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38章:大战爆发

第238章:大战爆发

        “戴老板,84号兽医站送来的。”罗家湾十九号,戴雨农办公室,毛齐五敲门进来,递上来一份文件。

        “哦,我看看。”戴雨农嘿嘿一笑,“这小子,把高大上的密研组整成兽医站,你也跟着叫?”

        毛齐五莞尔一笑:“我觉得挺好的,至少能迷惑日谍。”

        “嗯,这小子就是鬼点子多,有些地方还真是让人眼前一亮。”戴雨农拿起文件认真看了起来。

        “这小子居然预判最近日军可能有大动作,甚至还说出了大战可能爆发的地点,真是小瞧他了。”

        “是呀,根据我们掌握的情报,日军极有可能采用声西击东的策略,企图在一举攻陷南昌,这个情况,只有国军高层才知道,他仅仅凭借日军内部的密电通讯就能做出精准的判断,连我都觉得佩服!”

        “这小子我果然没看错。”戴雨农点了点头,“周晓莹在他那边怎么样?”

        “咳咳……”

        “怎么,有什么不好说的吗?”

        “闹脾气,提各种无理要求,听说让罗耀给关了禁闭。”毛齐五道。

        “这小子,心比我还狠吶!”戴雨农喃喃自语一声。

        “戴老板,关于周小姐,如何处置,我觉得这小子可能拿捏不住分寸,您呢,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跟她在一块儿的时候就说过,我是什么人,再说,我给她的还少吗?她如此贪得无厌,那能怪我吗?”戴雨农脸微微一黑,有些不高兴,“若是她不再纠缠,可以考虑给她一个归宿。”

        “明白了。”

        戴雨农对择偶是有着严格标准的,这一点毛齐五这个心腹是清楚的,周晓莹不过是他一个玩物而已,玩腻了,抛弃了。

        ……

        一个周晓莹还影响不了“密研组”的工作,实在不行,把人关起来,让她好好冷静冷静。

        这种做法虽然简单粗暴,但恰恰是最有效的。

        “变态”、“魔鬼”……

        这一类的词儿,罗耀能经常从他带回来的那批黔阳班学员口中听到,他根本不在这个,战争期间,不是谈怜香惜玉的时候。

        既然选择为国出力,就要承受这份责任和荣誉。

        一眨眼两天时间过去了。

        吃过晚饭后,罗耀了解了一下研译室工作的进展,就回自己办公室处理公务了,他现在每天都要到十二点往后才睡觉,早上六点就起床。

        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一天六个小时的睡眠是少了点儿,可没办法,谁让现在是国家生死存亡之际呢?

        门外脚步声很急,一听就是温学仁的。

        “请进。”

        “站长,日军的联络密电通讯停了。”温学仁进来后,直接张嘴就跟罗耀汇报道。

        “停了?”

        “对,我们反复搜寻多次,之前发现的无线电通讯信号全部不见了,几乎消失的干干净净。”温学仁道。

        罗耀霍然站了起来,这种现象很诡异,如果不是机器故障,或者日方更改密电通讯频道的话,那就只有一种可能!

        大战之前的,无线电静默!

        日本人要动手了。

        罗耀一把抓起桌上的红色电话机:“喂,给我接毛秘书办公室。”

        很快,毛齐五办公室的电话就接通了,这是保密电话,自然不需要排队等候,第一时间接通。

        “喂,毛秘书,是我罗耀,现在有个情况,请您马上转告戴主任。”罗耀说完自己的判断,然后挂断了电话。

        他这边都能发现日军突然进入诡异的无线电静默状态,那前线距离更近,他们还有多种侦查手段,应该更早的能发现日军进攻的端倪,军中也有电侦部门,应该也发现了吧。

        因为“密研组”重点方向是日本陆军密电码破译,所以这段时间,温学仁监听的重点就是日本的第十一集团军的密电通讯联络状况。

        毛齐五接到罗耀电话后,一开始觉得这有点儿小题大做,无线电信号消失这不是很正常的吗,又不是大规模的战役当中,现在至少前线并没有大的战役。

        想了一下,还是给戴雨农打了一个电话,通报一下情况。

        戴雨农可比毛齐五敏.感多了,听到这个消息,马上就用保密电话给黄山官邸的侍从室六组的唐纵打了一个电话,将这个情况以及罗耀的判断跟他说了一下,请他代禀老头子。

        戴雨农的事情,唐纵纵然不太情愿,但还是得去汇报,毕竟老头子现在信任他,万一真出事儿的话,他的责任可负担不起。

        不过,他虽然是侍从室六组的组长,但想要讲老头子,可也不能随时随地,得等侍卫通禀才行。

        “雨农那边的消息?”老蒋听了唐纵的汇报,有些惊讶。

        “是的,校长。”

        老蒋当即叫来机要秘书。

        “马上给第九战区薛伯陵发电报,提醒他注意日军可能对我发动突然袭击,各部须提高警惕,若日军发动进攻,第一时间予以坚决回击!”

        远在千里之外九战区司令部的薛伯陵也接到了下面情报部门报上了的一些情况,判断日军可能会提抢先对己方发动进攻,但一时间也不确定,毕竟他没有准备好,日军也没有准备好,仓促发起进攻是不利的。

        正在犹豫之际,老头子的电文过来了。

        自己这边还未确定日军会先于自己而发起进攻,山城那边老头子居然先一步知道了,还发来电报提醒他。

        “给我要机要科!”

        “机要科吗,我是薛伯陵……”

        “好,我知道了。”放下电话的薛伯陵一脸阴沉,山城那边居然能够监听前沿战场上日军的密电通讯。

        自己这边还一无所知,一点儿警惕性都没有,这事儿可就大了,要是让日军发起突然袭击的话,己方的损失肯定不小。

        “马上给我接南昌前敌总指挥部吴参谋长!”薛伯陵也是果断,这个时候,那怕是误判,也得做好战斗准备,耽误一秒,可能前线就会死伤无数的军人。

        “学行,是我,薛伯陵,接蒋委员长通报,日军可能会在今天夜里或者明日拂晓对你发起突然袭击,望你部做好一切应战准备!”

        “薛长官,可我们的很多部署还没完全到位?”吴学行道。

        “我不管,你现在就去找罗卓英,你们两个商量下,马上把迎战的方案给我,若是由于你们消极怠慢,造成重大损失,我唯你是问!”

        “是,薛长官。”

        ……

        罗耀只是一个小人物,有些事情不是他能左右的,但尽了力就可以了,至于后来他也没想到。

        自己这一个电话,居然避免了前线国军重大的损失,因为提前示警,前线将士们都进入了防御状态。

        日军第二天一早的突袭,他们碰到的不是想象中的毫无防备的中国军队,而是严阵以待的虎贲。

        结果突袭不成,还损失不小,只能变成强攻,战况一下子进入了焦灼状态。

        南昌会战爆发了。

        ……

        前方战事如火如荼,而山城的早春却是非常的宁静,日机轰炸似乎也停了下来,因为,大量的空中力量被调去配合南昌了。

        自然的,轰炸山城的飞机就少了。

        密研组又得朱绍贤和章传德两位留日同学加入,力量进一步加强了,虽说不上兵强马壮,但也能算是羽翼渐丰。

        “日文打字机?”迟安给罗耀出了一个难题,密研组需要一部日文打字机,哪怕不是最先进的。

        可是这玩意儿他见都没见过,去哪儿找去?

        “日本的密码体系脱胎于德国的恩格尼密码系统,如果能够获得一部原始的恩格尼密码机,加以研究的话,或许会加速我们的研究。”奥斯本也不省心,也向罗耀提出了,让他去搞“恩格尼”密码机的要求。

        罗耀当然知道,日文打字机有助于了解日文的编码系统,触类旁通,这对日文密电码破译是有极大的作用的。

        至于恩格尼密码机,那不仅仅是对破译日文电文有用了,只是恩格尼密码机在德国那是重要的军事物品,虽然曾经又一些民用型号,但都太简单了,现在他们发展到什么型号,就难说了。

        不过有一点倒是对“密研组”来说相当有利,因为德国人不会把最先进的密码机卖给日本。

        至少在技术上落后一代,甚至更多都有可能。

        “你们两位的要求,我尽量满足,但是你们得给我时间,这两样东西,都不好搞。”罗耀安抚道。

        他知道,这两样东西,别说军统没有,就算有,也轮不到他们。

        咚咚……

        敲门声适时响起,也算是解了罗耀的围了,天知道,再说下去,这两人还会给他出什么难题。

        谁让他把大话都说出去了,现在想收回来已经来不及了。

        进来的是宫慧,迟安和奥斯本都起身往外走,奥斯本这个该死的美国佬,走到门口,还冲着罗耀挤眉弄眼的一笑,那笑容是有多不怀好意就有多不怀好意。

        他跟宫慧的“关系”就是这美国佬故意的散播出去的,搞的“兽医站”上下都知道了,偏偏还不能把这个美国佬怎么办?

        好处不是没有,起码那个于淑衡没再在他跟前晃悠了。

        “这个我跟夏飞两个人对这个郭明下班后去过地方和见过的人跟踪调查的情况,至于他的其他社会关系,还不是很清楚。”宫慧递给罗耀一张纸,“沈大哥那边有消息吗?”

        “还没有,他跟我说三天时间,现在还没过时间了,我也不好追问。”罗耀打开纸条浏览起来。

        “他是本地人,还跟家人住在一起?”

        “是,有老婆,还有个可爱的女儿,家中还有一个老娘,身体还算硬朗。”宫慧点了点头。

        “难道是我们搞错了,他就是替人暗地里发发电报,赚点儿外快?”罗耀怀疑一声。

        “我们跟踪这两天,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情况,那就是他每次去电报局上夜班的时候,都回去这家叫做‘尚之味’的面馆吃一碗面条,我问过附近的人了,他是这里的熟客,基本上每隔一天去一趟。”宫慧道,“而且除此之外,我们没发现他在期间跟其他任何人有接触。”

        “他回家之后不出门,不买菜吗?”

        “没有发现,我问过小温,他并没有停止发报,所有,我觉得这个‘尚之味’有问题。”

        “你是怀疑他们在尚之味交换的情报?”

        “我让夏飞伪装成卖香烟的,盯着呢。”宫慧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