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46章:抓捕

第246章:抓捕

        戴老板一声令下。

        山城的宪、警、特都出动起来。

        一场大搜捕在山城各处发生。

        抓获日谍以及附属汉奸多达上百人,收缴地下秘密电台三部,以及枪支弹药数以百计,波及几乎整个城区。

        除此之外,缴获了一批物资。

        这个日谍情报组织,在山城经营了至少五年以上,但主要并不是以军事情报为主,以政治,经济和文化方面的情报为主。

        比如走私贩卖文物,勘察山川地理、矿产,控制舆论报社……

        这一切都发生在国府定山城为陪都之前,战争爆发后,这个日谍组织通过胁迫,收买以及蛊惑的方式,扩大近三倍。

        虽然,他们的活动很小心,但最终还是暴露了。

        暴露的原因说起来都令人不敢置信,只是一个意外监听的发现,令这样一个庞大的地下日谍组织彻底的浮出水面。

        河内行动失败。

        戴雨农刚被老头子叫过去臭骂了一顿,都以为这一次戴雨农怕是要失去老头子信任,就算不是去信任,那也需要好长时间才能修补这关系。

        谁又能想到,军统一转手,破获了潜伏山城数年的“日谍”大案,抓捕日谍人员以及汉奸上百人。

        这对戴雨农来说,简直就是一桩及时雨呀!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戴雨农这一下子缓过来了。

        老头子在这件事上面,那是狠狠的夸奖了他和军统一番,这卧榻之边,藏着这么一伙间谍。

        源源不断的给日军提供情报,甚至还有黄山官邸相关的情报,他能睡得着?

        自身的安全那可比刺杀一个汪兆铭要紧要的多了。

        戴雨农这事儿办的,太让他高兴了。

        至于杀错了人,误中副车,这也难免,那汪兆铭躲过多少次暗杀了,当年暗杀大王王亚樵都没能把他杀了。

        戴雨农就一定能办到?

        ……

        案子交上去后,戴雨农派特务总队接手,罗耀也只是跟那位王总队长打了一个照面,把案情汇报了一下。

        就再没见过了。

        特务总队在望龙门的湖广会馆办公,对外有“锦衣卫”之称,除了一部分充当军统机关以及国府部分大员公馆警卫工作之外,大部分都是从事军统下属的监狱和看守所的警戒工作,并充当审讯犯人以及处决的刽子手。

        军统内的人犯了家规,最终也是送到这个部门去接受处罚,可以说是军统内勤机关中的暴力部门。

        案子自己已经拿了头功,剩下的也要给别人一点儿汤汤水水喝一下的。

        何况,在这案子中,他已经获利不少了。

        “尚之味”面馆到手了,成了“密研组”的产业,“东川”贸易公司查抄获得财物,以及没有来得及走私出去的文物,当然这些文物属于国家,他不能私下黑了,可那些查获的财物,按照军统内部的分配规矩,他只需要上交一部分,剩下的就留给自己分配了。

        面馆继续开显然是不行了,他也没这个精力,租出去,每个月还能有一笔额外的收入,起码可以给密研组的多发一点儿津贴。

        然后就是买荒地,盖家属院的启动资金有了,还能拿出一部分来自购快报机和航空测向仪以及密研组急需的办公设备等等。

        有钱了,就得花出去,放在自己手上,你总是不那么踏实的。

        ……

        “主任。”

        “攸宁,以你的功绩,就算再给你颁一枚勋章也不过分,但是你刚拿一枚四等云麾勋章没多久,再给你一枚,怕有人反对,可是我军统的人立了功,总不能不奖励吧,何况还是破获一个这么大的地下潜伏日谍案,为山城安全作出了巨大贡献,奖励还是要有的,所以,军令部决定,将你的铨叙军衔提上来,少校,这可是委员长特批的,咱们军统有此殊荣的就只有你一个人。”戴雨农将罗耀叫过去,亲自对他宣布道。

        “感谢领袖器重,感谢主任栽培!”

        “委员长本来想亲自召见你的,但是有人说,你还年轻,需要继续沉淀一下,不宜承受这样高的荣誉,这对你的成长不好,所以,委员长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戴雨农继续说道。

        罗耀脸色讪讪。

        说心里话,他还未必想去呢。

        一个光头老男人有啥子好见的?

        戴雨农以为罗耀心生失望,忙道:“你也不要泄气,只要你再立下功劳,到时候委员长自然会召见你的。”

        “谢主任鼓励,学生必定不负所望。”

        “听说你在公馆后面买了一块荒地,平整了,准备建家属院?”戴雨农问道。

        “是的,这个家属院是给在‘兽医站’工作的技术人员准备的,一来他们工作的性质比较特殊,租房住,难以管理,尤其是安全方面,也容易被人钻空子,但是公馆空间有限,住不下这么多人,我就想专门搞一个地方,建造一些两三层的楼房和独立的小院子,再把配套的水电设施拉进来,大家伙就都能安心工作了,而且对我们的管理也相对方便容易多了。”罗耀解释道。

        “你的这个想法很好,我们的一些保密部门可以借鉴使用,很有价值,你写一个报告交上来。”戴雨农吩咐道。

        “好的,主任。”

        “工作上,你还有什么要求,现在可以提。”戴雨农嘿嘿一笑,坐下来,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那意思很明显,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店了。

        “主任,我想成立一支行动小分队,人数不用多,三十人就够了。”罗耀略微思索了一下,大胆的说道。

        “为什么?”

        “主任,虽然我们‘密研组’是从事密电码破译的,可是一旦碰到截获山城潜伏的地下秘密电台,我们总不能等上报之后再去跟相关部门联合调查,那样效率就太低了,而公馆的人手现在已经不够用了,我们还在不断的寻找和挖掘相关人员,我们同事也需要一支更加强大保卫的力量。”罗耀解释道。

        “这个要求还算合理,我可以从特务总队那边给你调一个排过去归你指挥。”戴雨农点了点头。

        “主任,我想亲自招募并训练这三十个人。”罗耀道。

        “你想亲自训练新人?”

        “是的,新人如同一张白纸,更容易把他们训练成我先要的人。”罗耀解释道。

        戴雨农站起身来,在罗耀面前来回走了两步,一抬头:“人我同意你招,但不是三十人,是一百人,你给我训练好了,留下三十人,剩下的七十人归我。”

        “没问题。”

        “好,那就这么说定你了,公馆前面不是有一个废弃的佛寺吗,我把这个佛寺也划归你作为训练基地。”

        “主任,那个废弃的佛寺可是住着不少无家可归的流浪儿童,我若是占了佛寺,他们怎么办?”

        “你可以把他们组织起来,办一个儿童福利院,前面是福利院,后面是训练基地,那佛寺大的很,容纳三五百人应该没什么问题的。”戴雨农道。

        “是。”

        没有戴雨农这个话,罗耀最多平时接济一下那些流浪儿童,给些吃的,穿的,保证他们不会饿死,冻死,现在好了,他可以名正言顺的办一个福利院。

        “河内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学生知道一点点,详细情况还不了解。”罗耀是从沈彧那边听到一些有关河内刺杀失败的消息,但报纸上并未公开,他也不好瞎打听,尽管他早就知道会是这么一个结果,但内心还是希望会出现一个不一样的。

        “行动失败了,误杀了汪氏的秘书曾仲明。”

        “那真是太遗憾了。”

        “是呀,行动本来非常顺利的,谁知道,会杀错了目标,以至于功归一篑。”戴雨农每每谈及此事,都是非常恼恨。

        “主任,咱们以后还有机会。”罗耀安慰一声。

        “是呀,以后还是有机会的,咱也不必气馁。”戴雨农点了点头,“你老师余杰就要从河内回来了,到时候你去机场接他。”

        “是,主任。”

        ……

        罗耀本想把“一贴灵”夫妇留在“兽医站”的,反正“兽医站”医务室也缺一个医生,可是后来一想。

        “一贴灵”留在兽医站,基本上无事可干,他是以骨科和跌打损伤见长,学的还是中医。

        而“兽医站”医务室也没有那么多伤病员可以看,西医的那一套他也不适应,还不如让他出去开个医馆,反而能够帮助更多的患者。

        再者说“一贴灵”的身份没暴露,没有人知道他跟军统的关系,他去开个医馆,罗耀在外面也能有一个安全的落脚点。

        在沙坪坝井口老街上,“一贴灵”夫妇寻了一个临街的门面,花了钱修缮一下门面,重新盖了一下瓦。

        “林氏祖传跌打”牌子挂了出去,为了显示这块招牌够老,还请专门的人做了“做旧”的处理。

        这样看上去,起码还像是那么一回事儿。

        医馆的执照是罗耀帮忙办的,所有手续都齐全,然后就悄悄的开张了。

        没有请什么人过来办开业典礼,也没跟什么人过来祝贺,连鞭炮都没有放一串,低调的很。

        医馆靠井口老码头,码头上卸货和运货的苦力比较多,这干体力活的,受个伤那是家常便饭。

        有人在“一贴灵”这边看过,一贴膏药就起了效果的,这名声自然而然传开来,这“林氏医馆”的生意就好了起来。

        外乡人在山城讨生活,自然躲不开本地的势力。

        不过“一贴灵”背后可是有军统,本地的势力刚上门,随后就被收拾了,才知道,这家小医馆背后能量不小,再也不敢上门造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