子对应一个人的名字。

        这是无线电班,不是特工班,基本上日后都是从事内勤工作的,所以要求没有那么严格。

        罗耀一目十行,突然跳出一个熟悉的名字来,惊的他差点儿张嘴叫出来了,还好,他反应快,及时控制住了自己。

        她怎么会在班上?

        罗耀一瞬间心境有些乱了,一会儿选人,肯定要照面的,以她对自己的熟悉,一定能认出来的。

        这简直就是……

        罗耀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苏校长,一会儿,让温主任上去讲一堂课。”罗耀原本打算自己上台讲课的,但现在出现了变故,自己不能保证自己在台上会不会出现失误,想了一下,还是让温学仁上去比较好,自己坐下下面观察就行了。

        “小温能给我们的学员上一堂课,那就太好了。”苏民开心的说道。

        温学仁一脸发懵,站长这是太善变了,路上不是说好了,今天不是由他上去上课,他在下面观察吗?

        怎么调过来了。

        “站长,我讲什么?”

        “讲一些古代密码通讯知识,然后穿插提问,看有多少人有这方面的兴趣,我会第一排观察的。”罗耀道。

        “罗站长,这种挑人方式还真是别开生面呀。”苏民听了他们的对话,十分诧异的插进来一句话。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如果,他对我们所讲的内容一点儿兴趣都没有的话,那何谈会爱上这份工作呢?”罗耀问道,“当然了,兴趣只是其一,我这次来挑人也不是完全看这个,毕竟兴趣是可以培养的,学员的素质还是第一的,有他们平时测验的成绩单吗?我想看一下。”

        “有,罗站长想看,随时可以。”苏民点了点头。

        “那就麻烦苏校长了。”

        “客气了,罗站长。”

        下课之前,罗耀和苏民等人提前先离开了,除了后排的学员,前排的大多数学员都还不知道他们来过。

        “这是这一班的学员入学测试成绩以及入班十日的一个阶段性测试,基本上排名没什么变化。”校长办公室,苏民将成绩单取出来,交到罗耀手上。

        罗耀简单的看了一下,入学测试是了解一个人的实际情况,除了国文之外,还有数学,外语(英语或者日语任选一门),当然还有体检,除了检查身体有无缺陷以及疾病之外,重点是听力和视力这两项。

        也不是什么人都招进来的,起码也要及格线以上才行,否则进来那就是浪费资源。

        罗耀一眼扫了下来,没看几个人,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她的情况他太了解了,尽管过去没有这样的测试,但这个数据非常吻合。

        一晃有大半年了,自从日军进驻江城,他们就没再有联系,更没有见面,本来以为从今往后不再有交集,没想到在这儿居然碰上了。

        待会儿见还是不见呢?

        这老天爷真是给自己出难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