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53章:叔叔来了

第253章:叔叔来了

        “退一万步讲,就算把特种技术研究室并入咱们密研组,只要给咱们时间,咱们也能把对方吃进肚子里。”罗耀道,“我就不相信,凭我们这些人还都斗不过他们?”

        “站长说的有道理,咱们都能把日本人密电码破译出来,还怕他们?”贾炳文对罗耀很有信心。

        他跟迟安有些不一样,他在技术上可能稍逊色,都能在管理上,比迟安要有能力,这也是罗耀让他担任统计室主任的原因。

        “害怕到不至于,咱们这么多人,也不是任人揉捏的。”

        “这样不团结的话,以后还是少说,都是军统,传到上峰耳朵里,还以为我们这是在拉小山头呢。”

        苏离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会议,他是被罗耀特意要求列席的。

        他可没想到,原来罗耀在短短两三个月内,居然又拉起了这么一支队伍,而且还取得如此辉煌的成就。

        最重要的是,他在这些人心目中威望是这么高,就连美国人的专家对他都是言听计从。

        这是何等的厉害。

        相比而言,他自己觉得自己做的很不错了,虽然河内刺汪的行动失败,可他并没有犯什么错。

        只是,他资历太浅,没有给他施展的机会,如果换做他掌握计划的话,也许结局就不一样了。

        但,他也只能想想。

        他需要学的还有很多,在余杰身边,他虽然不算是学生,但余杰对他许多方面并未藏私,教了他不少东西。

        可以说没有真正的师生的名分,却有师生之实,当然了,余杰是临训班的副班主任,这一层师生关系是跑不掉的。

        这人跟人是不能比的,罗耀现在成绩,只怕是在临训班中没几个人能做到。

        “大家该工作的工作,该休息的休息,不要多想,不管上峰想怎么样,咱们的工作不能停。”罗耀宣布道。

        散会!

        “苏离,你留一下。”

        “站长,什么事儿?”苏离有些惊讶,不知道为啥把他单独留下来。

        罗耀取出一份调令递给苏离道:“本来是请你过来帮忙的,但是现在调令下来了,把你正式的调入84号兽医站,担任作训科科长,你觉得怎么样?”

        “我正式调入咱们这儿了?”苏离有些吃惊了,他才来几天,还是偷偷摸摸的过来的,这正式文件就下来了。

        罗耀笑了笑:“这可不是我给你跑下来的,我还没那么大的本事,是咱们主任亲自过问的,才给你这么一个机会。”

        “真的?”

        “调令都在你手上了,还能有假的不成?”

        “谢谢,谢谢。”

        苏离很激动,他一直担心自己身份的问题,像他这种犯了错的人,最可能的就是发配去看管犯人,看管犯人,能做出啥成绩来,基本上是不会被关注到了,那这辈子还有进步的希望吗?

        现在好了,能获得正式的任命,起步还不低。

        “好好干吧,我这里虽然庙小,但还是大有作为的。”罗耀笑道。

        “请站长放心,职部一定不负所望。”

        “哈哈哈……”

        ……

        “站长,这两天日军的通讯频繁而密集起来了,我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如果这不是故意干扰我们而发送的乱码的话,那就是他们有大行动。”

        温学仁汇报道。

        罗耀看了一眼桌上的台历,已经五月1号了,灵魂记忆中,日寇对山城最惨烈的大轰炸要来了。

        怎么办?

        日军航空兵更换了通讯密电码,现在还没有能够破译出来,如果破译不了,该怎么提醒汇报呢?

        罗耀也显得非常的焦躁,这次大轰炸日本人除了无差别之外,还投下了燃烧弹,那比起之前的有选择目标的轰炸是不一样的。

        山城百万人,虽然挖了不少防空洞,建造了不少防空设施,可还是不够,一张十块钱的“防空证”,有多少人能办的起?

        “通知下去,所有人加班,全力破译日军航空兵新密码。”罗耀下令道。

        “站长,您不是说,只有休息好,才能工作好,咱们现在每天都已经工作十二个小时了,再加班的话,会吃不消的?”齐志斌道。

        “我有预感,会有大事儿发生,通知食堂,从今天晚上开始,多准备夜宵,还有提神的咖啡要不间断供应。”

        “是!”

        ……

        “你下令全员加班,还把新学员的培训课都停了,全部集中到破译日军新的航空兵通讯密电码上了?”宫慧看到了罗耀让齐志斌出的通知,过来询问道。

        “是的,日本人突然更换通讯密电码,一定有大事发生,必须搞清楚,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可是破译密电码并不是靠加班就能做到的?”

        “学仁那边截获了不少电文,尤其是这两天电文比较多,已经凑够了我们足够的样本,可以进行统计分析了。”罗耀道,“只要他们没有改变加密方式,我们就能很快将其破译出来,所以,我们是在抢时间,如果能够在日本人行动之前破译的话,你知道的。”

        罗耀知道,时间不多了,如果不能在3号中午十二点之前破译出密电码,他就无法发出预警通知。

        空口无凭,谁会相信你的话?

        要知道,下达一项命令,做一个决策,那不是儿戏,你张嘴说行就行的。

        满打满算,也就不到四十八小时了。

        这些,他都不能跟宫慧说。

        “营造一种紧张气氛,也会刺激人的脑部高速运转,这种工作方法不能常用,但偶尔使用一下,是非常有用的。”

        “从目前掌握的几个字符来看,他们的通讯之中多次提到了‘燃烧’、‘无差别’这样的词眼,因为出现的频率比较高,所以,经过我们的统计及分析,才确定一些可能的词语,还有一些语气助词,根据我们以往的经验,如果再给我们更多的样本进行分析的,应该可以破译出来……”

        “日本人习惯在密电通讯中用某两个字母来代替一个城市,一般情况下不会更换,因为这样会容易造成混乱,搞错……”

        晚上开会的分析的时候,大家各抒己见,将自己的分析阶段性进展和自己的想法都拿出来讨论。

        这样的讨论会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参加的,但只要是有想法的,都可以参加,年轻人的想法虽然有时候证明是无用的可笑的,但谁也说不准,也许就是他某一个想法刚好契合了呢?

        罗耀鼓励各部门内部的讨论,然后再拿到部门之间进行讨论。

        ……

        “都一点了,你去睡一会儿吧,这里我替你盯着。”宫慧心疼罗耀,来到电台室,要替换正在侦听敌密电通讯的罗耀。

        “行,写了这几个频率,一会儿,你就照这个听,不管有什么,都记录下来。”罗耀点了点头,站起来,把位置让给了宫慧。

        两张椅子拼凑了一张临时的床,罗耀就在宫慧背后靠着椅子躺了下来。

        “你怎么在这儿睡了,不但会硌的疼,而且容易着凉的。”宫慧道,“我给你钥匙,你去我房间吧?”

        “不用,就睡两三个小时而已,你记的叫醒我。”

        宫慧知道劝不过他,回去取了一件大衣来,给他披上了。

        电台室内,滴滴哒哒的声音响个不停,听着让人心烦意乱,可对于一些人来说,这些声音比交响乐还要动听。

        研译室内,所有人都趴在桌子上,在台灯下往我的工作,不时的往我的喊上一句,或者拍一下脑袋。

        统计室内,一一部分人在誊写电文,一部分人手里拿着算盘,噼里啪啦的算着什么的,紧张有序。

        “我明白了,这是个混合编码,小日本也太特么鸡贼了……”

        “混合编码,这些工作量大了。”

        “被唉声叹气了,重新算吧。”

        “我这刚算好的,又得重新来了。”

        “没办法,谁叫咱们这个工作就是不断在试错呢……”

        “大家不要气馁,饿了,有夜宵,站长让厨房给我们准备了馄饨和汤圆,还有面条,你们喜欢吃什么,给你们做什么,困了,有咖啡,累了,自己休息,总之,必须在四十八小时内出结果。”

        “站长疯了吧,有必要这么玩命?”

        “要不怎么说他是个变态呢?”

        “你们说,咱副站长,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怎么就喜欢上站长那个死变态呢?”

        “闭嘴,背后议论长官,你们想被穿小鞋吗?”旁人的人听不下去了,过来制止一声。

        “……”

        三个小时后,罗耀准时醒来。

        取下大衣,站了起来,走过去,伸手轻轻的拍了一下宫慧的肩膀。

        “你醒了?”宫慧正在调试接收机的频率,感觉到肩膀上一个力道,忙转身过来,展颜一笑。

        “嗯,换我来吧,现在距离天亮还有两小时,你去睡一会吧。”罗耀吩咐一声。

        “好。”

        ……

        早会。

        吃饭碰头。

        “站长,经过一.夜的奋战,我们又有了不小的进展,确定了一些词汇,有些电文基本能弄懂意思,但有些还不行。”迟安汇报道。

        “多少?”

        “大概两成左右。”

        “嗯,一晚上的进展比过去一个星期都强,看来,我的这个方法还是有效的,就是不能持久,但是时间紧迫,我还是希望大家继续努力,争取早一点将日航空部队新的通讯密电码破译出来。”

        “知道,大家虽然累,但工作的热情高涨,不过,奋战四十八小时没问题。”迟安说道。

        “我这边,算盘都打坏了三个,站长,下回您采购的时候,挑质量好点儿的,多花钱也行。”贾炳文提意见道。

        “行,回头我找个铁匠,给你们专门订购一批铁算盘,这样总不容易打坏了吧。”罗耀笑道。

        “那好呀,就是不能太重了,太重了我们女孩子拿不动。”

        “站长,外面有个自称是你叔叔的过来找你。”饭吃到一半儿,曹辉从外头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叔叔?”这可把罗耀愣住了,他爹一脉单传,没听说有兄弟呀,堂兄弟也不可能呀?

        如果有的话,他爹也不可能没跟他提过呀。

        再者说,这个地方,那是一般人的能找到的,这就奇了怪了。

        “老曹,你就没问一下,他姓什么,叫什么吗?”罗耀一抬头问道,自己有没有叔叔,他还不知道吗?

        “没问……”曹辉讪讪一笑。

        “我看你这个保卫科科长不想当了,随便什么人说是我叔叔,你就跑过来问了,要是对方身份来历不明,就是为了咱们‘密研组’来的呢?”罗耀脸色微微一变,日谍小组“鸠山”被破获之后,就不等于山城没有日谍了。

        “站长,您放心,人我已经给扣下了,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得等您确认之后再说。”曹辉忙解释道。

        “嗯,这还差不多。”

        罗耀点了点头,如果让日本情报部门知道“鸠山”小组的被破获是跟“密研组”有关的话,那肯定是会报复的。

        这一点不得不防。

        更何况“密研组”本身就是保密单位,任何找上门来的人,那都是要查明身份的。

        “走,带我去看看。”

        拘押室内。

        罗耀看到了一个身穿灰布长衫的中年男子的背影,感觉有些熟悉,但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可能感觉到门外有人注视,男子转过身来,微微一抬头,与罗耀来一个面对面,微微一笑。

        罗耀顿时吓的一个激灵。

        他认出来了,这自称自己“叔叔”的人是谁了,这不是有着军统第一杀手之称,外号“辣手书生”的陈宫澍。

        “老曹,快开门!”罗耀连忙吩咐一声。

        “站长,真是您叔叔?”曹辉见到这表情,也是哆嗦了一下。

        “不是亲叔叔,待会儿再跟你解释,快开门。”罗耀忙催促一声,这误会闹大了,希望这位别计较才是。

        “陈叔,您怎么来了?”既然余杰让他叫“叔叔”,那他就不能乱了辈分,虽然陈宫澍看上去年纪比他大不了多少。

        “戴老板说,我这次犯了大错,本应该关上几个月的禁闭的,后来他觉得关我禁闭太便宜了,说还不如找个人看管一下,顺便压榨利用一下。”陈宫澍微微一笑。

        “陈叔说笑了,谁敢压榨您呀。”罗耀忙道,他也是糊涂了,这是怎么回事儿,戴雨农怎么就把陈宫澍给自己弄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