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65章:余杰恢复自由

第265章:余杰恢复自由

        望龙门看守所。

        军统内部戏称为“小学”,有小学,自然就有中学和大学了,大学是息烽集中营,中学是白公馆。

        至于渣滓洞集中营,现在还在建造中呢,排不上好。

        军统内,把进望龙门看守所戏称为“入学”,还有一套黑话,“留级”就是继续关押,“退学”就是释放,而“留学”就是处死了。

        一般进了望龙门看守所,能出来的就不多了,当然,有些人不一样,有些人犯了错,就是关进去反省一下的。

        戴雨农可不傻,只要不是背叛他,背叛老头子,他是犯不着下狠手的,当然仅限于一些他觉得有用的人。

        基层小虾米,都没资格进望龙门。

        像余杰这样的人,关在里面,那都是一个人一个单间的,不用戴手铐脚镣,伙食也有保障,还可以读书看报。

        每天还有固定的放风时间,不用干活儿。

        当然,条件再好,也比没有自由强。

        自由可比任何都宝贵,在这么一个地方,能吃得下,睡得好,待罪之身,那终究不是事儿。

        一个多月下来,余杰瘦了将近二十斤,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都快变了一个人。

        “老师。”罗耀眼圈泛红,虽然分属两个阵营,可余杰在军统内对他的关照那是真心真意的。

        若无余杰,他断然不会这么快就能走到这一步的。

        “攸宁来了。”沈彧在里面也没得理发的地方,胡子也是老长,整个人憔悴的就像是老了十岁。

        除了罗耀,沈彧带着余杰的夫人兴姐一起过来了,丈夫恢复自由,作为妻子自然是非常高兴,几度忍不住落泪。

        罗耀把与余杰说话的位置交给了兴姐,人家夫妻半年没见面了,那肯定有很多话要说的。

        师生关系虽然亲密,可终究比同床共枕的夫妻要差一些的。

        “阿杰,你瘦多了。”兴姐几乎是捧着余杰的脸颊,眼中饱含着泪水说道。

        余杰感慨万分,自己能这么快恢复自由,居然是因为小舅子要成亲了,当然,其中关节他很清楚。

        若不是罗耀把江萍萍从湘城调过来,沈彧想要完婚,那可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而且也找不到这样一个借口,让戴雨农就坡下驴。

        毕竟,他把戴雨农顶的够呛。

        任务没完成,又把顶头上司得罪了,这能落个好?

        为了把他弄出来,罗耀和沈彧没少想办法,但这个办法是代价最小的了,而且也是最快的。

        “四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先回家吧?”沈彧上前提上沈彧的随身行李箱道。

        “对,回去说话。”

        ……

        兴姐没有在山城买房子,而是租了一套公寓,因为她也不知道余杰出来后,还会不会留在山城。

        大概率是不可能的。

        买房置业,就没有必要,何况大轰炸后,山城城区的房子价格是一泄千尺,这日本人的飞机天天来。

        弄不好那天房子就给你炸没了,所以,很多人都往渝都跑了,山城反而并不是置业和置产的首选之地。

        余杰的孩子都在老家,他这个工作,注定不能在一个地方驻留太长时间,读书学习需要一个安稳的环境,留在老家,也跟更安全些。

        只有兴姐跟着余杰。

        当然,若能稳定下来,她们也想把孩子接到自己身边。

        只是条件不允许。

        推子,剪刀,梳子,围裙……

        “老师,您喜欢什么样的发型,成熟稳重的,霸气外露型的,还是咱们板寸头?”罗耀客串了一回理发师。

        “普通一点儿就行,别整的花里胡哨就行。”余杰嘿嘿一笑。

        “好吧。”罗耀考虑了一下,迅速运剪如飞,余杰那一头齐肩的“秀发”纷纷落了下来。

        不一会儿功夫,一个崭新的余杰出现在三人面前。

        再把脸刮一下,胡须处理一下,一个带着忧郁气质的中年帅哥形象跃然而上,走成熟,颓废风。

        “老师,您这形象,走出去,肯定迷倒万千少女!”罗耀开玩笑的道。

        “攸宁,你就别拿你老师开玩笑了,我现在这幅德行,不被人当成叫花子就不错了。”余杰自嘲的一笑。

        “吃饭了,你们好了没……”兴姐叫了一声。

        “好了,就来。”

        “老师,走吧,吃饭去吧,我可是好久没吃师母做的饭菜了,在临训班的时候,没少去您家蹭饭。”罗耀嘿嘿一笑,响起那段蹭饭的日子,“别说了,我现在一想到师母做的剁椒鱼头,我就直流口水。”

        “你呀,就是嘴馋,走吧,吃饭去。”余杰也很高兴,很久没有这么高兴了,能够跟家人,学生一起吃饭,这可是大半年都没有了。

        余杰过去是每顿无酒不欢的,罗耀自然知道他的这个习惯,特意弄了一瓶茅台,二十年陈酿。

        这酒可是他找关系买来的。

        “老师今天恢复自由,应该喝上一杯!”余杰站起来给余杰、还有沈彧倒酒,就连兴姐也倒了一小杯。

        “嗯。”余杰点了点头,高兴,怎么能不喝点儿,何况是自己最得意的学生带来的酒,这份心意他得领。

        “老师,恭喜您,否极泰来!”

        “谢谢攸宁,这一杯酒,我喝了。”余杰端起酒杯,仰脖子一口饮下,笑道,“好酒,痛快。”

        “四哥,小弟也敬你一杯。”沈彧这端起酒杯敬了余杰一杯酒。

        余杰来者不拒,一口气连喝了三杯,脸不红,气不喘,脸上还泛着一丝红光,他此刻的心情真是很舒畅。

        “阿杰,吃一口菜吧,酒慢慢喝。”兴姐心疼丈夫,夹了一筷子才放到他碗中,提醒一声。

        ……

        三个人,两瓶茅台,吃完饭,罗耀帮着兴姐收拾碗筷,这以前就是他的活儿,很自然的就搭把手干了。

        沈彧跟余杰在小书房说话,谈的什么,罗耀没有偷听,当然,如果他想听的话,就这公寓的隔音效果,根本没用。

        “攸宁,你还是陪你老师说说话吧,他这这些天关在里面,肯定没有人说话,憋坏了。”兴姐对罗耀道,“不就洗个碗,用不着两个人。”

        “那兴姐,我就过去了。”罗耀一看,也确实凑上不去,只能摘下围裙,擦了一下手说道。

        “去吧,他肚子里有怨气,你们的事儿我又听不懂。”兴姐呵呵一笑。

        罗耀点了点头,擦了一下手去小书房了。

        书房门虚掩着,罗耀伸手敲了敲门,听到余杰回应一声,让他进去,他才推门走了进去。

        “攸宁来了,坐下说。”余杰红光满面,“刚才沈彧都跟我说了,你领导的密研组短时间内不断破译出日军的密电码,真是厉害了。”

        “那都是老师您过去教导有方。”

        “你这话就谦虚了,我虽然懂一点儿密电码通讯,但那只是皮毛而已,这些你都是自己努力的成果。”余杰呵呵一笑道。

        罗耀讪讪一笑。

        “攸宁,你在山城也算是站稳脚跟了,当初我就不愿意你去江城,可戴老板选中了你,我也没办法,现在好了,在后方也能建功立业,事实证明,你的本事比不一定要去一线干外勤工作。”余杰道。

        罗耀目光扫过沈彧,这家伙一定是把他还想去一线工作的想法跟余杰说了,不然,余杰也不会突然提起这个。

        “老师,我虽然现在干的这个工作有点儿成绩,可是我还是喜欢去一线跟跟日本人真刀真枪的干,那才痛快!”

        “我看那是皮痒了,还痛快,一线的工作多危险,你不知道吗?”

        “就是因为危险,才得有人去做,大家都选择呆在大后方,那还怎么获得我们想要的情报和破坏敌人的行动?”罗耀道。

        “你呀,先安分守己一点儿,我估计,戴老板不会轻易放你去一线的。”余杰道,“你就在现在的位置上好好干,将来成就不可限量。”

        “四哥,别光说我们,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沈彧忙插进来,把话题岔开道。

        余杰叹了一口气:“我现在是待罪之身,那还能有自己的打算,看戴老板给我一个什么工作,能让我发挥一下余热就够了。”

        “老师还年轻,还不到退休的时候,戴主任不会放着您这样一位训练专家不用的。”罗耀说道。

        余杰笑了笑,他心里很清楚,戴雨农最忌惮的就是他在训练方面的专长,要不然,他又怎么会将他从黔阳班调去河内执行任务?

        他在临训班的学员中威望太高了,许多学员嘴上只有余副主任,而没有戴主任,这让视临训班如同自己禁脔一样的戴雨农如何高兴的起来?

        将余杰调离特工训练工作,打击他的威信,减少他在军统内部的影响力,这是必然的结果。

        这一次就算继续启用他,也只能是个不太要紧的部门,投闲置散,或者找个位置养老。

        目前来说,他在军统内还有些影响力,他也没犯多大的错误,而且军统内跟他交好的人不少,不少人都身居高位。

        戴雨农若是做的太过了,那难免不会有人心生兔死狗烹的想法,或者,会觉得自己的今日会是他们的明日。

        这样的局面可不是戴雨农想看到的,对待有功之臣都这样,那其他人会怎么想?

        “还是说说沈彧成亲的事儿吧,这来的宾客的名单定下来没有,怎么接亲,时辰都看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