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34章:请沈彧帮忙

第234章:请沈彧帮忙

        罗耀有心拒绝。

        可对上戴雨农那不容置疑的眼神,他把到嘴的话又缩了回去,该怎么回答呢,脑子里闪电思考了一下:“主任,密研组是个保密单位,条件现在也比较艰苦,所以……”

        “我知道,所以我才把人安排你哪儿去。”

        “主任,您安排的这个人到我那儿,我该怎么安排?”罗耀直接问道。

        “你该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

        罗耀脸色微微一变,最怕的就是这个,啥都没说,让你猜,这才是最倒霉的,难道是戴雨农不放心自己,派个人到身边监视自己?

        这倒是极有可能的。

        军统不一直都有“自己人监视自己人”的传统吗。

        “主任,那我可就随便安排了?”

        “嗯。”

        “人,我会派人给你送过去的,你替我照顾着点儿。”戴雨农扭过身去,没瞧罗耀,说道。

        “是,那学生就先告退了。”罗耀有些心理直打鼓,也不知道这戴雨农给他安排一个什么人,别是来给自己添乱的就行。

        从戴雨农书房出来,罗耀朝楼梯口走去,迎面而来的秘书王汉光。

        “罗参谋,我送你下楼。”王汉光很热情的与罗耀并行而下,很显然,他是在等自己,故意的。

        “王秘书,主任突然给我派了一个人,你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吗?”罗耀小声的问道。

        “哎……”王汉光叹了一口气,“我在这里等你,就是为了跟你说这件事的,老板他不好跟你明说。”

        “什么情况?”

        “那周小姐,上次你来漱庐的时候,你见过的,跟老板闹别扭呢。”王汉光解释道,“她现在整天来找老板的麻烦,老板烦她,不想让她继续在眼前,想给她换个环境,冷静一下。”

        罗耀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儿,戴雨农风.流好.色,这早就是不公开的秘密,至于他的那些乱七八槽的事情,他也有所耳闻。

        那位周小姐能堂而皇之的进他的书房,他就猜到了两人的关系不一般,尤其还住在了“戴公馆”,这可是戴雨农的私人公馆。

        一个女人,要是没有那种关系,能在这里出入吗?

        “王秘书,主任是厌烦周小姐了,还是只是想让周小姐换个工作环境?”罗耀小心的问道。

        “老板最不喜欢的就是纠缠不清,感情的事情,聚散分离是正常的,双方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王汉光道。

        罗耀算是听明白了,这位周小姐怕是要被戴雨农抛弃了,只是她自己还不自知呢,说是换个环境,其实就是让她有点儿自知之明,自己主动远离或者消失,别再来烦他。

        由此可见,这戴雨农骨子里就是个天性凉薄之人。

        “需要我做些什么?”罗耀感觉头疼,这种事儿,他是最怕的,处理不好,还给自己带来隐患。

        这种事儿不应该是毛齐五处理的吗?

        “罗参谋,你只要将她看住了,别来烦老板就行。”王汉光道,“当然,如果能让她打消那不该有的念头,那就最好了。”

        “不该有的念头?”

        “周小姐想嫁给戴老板,妄想做戴夫人。”王汉光凑到罗耀耳边小声说道。

        “啊?”罗耀吓了一跳,“这主任原配夫人不是还在吗,她就想上位了,这也太不知好歹了?”

        “谁说不是呢,反正,回头人给你送过去,你给看好了就是了。”

        “明白。”罗耀还能说什么,只能捏着鼻子答应下来。

        ……

        从“漱庐”到十九号局本部,那不过是走几步路的功夫,罗耀让齐志斌开车过去,自己走路过去。

        周小姐这事儿,他该怎么处置,这还真是一个不小的麻烦,这戴雨农的女人,平时肯定是谁都不正眼瞧的。

        他那座小庙,能不能容得下这个女人,还真难说呀。

        这还有一个于淑衡呢。

        罗耀现在老后悔了,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刮子,原想给于淑衡一个机会的,现在看来,这是给自己挖了一个坑儿。

        算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自己现在想这么多也没有用。

        温学仁的发现,他没跟戴雨农汇报,这种猜测,没影儿的事情,还没到汇报的地步,可他在山城还属于只能在自己一亩三分地上耍横的主儿,出了松林坡公馆,谁还认识他是哪根葱?

        军统内,他资历还太浅,认识的人也不多,局本部内,除了那些还在基层苦熬的临训班同学之外,能说得上话的就是总务处的沈彧和毛齐五了。

        为这事儿去找毛齐五还不至于,那就只能去找沈彧了,沈彧在军统内资历可就老多了,而且认识的人多。

        要查电报局,他出面远比自己强得多。

        来到总务处,罗耀打听了一下,庶务科在什么地方,然后就直接去找人了,他的“机要室参谋”的身份起了作用。

        不然,他一个生面孔,还真没人搭理他呢。

        机要室可都是戴雨农身边的人,那里面都是绝对的亲信,江山人居多,是军统内最核心的部门,外人很少能插的进的。

        沈彧是庶务科的副科长并代理科长,其实就是科长,就是在副科长的位置上过渡一下的。

        庶务科都是归他管的,而且庶务科是总务处最大的一个可是,什么都可以管,权力也最大。

        论年纪,沈彧可以说是军统局内最年轻的科长了,局里的处长那都是挂少将军衔的,科长都是上校。

        沈彧估计也快了,只要去掉代理科长的“代理”二字,上校是很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沈彧很忙,罗耀进去后,在沙发上坐了一小会儿,他才有功夫过来搭理自己:“喝茶,怎么有空跑我这里来了?”

        “没事儿,我就不能来吗?”

        “能,罗大参谋到鄙人这里视察工作,我怎么敢说不欢迎呢?”沈彧嘿嘿一笑,“一年前,你还只是个白丁,如今,跟我一样了,都是中校了。”

        “我哪能跟沈大哥你比,要不是老师的栽培,我哪有今天。”罗耀道,“对了,老师有消息吗?”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听到一些消息,任务不顺利。”说到余杰,沈彧也有些担忧,那可是他亲姐夫。

        “我虽然手里有电台,但是不好直接跟老师联系。”罗耀说道。

        “嗯,你的难处我明白,放心吧,他是顾问,并不参与直接行动,安全应该没什么问题。”沈彧道,“还没说你来找我干什么呢?”

        “有件事请你帮忙。”罗耀道。

        “什么事儿?”

        “我想查一个人,这个人躲在山城电报局,他很可能是一位日特分子。”罗耀直接说道。

        “哦?”沈彧眼睛一亮,这可是个立功的好机会。

        “我手下电台室主任无意中侦听到一个信号,疑似日谍联络信号,发现它总是在每天夜里九点半到十点之间拍发,而且是每隔一天,最关键的是,这个人发报的手法非常娴熟,判断是一位经常发报的熟练老手,而他的运气总比别人好一些,喜欢白天带着耳机,听着‘滴滴答答’的声音睡觉,结果你猜,发现了什么?”

        “这我怎么猜得到?”

        “从山城发往其他城市的明码电文中,有一位报务员的发报手法跟他听到的一模一样。”罗耀解释道。

        “这是利用我们的电台传递情报?”沈彧明白了,如果这个报务员真是日谍的话,那可真是立大功了。

        “我只能说有可能,毕竟他发出的电文,我们虽然截获了,却无法破译其内容。”罗耀道。

        “就凭咱们现在掌握的线索,想要确定这个人的身份应该不难,只需要查一下电报的底档,就能确定其身份。”沈彧道。

        “只要我们一查电报底档,就会令对方警觉,不能用这个方法。”罗耀摇了摇头。

        “你想放长线,钓大鱼。”沈彧明白罗耀的意图了。

        “这个人的身份如果只是报务员的话,那咱们至少先确定他的上线之后才能动手。”罗耀道。

        “你想怎么做?”

        “安排一次无线电学校学院参观电报局的活动,把我的人塞进去,只要他到了现场,见到发报人,就能认出来。”罗耀说道。

        “这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

        “只有这样才不会惊动对方,你能保证电报局里就只有这一个人吗?”罗耀反问道。

        沈彧点了点头,这样做的确谨慎多了,电报局方面也不会想到这次参观的真正意图,而无线电学校方面也只会认为这只是一次参观学习,不会有别的想法。

        “行,无线电学校的人参观一下电报局,提前感受一下自己未来从事的工作是什么样的,也是一堂不错的实践课。”沈彧点了点头。

        “此事还须保密。”

        “当然,时间如何安排?”

        “按照我们的计算,他应该会在明天白天当班,最好能安排明天,不然,就要往后推延了。”罗耀道。

        “行,我尽量安排明天,有消息打电话通知你。”沈彧答应下来,军统自己就有无线电学校,参观电报局,安排一下不是难事。

        “那我就先回去了。”

        “别急呀,这都到饭点儿了,在我这里吃了饭再走吧。”沈彧挽留一声。

        “不了,下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