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40章:老蔡立功

第240章:老蔡立功

        面馆门面不大。

        但是进去之后,空间可就不小了,得有四五十个平方,这在现在寸土寸金的东水门古街确实相当难得。

        亮堂,采光也好。

        重要的是,这里面收拾的非常干净,完全没有一点儿路边小面馆的感觉。

        周围的木制的墙壁上,挂着四君子的竹雕图,给人一种雅致的感觉,确实有些赏心悦目。

        在这么一个面馆吃饭,那还真是能把品味和心情一下子提上去。

        “尚之味”是一家面馆,来这里的人自然是吃面的,这条街挺繁华的,自然客人是少不了的。

        罗耀和宫慧来的时候,面馆内上座率差不多有一半儿,生意相当不错。

        选了个不错的位置坐了下来。

        “先生,太太,您二位吃的什么?”青衣小伙计,快步跑了过来,一甩肩膀上的毛巾,把桌子擦了一遍问道。

        “给我们来两碗面。”

        “那您是干熘(干拌面),还是提黄(面条偏生硬)?”

        “没有汤面吗?”

        “有,有,汤面两碗,这加点儿什么?”伙计忙道。

        “我加肥肠,小慧,你呢?”

        “给我加牛肉吧。”宫慧想了一下道。

        “加青(多加青菜),少辣,不要放香菜,蒜可以来点儿。”罗耀有嘱咐一声,一挥手让伙计下去了。

        “小慧,你有什么感觉?”罗耀微微一笑,向宫慧询问道。

        “环境挺不错的,面的价格也不贵,普通人也能承受,就是不知道味道如何。”宫慧道。

        罗耀点了点头:“来这种面馆吃饭的,大部分都是熟客,咱们可是生面孔,就算咱们把山城话说的再溜,有经验的人还是能听出来的。”

        “二位,你们的面条来了,小店还奉送一盘儿干丝,两位请慢用。”说话间,伙计就已经端着热气腾腾的面过来了。

        黑色的大海碗,装了差不多有四分之三,七八块肥肠均匀的铺在面上,鲜红的辣子,还有碧绿的青菜,那热气把香味都顶上来了。

        香!

        宫慧那碗加了牛肉的也差不多,看着就有食欲。

        店家还真会做生意,还给送了一盘凉拌的干丝,这可是算是物超所值了。

        看罗耀低头猛“嗦螺”面条,宫慧不禁怀疑他以前是不是没吃过面条,这有那么好吃吗?

        难道比老北平的杂酱面还好吃?

        不过吃上第一口后,宫慧发现还真好吃,吃的自己都停不下来了,就是她是北方人,不太适应南方的这种麻辣。

        还好点的是“少辣”,不然,真没办法进口。

        “这家面馆不错,小慧,咱们以后得常来。”罗耀吃完面条,掏出手帕一擦嘴,把伙计招了过来,“伙计,结账。”

        “您二位一共消费八毛。”

        罗耀掏出一张一块的法币递了过去:“剩下的两毛不找了,算是给你的小费。”

        “谢谢先生和太太。”伙计开心道。

        前后不到二十分钟,罗耀和宫慧就从“尚之味”面馆出来了,宫慧不解:“咱们不是来查探一下这个‘尚之味’的底细吗,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我们现在只是普通的食客,待太长时间,会引起对方的怀疑的,尤其我们是生面孔,假若这个‘尚之味’真有问题的话。”罗耀解释道。

        “昨天那个郭明是白班,今天应该是夜班了,咱们其实应该在他那个时候过来的。”宫慧埋怨道。

        “我刚才观察了一下,按照夏飞的描述,郭明吃面坐的位置,非常巧妙,背对着门口,从外面根本无法观察到他的动作,而在面馆座位宽裕的情况下,一般人都不愿意去坐那个位置,如果‘尚之味’就是他们交换情报的人,那么在他之前去吃饭,坐在那个位置的人就非常可疑,可通过我们的监视和观察,并没有发现可疑的人。”罗耀道。

        “如果不是外面的人,那就是里面的人了,比如店里的伙计,点餐的时候肯定是要接触的。”

        “先把这家面馆的来历调查清楚。”

        “好。”

        面馆的来历很好调查,基本信息都是公开的,晚上,资料就放到了罗耀的办公桌上,效率算是非常快的了。

        “尚之味”的老板姓尚,单名一个真字,大约三年前来的山城,他一个外省人,居然在山城开了一家具有山城特色面食的饭店,还赢得山城的口碑,确实不简单。

        这个时间点刚好跟郭明回山城治丧差不多,但具体什么时间就不太好查了。

        当时水东门街房子价格并不贵,尚真花钱盘下了现在“尚之味”的门面房,一开始生意也不是很好,后来经过研究,改良,寻师拜访学习,这才有了今天的“尚之味”。

        面条做的好吃,一个是面条本身的劲道,还有一个就是汤和酱,面好,如果汤好,酱料实在。

        那必然是一碗好面。

        和面是技巧的,熬汤更是有秘方的,要做一碗好面,可不是那么简单的,很多都是传承下来的。

        这可是吃饭的技艺,轻易不传外人的。

        尚真一个外省人,就算以前开过面馆,但在山城,老百姓的口味是不一样的,一开始生意做不好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他是怎么就很快掌握了山城人的口味,还做出了地道了“小面”出来了呢?

        这个过程让罗耀感到好奇。

        这个家伙难道天生在这方面有这样的天赋不成,还是,他找到了什么秘方或者秘诀之类的?

        “这个‘尚之味’有三个月生意很惨淡,几乎没什么人光顾,突然生意就变的好起来了,面条的口感和味道都变的不一样,十分的受欢迎。”罗耀与宫慧坐下来,分析“尚之味”的资料。

        “你是说,这个尚真有问题?”

        “如果他是自己琢磨出来的,那他的生意应该渐渐好起来,而不是一下子好起来,这很奇怪……”

        “或许,他一朝开窍了呢?”

        “去把老蔡叫来。”

        “老蔡,你叫他来干什么?”

        “老蔡是本地人,又是厨师,他应该知道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罗耀很认真的吩咐道。

        “好吧,我去看一下,老蔡睡了没。”

        “站长,您找我?”老蔡还以为发生什么大事儿的,赶紧披着衣服跟宫慧过来了,说话透着小心。

        “老蔡,水东门街有一家‘尚之味’面馆,你知道吗?”

        “知道,那家面馆一开始生意不怎么样,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好了起来,过去吃的人还挺多的。”老蔡点了点头。

        “你去吃过没有?”

        “这个倒没有。”老蔡讪讪一笑。

        “那你明天去吃一下,回来把你的感觉跟我详细的说一下。”罗耀吩咐道。

        “站长,您是不是觉得咱们的面食不好吃?”老蔡一听,心里立马犯嘀咕,有些惴惴不安的问道。

        罗耀苦笑一声:“老蔡,你想多了,这是我调查的一个案子,需要你帮忙,我对食堂没有什么意见,但是这件事你得保密,不得对任何人讲。”

        老蔡闻言,这才放下心来。

        “记住了,就是叫你吃面,吃完就回来,别紧张,明白吗?”罗耀提醒道。

        “明白。”

        ……

        “老蔡能行吗?”宫慧有些怀疑,罗耀这推测有些太过神经了,怎么从查“日谍”,变成了查“面”了。

        “我也不知道,反正直觉告诉我,如果咱们不能发现这个跟郭明传递消息的人,那问题就出在‘尚之味’面馆。”罗耀道。

        “行吧,反正,我会盯着的,一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通知你。”宫慧点了点头,“早点儿休息,别熬夜了。”

        “知道了。”

        ……

        老蔡的效率还是很高的,第二天下午就过来找罗耀了。

        “怎么样,老蔡,吃了‘尚之味’的面,是什么感觉?”罗耀问道。

        老蔡似乎欲言又止。

        “怎么了,老蔡,你尽管说,不要害怕。”罗耀看得出来,老蔡似乎心中有什么顾虑,不肯说话。

        “站长,我是第一次去吃这个‘尚之味’的面,但是给我的感觉,它很像是我之前吃过的,是我一位老友做的,但是他人已经去世两年多了。”老蔡说道。

        “哦,你详细说说。”罗耀一听,顿时来了劲了。

        “我这位老友擅长做面,祖传的手艺,传男不传女,只是到了他这一代,只有一个女儿,就想着招一个上门女婿,把这份手艺传承下去,听说找了一个,但是不幸的是,两年多前一场大火,全都都葬身火海了,一家人都没了,这传承也就断了。”老蔡道。

        “老蔡,你这位老友叫什么?”

        “他姓孟,叫孟绍原。”

        “孟绍原,好,我记住了,谢谢你,老蔡,这事儿,你不要跟任何人讲。”罗耀叮嘱一声道。

        “是,站长。”

        送走老蔡,罗耀当即一个电话打给了沈彧,让他帮忙去警察局调当年“孟绍原”一家大火案的卷宗。

        这对军统来说,不过是小事一桩。

        而沈彧刚好又有了蹭饭的机会,反正在庶务科,他的工作并不是太繁忙,能有机会查案,他当然不放过了。

        晚些时候,有关“孟绍原”家中起火,一家人全部被烧死的相关卷宗就到了罗耀的案头。

        一桩失火案,在外人看来,似乎并没有什么蹊跷之处,可罗耀只是翻看了一遍,就发现了许多疑点。

        不能怪办案的人,这个案子没有苦主,警察自然没有追查下去的压力和动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