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39章:似曾相识

第239章:似曾相识

        熟悉罗耀的人,都知道他的性格中“坚忍”的一面,用另一个意思来解释,那就是胃口太大。

        换一个人,发现这种可疑的人,早就下令抓人了。

        不管对错。

        先抓人再说。

        至少功劳先捞到手。

        至于抓了人,惊跑了更重要的,那就不再考虑之内,因为,很多人他能考虑的仅仅到此为止了。

        这就是为什么有的人一辈子在基层,就是升不上去,别看他抓人立功,干了不少事情,可上头却摁着他不升他的职?

        为什么?

        官越大,职务越高,就越需要大局观和长远观,提拔一个短视的,做事一点儿脑子一点儿都不去思考的上来,那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

        在军统,想要混出名堂,往上爬,关系第一,能力第二,没关系肯定不行,能力差点儿,可以去不太重要的次要岗位,能力不行,给你高位,你也干不了,迟早会让下面的人给搞下台。

        戴雨农要的是能干事儿,能帮他在老头子跟前立功的人,你说你关系再硬,草包一个,谁敢把你放在重要的位置上,那不是挖个“坑”自己往里跳吗?

        别看军统内派系斗争激烈,什么江山系,保定系,湘南系的,相互争权夺利,你死我活的。

        这除非威胁到戴雨农自身的地位了,他该用,不是还得用?

        “那个周晓莹已经关了两天禁闭了,是不是放出来?”说完这件事,宫慧提到了周晓莹被关禁闭的事情。

        罗耀问道:“她情绪怎么样?”

        “昨天晚上,我去看过了,跟她谈了一些话,她还有些认不清现实,要见主任,告我们的状。”

        “我听说还闹绝食呢?”

        “嗯,不过,她应该不舍得死的,戴夫人的美梦还没有醒呢。”宫慧嘿嘿冷笑一声。

        “给她搜寻一些关于‘女德’之类的书送过去,跟她说,只要她不闹,不捣乱,不走出公馆,可以自由活动。”罗耀道。

        “你这是想要书籍来暗示她放弃这不切实际的幻想?”

        “你觉得,我能明说吗?”

        宫慧呵呵一笑:“行,按照你的意思,我去办。”

        “还有,跟奥斯本交往的那个陆小姐查了吗?”罗耀追问一声。

        “查了,没什么问题,她是渝都大学的学生,放寒假回家的,寒假结束后,就回渝都上学了。”宫慧道。

        “这么说,我们这位奥斯本先生是空欢喜一场喽?”

        “也不是,这位陆小姐对奥斯本的印象还是不错的,认为他是个颇有绅士风度的男人,就是年纪大了点儿,估计家里人也不会接受一个比她父亲还要大的洋女婿的。”宫慧抿嘴一笑道。

        “既然人都不在山城了,那我们就不去管她了。”罗耀呵呵一笑,“关于奥斯本的安全保卫工作,还是不能马虎。”

        “知道。”

        傍晚时分,沈彧打来电话,说资料搞到了,电话里不方便细说,说晚一点儿亲自开车送过来。

        入夜后,公馆的安全保卫会提升一级,除了大门口的岗哨之外,罗耀还在公馆附近布置了暗哨,以及不间断的巡逻的卫兵。

        吃饭的点儿,沈彧开着汽车过来了。

        “罗耀,你们这个食堂的饭菜真香呀,我是闻着味就过来了。”沈彧一下车,就嘿嘿的笑着对罗耀道。

        “沈大哥,既然来了,那就一起吃吧。”罗耀呵呵一笑,沈彧过来蹭饭,他自然是不介意的。

        盛了饭,添了一双筷子,沈彧坐下来,跟罗耀一桌吃饭。

        八个人一桌,四菜一汤,比罗家湾十九号军统局本部的伙食标准要高,起码要多一个荤菜。

        山城就在江边上,这靠水吃水,这别的吃不上,鱼是肯定没问题的。

        “舒坦。”吃完饭,沈彧一拍肚皮说道,“要不是你这儿有点儿远,我想着天天来你这里蹭饭吃,也是不错的。”

        “可以,交伙食费就可以,我这里每个人三毛钱伙食费,一个月九块钱。”罗耀直接说道。

        “呃……”

        “沈大哥,别听他说道,你就是天天来吃,也不会收你钱的。”宫慧伸手收拾碗筷,这是罗耀规定的,吃完饭,必须帮着食堂的工作人员把碗筷收好,送过去。

        每个人都要以身作则,这是提现一个人的素质,也是规矩。

        “走,去我办公室谈。”

        回到办公室,罗耀让齐志斌泡了两杯茶送了进来,然后请沈彧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掏出香烟,递给他一根。

        沈彧接过来,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取出一个文件袋来,递给罗耀:“郭明的资料,你看看。”

        罗耀接过来,伸手捏了一下,文件袋挺厚的:“这么多?”

        “时间太仓促,就收集这么多,他是山城本地人,资料比较好找,而且不费什么力气。”沈彧解释道。

        “没打草惊蛇吧?”

        “当然,我这些资料都是复制品,原件我是一件都没动。”沈彧道,“保证不会有任何问题。”

        罗耀点了点头,把文件袋里的东西直接倒出来。

        有照片,有资料,还挺全乎的。

        “你慢慢看,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问我。”沈彧掏出打火机,点燃手里的香烟,翘起二郎腿,惬意的一声。

        “嗯。”罗耀答应一声,将手里的资料慢慢的浏览起来。

        沈彧收集的资料挺全面的,基本上你把这个郭明往上三代都查清楚了,郭明出身小商人家庭,他是家中独子,靠父亲做一点儿小买卖维持生活,可能是父亲外出做生意,有点儿见识,送他读书,中学毕业后,郭明成绩不错,离开山城去了静海,在一所大学念商科,但是学业还没结束,父亲得重病过世,被迫中断学业,返回山城料理后世,后家中贫困,无法供应他求学,只能辍学在家。

        后来山城电报局招人,他就去应聘了,被送去无线电学校学习,学习毕业后,返回电报局工作,担任报务员。

        郭明担任报务员,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同事对他的风评都还是不错的。

        只是他这个人比较木讷,不善于交际,这也是他为什么回山城后,没有接他父亲的生意,而是选择去找一份工作。

        郭明在电报局上班后,家里的经济条件好了起来,还娶妻生子,妻子是经人介绍的,没什么文化,但勤劳肯干,还给他生了一个女儿,在家伺候婆婆,在山城也算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小家庭。

        “这小子没什么朋友,技术上倒是一把好手,就是不善交际,不然,早就升职加薪了。”沈彧凑过来说道。

        “他在电报局工作几年了?”

        “招进来的时候是民国二十五年的七月份,送去无线电学校培训半年时间,然后回来工作,到现在算起来,快三年了。”沈彧算了一下道。

        “也就是说,他在电报局担任报务员两年时间了。”

        “对。”

        “我和温学仁都判断,他的发报的手法和熟练程度至少经过三年以上工作经验。”罗耀道,“当然,有些人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那就很难判断了。”

        “在电报局,他有大量的机会收发报,巨大的工作量之下,是可以让一个人的经验快速成长的。”

        “从他的简历资料,看不出任何问题。”罗耀翻看了一边,长叹了一声道。

        “会不会是你和小温的判断出错了?”

        “不会,我们俩判断出错这是有可能的,但两个人一同出错,那这个几率就非常小了。”罗耀非常肯定的道。

        “那就奇怪了。”

        “郭明每个月从电报局的薪水是多少?”罗耀问道?

        “法币八十七块四毛五。”

        “这个收入跟咱们军中一个上尉军官差不多,以山城的物价,如果不租房,养一个五口之家的话,还是可以的。”罗耀缓缓点头,“郭明一家每个月消费多少?”

        “这……”

        “我去把宫慧叫过来。”罗耀开门出去,去把宫慧从办公室叫到了自己房间。

        “宫慧,这两天你和夏飞除了跟踪郭明之外,可曾留意他们家每天每天买菜和其他的消费是多少?”

        “这个……”宫慧一下子就被问住了,愣在当场,然后再脑海里仔细回了一下,“郭明的妻子衣着打扮很朴素,至于他的母亲,我们没能见到,郭明的妻子每天出门买菜,基本上不是鱼就是肉,还有其他蔬菜和禽蛋,他们家的生活水准应该是相当不错的,比绝大多数山城普通市民好得多。”

        “如果这家伙真是日谍的话,那他掩饰的也太天衣无缝了吧?”

        “如果他只是暗中为某个利益集团利用工作之便传递消息,那必然是有来有往,而行事如此隐秘,不露痕迹,这绝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

        “会不会是共产党?”

        “共产党在山城就有自己的办事处,办事处就有电台,他们何必要这么大费周章?”罗耀反驳道。

        “倒也是,那现在怎么办,是直接抓人,还是继续暗中调查?”沈彧问道。

        “这个情况,倒是让我想起我们在江城破获的那个‘河童’小组,同样是潜藏的身份天衣无缝,让人找不到任何破绽,可惜,这天底下就没有什么天衣无缝的隐藏,是狐狸总是会露出尾巴的。”罗耀说道。

        “你们有线索了?”

        “我和宫慧打算明天去实地看一下,看能不能找到证据。”罗耀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