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33章:安排一个人

第233章:安排一个人

        “站长,电话,罗家湾19号打来的。”齐志斌这个助理上任很快,就在罗耀跟温学仁讨论截获日军密电的时候,敲门进来。

        “好,今天就这样。”

        罗耀结束了跟温学仁的谈话,迅速返回办公室。

        “喂,王秘书呀,什么事儿?”电话那头是戴雨农的生活秘书王汉光,忙换了个语气问道。

        “老板让你明天上去九点到漱庐来一趟。”

        “王秘书,能问一下,是什么事儿吗?”

        “具体我也不知道,老板没跟我讲。”王汉光讲完就挂了电话。

        罗耀放下电话,倒也没多想,反正明天去了就知道了,不过,戴雨农不会无缘无故的召见自己的。

        一般小事儿直接吩咐就是了,或者让毛齐五传个话,不会如此郑重其事的。

        ……

        累了一天了,罗耀洗漱了一下,直接就上.床睡下了了,第二天一早,起来,就去把奥斯本从床上揪了下来。

        让他陪着自己一起跑步。

        陪同一起跑步的还有翻译秦普,虽然罗耀跟奥斯本之间不需要翻译就可以交流,但秦普是奥斯本额的专职翻译,所以必须得陪着。

        他们是慢跑的,奥斯本有不少基础疾病,骤然剧烈运动,他的身体也是吃不消的,只能先慢慢来。

        跑的奥斯本出了一身汗后,罗耀暂停了他的早锻炼,让他先下去休息,喝一些热水,休息一会儿,再泡个热水澡。

        罗耀自己则继续跑步,这是维持体能的最好的办法,他现在工作量大,每天能抽出来锻炼的时间不超过一个小时。

        所以,一分一秒都不能浪费了。

        跑着,跑着,罗耀发现自己身后多了一个人,青春靓丽的身影,这个人居然就是之前见过的于淑衡。

        “站长好。”

        “嗯,于学员好,你也喜欢早上出来跑步?”

        “是呀,山城这边早上空气挺好的,而且早起跑步是一种健康的运动方式。”于淑衡点了点头。

        “不错,希望你坚持下去。”虽然跟美女一起跑步是很赏心悦目的一件事,不过罗耀并没有这么做,而是加快速度往前而去。

        于淑衡贝齿轻咬,她是有想接近罗耀的心思,但是她想不到的是,凭借自己的美貌,这位“变态”站长居然正眼都不瞧他一眼,直接扬长而去了。

        罗耀虽然不讨厌一个人有心机。

        但如果一个女人太有心机,他还是不喜欢的,他录用了于淑衡,也是想帮她一把,或许能改变她未来的命运的。

        但他自己可没想要沾上这个女人。

        能够让戴老板是吃哑巴亏的女人,那可真不是一般的女人,罗耀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错还是对?

        既然她想要把心思用在自己身上,那就大错特错了。

        “副站长,咱们站长这魅力可真是大呀,这于淑衡来咱们这里,她是正眼瞧过谁,这站长一回来,她就主动贴上去了。”公馆三楼过道上,曹辉站在宫慧身后。

        宫慧手里拿着一只望远镜,抿着嘴,一句话也不说。

        “行了,耀哥的为人我了解,在临训班的时候,喜欢他的女学员多了去了,你看她对谁好脸色?”

        “那倒是,除了副站长您,站长对谁都是不假辞色的。”曹辉忙道,这马屁可千万不能拍到马屁.股上,和以后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耀哥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别擅自替他做主,否则,我就救不了你。”宫慧将手中的望远镜丢给曹辉,警告一声。

        “明白,今儿这事儿,我就当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曹辉后背起了一层汗珠,刚才他真是紧张的不行。

        他知道宫慧跟罗耀这大半年去执行重要任务了,要不然,不会一回来就被委以重任,而罗耀都被超拔提了中校,宫慧也是少校,而他这个同一期的同学才只是个中尉,这里面的差距多大?

        这也说明了,这二人这大半年来立下的功劳有多大,否则怎么可能被晋升这么快。

        ……

        很自然接过了宫慧递过来的毛巾,擦了一下汗:“一会儿早餐后,召集各部门主要负责人,先开个例会。”

        “是。”

        “帮我准备一套衣服,一会儿我要去‘漱庐’一趟,主任召见,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找我。”罗耀直接吩咐宫慧一声。

        “哦,好的,我知道了。”

        “以后,咱们密研组一个星期开一次例会,明确任务和总结提高,例会都由你来主持。”

        “我?”

        “对,你是副站长,当主持人是应该的。”罗耀点了点头。

        “好吧,我试试。”

        “以后,行政工作你做的多一些,我主要负责技术方面和大方向的,这个分工,你觉得怎么样?”

        “我听你的。”

        “那就这么定了,一会儿在例会上就把这个事儿宣布一下,好让大伙儿知道,出了什么事儿该找谁。”

        “那咱们自建房的事情?”

        “先不要说,找迟安他们几个私下谈一下,听一听他们的想法,如果大家都没什么意见,那就着手进行,倒是那片荒地可以先圈下来再说。”罗耀想了一下,建议道。

        “好。”

        ……

        “老齐,你跟我走一趟,以后,我出去,你来开车。”开完例会,罗耀吩咐齐志斌一声,“你得熟悉一下山城的道路以及主要的标志建筑。”

        “好的。”

        罗耀上车,坐上驾驶的位置,齐志斌不认得路,只能是他自己亲自开车了。

        从松林坡到漱庐大概需要半个小时。

        罗耀是漱庐的老熟人了,门口的站岗的卫士都认得他这辆美式吉普车,这车在山城也没多少。

        “罗参谋来了。”

        “是呀。”罗耀下了车,交代齐志斌去停车,并且在车上等待自己。

        检查证件,上缴配枪。

        戴雨农的秘书王汉光从楼上下来:“罗参谋,老板知道你来了,让你马上去他的书房。”

        “好的。”

        “请进。”王汉光敲门,戴雨农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罗参谋,你自己进去吧,我就不进去了。”王汉光早就得了吩咐了,替罗耀开了门,让出一个身位。

        “多谢。”

        这间书房,罗耀并不是第一次来,稍微整理了一下衣领,抬脚走了进去。

        “学生罗耀见过主任。”因为没有穿军装,罗耀并没有行军礼,而是毕恭毕敬的微微一鞠躬。

        “攸宁来了,坐。”

        “谢主任。”

        “你回江城不过数日,就替军统干掉了一个汉奸,为党国再立一功。”戴雨农指着茶几上的一杯茶道,“王秘书刚沏的。”

        “谢谢主任,当时机会难得,我不过是顺手为之,其实这件事背后最大的功劳还是‘河神’小组新组长钉子,如果没有他准确的情报,以及在现场的配合,我是做不到这么完美的,而且我能安然脱身,也是他提前的安排。”罗耀忙欠身说道。

        “难得你不居功自傲,还为部下请功,怪不得,‘河神’直属组能够这么快在江城扎根,并打开局面,还取得如此骄人的成绩,你是功不可没。”戴雨农评价道。

        “为领袖,为党国,这都是学生应该做的。”

        “很好,我就非常欣赏你这个态度,他们都说我对你太偏爱了,可他们若是能做到你这样的成绩,我也会偏爱他们,可他们做不到,却要我给他们同等的待遇,这可能吗?”戴雨农大神说道。

        “感谢主任栽培!”

        “嗯,这个功劳就就记在‘河神’直属组和钉子身上吧。”戴雨农笑道,“反正,你也不差这一桩,呵呵。”

        “学生听主任的。”

        “嗯,我找你来,是有事跟你商量。”戴雨农,“军委会密检所你知道吧?”

        “听您提过,以前隶属财政部,后来改隶属军委会,温玉清博士主持工作,破译日方外交多个密电码,深得委员长信任。”罗耀道。

        “密检所得知咱们军统在日军密电码方面的研究有所进展,想派人过来交流学习,你怎么看?”戴雨农问道。

        “交流学习,这是好事儿呀,不过,咱们庙小,怕是容不下太多人。”罗耀一听就明白是咋回事了。

        密检所看上自己手里掌握的破译的部分日空军密电码了,找个学习的由头,过来直接弄走。

        就凭密检所的技术能力,要是让他们掌握了方法,那破译进展肯定要比他们快的多,到时候,密研组只能跟在人家后面吃屁了。

        不过,这都是为了抗战,只要破译了密码,为抗战提供帮助,少死中国人,他罗耀吃点儿亏,并不在乎。

        但戴雨农不会这么想。

        有关密电码破译的主导权,是戴雨农一直想要的,要不然,他也不会让韦大铭在军统搞特种技术研究室了,重点就是密电码破译。

        只是他想不到的是,韦大铭虽然过去做出不少成绩,在中文密电码方面确实是有本事,但日文就不行了。

        余杰推荐了亚德利,让他才想这找一个外来的和尚念经,本来他是想把亚德利交给韦大铭的。

        可韦大铭在密研所那边一点儿进展都没有,温玉清防他,就跟防贼差不多,不但没学到人家的破译技术,反而把自己搭进去不少。

        这亚德利来华的消息让温玉清知道了,那少不得会在老头子面前使坏,让他把人借过去。

        这个局面不是他想看到的,所以,还不如在军统内部再引入一条鲶鱼,一来是试一试亚德利的成色,二来也是给韦大铭一点儿压力。

        “你同意密检所派人来学习?”

        “主任,我们密研组地方小,恐怕容纳不了太多人,再者说,这学习应该是相互的,应该礼尚往来,他们要派人来学习,咱也应该派人过去学习一些兄弟单位的经验,不是吗?”罗耀微微一低头。

        戴雨农脸色一缓,他明白罗耀的意思了,硬着拒绝不行,那就条件对等,你不是要派人来学习,可以,你派人来,我也要派人去。

        “这个小滑头,倒是说的有些道理,这事儿,我有数了。”戴雨农点了点头。

        “主任,你还有别的事儿吗?”

        “怎么,你比我还忙不成?”戴雨农眉头一挑,有些不悦,下面的人来见自己,恨不得多待一分钟是一分钟,你可倒好,巴不得快点儿走人。

        “学生刚回来,站里不少事儿等着我回去处理呢。”罗耀忙辩解一声,这可不能让人误会了。

        “我想把一个人安排到你那儿去。”戴雨农来回踱了几步,抬起眼看了罗耀一眼,缓缓说道。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