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26章:新组长

第226章:新组长

        罗耀很忙,见过满仓三人后,他又去了特三区。

        “猫儿,我要见‘钉子’一面,你帮我约一下,今天晚上或者明天都行。”罗耀去找乔三阳。

        他是刘金宝的直接联络人。

        “好的,耀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这大家都盼着你回来主持大局呢!”乔三阳见到罗耀,十分激动。

        “我马上就会离开,这次回来是处理一些事务的。”

        “还要走?”

        “我有其他任命。”

        “你走了,那我们怎么办,听谁的?”乔三阳问道。

        “放心吧,会有新组长来领导你们的,不必担心。”罗耀温言一声。

        “可是,这新来的还能跟以前一样吗?”

        “放心吧,新来的组长会按照我们的计划往前走的,你的任务还跟我在的时候一样。”罗耀解释道。

        “那就好。”乔三阳问道,“耀哥,你以后还会再回江城吗?”

        “当然。”

        ……

        兴隆街,广德茶楼。

        罗耀见到了他安排在刘金宝身边的一颗重要棋子,也就是暗星计划的执行人之一,梁超。

        他并非不相信刘金宝。

        而是,他这么做的目的,是在刘金宝身边留下一道保护他的力量,关键时刻是可以为刘金宝牺牲的。

        “先生,许久没有你的消息了,超甚是挂念。”梁超见到罗耀,也甚是激动,没有罗耀,他可能还在黑监狱里挣扎求存呢。

        “坐。”

        “谢谢先生。”

        “我要离开一段时间,估计不会太短,走之前,来见一下你,是有些话对你嘱咐。”罗耀含笑的吩咐一声。”

        “先生,您吩咐。”梁超坐了下来,恭敬的道。

        “刘金宝的身份你是知道的,我把你放在他身边,除了辅助他的工作,保护他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工作,那就是监督他的言行,他有行差踏错,你要第一时间向我汇报,明白吗?”

        “明白。”

        “我给你留了一部电台,在柳玉梅哪儿,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是搭档,你俩目前的身份只有我知道。”罗耀说道。

        “柳姐的身份,刘头知道吗?”梁超问道。

        “他不知道,他只是看在柳玉梅过去审计室照顾我的份儿上,才把她安排进了特别调查科担任秘书的。”罗耀解释道。

        “明白了,我该怎么跟她表明身份呢?”梁超问道。

        罗耀从怀里摸出了一个“珠花”递给梁超道:“你把这个交给她,她就明白了。”

        梁超郑而重之的收了起来。

        “先生,有一个情况,静海方面梅机关派人来江城了,成立了一个工作组,为首的姓江,跟江城特高课走的挺近的。”

        “嗯,这个情况我知道了,你继续关注,有什么情况,随时汇报。”罗耀点了点头,然后给了梁超一个密电码本。

        见完梁超后。

        罗耀就直接回家了。

        他在江城还要办的事情,就是剩下跟刘金宝见面,还有等老吴那边的消息,而计划中,在走之前,是要去见一下顾原的。

        这是他在江城留下的备用组织。

        原本是打算让顾原作为自己的“替身”一样的存在的,从他给顾原起的代号“河伯”就可以看得出来了。

        但现在不需要了,山城那边他恐怕一时半会儿是走不开了,至少也要等亚德利在军统服务一年之后。

        学校那边,他不打算去打什么招呼了,就当是自己不告而别吧。

        去了,反而会可能带来不小的麻烦。

        ……

        回家没多久,就听到开门声,是齐志斌回来了,这家伙去了还不到半天吧,怎么就把账给查清楚了。

        “少爷,您在家呀?”看到罗耀端坐在家中客厅,齐志斌倒是自己先吓了一跳。

        “回来了,账查的怎么样?”

        “回少爷的话,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就是账目上稍微有些混乱了些,没别的情况。”齐志斌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递上来。

        “这是阳光咖啡屋近两月的收支情况,少爷您看一下。”

        罗耀扫了一眼,发现除了人员开支,各种税费,摊派以及进货成本之外,每个月还有上千元的纯利润,这已经很不错了。

        当然,春节期间可能是消费淡季,但罗耀估计就算过了春节,咖啡屋的经营状况也不见得会好到哪里去,全年能维持这么一个水平就很不错了。

        这还是没有房租的情况下,如果把房租算上的话,咖啡屋基本上是开一天赔一天,根本挣不到钱。

        一家店如此,其他店铺就可想而知了。

        日本人来了,老板姓的日子要比国民党在的时候还要困苦三分,咖啡屋在老慕的手中的时候。

        罗耀看过他们的账本,每个月的纯收入都在三千法币以上,现在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甚至因为货币贬值的原因,赚到的钱根本买不到跟过去一样的物品。

        “你明天再去一趟咖啡屋,跟辛经理说,咖啡屋每个月的纯利润,分成三份,一份上交给慧老板,一份留作自己应急和发展使用,还有一份作为江城直属组的经费。”罗耀吩咐道。

        “明白。”

        “今天辛苦了,晚上我们自己做饭,老齐,你是江西人吧?”罗耀问道。

        “是的。”

        “江西有什么特色面食,今晚你可以表演一下你的厨艺。”

        “啊……“

        “啊什么,家里只有一袋面粉,不吃面,吃什么?”

        ……

        乔三阳的回馈很快来了,约在了第二天的晚上,在“煜和堂”见面,刘金宝已经获得多门二郎的信任,自然不要把“煜和堂”给交出去了。

        所以,目前而言“煜和堂”是安全的,也算是刘金宝留下来,唯一跟江城直属组的关系纽带。

        而“煜和堂”一直没出事儿,让满仓等人也没有对刘金宝采取过激的手段,他们认为刘金宝没有出卖“煜和堂”,应该是不想跟他们这些过去的“老同学”彻底的闹翻,这也是想留一条退路的意思。

        既然有这个意思,满仓等人在对“刘金宝”的制裁上面就没有那么坚决和果断,何况,军统江城方面,现在最大的叛徒是前江城区区长李果戡,那自然关注的重点是首恶分子了。

        要知道“刘金宝”的落水,对军统江城直属组并非造成多大的损失,而李果戡就不同了。

        军统江城区大部中层干部都被抓了,很多都受刑不过,最终落水,还有不肯当汉奸,最终成仁就义的,

        这可都是血仇。

        最终军统江城区被迫成城区撤离,元气大伤,到现在都还没有恢复元气,战前潜伏计划更是几乎全部夭折。

        要不是还有江城直属组,那军统在江城的布置就是个一败涂地的命运。

        当然,中统就更惨了,让人一勺烩了,简直丢人现眼了,到现在,重建工作都没有什么进展。

        等见了刘金宝,罗耀就可以定下返回山城的时间了。

        第二天,罗耀没有出门,一整天都窝在家里,除了写东西,就是准备晚上跟刘金宝的会面。

        时间差不多到下午五点半的时候。

        罗耀将齐志斌留下看家,自己一个人独自出门,前往“煜和堂”。

        “老林。”

        “秦先生……”正准备收拾回家吃饭的“一贴灵”见到罗耀,大吃一惊,连忙从坐诊的位置上站起来。

        “借你的地方见个人,你把钥匙留下,我给你锁门。”罗耀直接吩咐道。

        “煜和堂”虽然没有暴露,但该撤的人都撤走了,就留下不明情况的药剂师和两个伙计,‘煜和堂’也过户到了‘一贴灵’的名下。

        可以说,“煜和堂”跟江城直属组没有多少关系了,除了“一贴灵”这已经算是在编的医官。

        刘金宝对他的身份也不是很了解,“河神”组里面,也就他,宫慧以及满仓知道他的身份。

        当然,刘金宝选择“煜和堂”见面,也是有这个意思在内的,这地方,他和罗耀都知道,又在法租界内,安全没有问题。

        “您要见客人,没问题。”“一贴灵”哪敢有任何异议,直接就叫来伙计,吩咐了一声,将钥匙取了过来。

        “您吶,随便用,我让伙计们马上回家。”

        “谢了。”

        “哦,我也走。”“一贴灵”杵在那里怔了一下,马上领悟过来,赶紧说了一声,收治东西离开了。

        一转眼,“煜和堂”里的人就走了一个干净。

        约的时间是六点钟,没过多久,一辆黄包车就停在了门口,车上下来一个人,风衣,高领,戴一顶绒帽子。

        太眼看一眼“煜和堂”的招牌后,服了车钱,这才慢慢的走了过去。

        留了一扇门。

        只要是刘金宝来了,自然知道从那扇门进来。

        罗耀静静的坐在刚才“一贴灵”瞧病的位置,与大厅隔着一扇屏风,桌上就一盏台灯亮着。

        来人进来后,看到屏风缝隙透过的亮光,还有后面坐着的一道人影。

        探出半颗脑袋。

        嘿嘿一笑。

        “大夫还没下班呢?”

        “这不等病人上门嘛!”

        “那敢情好,给我瞧瞧,我这几天浑身不得劲儿……”来人可不是刘金宝嘛,不过伪装易容了,为的就是不想让人认出来。

        “我看你是皮痒了,需要松一松骨头,正好本大夫会祖传的易筋松骨术,你要不要试一下?”罗耀嘿嘿一笑。

        “行呀。”

        罗耀站起来,手一指边上的诊断床道:“躺上去。”

        “真躺?”

        “你说呢?”罗耀取了一家白大褂,套在身上,白了他一眼,“刚学了一套手法,找个人试验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