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29章:又是“河神”

第229章:又是“河神”

        下毒是一门技术活儿。

        罗耀发现,尹天畴只喝他副官递上来的酒杯里的酒,这家伙,真是太谨慎了,今天晚上要是换满仓或者闫鸣来的话。

        恐怕还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

        这两人都是比较实在的,脑袋瓜不够灵活,做事那是一把好手,但论随机应变的话,那就是差了一些。

        罗耀发现,这个年轻的副官似乎非常关注今晚生日宴的主角,那位叫尹馨月的姑娘,这位尹小姐确实生的不错,加上今晚主角的加成之下,来参加生日宴会的许多年轻男子眼里都放着光的。

        一个容易随时走神的副官,对罗耀来说,那就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了。

        老师研究的毒,再加上他的调配,自然变得不一样了。

        只要手指甲盖那么一点儿,毒死一头牛或许做不到,但如果是一个壮汉,那就很轻松了。

        “不好意思,卫生间在哪里?”

        “哦,直走,左拐,往里走就能看见了!”

        “谢谢。”

        ……

        “尹小姐美的真像是一只精灵!”

        “精灵,那是什么?”

        “精灵是西方神话传说中一个种族,这个种族男的俊美,女的则异常漂亮,就像是早晨的露珠一样晶莹剔透,纯洁无比!”

        “是呀,馨月小姐就是一只这样的精灵。”

        “喜欢吗,喜欢就去追求?”

        “对我来说,馨月小姐就是天上的仙女,而我只是地上卑微的一根杂草,没有可比性。”宋副官痴迷的目光中隐藏着浓浓的自卑。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尹馨月是尹天畴的筹码,他只不过是他的副官,根本没有机会染指的。

        罗耀笑了笑,没再说话。

        “宋副官……”

        宋副官端起酒杯赶紧三步并作两步送了上去,罗耀亲眼看着红光满面的尹天畴喝下宋副官递上的酒杯里的酒液。

        虽然只有浅浅的三分之一,但应该足够了。

        他知道自己该走了。

        找了个机会,换回了日军少佐的军服,顺便把刘金宝给他带进来的那套衣服塞进了韩良泽乘坐的汽车后备箱内。

        能不能一箭双雕,就看这家伙的运气了。

        从现在看来,韩良泽这个中统“汉室”的负责人怕是早就已经假戏真做了,否则,中统在江城的重建工作怎么一直没有进展?

        正好替中统试探一下。

        一路毫无阻拦的走出了尹天畴的公馆,沿途的尹天畴手下还鞠躬行礼了,丝毫不知道,他们放走的什么人。

        罗耀走了,但刘金宝不能马上离开,他反正不是什么特别大的人物,等生日宴会差不多的时候,再与众人一起离开。

        是夜,尹天畴在自家公馆暴毙!

        尹天畴的死,还是早上姨太太起来的时候才发现的,她跟一个死人睡了一晚上,吓的精神都出问题了。

        尹天畴突然身故。

        江城日军特务部接到消息,自然是相当重视,马上派人对尹天畴进行尸检,确定尹天畴之中毒身亡。

        但是为了不让江城的汉奸们产生恐慌情绪,这个消息被封锁了,对外公布是尹天畴在生日宴上饮酒过度,最终导致酒精中毒死亡。

        知道解剖结果的几个人都知道。

        尹天畴的死,是尹馨月生日宴当晚,被人下了毒,而且这个毒,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可以确定,消停了差不多两个多月的“河神”又回来了。

        不,他是“死神”!

        一时间,江城日伪情报部门风声鹤唳。

        一个没有请柬的人很容易被发现,但不管是尹家的人,还是特高课,宪兵队都选择性的忽略了自己人。

        而把目标集中在了当晚来的所有有中国身份的宾客,经过详细的排查后,却发现这些人都是凭借请柬才进入尹公馆的。

        终于有人回忆起来,当晚有人是没有出示请柬来参加生日宴会的,而且还是一名日本军人。

        这太惊悚了。

        居然有人冒充日本军人混入了生日宴会,而且现场居然没有人能够发现,这说明什么?这个人胆子很大,而且非常善于伪装,最重要的是,这个人还说的一口流利的日语。

        更诡异的是,现场的宾客中,对于这个人居然没有多少印象,他进来后,仿佛就消失了一般。

        一个人不可能凭空消失了,因为守在门口的卫兵是见到他离开的。

        于是深入调查之后,一个猜测形成了,宾客当中有人是这个人的同谋,为他提供了便利。

        这个便利很可能就是一套衣服。

        只要进来后,找到一个无人的地方,比如卫生间,悄悄的换上另外一套衣服,谁又能认出他来?

        那天晚上,宾客众多,谁敢说自己能认识所有人,就算作为主家也不见得能把认得所有人。

        何况,这个生日宴会真正的目的是尹天畴为了结交江城内的日伪高官和达官贵人,相当一部分都是他未曾谋面的。

        事实上,韩良泽早就知道了,第二天听说尹天畴暴毙的消息,司机在自家的车后备箱里发现了一套衣服。

        他当时就吓的毛骨悚然。

        分明是有人毒杀了尹天畴,再栽赃嫁祸给自己。

        而且这个人就在当天晚上出席生日宴会的宾客当中,是谁?他完全摸不着头脑,这些宾客当中,确有一些跟他过去有些恩怨。

        那么栽赃,报复自己完全是有可能的。

        他不敢声张,同时不动声色的将衣服拿回去处理了,说是自己的,他不敢用钱封口,因为这是最不保险的。

        只要坚称是自己的,再把衣服处理干净了,没有人能怀疑到头上。

        这一点显示出韩良泽老辣之处。

        不动声色的就把不利于自己的证据给处理了,而这个案子最关键的物证销毁之后,尹天畴之死就彻底成了悬案了。

        就算有人见过“下毒的人”靠近过他乘坐的汽车,又能说明什么?

        司机会告密吗?

        他有那个脑子,敢这么做吗?

        何况,这个案子只要过去一个月,基本上就无人问津了,除了苦主尹家之外,谁会去替一个死去的人查案,日本人最多惋惜死了一条狗,汉奸们谁也不想多事儿,谁知道下一个轮到的不会是自己。

        前一秒还风头正劲,后一秒人没了,什么都没了,何况尹天畴一死,尹家上演了一场争权夺利的大战。

        至于为尹天畴查明死因真想,除了尹馨月,没别人了,何况,她的两个哥哥都把尹天畴的死怪罪到她的头上。

        若不是给尹馨月办这个生日宴会,尹天畴怎么会死呢?

        虽然是借口,不让尹馨月分得一部分家产,但是尹馨月在尹家确实遭到了所有人的抵制,加上她本身又不是嫡出,一下子从万众瞩目的千金小姐跌落凡尘,成了泯灭众人中的一员。

        ……

        这些事情罗耀回到山城之后,才从满仓以及军统江城区发回的电报中得知,而此时的他和齐志斌已经在南岸跟顾原和徐济鸿分别见过一面后,坐上了去宜昌的船了。

        宜昌现在是湖北临时省政府所在地,虽然去年被日军攻破之后,但后来不知道是什么操作,祸害一通后,神奇的还了回去。

        估计是战线拉得太长,如果想要守住宜昌,可能需要的兵力太多,对目前已经有些疲态的日军来说,并非有利的选择。

        宜昌保住了,三峡就保住了。

        山城的门户就守住了。

        这也让山城陪都方面大大小小的头头们都松了一口气,暂时算是安全了。

        罗耀抵达宜昌后,在电报局用明码发了一则暗语电报给军统局本部,汇报了自己的行踪。

        随后接到局本部的电文,也知道了“尹天畴”在自己离开山城的早上被发现在自家公馆暴毙的消息。

        这次行动算是非常完美了。

        就当是自己在军统江城直属组位置上画上一个句号吧。

        ……

        回山城了,江城的事情就只能放到一边了,今后,他的战场可能不光是看不见硝烟,甚至还看不见鲜血。

        但是,这样的斗争更加的残酷,更加的惊心动魄。

        因为他们要做的事情,那是关系到几十万人的生死,甚至是未来中国命运的走向,这一刻,罗耀忽然觉得自己肩膀上的担子比在江城担任这个潜伏组的组长还要重。

        “少爷,饭好了,可以吃饭了。”

        “老齐,让你扮演我的家仆,那是回江城的需要,现在没必要了,以后不用这么叫了,我不喜欢这个称呼。”罗耀钻进船舱说道。

        “那我叫你啥?”

        “叫我罗参谋或者罗站长都行。”罗耀想了一下,自己现在一个身份是军统局本部机要室参谋,另一个身份是军统“84兽医站”的站长。

        这两个职务都是正规的,有任命书的,至于“密研组”的组长,那并不是正式的机构,只是口头上的一个任命。

        “站长,你什么时候当站长了?”

        “到了山城你就知道了,不过你跟着我,可能要受点儿委屈了。”罗耀嘿嘿一笑。

        “能跟着罗站长,受点儿委屈怕啥。”齐志斌笑道。

        “林大夫,手艺不错,这鱼炖的,真是太香了!”罗耀早就被桌上一锅炖鱼的香味给吸引了。

        罗耀专门包了一首船,朔江而上,船上除了他跟齐志斌之外,还有就是跟他们一起离开江城,前往山城安家的“一贴灵”夫妇。

        “新鲜的春鱼,那炖的汤能不香吗?”“一贴灵”嘿嘿一笑,端着一锅饭从后面走了进来。

        “嫂夫人呢,叫她一块儿过来吃饭?”罗耀道。

        “女人,上不了厅堂,二位长官,慢用。”“一贴灵”放下饭,就要往外走。

        “你走什么,坐下一起吃。”罗耀一把拽住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