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55章:谎报军情

第255章:谎报军情

        “志斌,去研译室,帮我把最近两天截获的日航空部队通讯密电文,以及现在破译出来的词组表拿一份过来。”早会结束后,罗耀回到办公室,把齐志斌叫进来吩咐一声。

        “是,站长。”

        ……

        这个念头在罗耀心里头已经盘旋很长时间了,若是不能完全破译的话,就只有这一招了,风险太大了。

        他甚至找不到任何人能够跟他商量。

        因为这件事不能牵连别人,这是一桩“杀头”的买卖。

        他要伪造一份日军即将空袭山城的电文,然后拿着这份电文去找戴雨农汇报,提醒山城接下来做好防空准备。

        “站长,你要的文件。”

        “放在那儿,去准备一下车,我要出去一趟。”罗耀吩咐道。

        齐志斌问道:“需要我陪您去吗?”

        “不用,我一个人就就可以了。”罗耀道,“不要跟任何人讲我出去了,中午吃饭之前我会回来的。”

        “是。”

        齐志斌是他的助理,自然要替他保密了,当然,他也不知道罗耀出去干什么,长官办事儿,哪有跟下属交代的。

        很快,罗耀就伪造了一份电文。

        这对他来说,轻车熟路的很,稍微将某一份电文改动一下,稍微再润色,就获得了他想需要的内容。

        将这份电文放入文件夹,取了公文包,塞了进去,然后出门。

        驾驶吉普车,直接出了门。

        戴雨农行踪诡秘不定,但毛齐五则一般情况都会在罗家湾十九号局本部办公,家里总要有一个人看家。

        毛齐五一直都看家第一人。

        中统的人都喜欢叫毛齐五为戴雨农的“看家狗”,这一点儿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乐在其中。

        军统内,不知道多少人想坐他这个位置呢,就只有他有这个资格。

        毛齐五虽然在军统的职位只是副主任秘书,可他这个秘书权力要比下面的处长或者外面的区长大得多,没人敢小瞧他。

        而且他也有自己的秘书,替他做事的人还不少。

        一般到军统局本部办事的,那是找不到戴雨农的,除非对方身份特殊,或者至少是少将级别的军官。

        更多的时候,能见到毛齐五就了不得了,最多的时候就是写个条子,让下面的人给办了,连面都见不到。

        军统内,戴老板是负责统筹的,而毛齐五才是真正干活的那个,戴雨农不在军统,军统照样可以运作不停,不会有任何问题,但如果没了毛齐五,那整个军统运作就可能成问题了。

        当然,戴雨农是军统的定海神针,而毛齐五就是军统不可或缺的大管家。

        罗耀跟毛齐五关系亲厚,秘书禀告之后,没多久,就有人过来叫他,而排在他上面等候的人就不乐意了。

        觉得自己等的时间够长了,而且自己提前来了,怎么不是先见自己,而是见一个看上去平平无奇的毛头小子?

        “这小子是谁,怎么他一来,毛主任就见他?”

        “他呀,甲室的罗参谋,别看人家年轻,正经的挂中校军衔呢!”旁边人小声解释道,显然是常来常往的,不然以罗耀这种十天半月都未必来一趟局本部的,怎么就能被人给记住了呢?

        “甲室,难怪。”不满之人道,“新来的吧,甲室的那几个参谋我不说都认识,但起码都照过面的。”

        “来了好几个月了,他不在局本部上班,据说另有重任,甲室参谋只是挂职,为了就是能让他自由进出漱庐。”消息灵通之人介绍道。

        “自由进出漱庐!”不满之人吸了一口凉气,这人莫不是戴老板亲族子弟,还好自己刚才没得罪。

        “这个罗参谋,人家可是拿过四等云麾勋章的,咱们军统中,能拿勋章的有几人?”

        “咝咝……”

        ……

        “攸宁来了,你有一些日子没来了。”毛齐五和气的询问一声,罗耀是戴雨农看重之人,他当然不能怠慢了,何况军统年轻一辈中,临训班是人数最多,最正规的一届,可以说军统历年办的特务训练班的黄埔一期。

        其他训练班要不很短暂,要么就是集中学习一下子,也不能说不正规,而这些班当中,最受戴雨农重视的还是临训班,亲自担任班主任。

        临训班中,戴雨农最看重的学生就是罗耀了,而且出于保护的缘故,罗耀立下这么多功劳,至今都没有对外正式的公布过,仅限高层一些人知道。

        香港这次任务,本来不一定非要调罗耀去,他就是想找个借口将他调回山城,这里面的含义可就多了。

        军统需要可以独当一面的年轻人。

        “毛秘书,您这儿我倒是常想着来呢,就怕您一看见我就烦。”罗耀嘿嘿一笑,也就是熟了,才敢开玩笑。

        要知道,毛齐五在军统可是有“笑面虎”的外号,见谁都笑呵呵的,以为他很和善呢,其实不然,他心狠手辣着呢。

        被他表象骗过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呵呵,今儿什么事儿?”毛齐五问道。

        “有个事儿,得麻烦您马上跟戴主任汇报一下。”罗耀直接把伪造的电文递给了毛齐五。

        毛齐五打开一看,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攸宁,这可不是开玩笑,这送上去是要出大事儿的。”

        “当然,没把握,我敢来找您吗?”罗耀表情严肃道。

        “你确定吗?”

        “我敢拿我的性命做担保。”罗耀说道,事到如今,他没有退路了,如果错了,他也认了。

        如果赌对了,那可是会拯救万千生命的,孰轻孰重,这里面的份量他是拎得清的。

        若能救的山城千万百姓,他一人生死并不重要。

        “你到外面等着,我打个电话。”毛齐五脸色严肃道,拿起桌上的红色保密电话机,手一指门外说道。

        罗耀点了点头,主动走出屋外,并关上门。

        以他的听力,就算毛齐五的办公室做了特别隔音处理,他也能将他打电话的声音听的是清清楚楚的。

        “是,我知道,我马上带他过去!”

        “走,你开车来的吧,坐你车去曾家岩51号见戴老板。”一会儿后,门开了,毛齐五拿着罗耀刚才给他的电文说道。

        “好。”

        ……

        曾家岩51号,戴公馆,秘书王汉光已经楼下等候了。

        “毛主任,罗参谋,戴老板推掉了一个会议,在书房等你们。”王汉光看到罗耀的车进来,急匆匆上前拉开车门。

        “谢了,王秘书!”

        罗耀也知道时间紧迫,必须争分夺秒,距离日机轰炸已经不到三个小时了,如果现在不预警,做好防范措施,那一切就真的来不及了。

        戴雨农一见到罗耀,劈手就问道:“破译的电文呢?”

        罗耀迅速的将文件夹递了过去,上面有抄收人的签名,破译者的签字,最后还有罗耀的签名。

        当然除了罗耀的签名是真的外,前面的都是他伪造的,这一点儿对天天熟悉的签字的人来说,小菜一碟儿。

        “攸宁,你确定这份电文的准确性,日本人真的会对山城进行无差别的轰炸,甚至还会使用燃烧弹,你知道,这是国际公约明令禁止的!”戴雨农看了一眼电文,目光如刀一般砍看向罗耀道。

        “确定,因为我们不止截获一封电文你提到燃烧弹和无差别轰炸,这是日本陆军第三航空兵师团发给驻江城机场的第五联队的作战命令,他们前不久刚更换了密电码,这份密电刚刚被我们截获,轰炸时间就在今天中午!”罗耀没有犹豫,直视戴雨农说道。

        “他们刚换了密电码,你们这么快就破译了?”戴雨农有些不相信,密电码破译要这么容易的话,何至于投入那么多人力物力,却所得那么少呢?

        “他们的密电码虽然在原有的基础上做了加强,但是换汤不换药,我们已经找到了相应了规律,破译起来无非是需要时间而已。”罗耀解释道。

        “攸宁,迟安他们连续奋战了两天两夜才把这封电报破译出来。”毛齐五道,“戴老板,这情报若是真的,那咱们可是立下大功了,而且,还可以收集日军违反‘国际公约’,使用燃烧弹轰炸平民的反人类证据,到时候,看他们还如何在国际上狡辩?”

        “可你想过没有,如果情报有误,怎么办?”戴雨农反问道,“我们这样报上去,被人认为是危言耸听,或者他们听了,耗费人力物力去防备,最终没有发生,又会如何?”

        “主任,时间已经不足三个小时了,如果电报上的所言轰炸时间准确的,那日军这个第五联队的轰炸机大队应该已经起飞了,我们现在就可以向军统江城区这我们安插机场附近的情报小组求证消息!”罗耀提醒道。

        “如果有这样的情报,他们早就该反馈上来了?”

        “如果日本人有心遮掩,在飞机没有起飞之前,还是能不被发现,可一旦飞机起飞,那就无法在隐藏了。”罗耀道。

        “攸宁说得对,如果只是普通防空,不涉及使用燃烧弹对城区无差别轰炸的话,那问题还不严重,也不需要提前准备,因为山城的老百姓已经熟悉了。”毛齐五道。

        戴雨农也在犹豫,但这时候,桌上电话机突然想不起,他走过去,拿起来接了一下,脸色微微一变。

        今天确实有轰炸,而且前方防空哨传回来的消息,这一次轰炸的机群是以往的三倍多。

        就算不是携带燃烧弹和无差别轰炸,这也是日军轰炸山城以来,规模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

        “好,我来给侍从室打电话,你马上通知防空司令部,要求,疏散城区人群,有条件的躲进防空洞,做好灭火准备!”戴雨农马上做了决定。

        “毛秘书,我这儿有一个自救准备措施,希望您能一并告诉他们,让所有人尽量准备,关键时刻是可以救命的。”罗耀掏出一张纸递给毛齐五道。

        毛齐五看了一眼,立马眼中露出一丝惊喜,郑重的收了起来:“攸宁,有你这十条,如果日本人真的用燃烧弹无差别轰炸的话,这会救很多人的。”

        “我也是没事根据几次躲避轰炸琢磨了一下,才写了这么一个防护十条,还要实践检验才行。”罗耀不好意思道。

        “行了,马上行动吧!”

        ……

        上清寺,委员长侍从室办公地点。

        “什么,你们哪来的情报,尽瞎说,就算日机来了,这儿不是还有防空洞,怕什么……”一个光着脑地,穿着藏青色中山装的中年男子被一群身着军装的卫士们从办公室内拽了出来。

        着实有些狼狈。

        “委员长,您就体谅一下吧,一会儿日本人的轰炸机就要来了,而且这一次轰炸机群数量特别大,为了您的安全……”侍卫队长一边护着人下楼,一边解释道。

        “什么轰炸机群特别大,好像我没有被炸过,这防空警报不是还没拉响呢!”光头男子铁青着脸,固执的说道。

        “军统的戴局长特别交代了,让您提前进入防空洞,还有做好放火措施,配发好防毒面具,日本人这一次可能会使用特种燃烧弹!”

        “混账,这里是市区,日本人敢在人口密集之处投放燃烧弹?”

        “委员长,这日本人有什么是他们不敢干的?”侍卫队长苦笑一声,侍从室一处主任林蔚还有二处出任陈铁胆也都被卫士们从各自的办公室赶了出来,纷纷向防空洞躲避。

        等到所有人基本上进入防空洞,并且分发拿到了防毒面具,委员长还在大骂戴雨农“谎报军情”的时候。

        三长两短刺耳的防空警报声在市区骤然响了起来。

        而且警报升级非常快,有些地方没有防空警报器,用灯笼来代替各种警报的含义,这一次刚挂上两个灯笼,还不等大家做出反应,预备警报的两个红灯笼就换成了三个,没过多久,警报再一次升级。

        天空之上突然就黑了下来,日军轰炸机群从东北和西南两个方向飞临山城上空,数十家轰炸机在几乎同等数量的战斗机的保护之下,黑压压的,如同黑云压城一样,给从未见过如此景象的山城老百姓带去的极大的心理冲击。

        铁公鸡下蛋了!

        这次跟往常下的蛋有些不一样,不但个头要大的多,而且落的方向好像是……

        市区最繁华的地段。

        轰!

        炸弹落地,一朵巨大橘红色火花冲天而起,凡是沾染了这火星的,不管是人还是物品,都瞬间引燃,冲天大火。

        是特种燃烧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