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35章:毛齐五挖的坑

第235章:毛齐五挖的坑

        若是在江城,这狗屁倒灶的事儿,罗耀是绝对不接的,那怕就是戴雨农面前,他也会装傻充愣。

        他还真不怕。

        那怕是日后戴雨农给他穿小鞋都不怕。

        问题是现在在山城。

        他的小翅膀还刚长了一点绒毛呢,没戴雨农这大翅膀护着,他能被人拔光成秃毛鸡,而且山城现在是什么地方,随便一块砖头砸下来,背后都可能大有来头。

        所以,他没打算留下来跟沈彧一块儿吃饭,得赶紧回去,免得那边把人送过去了,宫慧都还不知道咋回事儿呢。

        回去的路上,因为要想事情,就让齐志斌开的车。

        这戴老板的效率还真是快呀。

        他是紧赶慢赶的,还是慢了一步。

        周小姐人已经送到了“兽医站”了,院子里听着一辆黑色的小汽车,一身时髦大衣的周小姐正指挥曹辉一群人给她从车上搬运行礼。

        好家伙,她一个人就带了四口大箱子。

        “你们轻点儿,我可告诉你们,这里面的东西贵重着呢,要是碰坏了,扒了你们这身皮都赔不起……”

        可能是在戴老板身边吆五喝六惯了,到了这里,也是一样的颐指气使,把自己当成主子了。

        二楼之上,有学员站在栏杆后面往下看,虽然没有指指点点的,但议论的都是这位趾高气昂的周小姐。

        “曹上尉,这儿最好的房间是哪一间,马上给我收拾出来?”周小姐一点儿不把自己当外人,直接命令曹辉一声。

        “周小姐,我们这儿最好的房间……”曹辉真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还好,他一抬头,看到罗耀的车从大门口开了进来,顿时松了一口气。

        “周小姐,我们站长回来了。”曹辉忙道,“这个站里大事小事儿都归他管,您有什么要求,直接找他就是了。”

        罗耀还没进大门就听到周小姐的声音了,曹辉这一招踢皮球他自然也听到了,虽然有些不痛快。

        可他也知道,周小姐这事儿,曹辉还真处理不了,迟早会踢到他的手里来。

        从吉普车上跳下来。

        直接从周小姐跟前走过,来到曹辉跟前:“曹科长(保卫),周小姐是来咱们站电台室当报务员的,给她安排一个朝阳独立的房间。”

        “是,站长。”曹辉连忙点头应下,但同时又悄悄的抬眼看了一下罗耀,意思是,站长,你不知道这周小姐的来头吗?

        罗耀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直接往楼里走了进去。

        一时间,居然有些冷场了。

        周小姐瞬间炸毛了,在军统局,谁不知道她跟戴老板的特殊身份,就是碰到那些处长、主任,见到她也都是客客气气的,这种被无视的态度,还是第一次见到。

        “你,你,你给我站住!”

        怒火一上来,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罗耀一回头:“周小姐,你是在说我吗?”

        “对,我就是再说你,你刚才什么态度?”周小姐踩着小牛皮的靴子一下子冲到了罗耀更前,指着他的鼻子喝问道。

        罗耀平静若斯:“我的态度有问题吗?”

        “你,你知道我是谁吗?”周小姐气急败坏的问道。

        “局本部机要室选调过来的报务员,周晓莹中尉,我说的没错吧。”罗耀语气平缓的说道。

        “你既然知道我是谁,还不给我安排最好的房间,还有,我需要带马桶和浴缸的卫生间,床我要席梦思的垫子,还有梳妆台和镜子……”周晓莹说了一大堆的要求。

        “说完了?”

        “暂时就这些,你现在,必须马上给我办好,明白吗?”周晓莹看着罗耀,一副我的话话就是命令的表情。

        “周晓莹中尉,你知道我是什么级别吗?”

        “你,你什么级别管我什么事儿?”周晓莹不屑的白了罗耀一眼。

        “在下姓罗,国民革命军陆军中校,现任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机要室参谋兼这个84号兽医站的站长。”

        “什么,这是个兽医站?”周晓莹一听“兽医站”三个字,立刻炸了。

        “是的,这是个兽医站,周小姐来的时候,没看到外面挂的牌子吗?”罗耀很平静的问道。

        “不,不可能,这里怎么可能是兽医站,你骗我的,骗我的,对不对?”周晓莹一下子脸上血色褪尽了。

        “周小姐,这里就是兽医站,只不过,我们这个兽医站跟别的兽医站有些不一样……”曹辉想解释的,但被罗耀眼神给瞪回去了。

        周晓莹气汹汹的朝送她过来的汽车跑了过去,但汽车上的司机似乎早就知道了,直接发动往大门外驶去。

        她冲着汽车追了过去,但是,追到么口的时候,汽车已经远去,她只是吃了一屁.股的黑烟。

        “姓戴的,你骗我,你骗我……”周晓莹失魂落魄的往回转,整个人精神状态跟来的时候,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

        这周晓莹自以为傍上戴雨农这样一个大靠山,从此飞黄腾达,过上豪门阔太太的生活,岂料她遇到的是一个天性凉薄之人,哄你的时候,那叫一个甜言蜜语,等玩腻了,那是弃之如敝履。

        “老曹,给她安排一下,派人守着,注意她的情绪变化。”罗耀吩咐曹辉一声,戴老板让自己给他擦屁.股,真亏他想得出来。

        “罗,这位小姐是怎么回事儿?”奥斯本好奇的问道。

        “你最好别去招惹她,否则,我可不保证你在山城的安全。”罗耀很清楚这美国老头的德行。

        “哪能呢,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奥斯本嘿嘿一笑。

        这点罗耀倒是挺认同的,美国佬的审美观确实跟东方人有很大的差异,他们认为的美人,在东方人,特别在中国人眼里,其实跟“美”是有很大的区别的。

        周晓莹是那种典型的东方式的美人,不过美则美矣,她并没有一个健康正确的灵魂,这一点是罗耀瞧不上的。

        对于奥斯本的审美观点,罗耀不予置评。

        ……

        罗耀回来的时候,已经错过了吃饭时间,规矩是他定的,他也不能搞特殊,毕竟厨房不是为他一个人开的。

        不过有人给他留了饭菜。

        “就我一个人的?”

        “齐志斌的也留了,放在他办公桌上。”宫慧接过罗耀手里的文件包,替他挂在架子上说道。

        “嗯。”罗耀点了点头。

        “这个周晓莹是怎么回事儿?”宫慧一直没出面,她不是怕惹麻烦,而是事情没搞清楚的话,她就出面,弄不好就没有回旋余地了。

        罗耀不又不在站里,她是唯一能做主的人。

        夹了一块竹笋炒腊肉,扒了一口冷饭,罗耀道:“咱们这位戴主任,你又不是不知道,风.流债不想认了,但又不能做的太过绝情,这不,推到我这里来了。”

        “啊……”宫慧也猜到一些,但从罗耀嘴里得到确切的答案,还是有些震惊。

        “咱们忙着破译日本人的密电码都没时间,哪还有功夫管他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宫慧嘀咕一声。

        “小声点儿,小心隔墙有耳。”罗耀提醒道。

        “怎么的,咱们这是弄了一个老佛爷回来了?”宫慧不满道,“你怎么没拒绝呢?这不是来给咱们添乱吗?”

        “我估计主任也是烦了,找个借口想让她从眼前消失,等她想明白了,就消停了。”罗耀道。

        “咱们怎么办,密研组的事情可不能让她掺和。”宫慧道。

        “先安排她一个闲职,我估计她也待不住,还会闹,咱们再想办法把人送走。”罗耀道。

        “她能干啥,收发报,还是誊抄电文?”

        “誊抄电文倒是不错,可以让她去做这个工作。”罗耀点了点头。

        “我估计这个工作她也会嫌累的,是不是还的安排个人伺候他的生活起居?”宫慧问道。

        “都到咱们这儿了,还惯着她不成,我现在,就怕她受刺激后,再寻短见,那就麻烦了。”罗耀道。

        “你说咱们这是干的什么事儿?”宫慧叹了一口气,“要说这还不如留在江城跟小日本干痛快呢!”

        “新环境,新工作,总有些磕磕碰碰的,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罗耀飞快的扒完一碗米饭。

        “那我去了,看这位周小姐还有什么需要。”宫慧道,“我是女的,说不动好沟通一些。”

        “嗯,说话别太过了,主任估计还有一丝余情在。”罗耀提醒一声。

        “我知道了。”

        ……

        吃完饭,休息了一回儿,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毛秘,您有什么指示?”电话那头传来毛齐五的声音,罗耀下意识的马上声音严肃起来。

        “小罗,周晓莹小姐调你那儿去了吧?”

        “这事儿毛秘也知道了。”

        “你别怪我,这事儿是我建议戴老板的。”毛齐五在电话里说道。

        “啊,毛秘书,您这不是……”

        “你不知道,戴老板的原配毛夫人患病去静海治疗,治疗效果可能不是很好……”毛齐五说出事情的原委。

        “这周晓莹起了不该起的念头,如果让她继续留在戴老板身边,恐怕她的下场会很惨,借此机会,将她送离,对她,对戴老板都是一件好事,尤其河内那边传来的消息都不太理想,戴老板这几日心情很不好。”毛齐五解释道。

        “明白了,可这么大一个麻烦在我这儿,我是打不得,骂不得,还的当老佛爷样伺候着?”

        “不用,我估计戴老板也不想再见到她了,你要是能有办法帮他把这事儿处理好了,那对你的日后的前途不是坏事儿。”毛齐五道。

        “毛秘,我自己都还没整明白呢,您这不是给我挖坑儿吗?”

        “我是怕你不知道情况,才给你打这个电话,反正,只要这周晓莹不再出现在戴老板面前,你怎么处置都行。”毛齐五说完直接挂完电话。

        罗耀愣了半天,才放下电话,一想起毛齐五家里那位,他摇了摇头,这事儿别人看来是好事儿,对自己而言,真不见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