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42章:“鸠山”小组(一)

第242章:“鸠山”小组(一)

        这个“尚真”绝对有问题。

        军统不是警察,虽然军统控制了警察系统,但军统跟警察还是有本质区别的,因为军统办案不需要证据。

        只需要怀疑就够了。

        “沈大哥,这个学徒女婿在孟家就没有人见过吗,他又不是见不得人,而这个‘尚真’在‘尚之味’面馆也是从来只呆在后厨,很少到前面来,为什么,自家的生意,就这么怕见人吗?”

        “罗站长分析的有道理呀。”沈彧嘿嘿一笑。

        “那就传讯吧,现有的证据和合理的怀疑已经足够了。”罗耀道。

        “为什么不直接抓人?“

        “能让他自动投案,为什么要上门抓人呢?”

        “倒也是,万一弄错了也不好收场。”

        ……

        军统办案,警察局自然是全力配合,找个借口把“尚真”叫过去问话,这还不是很容易的一件事。

        这“尚真”并未怀疑,警察只是叫他去问话,若是真有事儿,那就不是警察登门了,直接有人过来踹门了。

        这军统特务们办案想来就是这德行。

        人一到警察局,就被摁住了,搜身,套上头套,拉上汽车带走了。

        ……

        “给见过这孟家女婿学徒的人看过尚真的照片,都说有七八分相似。”宫慧那边的调查询问也有了结果。

        这个结果已经在意料之中了。

        如果“尚真”真的是那个没死在大火之中的孟家的女婿学徒的话,那他身上就有很多的谋杀嫌疑了。

        “可以对尚真进行审讯了。”罗耀点了点头。

        “兽医站”可没有专门的审讯室,只能因地制宜,临时开辟了一个房间,是不是以后有这个需要,那要不要专门改造一个,再说。

        军统搜身检查,那都是专业的。

        尤其是经过“临训班”特训过来的学员,那就更加正规了,任何想要藏东西的地方都不可能存在的。

        尚真如果是普通老百姓,此刻早就吓的瘫软如泥了,可他还能保持镇定,这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了。

        “尚老板,我想你应该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了吧?”罗耀主审,齐志斌担任记录员,宫慧和沈彧站在身后围观。

        曹辉带着手下两人担任警戒,可以说严阵以待。

        “长官,我犯了什么法,你们把我抓过来?”尚真问道。

        “你犯了什么事儿,你自己不知道吗?”

        “我,我不知道。”

        “行,我问你,这个人你认识吗?”罗耀拿出一张孟绍原生前的照片,指着上面的人脸问道。

        “不认识。”尚真看了一眼,非常迅速的否认道。

        罗耀当然知道他会否认,但他要的并不是这个,而是观察他“否认”背后的东西,尤其是他回话的时候轻松的语气。

        他刚开始还有些紧张,可当他拿出“孟绍原”的照片,居然放松了,这很不寻常,这情绪的转变,很不寻常,要么就是孟绍原跟他真的没啥关系,要么,孟绍原的事儿并不是他身上最重要的秘密。

        罗耀更倾向于后者。

        “民国二十六年的九月到十二月份,你在山城吗?”罗耀问道。

        “是呀,我一直待在山城呀,我开了一家面馆,每天都要打理面馆的生意,这水东门街的街坊邻居们都知道呀?”

        “可我们走访了不少水东门街的街坊,他们说这段时间,几乎看不到你在面馆出现,打理面馆生意的是你聘请的管账的刘先生,要不要我把刘先生请过来跟你当面对质?”

        “不可能,那段时间我身体不好,但一直都在店内!”尚真道。

        “那刘先生干的好好的,你为何将他辞退了?”

        “我身体不好那段时间,没精力多管面馆的生意,后来我发现他手脚不干净,就把他辞退了,这有什么问题?”尚真反问道。

        “你是不是觉得刘先生已经不在了,我们找不到人跟你对质,你就可以蒙混过关了?”罗耀冷笑一声,“刘先生对家人说过,那段时间你的面馆生意惨淡,每天都在赔钱,他就出主意,让你去找孟绍原师父学习,并且说,如果你能够入赘孟家的话,这面馆的生意自然就能起死回生,对不对?”

        “这完全是子虚乌有的事情,诬陷!”尚真激动的道。

        “你改名谢熵,取得孟家父女的好感,拜在孟绍原的门下学习做面和做汤的技术,却不愿意去孟家的门店帮忙,说是潜心在家练习,怕去了做不好,砸了孟家的招牌,用此等花言巧语骗的孟家父女的信任,让你不至于被人发现真正的身份被揭穿,实际上,你从拜入孟家的那一刻,就已经下了偷师孟家的做面的技术后,然后杀人的打算吧?”

        “胡说八道,血口喷人,污蔑……”尚真激动的手足颤抖。

        “那孟静怡虽然长得丑点儿,可心地善良,人品端正,那绝对是贤妻良母,可你怀揣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接近她,天真善良的她居然信以为真,以为遇到了真爱,却没想到,她一心想要嫁的夫君居然是这么一个怀着不可告人目的的,狼心狗肺一样的东西!”罗耀说到激动之处,站起来,一拍桌子怒指对方吼道。

        尚真虽然表现很恼火,但是眼底藏着一丝“得意”的光芒。

        这一丝光芒正是罗耀想要捕捉到的。

        “长官,你说的这些,我根本听不明白。”

        “尚真,我告诉你,如果我们不是掌握了确切证据,我们是不会把你请过来的。”罗耀表现的很激动。

        “那就请长官出示证据?”

        “证据自然会给你看的,但不是现在。”罗耀怒哼一声,一副“无计可施”的表情,“来人,给我用刑。”

        “是!”

        ……

        “罗耀,刚才在里面怎么回事儿,那可不是这么不冷静的人?”在里面的时候,沈彧不好多问,出来了,自然可以了。

        宫慧也问道:“站长,刚才你在里面跟他说的那些,是不是真的,为何我是一点儿都不知道?”

        罗耀笑呵呵的道:“我是故意的,不过我说的那些也不是完全瞎编的,至少是一种合理的推断。”

        “编的?”

        “是呀,这个故事是不是很精彩?”

        “你这是审案子,还是说书呀?”

        “你们没注意到我在说这个故事的时候,尚真虽然极力否认,甚至气的浑身颤抖,可是眼神却十分冷静,这可不是一个普通人能做到的,而且他眼神之中还透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味道。”罗耀道,“这尚真的背后可能没有我们想象的简单。”

        “可是他不开口,咱们也拿他没辙呀?”宫慧说道。

        “如果尚真被捕,郭明拿不到情报,发不了电报,这两件事是不是可以直接有关联了?”罗耀反问一声。

        “对呀,还要扣留尚真四十八小时,我们就可以知道,郭明跟尚真的关系了!”沈彧一拍大.腿。

        “不用,二十四小时就够了。”罗耀道,“今天晚上,郭明的夜班,他一定会去‘尚之味’吃面的。”

        “可是尚真已经知道我们的身份了,如果我们放他回去……”宫慧疑惑的问道。

        “这一招叫做‘打草惊蛇’,如果尚真可疑,那么突然联络中断,那他的组织必定会要了解情况,我们只要死死的盯住他就可以了。”罗耀道,“沈大哥,现在就看你的了,能不能全方位监控‘尚之味’。”

        “明白,我这么成了替你干活的了?”沈彧怪叫一声。

        “能者多劳嘛。”罗耀嘿嘿一笑。

        ……

        “沈大哥,我十分担心老师在河内的境况,可是,你知道的,我不敢与他联系,怕的是给老师带去危险。”罗耀找了个借口支走了宫慧,与沈彧单独说道。

        沈彧点了点头:“我也担心四哥的安全,那边毕竟不是咱们自己的地盘,法国佬对咱们也不是那么友好。”

        “我担心的是,日本人知道我们有刺杀汪兆铭的计划,而他们会利用这一点来做文章。”罗耀道。

        “什么意思?”

        “具体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有一点就是,如果杀不了汪兆铭,那就回彻底激怒他,到时候,他就会马上倒向日本人,所带来的政治影响会非常大,后果也是非常严重的。”罗耀道。

        “四哥远在河内,这次行动的总指挥是辣手书生陈宫澍,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我能左右的。”沈彧听了,也心思沉重道。

        “虽然我可以联系上老师,但是我不敢这么做。”罗耀道,他到不是避嫌,而是余杰在河内执行的是特殊任务,是绝对机密,除了戴雨农能够跟他们取得联系,其他人都是不行的。

        他若是擅自联系,有可能会给余杰带去不必要的麻烦。

        “你也别担心了,有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沈彧安慰道。

        “对了,老师的秘书廖侠呢?”罗耀问道。

        “听说是调去西京了,具体什么岗位,我还不清楚。”沈彧道。

        “哦,没什么,我就是觉得奇怪,他怎么没跟老师一起去河内。”罗耀洒然一笑解释道。

        “去河内的人必须精干,而继续留在黔阳班,又没有他的位置了,还不如去别的地方渡一下金,有了一线工作经验,升职也容易。”

        “倒也是。”罗耀点了点头,“沈大哥,昨天夜里一宿没睡,晚上回去好好休息,咱们这个案子,一时半会儿搞不清楚。”

        “嗯,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