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54章:人员第一!

第254章:人员第一!

        “陈叔,早饭吃了没?”

        “你说呢?”陈宫澍白了罗耀一眼,“我这么早就过来了,哪来的早饭吃?”

        “是,是,是我错了,赶紧的,帮我陈叔拿一下行李。”罗耀喝斥一声,“老曹,你手下人没眼力界儿,你也没有。”

        平白无故的挨了一通训斥,曹辉心理有些郁闷,不过不好说什么,谁让自己把站长“他叔”关进了小黑屋呢?

        “陈叔,想吃啥,我这里虽然小,可啥都有。”

        “老北平的豆汁儿,焦圈儿,津门的煎饼果子,狗不理包子有不?”陈宫澍一张嘴就来道。

        罗耀听了,脸色顿时讪讪。

        “来的时候,老余把你夸的跟一朵花儿似的,没想到,你就是个说大话的主儿。”陈宫澍一点儿不留情面。

        “陈叔,我这早餐比较丰盛,基本上大家自己选,有面条,混沌,西方,面包,馒头……”

        陈宫澍点了点头:“老余这点儿没说错,到你这儿,待遇肯定差不了,这些东西,老百姓家可吃不起。”

        “我们这个机构特殊嘛,不个人吃好,喝好,哪能安心工作?”

        “也是,我是的很简单,来一碗稀饭,两个白馒头,一碟儿小咸菜就够了。”陈宫澍道。

        “好。”

        “这个站长,小咸菜今天没了,榨菜行不行?”不一会儿,老蔡亲自端着稀饭和馒头过来了。

        “行,榨菜也挺好。”

        陈宫澍吃的很快,没两分钟,一碗稀饭和两个馒头就进了肚子,

        “陈叔,不够再来点儿?”

        “不了,早餐不宜吃的过饱。”陈宫澍抚着肚子一声道,“这个望龙门看守所的饭菜实在是太难吃了,还是你这里的好吃。”

        罗耀一听就明白了,感情他和余杰都被关在望龙门看守所,军统锦衣卫总部所在地,难怪他见不到人了。

        “走吧,去你那儿看看。”陈宫澍似乎看出罗耀有很多话要问,站起来一挥手道。

        “陈叔,这边请。”

        ……

        进了罗耀办公室,齐志斌泡了茶送进来,带上门。

        屋内就只剩下罗耀和陈宫澍两个人。

        “陈叔,喝茶。”罗耀恭敬的道,“这到底咋回事?您怎么来我这里,还有我老师现在怎么样?”

        “你老师本来没啥大事,不过,他这一次也不知道犯啥脾气了,跟戴老板顶了两句,现在还在望龙门看守所关着呢。”陈宫澍道。

        “啊?”罗耀很吃惊,以他对老师余杰的了解,他绝不是这样没脑子的人,跟戴雨农硬顶,那还能有好事儿?

        “我也是听他说的,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还是跟这次河内的任务有关。”陈宫澍叹息一声。

        “陈叔,严重吗?”

        “最多降职,关禁闭,你老师又没出卖军统,也没背叛党国,不会有啥事儿的。”陈宫澍道,余杰资历比他老得多,那可是元老级别的任务,当年在洪公祠,余杰也是给他上过课的。

        只不过洪公祠这批人跟临训班的不同,那都是从各地选过来提高的,所以,算是同辈人。

        “那您是怎么……”

        “戴老板本来是想把我关上几个月的,毕竟河内的事情影响太大,不处置是不行的,交代不了。”陈宫澍道。

        河内“刺汪”失败的影响确实很大,且不说,政治人物因为证见不同可以使用国家暴力情报机构对其暗杀这种先例,且说这件事的后果导致汪氏跟日方加速媾和,给国府政治上造成巨大被动,人心动荡,以及遭到多方的批评,抗战士气低落等等!

        这些影响都是无形,却是能够感觉到的,刺杀失败的事情出了后,批评老头子的声音明显多了不少。

        当然,少不了作为鹰爪犬牙的军统了。

        这个风头不过去,陈宫澍这些参与河内行动的人,怎么可能重新出来?

        其实,将他们关起来,也是有保护的意思。

        “陈叔是在我这儿暂住些日子,对吧?”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顺便帮你训一训你手下那批人。”陈宫澍嘿嘿一笑,意有所指的说道。

        罗耀稍微愣了一下,他听明白了,戴雨农还是不放心他放在他这里的那七十个人,才把陈宫澍给派来了。

        至于老师余杰,他提防还来不及呢,自然不可能让他也过来。

        也好,他要来了苏离,现在有来一个行动经验丰富的“陈宫澍”,这一百号人的特训工作,他就更不用操心了。

        “陈叔来帮我训练这些人,那就太好了,您在特务工作方面那可是经验丰富,尤其是经典的这几次刺杀,那都是写进了咱们军统行动教材里面的。”罗耀道,“由您亲自讲授这些案例,那比我们要强多了。”

        “少来拍我马屁,我不便公开露面,你个我安排一个清静的地方。”陈宫澍道,“这儿可不行,人太杂了。”

        “行,那我安排您住在慈恩寺,住在我隔壁怎么样?”罗耀,“这样小侄我还能随时向您请教一二。”

        “行,就这样,你找个人带我过去。”陈宫澍道,“我就不打扰你工作了。”

        “陈叔,还是我陪您过去吧,反正就在隔壁,没多远的,那一百多受训的人也都在慈恩寺。”罗耀道,“刚好给他们介绍一下您。”

        “不用特意介绍我的身份。”陈宫澍淡淡道。

        “明白。”

        ……

        安顿好陈宫澍,罗耀就回兽医站了,他是有不少问题还要问,不过现在不是时候,反正后面有时间。

        倒是宫慧等人都好奇陈宫澍的身份,过来询问。

        当知道这个“陈叔”是赫赫有名的军统第一杀手的时候,一个个都惊的不行,这等人物居然来兽医站了。

        宫慧以前就在北平工作,对陈宫澍是有些了解的,只不过她那时候还会是一个小小的女警,根本接触不到这样的人物,更别说认识了。

        这下好了,传说中的人物居然就这样出现在眼前了,激动是难免了。

        “耀哥,回头你替我引见一下这位陈叔呗?”

        “行,不过这位陈叔的脾气我还没摸清楚,你说话的时候注意一些。”罗耀提醒一声,这样一尊大人物就在身边,不好好压榨一下他的话,岂不是对不起自己了。

        在刺杀和行动方面,他可是军统的顶尖高手,不然戴雨农又怎么会亲自点将,让他负责河内的行动?

        ……

        当下,重要的还是破译密电码,还剩下不到二十四个小时了!

        迫在眉睫。

        “迟主任,进展如何?”安顿好陈宫澍,罗耀直接来到研译室,询问迟安一声。

        “站长您来了,经过我们一个上午的计算,大体上摸清楚了日军更换的这个密电码的一些规律,现在进展提高到了百分之三十左右。”迟安一回头,眼睛通红道。

        “迟主任,你一宿没睡,又奋战了一个上午,去睡会儿吧,我来顶你两个小时。”罗耀忙道。

        “站长,没事,我能顶得住。”

        “身体是本钱,听我的,去睡两小时,再回来替我。”罗耀郑重的道。

        “谢谢站长,那我就去了。”

        罗耀接替迟安的工作,效率不但没有任何下降,反而提升了不少。

        在密电码破译方面,罗耀现在是内行,内行领导一群内行工作,自然不一样。

        至少这些人的进度,都在他的眼里,想偷懒,根本做不到。

        而且罗耀是“密研组”的负责人,比迟安这个顶头上司还高一级,还决定他们的前途和荷包,自然要卖力了。

        “站长,您看这段电文,跟昨天截获的一模一样,应该说的是同一件事。”

        “嗯,可以照此推断,再找找看,看有没有相似的电文,就可以做同类分析!”

        “是。”

        研译室人虽然不多,迟安是主任,职称是技正,还有两个是副手,剩下的全部都是助手,总共也就不到十个人,集中在一间大办公室内办公。

        工作气氛紧张,高效,而且井然有序。

        统计数人数稍多一些,差不多二十人,统计工作比较繁琐,还有附带的誊写和计算工作,尤其是计算工作,是统计室的重中之重。

        人数最多的要算是电台室了,现在是四十多人,两班倒,采取人歇,电台不歇的方式,全天候的截听日军的各种密电通讯信号。

        只要是跟日军通讯密电码特征相符合的,全部先截听下来,然后交给统计室分类,初步统计分析后,再交给研判是否有价值,再交给研译室研究破译。

        电台室是整个“密研组”的最繁忙的科室,因为二十部电台开着,电台室内的室温要比其他科室高上好五度。

        那位周小姐也在其中,她似乎暂时忘记了戴雨农,投入了工作之中。

        “温主任,你来看这段电文……”

        “嗯,归档,乙类。”温学仁过来扫了一眼,直接吩咐道。

        “是。”

        “站长,您来了……”蓦然一回头,看到罗耀站在身后,吓了一跳。

        工作太专注了,不然以他的听力,怎么会发现不了身后站了一个人?

        “我就是来看看,你们工作的情况,没什么别的事情。”罗耀说道。

        “站长,我正要去找你呢,我又发现一个信号,十分短促,您过来帮我听一下?”温学仁道。

        自从上一次立功之后,温学仁现在最喜欢就是搜寻电台工作,只要他觉得有异常的电台,他都会记录下来,然后向罗耀做出汇报。

        他又不太好打击这个家伙的积极性,上次的发现,可以说是运气。

        不是每次的运气都是这么好的,敌人的电台可不是那么容易发现。

        “好,我听听。”罗耀跟温学仁去了他的办公室。

        通讯时间非常短,只有十几秒,罗耀反复听了三五遍后,微微一皱眉。

        “怎么样,站长,像不像?”温学仁问道。

        “温主任,你想说什么?”罗耀反问道。

        “站长,这像不像是日谍潜伏电台?”

        “应该不像,呼号和发表手法跟我们了解的日军谍报人员不太一样,这应该是中文发报的手法。”罗耀道。

        “站长就是站长,一听就听出来了,中文发表喜欢在每个词组之间停顿一下,以示区分,这就是中文发报的手法。”温学仁点了点头说道。

        “你发现发报规律了吗?”

        “还没有。”

        “再没有影响现在工作的情况下,继续监听,争取找到规律。”罗耀吩咐道。

        “是。”

        罗耀没有说,这个电讯信号应该是组织上在山城的某个秘密电台,他得提醒一下老吴了。

        ……

        晚饭后,罗耀再一次召集大伙儿开了一个短暂会议,听取破译进展。

        进展不错,已经能够过半的电文分析破译出来了,但准确性还是有待提高的。

        毕竟电报用字,用词简洁,翻译错一个字,意思可能完全不一样。

        “大家再辛苦一个晚上,争取这个密电码把它破译出来。”罗耀恳求道。

        “站长,只要在给我们三天时间,破译这个密电码完全没问题!”

        “不行,最多再给你们十六个小时!”

        “站长,为什么是十六个小时?”

        “明天中午十二点之前是你们这一次加班时间的极限了,我若是再让你们连续工作三天的话,我不成了魔鬼了吗?”罗耀呵呵一笑。

        “哈哈……”众人皆大笑起来。

        ……

        一夜过来,已经是3号早上六点半了,罗耀向迟安询问了一下破译进展。

        迟安告诉他,这一晚上,他们把进度往前推进了百分之十五,这已经是把他吃奶得劲儿都用上了。

        这是越往后,越难了,往往一个字,一组词的推敲,那就需要数以百次的分析和计算,最终还可能没有确切答案。

        “大家辛苦了,都先去食堂吃早餐,然后透一透气再回来。”罗耀挨个的把人轰出办公室,让他们吃吃饭,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换脑子。

        “老曹,你这个后勤工作一定要做好,必须保证所有人回来之后,他面前杯子是干净的,里面的茶叶是新的,水是满的……”

        “是,站长,您吶,对这些人是太好了,简直比自己爹妈还上心。”

        “那是他们做的工作能帮助前线的将士打胜仗,能救人命,我把他们当多爹妈供着,有什么问题?”罗耀瞪了曹辉一眼。

        “您瞧我这张嘴,说话真不过脑子,站长,您别误会,我是觉得这些人能够在您手底下干活儿,那真是太幸福了。”曹辉忙拍了一下自己的嘴巴说道。

        “今天要特别注意防空,我们这边虽然地处远郊,但也要小心,一旦日军空袭,人员第一,设备次之,明白吗?”罗耀叮嘱一声。

        “明白,人员第一,设备次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