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45章:“鸠山”小组(四)

第245章:“鸠山”小组(四)

        这要是宋家,罗耀说不定就偃旗息鼓了,最不济的话,也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并不是他想包庇汉奸日谍。

        而是顾忌戴雨农跟宋家的关系。

        在军统干活,可不能由着性子来,这个时候讲原则,那是会死人的,还会坏了事情,他又不是一根筋的犟驴。

        但是孔家,嘿嘿!

        戴雨农跟孔家的关系可不和睦,这孔姐夫当上了财长后,对军统很不友好,总是卡经费,逼的戴雨农自己想办法找钱。

        宋部长就不一样了,即便人在美国,还帮着军统办事儿,本人跟戴雨农私交还相当不错。

        戴老板对孔姐夫有怨气,但是对方背景太硬,无可奈何罢了。

        “我给毛秘书打个电话。”罗耀虽然觉得可以动“东川”公司,但打个电话请示一下还是必要的。

        “真要动?”

        “如果这个东川公司真有问题,我们就这样放过了,如何跟前方浴血奋战的将士们交代?”

        “好吧,只要上头同意,我马上调集人手。”沈彧也是一阵兴奋,他算是胆子大的了,没想到罗耀的胆子更大。

        “喂,毛秘书,我是84号兽医站的罗耀,有个事儿向您汇报一下……”这是专线电话,所以一打就通。

        “你等一下,别马上采取行动,我向戴老板请示一下,等我电话。”毛齐五听了罗耀的介绍,马上吩咐道。

        ……

        “这小子居然查到孔家有关系的人头上去了?”戴雨农心情并不好,因为刚接到河内发来的电报。

        行动失败,误中副车。

        此事一旦发酵开来,后果很严重,老头子一定会雷霆大怒的,肯定要找个替罪羊的推出去的。

        他是毫无疑问的,要是刺杀成功,倒也就罢了,不过是受点儿委屈,等风波过后自然就没事了。

        现在死的不是目标,是目标身边的人,更重要的是,还被河内警方当场抓住了自己的贴身卫士王鲁乔。

        这是被人拿住了证据了,想撇清关系都难了。

        这个时候,要是再跟“孔家”杠上的话,弄不好问题会更加严重,不过他戴雨农也不是怕事儿的人。

        他妥协,孔家未必就领情,人家还以为他是怕他们孔家呢。

        虽然不是直接针对孔家的人,但能抓住对方一个把柄,狠狠的敲一下子,这也是值了,机会是相当难得的。

        “戴老板,我该怎么回?”

        “查封‘东川’公司可以,但不要涉及林东川本人。”戴雨农仔细考虑了一下,决定稳一手。

        “东川”贸易公司有问题,但不等于林东川本人就有“问题”,这个“问题”不是他想要的问题。

        这话说起来确实有些拗口,林东川这人肯定有问题,但现在不能拿这个“问题”来找他麻烦,除非能证实他跟“日谍”扯上关系。

        那性质就不一样了。

        戴雨农能猜到这个“东川”贸易公司是干什么的,细究起来,肯定是有一些违法的勾当,

        但你就算抓住了又如何,人家背后有“孔家”,再者说,林东川只是孔二小姐的男朋友,还不是孔家的女婿。

        “您的意思是林东川如何涉案的话,也不要动他?”

        “有确切证据吗?”

        “还没有。”

        “除非有确凿的铁证,才能动,否则,我们将会面对的是孔家。”戴雨农道,“他走私的那点儿货,根本办不了他。”

        “明白了,我这就去回复他。”毛齐五点了点头。

        ……

        罗耀挂了电话,对沈彧道:“毛秘说了,动‘东川’公司可以,但不要对动林东川本人。”

        “明白了,我这就去办。”沈彧心里神会,直接就离开了。

        郭明已经完全交代了,他呢,算是自己定力不足,加上遇人不淑,一步一步被拉下水,最终助纣为孽。

        可惜!

        而朴尚真,他的情况就不一样了,一个可怜虫,被洗脑的人,完全丧失了自我,还替侵占了自己国家的侵略者做事儿。

        可悲!

        至于那个方副经理,罗耀基本上断定,这家伙就是个日本人,他那股味道是骗不了人的。

        日谍的味道。

        可恨!

        三人当中,他是嘴巴最严实的,要说他是普通人,鬼都不相信。

        老虎凳,辣椒水儿,钉竹签……

        军统发明的酷刑那可是多种多样,五花八门,还有很多是戴雨农亲自琢磨出来的,那真是奇思妙想。

        这有时候不得不佩服人的创造力,怎么就能想出这么些折磨人的刑罚来呢?

        “方副经理,何必呢,说了吧,尚真他都已经招供了,你不说,又能怎样呢,不是徒遭皮肉之苦?”

        “我是一个商人,不是什么日本间谍,你们搞错了。”

        “是吗,看来,给你机会你是不想要了。”曹辉心一冷,“把人给我吊起来,继续给我狠狠的打。”

        “是!”

        皮鞭浸湿了,再沾上粗盐,那一鞭子下去,皮开肉绽不说,盐粒儿附着伤口之上,瞬间将体内的水分吸过来,那种疼痛,真是非人的。

        时间仓促,隔音做的而不好,这惨叫声几乎整栋大楼都能听见。

        “这个曹辉,这么个审法,还让人怎么工作?”罗耀在办公室关上门,都能听见楼底下传来的惨叫声。

        “站长……”

        “我知道,我马上下去,你们安心工作。”已经有人来找他反应了,这样下去,大家伙儿还怎么专心工作。

        看来这以后还真的找个地方,审讯的工作不能放在“兽医站”,太扰民了。

        “站长。”

        “赶紧停了,这家伙叫的太大声了,整栋楼除了他的惨叫声,没别的了。”罗耀把曹辉叫出来吩咐道。

        “停下来,不审了?“

        “不是不审,你得换个办法,咱们军统就这一种手段吗?”罗耀道,“你在临训班就没有见识过?”

        “站长,这可是最快的了,没多少人能挨的下来的?”曹辉道。

        罗耀叹了一口气,这没有想象力也就罢了:“过来,我教你一个办法,看能不能让他开口。”

        “站长,您这招也忒损了吧?”曹辉听了罗耀的办法,脱口而出,情知不对,忙捂嘴,尴尬的一笑,“口误,口误。”

        “能办吗?”

        “能,马上办,这一回看这小子能挺多久。”曹辉信心满满的说道。

        ……

        “你小子运气好,我们站长发话了,给你换个新花样,保证让你满意。”曹辉进去后,吩咐手下人将方副经理放下来。

        “什么新花样?”姓方的站都站不稳,嘴角歪在一边,哆嗦的问道。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曹辉嘿嘿一笑。

        没过多久,一块巨大的冰块儿运了进来,差不多有一米厚,被放在了刑架子下面,上面磨平了,光滑可鉴。

        “把方先生请上去!”

        “你,你们干什么……”姓方的经理不明所以,惊恐的喊道。

        “脱光了,给我吊上去,记住了,得让他双脚踩在冰面上。”曹辉嘿嘿一笑,这种刑罚,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咝咝……”

        虽然是阳春三月了,可气温还是有些低的,那脱去了衣服,光着脚站在厚厚的冰块上,那个感觉,简直不要太酸爽。

        一时半刻还能挺得住,时间长了。

        也不打,也不骂,就看着姓方的在滑不溜秋的冰块上跳舞,一边跳,一边冻的直怪叫,但是比刚才那惨叫好多了。

        几分钟后,跳不动了,开始哆嗦,双.腿都站不稳了,脸色也开始起了变化。

        “来,把人放下来,送过去烤火!”

        “啊?”

        冷热交替!

        如此还不到一个两个来回,这位姓方的“东川”贸易公司的副经理彻底的扛不住了,全部招供了。

        他并不姓方,真名叫今野永秋,日本人,静海东亚同文书院毕业,隶属日本陆军参谋本部第二部在山城谍报组成员。

        这个谍报组的组长为鸠山,其掩护身份是山城一所中学的校长,潜伏在山城已经五年之久了。

        这个中学有一个教学用的气象观测站,可以随时了解山城的气象信息,除了收集山城的气象情报之外,还有民生、政治文化方面的信息。

        这些情报虽然不属于机密,但也是广义的情报,对日军掌握山城内部的情况做出判断,可以说是有着非常的大的作用。

        这个情报组收集的信息非常广泛,气象情况只是其中之一,还有物价水平,日机轰炸毁伤效果,国府在山城实施的政策,民众的反应等等。

        他们只是其中的一条线。

        利用郭明传递的都是最紧要的情报,所以才让今野永秋专门负责,而其他的情报,不属于迫切情报,可以通过其他方式传递回去。

        比如走私夹带的方式,有林东川背后孔家的关系,谁敢查“东川”贸易公司的货物?

        这些情报通过这种方式先转去香港,再从香港转去需要的情报部门或者国内的研究机构。

        而“东川”贸易公司的走私路线则是反过来的,这条线,今野永秋可以说经营了许久,才有今天的成就。

        就是在“林东川”的身上就花了极大的代价,才做大了“东川”的副经理。

        想不到,还是暴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