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48章:来了

第248章:来了

        “见到老师了?”

        “嗯。”

        罗耀答应一声,宫慧跟着他一起喊余杰为老师,他也没纠正,当然余杰本人也没提过,叫着,叫着就习惯了。

        反正他也算是宫慧的老师。

        整个临训班一千多号人,那都算是他的学生。

        但余杰承认的,传承他衣钵的,只有罗耀一个人,这中间亲疏关系是完全不一样的,当然,宫慧要比那些学员好多了。

        “事儿大吗?”

        “事情不会太大,但想要保住现在的位置就难了,任务失败,不管是客观原因还是主观原因,都要有人背锅的。”罗耀说道。

        “这话你也敢说,小心让人听见了。”

        “你会去外头说吗?”

        宫慧眼神躲闪了一下:“我当然不会了,别忘了,我可是你的人。”

        “什么,你是我的人?”罗耀扶额一声,感觉有些事情不受自己控制了,这是很危险的信号,

        “没什么,我就这么一说,你还没吃饭吧,这个点儿食堂早就关门了,你也说了,不能搞特殊,所以,我给你留了饭。”宫慧道。

        咕咕……

        说到吃饭,罗耀的肚子就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吃饭,工作。

        “咱们军统四一大会就要召开了,这一回,主任点名了,让咱俩也要去。”罗耀想起来了,毛齐五在他离开的时候,特别交代了一声。

        “哦,知道了。”

        说起这军统“四·一”大会,其实就是军统局成立的纪念大会,今年是一周年,现在是抗战救国期间,纪念活动不能大操大办,但该办的还是要办。

        为此戴雨农还特批五万元经费,制作了一些纪念品,主要是为了树立他在军统局内的权威,当然,也有凝聚抗战人心的想法。

        纪念大会在军统局本部大礼堂举行,参加大会的人员必须着正装,佩戴青天白日的胸章。

        除了公开表彰和纪念牺牲的人员之外,晚上还有聚餐。

        ……

        一晃的功夫,余杰等人已经返山城已经有三日了,罗耀本以为在军统“四·一”大会能见到的。

        结果并没有见到,不但是余杰,陈宫澍他们也都没有见到。

        再去余杰住的地方打听,得到的答案是,人已经搬走了,但具体搬到什么地方去了,人家也不知道。

        罗耀先去找了沈彧打听。

        沈彧让他别打听这件事,只是告诉他,余杰没事儿,没有生命危险,倒是跟着他一起去河内的苏离倒霉了。

        在那些大佬中,他就是个小喽啰,任何事他都做不主,只能听命行事,这一次算是被牵连了。

        不过,他运气还算好的,关了几天,被放出来了,可没地方去了,他这种犯了事儿的,戴老板没发话,谁敢接收?

        罗耀这边正缺人呢,尤其是那招收的一百名行动队员,就缺一个训练主官,他和宫慧都比很忙,不可能每时每刻的盯着。

        “毛秘书,这苏离就是受牵连了,他本身没犯什么错,您就跟主任说一下,把人给我。”罗耀直接找到毛齐五,想把苏离弄过去。

        “攸宁,不是我不帮你,这事儿现在还不好办,你知道的,戴老板还没放下这件事,这些人的去处都不好定。”

        “那人都放出来了,难不成就什么事儿不干,浪费资源?”

        “你说的这个浪费倒也是,要不这样,你想要把苏离直接调到你那儿去,怕是不行,但他可以受邀去你那儿帮忙。”毛齐五替他出主意道。

        “这个办法倒也不错。”

        “只要你能说服苏离,我这边尽量给你方便。”毛齐五嘿嘿一笑。

        “谢了,毛秘书,回头我请您喝酒。”

        ……

        说服苏离,这还不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拉上李孚和文子善,四个人搓上一顿火锅,这事儿解决了。

        苏离反正也没啥好收拾的,一顿大酒喝下来,铺盖卷一卷,就上了罗耀的车,直奔“84号兽医站”过来了。

        “曹辉,接客了!”

        罗耀心情不错,从车上下来,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慧姐,慧姐,不好了,耀哥喝多了……”夏飞一路冲着叫开了宫慧的办公室。

        “苏队!”曹辉冲出来,见到苏离,也是激动,临训班一千多号人,不少吧,除去毕业前分配出去的,剩下的七百多少号人,分到各个机关,每个机关能分到一两人呢就不错了。

        就算是在同一个屋檐下,那能碰面的机会都很少,能见到同学,自然是高兴了。

        “曹辉,你小子怎么也在这里?”苏离喝的是满脸通红,这一路颠簸一下,酒劲儿上来了。

        走路都不稳了。

        “我都在这儿好几个月了。”

        “老曹,给苏离安排一个单间儿,他暂时在我们这儿帮忙。”罗耀吩咐一声。

        “真的,站长?”

        “嗯,慈恩寺那批新人不正好缺一个总教官吗,苏离来了,这不人就有了。”罗耀解释道。

        “哈哈哈,太好了,这下我可以轻松了。”曹辉开心的不行,他现在是安保、训练两手抓,找人替代都不行,都快忙疯了。

        “先安排苏离休息,回头我们再说这个训练的事情。”罗耀忙道。

        “好,不过,咱们单独空着的房间没有了,要不,苏队,你就跟我记一下,等慈恩寺那边的房子建好了,再过去?”

        “不用,我办到慈恩寺那边去住,那边还宽敞。”罗耀道,“把我的房间腾出来给苏离住。”

        “这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慈恩寺那边禅房已经修复的差不多了,在咱们的家属院没建好之前,咱们尽量都往那边安排,反正离的也近,走几步路就过来了,再者说,慈恩寺这么一修缮,风景还是很不错的。”罗耀说道,“今天就给我搬过去。”

        “是,站长。”

        “老罗,这不好吧,我一来,就把你的房间给占了?”苏离也觉得不好意思,哪有这样做事儿的。

        “我本来也想搬,这么多人都住在大楼你,太吵了,我想换个安静的环境。”罗耀笑道,“慈恩寺那边地方大,又空旷安静,十分适合晚上我思考问题。”

        “那行,我就不跟你争了,反正我也待不了多久,就当是你请我来付出的代价。”苏离哈哈一笑。

        ……

        “你不是中午从来不喝酒的吗,怎么今天喝了这么多?”宫慧给罗耀泡了一杯浓茶走进他的办公室。

        “今天不一样,为了能说服苏离过来,破一次例也值得了。”罗耀呵呵一笑,揭开脸上的冷毛巾说动,“中午这顿火锅,要不是拉着李孚和文子善两个人陪着,我还真没把握说服他过来呢。”

        “咋的了,他瞧不上咱们这庙小?”宫慧哼哼一声。

        “那倒不是,他是怕连累咱们,河内行动失败,连咱们主任最信任的侍卫队长都搭进去了,这事儿能轻描淡写的过去了?”罗耀道,“陈宫澍他们都被关了起来,苏离也是关了三天才放出来,主要还是他没什么责任,不然的话,估计至少也得送去反省惩戒。”

        宫慧明白了:“那咱们把苏离请回来,不会有什么麻烦?”

        “苏离不是河内任务的核心人员,应该不会有人盯着的,再者说,他都被放出来了,最多也就是冷藏,也没说不允许人家自己找活干?”罗耀解释道。

        “那咱们还得小心点儿,别让人给盯上,前一阵子,咱出的风头够大了,现在在山城军统系统内,谁不知道临训班除了一个‘三英’,你是三英之首,其余两英都只能给你这多红花当绿叶。”宫慧说道。

        “这挑拨离间的手法也太拙劣了。”

        “不管这是不是有人故意在挑拨离间,可现在出风头的是你,李孚和文子善不如你吧?”宫慧道。

        罗耀呆了一下道:“这个没办法,我们三个工作岗位不一样,他们两个的工作也很重要,很有成绩。”

        “你是这么想的,可架不住别人心里也会这么想。”宫慧道。

        罗耀微微一摇头,有些事情,他也是控制不了的,问道:“江萍萍和陈泽蓉两人的调令怎么样了?”

        “局本部这边问题不大,可她们两个关系都在湘城区,如果那边不放人的话,咱们这边想调人也没办法。”宫慧道。

        “那就以局本部的名义下借调函,换个路子看能不能走得通。”

        “我可没这么大的面子,得你过去跟人事科谈。”宫慧讪讪一笑,她去找人家人事科的科长,人家理都不理。

        “嗯,回头我去十九号的时候,去跟人事科的李科长谈一下,看能否走得通,把江萍萍和陈泽蓉调来山城我可是答应沈大哥和李孚的。”罗耀说道。

        “对了过两天,咱们家属院就开始动工建造了,开工那天,你是不是出席一下仪式,讲几句话?”宫慧提醒道。

        “开工仪式我就不出席了,你替我参加一下就行了,再者说,这事儿咱们低调一点儿,别的机构可没有咱们这福利,你也说了,咱们这对时间过于高调了。”罗耀笑笑道。

        宫慧道:“这可是露脸的机会,你真不去?”

        “不去,这种迎来送往的事情,最浪费时间了,毫无意义。”罗耀道,“咱们以后呀,能不参加,就不参加,还有局里的活动,实在推脱不了的去一下,能推的,都给我推了。”

        “行,我知道了,你休息一下吧。”宫慧道,“那个,我也搬过去慈恩寺住了,房间就在你隔壁。”

        “我搬过去是给苏离腾房间,搬过去做啥?”罗耀道,“再说,那是寺庙,过去是和尚住的地方,你一个女的,进进出出的,那不是惹人闲话?”

        “寺里现在有和尚吗?”宫慧反问道。

        “就算没和尚,你也不能住进去,这成何体统,不像话!”罗耀严厉的拒绝道,“不要给我惹麻烦。”

        “那我不住进去可以,都我总能过去看你吧,没有说寺庙不准女人进出道理吧?”宫慧后退一步道。

        “白天可以,晚上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