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50章:老吴来了

第250章:老吴来了

        “老板,84号兽医站那边来电话了,说最近日本人换了密电码,加上最近天气晴好,日军很有可能会对山城进行大规模的空袭。”

        “是有确切情报,还是推测?”戴雨农略微沉吟一声,问道。

        毛齐五想了一下道:“应该是推测,之前破译的密码失去作用,现在需要重新进行破译,除了时间之外,还需要大量的样本做统计。”

        “最快多长时间能破译出来?”

        “难说,上次破译密码速度快,是因为我们手上已经掌握了足够的密电通讯电文,加上日航空兵通讯密电码采用的加密方式比较简单,这一次,日军突然更换密码,说不准是例行更换,还是发现我们破译了他们的密电码才被迫更换,还需要进一步的分析。”毛齐五解释道。

        “嗯,看你接下来,在防空方面我们需要下一点儿力气了,通知下去,军统各部门后天进行一次防空大演习,这些日子,我们总能提前预知日军轰炸,大家都习以为常了,这可不是个好事儿。”

        “是,攸宁也是这么建议的,说,近期他们无法破译出日军的密电文,那就需要加强预警设施,最好是设置大量的防空哨,一旦发现敌机,第一时间汇报,可以争取一些时间。”

        “嗯,他倒是挺有想法的。”戴雨农点了点头,“最近怎么没见他来局本部,好像上次四·一大会后,就没来过?”

        “来过的,就是没来您这儿。”

        “合着他就没想着来看我一下?”戴雨农很不满道。

        “您这不是忙吗,再者说,他来的时候,您又不在,咋看?”毛齐五嘿嘿一笑,这又啥子不满的。

        “这小子我知道,不喜欢求人办事儿,有事儿自己解决,除非解决不了的,才会求人。”

        “您还真说对了,他呀,来过两回,都是为了求人办事儿的。”毛齐五呵呵一笑。

        “求你了?”

        “求过一次,还有一次不是来求我的。”

        “说说看,他都求你干啥了?”戴雨农一副好奇的表情问道。

        “这个……”毛齐五犹豫了一下,没开口,苏离的事儿,他是答应过罗耀,不对外说的。

        “是不是他老师余杰?”

        “不是,他老师余杰在河内的助手,他们是临训班的同学。”毛齐五不敢对戴雨农有任何隐瞒,本来只要戴不问,他就可以不说,现在问起来了,他就不能不说了。

        “河内的行动他的责任不大吧?”

        “没什么责任,他就是一个负责帮忙处理一些杂物以及外围警戒,回来后,询问了相关情况,关了三天禁闭就放了出来。”毛齐五道,“因为没地方安排,攸宁看上了,就来找我要人,我就说可以借去用几天,但如果他的最终安排下来了,就得给我换回来。”

        “你呀,也太谨慎了,他那缺人,给他就是了,这个苏离也是临训班优秀毕业生吧?”戴雨农问道。

        “临训五虎之一。”

        “嗯,行个手续,把苏离直接调去兽医站。”戴雨农吩咐道,“对了,还有一次呢,他来做什么?”

        “也是为了调人,不过来找的是人事科科长李修凯。”

        “哦,怎么没直接找你?”

        “估计是怕麻烦吧,又不是什么特别麻烦的事情。”毛齐五呵呵一笑解释道。

        “最近前线战局很糟,校长更是夜不能寐,这汪兆铭又到了静海,彻底的投入日本人的怀抱了,我们的压力是越来越大了,静海那边丁默邨和林世群这两个中统叛徒在租界的势力越来越大,共产党在晋西北和东南一带发展速度太快了,又连续打了不少的胜仗,实在是令人担心呀。”戴雨农忧心忡忡的说道。

        “是呀,党国再这样下去,真不知道未来前景会怎样?”毛齐五也流露出一丝忧虑道。

        “我辈军人,当以效忠领袖,报效国家为己任。”戴雨农话锋一转,“齐五,共产党在山城内的活动是越来越猖獗了,你要多多关注一下,该限制的还是要限制的,这是党国的地盘儿,不是他们肆意撒野的地方。”

        “是,戴老板。”

        ……

        沙坪坝磁器口·下河口街。

        磁器口,又称龙隐镇,后因为转运,销售附近青草坡生产的瓷器而得名,山城地区最大的瓷器生产基地。

        因此瓷器而兴盛,形成了一个热闹的村镇,也吸引了南来北往的贩运瓷器的商人。

        不过沙坪窑的可比不上景德镇这样的官窑、名窑,烧制的瓷器多为普通品种,多为普通家用,但胜在销量极大,遍及蜀中各地,甚至汉中,青藏等地,每年的利润还是相当可观的。

        青草坡江家,那是本地首屈一指的烧制瓷器大家族,家族在此繁衍数百年,传承福建的德化窑,以青花瓷工艺为主,落户至今已经第八代了。

        除此之外,还有陆家,洪家以及罗家等烧瓷家族。

        磁器口在乡下,远离市区,便于隐藏,也不容易被关注,当初给老吴选择落脚地的时候。

        罗耀第一个看重的就是这里。

        因为这里距离他住的地方松林坡公馆并不远,而后来的渣滓洞,歌乐山白公馆也很近,并且,军统还在磁器口缫丝厂成立乡下办事处,日后军统总部为了躲避轰炸,也会搬到磁器口来办公。

        这也算是提前来占个位置,毕竟现在这里还并不太重要,就连军统也只是先来占个地儿而已。

        老吴抵达山城已经有半个月了,他按照跟罗耀商量好的,盘下了下河街上一个店面,开了一个杂货店。

        他不敢冒然联系罗耀,静静的等待罗耀上门来找他。

        这是他们说好了的。

        罗耀当然没忘记他跟老吴的约定,只是他也不确定老吴抵达山城的日期,还有,即便是人到了,他还要物色店铺,进货,安顿下来,这些都是需要时间的。

        他总不能三天两头往磁器口跑吧,那明眼人都看出来他是有目的了。

        搬去慈恩寺住的好处,那就是可以摆脱宫慧随时的“监视”了,他的自由度大了很多了。

        偶尔出去一次,两次,也不需要让她知道。

        当然,宫慧也不会限制他的自由,只是他有秘密,是不能够让宫慧知道的,毕竟他也清楚,戴雨农将宫慧留在她身边的目的。

        军统本来就有“相互监视”自己人的传统,

        连自己人都不相信,这样的特务组织,其实内部的气氛是很压抑的,这种驭下的手段,如果不是在有强大的外敌压迫之下,迟早会出问题的。

        “我香烟抽没了,出去买烟去。”

        罗耀很随意的找了一个借口,准备去磁器口一趟,太刻意的借口,反而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站长,我派人给您买吧?”齐志斌道。

        “不用,我亲手买的放心,而且我也想出去透口气,你说呢?”罗耀嘿嘿一笑。

        “要不然,我陪您?”

        “你陪我做什么?没事做了。”罗耀道,“还是你担心我的安全,我这张脸,谁认识?”

        “您起码带上一个人吧,万一有事儿,还能有个人帮忙报信儿?”

        “我就在附近街上转转,又不去市区,能有什么事儿,弄个跟屁虫在后面,我还透什么气?”罗耀道,“放心吧,要出事儿,你就是派再多的人都没用,我最多两个小时就回来,不许跟宫副站长说,她要是知道了,唠叨起来没完没了,就跟更年期到了的女人差不多。”

        “是,我知道,只要您准时回来,我就不说。”齐志斌道。

        “要是宫副站长问起来,你怎么回答?”

        “我就说您出去散步了,马上就回来。”齐志斌道。

        “对,以后,就这么回答。”

        ……

        磁器口是仅次于山城水陆码头的重要商埠,这里南北货物的重要集散地,不光是是瓷器和陶器,还有铁器,米行,木材行,每年的四月至八月,是最热闹的时候,南来北往的商人都集中到这里。

        也给这里带来了极大的繁荣。

        国府西迁后,带来大量的人口以及需求,自然而然的也催生了对各种生活物资的需求,瓷器、陶器的是生活必需品,试想以下,谁家不需要碗盛菜吃饭,还有各种实用的器皿,也都是瓷器和陶器。

        生意很好,码头上可见很多装运陶瓷器的船只,通过水运,将它们运到各地贩卖,赚取更多的利润。

        街上的陶瓷器商铺林立,基本上,每隔几米就能看到一家,进进出出的,看上去生意都还不错。

        罗耀是自己弄了一辆脚踏车,骑过来的,这里远离市区,人力车夫不愿意来,骑脚踏车方便。

        下车后,推行,沿着街道一路过来,街上人流还是蛮多的,起码不输给市区的一些繁华的街道。

        这里属于乡下区域,日机基本上不回来这里轰炸,因为这里没有太大的价值,一颗航空炸弹也挺值钱的,更别说特制的燃烧汽油弹了。

        老吴过去的杂货铺的名字叫“老友”。

        在磁器口下河街盘下一间临街的店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除了花钱之外,还要有一定人脉关系的。

        一个初来乍到的外乡人,是很难的。

        但老吴背后有整个组织,那怕不需要动用组织的关系,罗耀相信老吴也是能够做到的,对自己的搭档,他还是有信心的。

        果然,行之下河街三分之一处,他看到一块熟悉的招牌。

        “老友杂货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