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25章:人事安排

第225章:人事安排

        罗耀婉拒了老吴留下吃饭的邀请,他还得去阳光咖啡屋一趟呢。

        夕阳西下。

        暮色渐渐降临。

        罗耀推开咖啡屋的门,走了进去,抬头扫视了一眼,跟自己离开的时候一样,基本没有什么变化。

        “先生,您喝点儿什么?”

        “一杯美式咖啡。”罗耀压低了声音道。

        “好的,您稍等。”

        侍者答应一声,去里面给咖啡师下单了,罗耀则随手拿起了桌边的一本杂志翻看了起来,其实,他的注意力根本不在杂志上,而是在倾听整个咖啡屋内外的有人的谈话。

        宫慧离开后,辛小五就成了阳光咖啡屋的经理,同时也暂时代替了宫慧在“河神”小组的职务。

        负责“河神”小组的秘密电台以及对外的联络。

        这可是“河神”小组内至关重要的位置,可以说是核心也不差,辛小五若不是得到宫慧的信任,是不可能将如此重要的位置交给他的。

        “先生,您的咖啡。”侍者端来一杯咖啡,微微弯腰下来,“刚煮的,小心烫嘴,您慢用。”

        “小伙子,你家咖啡豆用的相西产的吗?”

        “湘西?”侍者愣了一下,“湘西产咖啡豆吗?”

        “湘西不产咖啡豆吗?”罗耀微微一笑,“你要是不知道,可以去问一下你们经理,或许你们经理知道。”

        “好的,我这就去问。”侍者不明白这个客人怎么问这样一个奇怪的问题,但客人至上的服务理念,侍者还是跑了进去,找到了正在忙碌的辛小五。

        “什么,湘西产的咖啡豆?”辛小五一听,也愣住了,但旋即眼珠一瞪,忙撇下手里的活儿,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先生,我店里用的咖啡都是南美巴西进口的,您说的应该是这个吧。”辛小五恭敬的站在罗耀跟前道。

        “对,不是湘西,我记错了,应该是云南才是。”罗耀笑道。

        “您说云南就是云南。”辛小五听出来了,也认出来了,眼前这位客人就是他日夜期盼回来的罗耀。

        “小滑头。”

        “老板,您回来就好了。”辛小五压低了声音,激动的道。

        “去里面说话。”罗耀起身吩咐一声道。

        “是。”

        经理办公室,辛小五嘴都笑成了一朵花了:“老板,总算把您给盼回来了,我慧姐呢?”

        “她另有任务,留在山城了。”罗耀道,在后厨的黑豆似乎闻到了熟悉的味道,顶开办公室的门,一下子扑到了罗耀怀里,撒娇的“呜咽”不已。

        回来的时候,宫慧还特地的提到了黑豆,说想把它带回山城,罗耀没敢答应,要是人的话还好办,这带一条狗,实在是太过招摇了。

        “留在山城了,那岂不是就……”

        “你猜对了,她暂时不会回来了,不光是他,我也马上要离开,江城直属组这边会换一个组长,你们将要听从新组长的指挥,”

        “新组长?”辛小五脸色微微一变,显然对这个变化有些措手不及。

        罗耀看到他这个表情的变化,知道他担心什么,轻轻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道:“别担心,新的组长是咱们‘河神’核心小组原成员,你不必担心上头调来一个不熟悉情况的人,瞎指挥,毁掉我们苦心经营的情报网。”

        “这就好。”辛小五顿时展颜露出了笑容。

        “咖啡屋的生意怎么样?”

        “还行,节前客流量增加不少,节后基本上保持百分之六七十的上座率,但成本增加了,而且这钱越来越不值钱了,收入其实没增加多少。”辛小五道。

        “我这一次回来,也是代表宫慧来处理咖啡屋的收益分配问题。”罗耀道,“我会安排人来查一次账,然后核算成本和收益,制定一定分配比例,今后,就按照这个分配比例来划分收益,当然,我们会考虑通货膨胀以及咖啡屋经营的实际情况,不会让你为难的。”

        “是,老板。“

        “好了,如果有人问起宫慧的事情,你就说慧老板给你拍了一封电报,说她在老家奉子成婚了,暂时不回江城了,咖啡屋的一切都由你打理。”罗耀吩咐道。

        “这么说行吗?”

        “当然,你会收到这样一份电报的,就算对方去电报局查证,得到的也是一样的结果,这点儿你不必担心。”罗耀道,“我是提前跟你说,让你有一个心理准备。”

        “明白了。”

        “明天会有人来找你,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罗耀道,辛小五也是临训班的学员,应该说大家都是同学,只不过,同学毕业工作后,有高有低,每个人的身份和地位都发生了变化。

        “我不便久留,得走了。”

        “我送您。”

        “不用。”

        ……

        家里许久没有开火了,罗耀直接从街上买了下熟食,回到家中的时候,看到齐志斌挽着衣袖,干的是满头大汗。

        这家里里里外外的焕然一新。

        “少爷,您回来了。”齐志斌代入角色很深,见到罗耀回来,屁颠儿的迎了上来,很自然的从他手中把买回来的熟食提了过去。

        “酱肘子,还有熏鱼,少爷,今晚的伙食不错。”

        “你鼻子属狗的?”

        “嘿嘿,我这鼻子虽然跟狗比不了,但也差不了。”齐志斌笑呵呵道。

        “那我考考你,我刚才去哪儿了?”罗耀问道。

        “少爷刚才应该去某个咖啡馆了,美式咖啡的味道,有些苦涩,还有烟味儿,应该是老刀牌的。”齐志斌凑过来嗅了两下,飞快的说道。

        “真是属狗鼻子的。”罗耀呵呵一笑,齐志斌这个天赋,以后说不定还会派上用场。

        “少爷,我在你床底找了半瓶酒,居然是赖茅……”

        罗耀闻言,脸色微微一变。

        这可是自己珍藏了半年了的,只有半瓶,还是用普通的盐水瓶装的,怎么就让这家伙给发现了呢?

        “我们现在日占区,饮酒容易误事,所以早就颁布了禁酒令,这酒,不许喝!”

        “在日占区工作还不许喝酒?”齐志斌一愣,“这是谁定的规矩?”

        “我定的……”

        ……

        “你不是出身账房世家吗,明天去帮我查个账。”一边吃饭,罗耀一份给齐志斌交代事情。

        “查账,查什么账?”

        “一家咖啡屋,是我名下的产业,也是军统江城直属组在江城的经费来源。”罗耀不可能把阳光咖啡屋的真实情况都告诉齐志斌。

        “您是绝对有人手脚不干净?”

        “不是,我想弄清楚这家咖啡屋的经营状况,成本,利润如何,当然,如果有人贪污的话,你要是能查出来,最好。”罗耀解释道。

        “明白,保证办的妥妥当当的。”

        “你只需要把账查明白了,对他们什么都不要说,只能跟我一个人汇报,明白吗?”罗耀告诫齐志斌道。

        “是。”

        “明天你就这个任务,一早就过去,中午他们会给你安排吃饭,什么时候查完帐,什么时候回来,不允许跟他们有交流,当然,他们也不会跟你说什么,听明白了吗?”罗耀提醒道。

        “明白。”

        齐志斌不属于“河神”小组,充其量只是他直接下属,他知道的越少,对“河神”小组来说越安全。

        “吃完饭,早点儿休息。”

        ……

        泰达车行。

        罗耀见到了满仓,并且让他约苏敬和闫鸣过来见面,将他和宫慧这一趟去香港的任务以及在山城的情况简单的叙说了一下。

        当然,能说的自然是说了,不能说的,他也只能暂时隐瞒了。

        “虽然我和宫慧有新的工作岗位,暂时离开咱们江城直属组,但‘河神’小子不能散,战斗力也不能降低,还要继续在江城潜伏并且与日伪汉奸斗争下去。”罗耀非常郑重的说道。

        “可是组长你这一走,我们就没了主心骨,这还怎么跟日伪汉奸斗?”

        “我是调去别的岗位了,又不是不跟诸位永别了,猫头鹰,我还会关注咱们‘河神’小组的,你放心好了。”罗耀解释道。

        “耀哥,你这一走,谁来担任组长?”沉默了半天的闫鸣问道。

        “老闫,你想干什么?”满仓不悦的质问道。

        “老满,闫鸣问的没错,我既然不呆在咱们直属组了,这组长的位置自然要让出来了,不过,我的人选不在你们三位之中。”罗耀也说的很直白了,他也不怕三人有什么不满。

        虽然满仓被选出来临时主持工作,但要负责整个“河神”小组的工作,满仓能力上还是有些欠缺的。

        满仓倒是没在意,苏敬眼底流露出一丝失望的表情,事实上,罗耀和宫慧走的这段日子,他这个临时负责人可以说是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至于闫鸣,虽然问题是他提出来的,可他从来就没想过这一点,所以,也没什么讶异,很坦然。

        “下面我宣布几项任命!”罗耀郑重的道。

        “任命苏敬为江城直属组副组长,主要负责情报收集以及收买汉奸和伪军的工作,打通日伪内部的消息渠道和安全通道。”

        “是。”苏敬肃然答应一声。

        “任命满仓江城直属组总交通,负责消息传递以及交通工具支援。”

        “是。”

        “闫鸣!”

        “你为行动大队大队长,江城直属的行动队全部归你统领。”

        “耀哥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的。”

        “另外,与局本部联络的电台由辛小五负责,与江城区联络由阿成担任联络人……”

        “罗长官,咱们这新组长到底是谁呢?”

        “按理说,组长的身份你们三个人都有权力知道,但是为了他的安全起见,这个人的身份,我只能告诉老满一个人,因为今后将有老满直接跟他联络,而他也会通过老满给两位传达命令。”罗耀解释道,“当然,如果他觉得可以把的身份告诉你们,那就由他来跟你们说,我就不越俎代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