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66章: 数字字母混合密电

第266章: 数字字母混合密电

        宫慧一直在等罗耀回来。

        罗耀是去接自己老师余杰出狱,她也很想让他带自己过去,但罗耀没提,她也不好意思说。

        如果她今天跟着去了。

        那意义就不一样了。

        罗耀的父亲不在山城,余杰这个老师就是他唯一的长辈了,今天晚上的家宴,他若是带着她去见余杰。

        那就是向余杰表明自己的身份了。

        但是,罗耀一个人前往,连齐志斌这个助理都没带,甚至身边都没有一个警卫,很明显他是想低调处理这件事。

        但是,她又不放心罗耀的安全,虽然罗耀自保能力没啥问题,但走夜路的危险系数要比白天打的多。

        山城的治安状况并不是很好,各种治安案件层出不穷,警察都顾不过来了,每天都有抢劫杀人的案子。

        家宴之上,罗耀肯定不能拒绝喝酒,虽然她知道罗耀酒量不错,可万一喝多了,开车回来,这路又不好走,危险还是无处不在的。

        滴滴……

        漆黑的道路的尽头,突然传来一声汽车喇叭的鸣叫,宫慧听见了,瞬间一颗心就落了下来。

        罗耀的这两吉普车的声音她太熟悉了。

        汽车灯的强光照射过来,不由的一阵目眩,宫慧连忙抬手遮挡了一下,这可把罗耀吓了一跳。

        幸亏自己回来的时候,踩了刹车,这车头前面什么时候多出来一个人来了。

        定睛一看。

        原来是宫慧。

        “宫慧,你干啥呢,这都几点了,你怎么跑外面来了?”罗耀将车停在宫慧身边,没有熄火。

        “我这不是巡夜,听见你回来了,就出来看看。”宫慧早就把借口想好了。

        罗耀看了一眼宫慧,他也不傻,岂能不知道宫慧是故意的在这边等自己的,也是担心自己。

        这份情得领,当下也不点破:“这么晚也不睡觉,今天你值班吗?”

        罗耀规定,他,宫慧还有曹辉三人必须每天有一个人值夜班,至于如何排班,一般并不固定,都是商量着来。

        有时候罗耀也会让齐志斌代班,基本没什么问题,因为宫慧就住在站里,即使有事儿,她也能马上知晓。

        “嗯,我跟老曹调换了一下,明天我刚好休息。”宫慧点了点头,“我想买点儿东西去看一下余副主任?”

        罗耀撇了一下嘴巴,女人的这点儿小心思他还能不知道,她这是在试探自己态度呢,去或者不去,他一句话,但含义就不同了。

        “好吧,那车明天给你用。”罗耀没有反对,余杰也是宫慧的师长,临训班的副班主任。

        广义上讲,宫慧也是余杰的学生,他总不能因为自己的私心而阻止宫慧去看自己的老师,这也太小心眼了,宫慧又不是他的禁脔,他岂能限制人家自由?

        “谢谢。”

        “夏飞呢,这几天怎么没见他?”罗耀开车驶入公馆大门,熄火,下车,忽然想起来,自己有几日没见到夏飞了,开口问了宫慧一声。

        “你不是让他暗中监视奥斯本嘛,这几天他都不在,你有事找他吗?”宫慧道。

        “明天让他回来一下,了解一下情况。”

        “好,我派人通知他。”

        “行了,我回去休息了,你也早点儿回去吧。”罗耀吩咐道。

        “我反正值班,陪你过去吧?”

        “不用了,这边又不是很远,几步路就到了。”罗耀拒绝道,白天过去没啥问题,晚上要是让宫慧跟她进慈恩寺,那以后真是有嘴都说不清了。

        “那你也早点儿休息……”

        ……

        经过这几个月在山城的历练,夏飞已经不像是那个在香港街头上那个小飞贼了,不但个头窜高了一截,人也变的开朗起来。

        罗耀也没指望他能够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军人,实际上,他的市井习性已经定型了,非常难以改变。

        但是他至少还保持一点儿“侠义”的性子,还算是一个能够改变和可造之才,一方面让他学习一些特工的技巧,跟踪,化妆,驾驶,照相等等,一方面让他学习文化,改变他的人生观和世界观。

        当然,还有安排他去做一些任务,这小子精力旺盛,聪明油滑,加上人小鬼大,跟市井三教九流的都能混到一起,是个干侦查的好手。

        “耀哥,您找我。”夏飞见到罗耀,那是毕恭毕敬。

        “这几天跟着奥斯本,他都干了些什么?”

        “这美国佬的生活还真是多姿多彩,每天早上起来,先去诊所,看完眼睛后,去茶馆喝茶,吃饭,下午回家休息,晚上出去约会,基本上就没在家好好待过。”夏飞描述道。

        “详细说说。”

        罗耀给夏飞泡了一杯茶,走过去,放在他面前,招呼他一起坐了下来。

        “给奥斯本看眼睛的是一个德国医生,叫汉考克,这个人四十岁左右,住在渝都街……”

        夏飞一边说,罗耀一边听,还用铅笔记录。

        夏飞除了跟踪奥斯本之外,重点还是观察与他结交的人,除了为了奥斯本的安全再加一道保险之外,还要,奥斯本在香港就已经被日本人盯上了,他现在到了山城,日本情报部门就当真一无所知?

        就算过去不知道,现在未必就还能保住这个秘密,甚至奥斯本帮助军统破译日军通讯密电码的情况,日本人都可能知道了。

        这是假设的情况。

        那么出现在奥斯本身边的人就需要关注了,刻意结交的就更加需注意了,谁知道这里面会不会有被日本人收买的间谍?

        当然,奥斯本不会轻易的泄露自己的身份,他身为一个情报人员,又经历过香港的刺杀,应该明白他自己做的事情是会给他带去危险的。

        但是,他不说,不等于别人发现不了他的身份。

        奥斯本的照片日本人肯定掌握,而潜伏在山城的日谍肯定有,就算没有,他们也会想办法源源不断的渗透进来。

        放奥斯本出去,其实他自己就是一个大的“鱼饵”。

        这也是罗耀面对韦大铭的挖墙脚,他一点儿都没阻拦的原因之一,就凭韦大铭这个技术出身的特工,他还真是没办法对付奥斯本。

        首先,他不敢对奥斯本采取强硬手段,而奥斯本这种没有自由散漫的人,对纪律的约束是极为厌恶的。

        所以,韦大铭以为自己挖走了奥斯本,就能够对“密研组”釜底抽薪,他真是大错特错了。

        茶馆老杨,这个认识时间最长了,奥斯本来山城没多久就认识了,这个人的情况罗耀早就掌握了。

        虽然没有细致的调查,但基本上判断没什么问题。

        奥斯本就是在茶馆跟那位陆小姐认识的,陆小姐后来去了渝都读书,就跟奥斯本断了关系。

        奥斯本很喜欢去老杨的茶馆,在那边认识了不少人。

        当然,也包括一些跟他有过露水情缘的女人,对于奥斯本的私生活,罗耀不想干涉太多,只要他不玩弄感情,他也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那些女人跟他在一起,也不过图钱财而已。

        乔治·凯文是一个欧亚混血,亚洲黄皮肤的面孔,看上去像是一个爱尔兰人,但他自称是一个英国人。

        算是奥斯本在山城第一个认识的西方人。

        他们的关系很不错,乔治在山城市中心有一栋大厦,叫做日耳曼大厦,是一个公寓,出租给一些有钱人。

        罗耀查过这个人的底,不过他初来乍到,能查到的也很有限,不过,这个乔治很早就定居在山城了。

        这家伙是个“皮条客”,专门为达官贵人提供一些看不见的服务,尤其是一些喜欢“洋人”的中国人。

        他那栋日耳曼大厦里租住了不少漂亮的西人女子,这也是奥斯本能够跟他成为好朋友的原因。

        斯威尔,奥斯本的新朋友,一家俱乐部的老板,是一位美国人。

        这并不是他在杨老板的场馆和乔治的日耳曼大厦认识的,这个人是他又一次去南岸骑马的时候,回来在路上发现有这么一个专门开给外国人的俱乐部,他自己走进去的。

        就这样,这家俱乐部就成了他经常去的地方,而且跟老板斯威尔成了好朋友,抛开奥斯本的坏脾气来说,他的确是一位很容易获得别人好感和信任的人,而且骨子里还有一种对人的尊重和平等的思想。

        他是个好人,但好人有时候并不是一个让人喜欢的人,尤其他的脾气,很倔,密研组的人里面,不喜欢他的有很多,当然也有很多人喜欢,因为奥斯本正直,敢说话,对军统内的一些陋习,恶习看不惯,直接就指出来,在那些学员中间,很有威信。

        “这个斯威尔在江北开了一个制冰厂,制出的冰除了供应俱乐部之外,还卖给城里的一些有钱人,入夏以来,天气炎热,这个制冰厂的生意很不错。”

        罗耀点了点头。

        “奥斯本现在是这个俱乐部的常客,基本上每天都要去喝上一杯,这个俱乐部是会员制的,不收现金,所有人都是签账的,而且中国人很少,我只是在奥斯本离开后进去过两次。”夏飞道。

        奥斯本认识他,他若是进去了,被瞧见了,不是等于告诉奥斯本,罗耀派了夏飞来跟踪监视他吗?

        “这么说来研究室那边的工作,他基本没顾上吧?”罗耀呵呵一笑,奥斯本也不傻,他当然知道韦大铭将他从“密研组”挖过去的目的。

        “差不多,每天真正工作的时间不超过四个小时。”

        “你把跟奥斯本接触超过三次以上的人列一个名单给我,不管是洋人还是中国人,都要。”

        “是。”

        “去吧,继续跟踪保护奥斯本的安全,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汇报。”

        ……

        “站长,来一下!”

        桌上的内线突然响起,温学仁的声音从听筒里传了过来,装了内线电话后,密研组各个办公室沟通起来更加迅捷方便了。

        “好,马上。”

        罗耀起身关门,前往电台室。

        “站长,你听,这是刚刚发现的一个电台信号,以前从来没有过。”一台收发机前,温学仁摘下耳机,递给罗耀道。

        罗耀戴上耳机,仔细倾听了一小伙儿,摘下来问道:“电文抄录下来了吗?”

        “有!”温学仁从刚才报务员坐的位置上取出一张电报专用抄收信笺递给了罗耀,“站长你看。”

        这是一份字母加数字的混合电文。

        这种混合电文是最难破译了。

        这不是乱码,罗耀刚才听了一遍,一般电文会连续发到两道三遍,第一份是记录,第二份是校对确认。

        尤其是重要的信息和情报内容,发一次,那是在特殊情况下,只要条件允许,至少发两遍。

        “走,去找迟主任,我们开个小会。”罗耀命令一声。

        ……

        会议室内,罗耀,迟安,温学仁,贾炳文都来了。

        “温主任刚截获了一封电文,大家看一下,之前有没有见过类似的电文?”罗耀将刚截获的电文递给迟安。

        “数字字母混合电,这是间谍常用的加密方式。”迟安看了一眼电文,直接就说道。

        贾炳文道:“这种密电,没有密码本很难破译,以我们目前的技术力量,字母内容可以试试,后面的数字密电难。”

        “站长,对方有回电吗?”迟安问答。

        “现在还没有,但我已经命人二十四小时盯着这个波段和呼号了。”温学仁道。

        “盯死他,不管能不能破译,都要搞清楚这个信号是来是什么地方。”罗耀命令道,“咱们之前的确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是这还远远不够,大家还要加把劲,争取尽早的将日本陆军的密电码掌握。”

        “站长,咱们没有密码本作为参考分析,靠现有的手段,太难了。”贾炳文道。

        “放心吧,密码本会有的。”罗耀道。

        罗耀知道,有三份缴获的日军密码本,由中共方面送交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掌握在军委会密电研究组手中,当然军统手里也有一份抄本,但这个抄本在韦大铭手中,他是断然不会给罗耀的,还有就是密检所掌握,那也不可能送到密研组的手中。

        不过,他不是没有办法,韦大铭手里这个抄本肯定是要交给奥斯本研究的,这机会就来了。

        奥斯本肯定不会配合他盗取这个密码本的抄本的,这个他不会跟他提的,但是他的翻译吴福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