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56章:惨烈

第256章:惨烈

        过去日军飞机轰炸山城,那是飞的高高的,只冲着一些较高的建筑,或者有朝天大烟囱的目标投弹,并且投完炸弹就走人。

        有大烟囱的基本上都工厂,这些都有可能生产战略物资,所以,成为日军轰炸机的目标无何厚非。

        但是以往最多扔两颗炸弹,这一次不一样了,炸弹就像是下饺子似的,从天上往下落下来。

        爆炸声并不是很响,可是每一颗炸弹产生巨大的火焰球腾空而起,覆盖一个巨大的空间。

        山城的老百姓那曾见过这样的场景,都吓懵了,刚才没把防空警报当回事儿的人,此刻才意识到问题大了,飞奔向附近的防空洞,还有的,没有“防空证”,只能本能的往屋子里跑,找地方躲藏。

        却不知道的是,这么做的可能会更危险。

        此刻的山城的街区上,尖叫声,哭喊声,爆炸声震耳欲聋。

        一颗比水缸还粗的炸弹从天上落了下来,爆炸瞬间发生,一位刚挑着水回家的父亲被火焰吞噬。

        妻子站在家门口,亲眼看着自己的丈夫被爆炸的火焰吞噬,手里还拿着没有缝补好衣服,家里的锅中的饭已经熟了。

        就等着人回来吃饭呢。

        就这一眨眼的功夫,人没了。

        “妈妈……”走丢了母亲的孩子,根本不知道自己面临巨大的危险,哭着往自己方向跑。

        “孩子,孩子……”

        远处躲避轰炸的母亲看到自己的孩子一步步我那个死神怀里走过去,奋不顾身的扑了过去。

        但是她却被拥挤的人群裹挟着往前走,与自己的孩子越来越远。

        直到看都孩子被烈火吞了进去!

        房梁落下来,砸在一个奔跑的路人身上,将他砸晕了,身上的燃烧的火,将他疼醒了,可是他已经无力推开身上的房梁。

        只能惨叫着活活烧死!

        ……

        “校长,是燃烧弹,鬼子投了特种燃烧弹……”侍从室一处主任林蔚冲进防空洞,见到了老蒋,面如土色的汇报道,“现在外面城区是一片火海,估计损失不计其数!”

        老蒋听了,咬着牙,死死的攥住了文明棍,眼神盯着防空洞出口的方向,一句话都没有说。

        现在是无法用任何一句话也形容他此刻内心的愤怒。

        “幸亏提前预警,我们疏散了一部分城区内的老百姓,还有提前进入防空洞,不然的话,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马上给卫戍司令部打电话,待日军轰炸过后,马上派部队,灭火,救人!”

        “是。”

        ……

        大轰炸后,所有山城的医院全部人满为患,烧伤的,砸伤的,太多了,一时间,各大医院烧伤药奇缺。

        仁爱医院的病床,一个小伙子后脖子上被戳了一个酒杯口大的洞,若非有人将他背过来,可能早就没命了。

        在这间山城最大的红十字医院内。

        每间屋子每尺过道都是伤员,有的缺腿有的缺胳膊,到处都是血迹,哭声、叫声、喊声。

        有些受伤的,抬到医院不久就死了。医院东侧的一间停尸房太小,里面的尸体像粮店堆麻布口袋一样,从墙角的地下一直摞到屋顶,就这么放着,血水都留着一地,根本没有人来处理。

        惨不忍睹。

        一个小女孩,大约只有两三岁,防护团送来时,她满肚子都是血,也不知伤在哪儿,一名护士给她救治时,她眼睛睁得大大的,白白胖胖的小.嘴对着护士直叫“妈妈,我痛,妈妈,我痛啊……”

        不一会,小女孩就闭上了眼睛。

        ……

        观音岩防空洞,不少防护团员在搬尸。那尸体堆成了两座山,原来是防空洞口被炸塌了,封死了洞口,里面的人全部窒息而亡。

        简直惨不忍睹。

        还有的一整条街的人几乎全死光了,炸死的,被巨大的气浪掀起摔死的,被垮塌的房屋压死的,更多的是被大火活活烧死的,救火队员为了控制大火燃烧,奋战了四五个小时才勉强做到。

        较场口,尸体铺满了一地,人们一边哭着抬尸体,一边又一具一具的寻找这在轰炸中失散的亲人。

        一位母亲在是尸体中找到了失散的儿子,抱着儿子尸体失声痛哭,哭的是撕心裂肺,年轻的女子,在尸体山中扒拉着,终于看到一个熟悉的东西,那是她送给自己恋人的荷包,她当上就傻了……

        十八梯……

        朝天门,太平门、储奇门……

        火光冲天,浓烟弥漫,整个山城都在哭泣。

        惨。

        太惨了!

        ……

        罗耀本想回去的,但他被戴雨农扣在了曾家岩,只能给宫慧和曹辉两个人打了一个电话,嘱咐她们最好防空袭的工作。

        其实罗耀挂下电话没多久,空袭警报就响了。

        紧接着,曾家岩51号的所有人都躲进了防空洞,虽然能听到外面传来的爆炸声,但具体情况还是不能够完全了解。

        防空洞中的对外联络也曾一度中断,但很快就修复了,也让里面的人大致了解了一些外面情况。

        日军航空兵对山城进行了大规模的投放特种燃烧弹,进行了无差别的轰炸,这已经是毋庸置疑了。

        这一点罗耀已经不算是谎报军情了,稳了!

        他现在是很安全,这是戴雨农专门给他自己和随从挖的防空洞,一应设施齐全,除非日军使用特种炸弹,否则还真伤不到他们。

        戴雨农这会儿也顾不上他,空袭一开始,这里就成了他的指挥中心了,电话,电报,都进来了。

        那怕是罗耀是最先提供示警警报的人,那也得要等到事后论功行赏,现在,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

        可罗耀担心呀,他担心家里的安危,还有跟他距离并不远的“八办”的安危,那里住着的可是家里的人。

        所以,轰炸一停。

        他就待不住了,直接跟毛齐五说了一声,自己就开车回去了。

        这一路上,他见到了到处都是在冒烟,到处都是死人,到处都是火光,房上、树上、岩坎上到处都见得到挂着的、躺着的尸体、残肢,江水你能看到漂浮的死人。

        太惨烈了了,记忆中,金陵大屠杀的场景在他脑海里浮现,眼前这样的惨状,只怕是差不离了。

        日寇又欠下中国人一笔巨大的血债!

        来的时候开车半个小时就到了,这回去的话,足足走了两个多小时,还是绕路,才回到了“兽医站”。

        路都让倒塌的房屋给阻挡住了,幸好他开的是吉普车,如果是轿车的话,那就过不去了。

        “兽医站”已经地处市郊了,并不是日机轰炸的人口稠密地区,但还是有所波及,尤其是刚修缮的“慈恩寺”。

        寺内的大殿让日机投弹炸塌了一角,所幸的是,孩子和特训的队员都第一时间躲进了防空洞,没有伤亡。

        但“兽医站”这边的办公楼的玻璃不可避免被爆炸产生的冲击波波及,窗户的玻璃损毁相当严重,若是更换的话,少不得要一笔不小的开支。

        “大家都没事吧,人数清点了吗?”罗耀一回来就询问道。

        “都没事,有几个受了点儿轻伤,都不碍事。”宫慧回答道。

        “那就好,估计,还会有第二波轰炸,大家还是要注意,今天的工作就到这儿吧,大家都回去休息吧。”罗耀松了一口气,宣布道。

        “站长,要不是你提前打电话回来,我们赶紧把天线给隐藏起来了,这要是让日机发现的话,我们肯定无法幸免!”曹辉道。

        “以后,咱们天线一定要做好伪装,不能让人从外面瞧出来。”罗耀吩咐一声。

        曹辉点了点头:“是,我们一定记住了。”

        “小温,迟主任,你们两个来我办公室一趟。”罗耀把迟安和温学仁叫进了自己办公室,“谎报军情”的事儿,他必须跟两人通个气,免得到时候被问起,说秃噜了嘴,那就麻烦了。

        “这是我根据咱们破译的密电码以及日航空兵联络的口吻,伪造的一份空袭山城的密电文,你们二人看了一下。”罗耀取出那封上报的密电文递给二人道,当然这不是原本,原本还在戴雨农手中。

        迟安和温学仁看了一眼,眼中都透露出浓浓的震惊。

        “站长,这谎报功劳是要杀头的?”迟安道。

        罗耀讪讪一笑:“你看到的是我伪造时候的底稿,真正的伪造的电文我早就交上去了,在日机空袭前的两个小时。”

        “啊……”

        “电文上有你们两个人的签名,也就是说,这封示警的电文是我们三个共同的作品。”罗耀手一指两个人道。

        “站长,您这不是谎报军情?”

        “我谎报了吗?”

        “这……”迟安愣住了,按照这封电文的内容,罗耀那是一点儿没有谎报军情,反而是提前示警,应该是立功了,提前两个小时,若是防空部门有准备的话,是可以避免巨大损失的。

        但问题是,这封电文是不存在的,他们根本没有截获这样一封电文,更没有将电文破译出来。

        截止空袭之前,他们也不过完成了八成的进度,剩下的百分之二十还需要继续磨一磨,只要能达到百分之九十五,那才能算破译出来了。

        “我对你们坦诚相告,也是为了不对你们隐瞒。”罗耀解释道,“还有,今后若是有人问起,你们也好回答。”

        “这功劳是您一个人的,可我们什么都没做……”迟安也明白,这事哪怕是假的,也是实打实的功劳,有了这个功劳傍身,那他们的腰杆子更应了,迟安不是军人,但能获得更高的地位。

        而温学仁就不一样了,他这个少校是罗耀强行提上来的,有些虚,尽管之前在破获“鸠山”小组中立下了功劳,可还是有些轻了,但是如果加上现在这个功劳,那谁还敢质疑他的这个少校的份量?

        但是这功劳说白了,是白来的,不是他自己亲手获得的,他这不劳而获的事情,有悖他做人的原则。

        迟安也是有这样的想法,这贪图别人的功劳可不行。

        罗耀当然明白两人的想法,其实他们是单纯的技术男,根本不明白这里面不是冒领功劳的问题。

        还涉及一个责任的问题。

        “你们两位高风亮节,我明白,但是这功劳给你们也不是白给的。”罗耀道,“你们两个可是要做好跟我同流合污的准备,我给上峰的电文上那可是有你们而二位的签名的。”

        “啊?”

        “我若是伪造一封电文,总不能,抄收,研译,上报都是我一个人,这样一封电文送上去,你觉得上峰回信吗?”罗耀嘿嘿一笑解释道。

        “站长的意思是,这样一封电文需要小温截获并抄收,再交给我研究破译,最后交给站长您决定是否上报?”迟安马上明白过来,这是功劳,可也是拴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了。

        他不认这份功劳,那罗耀就有弄虚作假的嫌疑,温学仁不认,也是如此,只要有一个不认,那就等于坑了另外两个人。

        “你们得了功劳,其实也是帮我分担了风险,现在明白了。”

        “站长,只要我们不说不就没有人知道了吗?”温学仁脑袋还是懵的,但罗耀是他的恩人,要他去害罗耀,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小温,你要是不承认这封电文是你截获的,那我跟站长都会有麻烦。”迟安说道。

        “我知道,可是明明不是我……”

        “小温,你怎么这么轴呢,这件事,你呀,承认了也没关系,反正你只是一个抄收电文的,电文交上去,内容是什么,你又不用管。”迟安道。

        “迟主任,其实小温只要不否认就行,我意并不是为了这个功劳,而是为了山城的百姓,我已经想好了,万一错了的话,我会主动承认是自己所为的,到时候,你们也不会受到任何牵连。”罗耀解释道。

        “站长,我知道,这封电报若是提前送上去,那是承担了极大的风险的,弄不好,前途尽毁。”迟安毕竟在秘密部门待过的,知道这件事的后果,成功了固然收益巨大,可一旦失败,那也可能什么都没有。

        正常人能干出这样的事情,联想到罗耀在大轰炸两天前突然要求他们加班四十八小时破译密电码。

        现在谜底解开了,他可能从之前的破译的电文的只言片语中推断出一些端倪来了,才非要敢在这个时候伪造一份日军空袭山城的电文,提醒防空部门提前最好准备,以希将损失降到最低。

        分析和直觉,再加一种责任感,换做是他,恐怕没有这个勇气和魄力做到这一步。

        迟安内心不由的对罗耀肃然起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