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30章:回山城

第230章:回山城

        “林大夫,您这鱼做的是真不错,这是放了什么香料?”齐志斌越吃越开心,一锅鱼,怕是一小半儿都进了他的肚子。

        “我这可是独门秘方。”“一贴灵”嘿嘿一笑。

        “林大夫,我觉得你去了山城,别开什么医馆了,开个鱼馆好了,我保证你财源滚滚。”齐志斌说道。

        “这倒是个好主意,林大夫可以考虑一下。”罗耀认真的点头道。

        “一贴灵”嘿嘿一笑:“我还是干我的老本行好了,罗长官和齐长官若是想吃鱼的时候,尽管来找我就是了。”

        “行,那就盘一个医馆。”罗耀还想让“一贴灵”进兽医站,但后来考虑一下,还是让他在外面单独开设一个医馆比较好。

        有时候,去外面找他,也更方便,若是在兽医站的话,那就有很多事情不好做了。

        船行至险滩。

        船老大一杆子撑水中,反作用力将船一下子推离,船平稳的通过急流,平稳过关,惊险至极。

        这样的场景见过多次了。

        最后,大家都见怪不怪了,罗耀还跟船老大学了撑船的技巧,也不过学了半天,倒也似模似样。

        不过撑船除了技术之外,还是一个体力活,一般人想做这干这个,没有几年的功夫适应的话,是做不到的。

        罗耀仗着自己水性好,才跟船老大学的,齐志斌试了两下,差点儿没把自己丢进江水喂了鱼,就再也不学了。

        “没想到先生斯斯文文一个读书人,这撑起船来,居然有模有样,真是令人开眼了!”船老大对罗耀这么快就上手非常惊讶。

        “我是从小在江边长大的,家里虽然不是靠水为生的,但坐船的机会可不少,撑船也是学过的。”

        “原来如此,怪不得了。”

        嘎嘎……

        船过三峡,两岸高.耸的悬崖峭壁间传来阵阵的猿猴的鸣叫声,也让罗耀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朝天门码头。

        终于到了。

        结算了船钱,罗耀一行四人上了码头,他们携带的心里还是不少的,主要是“一贴灵”夫妻俩,两个人带了三大口箱子。

        两口箱子全部都是药材,这些药材都是他特地配置的。

        码头上,花钱雇了两个棒棒,请他们四个人的行礼都挑上码头,找了一个公用电话,给“兽医站”打了一个电话。

        接电话的居然曹辉,一问,吉普车让奥斯本开出去了,没办法,他们就只能想办法自己回去了。

        没办法,罗耀只能打电话给沈彧。

        沈彧接到了罗耀的电话,那是惊喜不已,说马上派车过来接他。

        半个小时后。

        沈彧亲自开车过来了。

        四个人,加上行李,一辆汽车勉强能装的下。

        ……

        “慧小姐,站长回来了!”

        “谁?”

        “站长,罗站长。”曹辉重复一声。

        “耀哥回来了。”宫慧惊喜的站了起来,日盼夜盼,人总算是回来了,罗耀走的这段日子,她可是整晚上都睡不好觉。

        对江城方面传来的消息是格外关注,几乎隔三差五的打电话去骚扰李孚。

        “人到了哪里,赶紧派车去接呀?”

        “刚到朝天门码头,不过车让奥斯本先生开出去了……”曹辉一摊手道。

        “这个奥斯本,怎么在这个时候把车开走,从朝天门到松林坡,走过来的话,可不得半天功夫?”宫慧咬牙一声。

        “站长说了,他打电话找沈科长派车接他了,你就放心好了。”

        “早说呀,害我白担心了,吩咐厨房,晚上加餐,给站长接风。”宫慧吩咐道,“站长最喜欢吃的红烧狮子和西湖醋鱼一定要有。”

        “是。”

        ……

        很快,罗耀回来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密研组”,迟安、温学仁、田守山这些人都知道了。

        罗耀不在,“密研组”的工作虽然进展不错,但比起他在的时候,效率差多了,加上,从黔阳班来了一批学员。

        “密研组”的工作主要转向培训这批学员,磨刀不误砍柴工,让这批人尽快适应和掌握破译和侦听工作,密码破译工作自然减缓下来。

        不得不说,罗耀挑选回来的学员简直就是为“密研组”定身量做的,完全符合“密研组”的要求。

        能够从几百人中选出不到二十个人来,个个都是符合要求的人才,试问这样的眼力有多可怕?

        当他们知道罗耀除了面试之外,还搞了一次测试,测试的试卷虽然被封存了,但凭着这些学员的回忆并默写下来。

        见到这份测试试卷的之后,迟安等人那是惊为天人,就连奥斯本见到了翻译后的试卷,也惊呼,这可以作为测试范卷。

        他们都很想知道,罗耀到底能给他们带来多少惊喜。

        恨不得,等他回来之后,将他来一个三堂会审,把他脑袋里的东西都逼出来。

        现在,人终于回来了。

        ……

        离开的时候,老树枯枝,一片灰黄,回来的时候,枯枝上已经冒了新嫩的绿芽,大地回暖,春天来了。

        “站长回来了!”

        曹辉带着一群人恭敬的站在大门口。

        “老曹,你怎么也搞这种迎来送往的繁文缛节?”罗耀从车上下来。

        “就是个仪式,表达兄弟们对站长回来的喜悦之情,没什么特别的。”曹辉嘿嘿一笑解释道。

        “行了,让大家都散了吧,以后,别搞这种形式主义的东西,咱们是保密单位,不要搞这些东西。”罗耀挥了挥手道。

        “还有房间吗?”

        “有倒是有,不过就是位置不太好……”

        “没关系,先安排一下,回头等在外面找到房子,就搬出去。”罗耀指着“一贴灵”夫妇说道,“他们是我的朋友,在这里最多住几天就走。”

        “放心吧,站长,保证安排好。”

        “这个是齐志斌,跟之前过来的那些学员是一批的,不过,他有些不同,不需要跟那些学员一起参加培训,暂时担任站长助理职务。”罗耀又一指齐志斌,跟曹辉介绍一声。

        “齐助理好。”曹辉热情的迎了上去。

        “老曹,咱们俩就没必要吧?”齐志斌笑嘻嘻的一声。

        曹辉一愣,有些不明白齐志斌为啥这么说,仔细端详笑盈盈的齐志斌数秒后,忽然哈哈大笑起来:“齐小二,是你呀!”

        齐小二?

        罗耀一旁听了也是一愣,曹辉跟齐志斌认识,这并不奇怪,本来就是临训班同学,只不过临训班上千人,曹辉跟齐志斌并不是一个队,认识、不认识还在两可之间。

        “曹大头!”

        “哈哈哈……”两个人激动的拥抱在一起。

        “你们俩之前认识?”

        “何止是认识,我们俩是一块儿去的临训班……”曹辉松开齐志斌道,“我们在火车上,同吃一个馒头,同睡一张床,一直到分队分科的时候,都睡在一个屋呢,后来分科后,才不在一块儿的。”

        “那你刚才咋没认出来?”罗耀奇怪的问道。

        “我就记得他叫齐小二,大名根本就不叫,站长刚才介绍的时候,我还恍惚了一下,这个名字咋有点儿耳熟呢。”曹辉解释道。

        “分明你就是没认出来,还狡辩!”齐志斌哼哼一声。

        “我哪知道是你,再者说,你不是被留级了吗?”曹辉质问一声。

        齐志斌得意道:“站长慧眼识珠,看我是可造之材,把我从黔阳班给挖掘回来了,懂吗?”

        “瞧把你美的,要不是站长,你还得继续留级呢!”

        “好了,你们俩别争了,先带人分配一下房间,休息一下,回头在叙旧。”罗耀吩咐一声。

        ……

        “沈大哥,湘城我去过了,也见到萍萍小嫂子了,把你的信和礼物都交给她了,她让我替她向你问好。”

        沈彧一伸手道:“信呢?”

        “哦,在箱子里,走,去我房间坐一下,一会儿吃个便饭再走。”罗耀忙道。

        “吃不吃饭的不要紧,要紧的是萍萍的信。”

        回到自己房间,打开箱子,从夹层中取出江萍萍给沈彧写的信:“时间匆忙,小嫂子就写了几句话。”

        沈彧一把夺了过去,一看信封都没封:“你没偷看吧?”

        “哪能呢。”

        沈彧喜滋滋的从信封中把信取了出来,背过身去看了起来。

        “沈大哥,耀哥,喝茶。”宫慧端着两个茶杯进来,一个给了沈彧,另一个给了罗耀,“回来,也不给我打电话?”

        “给老曹打一样。”

        “被子我都给你洗过了,晾晒过了。”宫慧指着床上的被褥说道。

        “谢谢。”

        “电讯处派人来过两次,我都以你不在为理由,让人给挡回去了。”宫慧道,“他们还派人偷偷的接触温学仁的家里人,希望温学仁回电讯处。”

        “是打咱们破译的密码的主意吧?”罗耀点了点头,他不在,韦大铭要是一点儿事情都不搞的话,那还真是怪了呢,“温学仁怎么说?”

        “温学仁早就被电讯处的人给伤了心了,好马不吃回头草,就算回到电讯处,他还能在我们这边自由?”宫慧呵呵一笑。

        “温学仁家人那边怎么处理的?”

        “电讯处若是坏了家规,敢动温学仁的家人,后果不是他们能够承担的。”宫慧霸气的说道。

        “也是,都是军统,这点儿体面还是要给的。”罗耀点了点头,韦大铭若是为了温学仁而对他的家人下手,只怕戴雨农也不会饶了他。

        “日军航空兵通讯密电码破译如何?”

        “你走后,日军军机四次轰炸山城,时间,目标,架次都被我提前知悉,并立即上报空军和山城防空司令部,咱们的战机提前升空拦截,取得了毁伤七架的巨大胜利,而我空军仅有两架飞机轻伤被迫降落,人员和财产损失也降到了最少!”宫慧禀告道。

        “好,太好了。”

        罗耀听了,由衷的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