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44章:“鸠山”小组(三)

第244章:“鸠山”小组(三)

        军统的施工队虽然不那么专业,但是改造一间审讯室,那还是能做到的,因为干这个,他们是专业的。

        甚至还可以设计的很人性化。

        不过时间有点儿紧。

        所以,一切从简。

        “罗耀,我看你这儿以后,怕是要弄一个看守所了。”沈彧道,“可以作为秘密关押重犯的所在。”

        “沈大哥,别开玩笑了,我这可是研究机构,不是办案机构。”

        “给你看这个。”沈彧嘿嘿一笑,从怀里掏出一个带着体温的牛皮纸信封递过去,“看了这个再说吧。”

        “什么?”

        罗耀表情怪异的接过来,打开一看,居然是一封任命书,而且还是山城卫戍警备司令部签发的。

        稽查处第三科副科长?

        “沈大哥,这是怎么回事儿?”罗耀皱眉问道。

        “今天我出来的时候,被毛主任叫了过去,这任命书是他让我给你的,说是有了这个身份,你以后在山城查日谍相关的案子就名正言顺了,而且有这个身份,也可以调动警察局和军统相关单位的人配合你的行动。”沈彧解释道。

        “有这么大的权力?”“

        “你可别小瞧稽查处这的个三科副科长,山城现在七个警察分局,每个分局的局长,你跟他们是平起平坐的。”沈彧道。

        “行,有了这个身份确实以后办事方便多了。”罗耀收了起来,又多了一个头衔,反正不是啥坏事。

        “抄了那个尚真的面馆,收获不少吧?”

        “不知道,齐志斌还在清点呢。”罗耀还真不知道准确的数字,但肯定是发了一笔横财就是了,“‘东川’贸易公司呢?”

        “这家公司比较麻烦,回头跟你细说,还是先审讯那个尚真好了,说不定能从他嘴里掏出一些有用的东西。”沈彧回避了一下。

        “好。”罗耀也没继续追问。

        ……

        “尚真,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尚真这一回倒是很老实,直接开口道:“我承认,我就是孟家那个女婿学徒,孟绍原、孟静怡父女俩是我杀的。”

        “挺痛快的,是条汉子,说说吧,那是怎么谋划这一切的。”罗耀问道。

        “那会儿我刚来山城,面馆生意不太好,甚至于天天亏钱,眼看维持不下去了,我就动了歪脑筋,打听到这孟家面馆生意特别好,刚好知道孟绍原想招一个学徒,日后入赘他家,顶替孟家的梁柱,这前前后后有不少人去孟家学过,但是这孟绍原就是把这些人当做不要钱的伙计,根本没想过要传授他的手艺,加上他女儿生的丑,所以,久而久之,就没有人上门了……”

        落难书生与“千金小姐”戏文真是害死人!

        这孟静怡居然相信了尚真的鬼话,将他收留在家中,孟绍原坚决不同意女儿跟尚真来往。

        自然不愿意让他去店里帮忙。

        老头子也是倔脾气,谁会想到,孟静怡居然偷偷的把老孟家的手艺教给了尚真不少,这可真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

        不过老孟家的“传男不传女”的事还真是真的,尽管孟绍原很多时候不避讳自己的女二,但关键的还是留了一手的。

        尚真最终也知道了,逼着孟氏父女摊牌。

        尚真本就没有娶孟静怡的心思,不过是为了孟是祖传的手艺而来的,威逼利诱,孟氏父女抵死不从,还大骂尚真是“白眼狼”。

        结果,尚真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勒死二人,然后又杀了一个流浪汉,伪装成走水,三人葬身火海的假象。

        他蒙混过关了,因为人都烧成了焦炭,没有人会朝谋杀上面去想,而且,三个人都死了。

        谁会想到死的第三个人并非他们想象中的第三个人呢?

        这件案子只能以“失火案”了结。

        去过孟家,见过尚真的人本来就少,而尚真又远离了原来孟家人的生活区域,加上他平时很少在面馆露面,只是躲在幕后。

        身份自然不容易暴露了,过个一两年,人们早就把这件事给淡忘了,谁还会记得他呢?

        他也没想到,老蔡会吃出他面馆做的面里有“老孟家”的味道吧,他当年可是未能从“孟氏父女”手里把最要紧的一手学到,这面汤的味道始终是差了那么一点儿,居然成了他暴露的唯一破绽。

        他自己也知道,还经过一番改良的,但还是被人吃出来了。

        “好了,孟氏父女的案子基本上水落石出了,那咱们接下来说一说你身上其他事儿吧?”罗耀命人让尚真签字画押,继续问道。

        “长官,杀人偿命,我认了,这还有什么事儿?”

        “装,你还在给我装?”罗耀冷笑一声,“你家那条通往枯井的地下密道是怎么回事儿?”

        “那是我无意中发现的……”

        “你是不是把我们军统的人都当傻子了,那密道最近一两年才挖出来的,要是早就存在的话,泥土会那么新吗?”罗耀厉声喝问道,“你是想要再遭受点儿皮肉之苦吗,这一回可不会比上次轻松了。”

        尚真低下头,不说话。

        曹辉突然敲门进来,看了尚真一眼,俯身下来,在罗耀耳边小声说了两句。

        罗耀眼神微微一眯,点了点头,一挥手,示意他出去。

        曹辉没多说什么,直接就开门离开了。

        “朴尚真,你知道你自己活不了,所以,拒不交代,替你背后的人隐瞒,这我可以理解,不过你也知道,有些情况比死还难受,你受过这方面的训练,应该明白的。”罗耀平静的说道。

        尚真听到罗耀喊出“朴尚真”这三个字的时候,他瞬间就垮了下来,不管是谁供出了他,他都彻底完了。

        “我这个人还是很人道的,给你一刻钟时间考虑一下,决定说还是不说,如果不说的话,那就对不起了。”罗耀站起身,授意齐志斌收起记录本,准备离开。

        ……

        “这个郭明是在静海求学的时候跟朴尚真认识的,一个西部山区过去的孩子,一下子扎进了花花世界的大都市,被物欲眯了双眼,欠下一屁.股的债,就是那个时候认识的这个朴尚真,这个朴尚真一开始只是以债主的身份跟他一起来的山城,后来,才露出了真面目,渐渐的,郭明就成了这个日谍小组中的一员。”宫慧说道,“他负责把朴尚真拿到的情报,通过他在电报局工作的便利,给发出去,为了不让人截获后发现是自己,他将自己平时发报的速度跟发送间谍情报的速度分开来,有时候,他还会用别人的机器发报,故意扰乱视线,不得不说,这家伙还真是个人才!”

        “这么说,此人也算是误入歧途?”

        “他知道朴尚真的身份,但是,对于情报内容,他是不知道的,因为他只是报务员,只负责发报和抄收电文,去‘尚之味’吃面,就是取发出的电文,就在吃饭的桌子下面,有一个卡槽,这是专门设计的,电文就塞在里面,他抄收拿回的电文,也一样在吃饭的时候放进去,若非必要,他跟朴尚真是不见面的。”曹辉补充说道,“我已经派人去查看了,郭明说的是不是真的,马上就能知晓。”

        “朴尚真,这个姓氏很少见,他不是汉人吧?”

        “他是半岛人。”宫慧道,“祖上还是小贵族呢,很早就被送去日本受训了,郭明说,他还有一个日本名字,叫什么小森辉太郎。”

        “太郎一般是家中长子的名字,看来这个家伙在家中还是个长子。”罗耀嘿嘿一笑,“就是好好的人,偏要做狗。”

        “那个姓方的副经理呢?”沈彧问道,“他就没说点儿什么?”

        “这家伙很狡猾,只说他跟尚真是生意上的朋友,其他的什么都不说。”宫慧说道。

        “生意,他们做什么生意,还如此偷偷摸摸的?”沈彧冷笑一声,“这一听就是故意找的借口。”

        “走私古董。”

        “很完美的借口。”

        “是呀,咱们老祖宗留下的东西,自己不珍惜,洋人倒是喜欢,这些年,多少国宝流落海外了。”罗耀叹息一声。

        “沈大哥,你不是说查封‘东川’贸易公司有困难,这是怎么一回事?”罗耀想起来沈彧来的时候,就跟他提及,但没有把话说明白了。

        “这个‘东川’贸易公司跟中央信托局运输处有些关联,如果没有确凿证据,就动它他话,恐怕会惹来麻烦。”沈彧说道。

        “孔家?”罗耀心里“咯噔”了一下,查一个小小的“日谍”潜伏电台,怎么还跟“孔家”扯上了关系?

        “那搜查‘方’副经理的家应该没问题吧?”

        “这个我已经吩咐人去做了,只是查封‘东川’贸易公司需要慎重。”沈彧点了点头。

        “东川贸易公司的负责人是谁?”

        “林东川。”

        “这个人什么来头?”罗耀问道。

        “孔二小姐的男朋友。”沈彧讪讪一笑,解释道。

        难怪了!

        罗耀惊呼一声,差个案居然查到皇亲国戚身上了,当然,这个林东川还算不上,可是以他跟孔二小姐的关系,那还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这孔二小姐名声可以说是名声在外,性格乖张跋扈,胆大包天,就没有她不敢干的事情,可以说民国第一奇葩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