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22章:招人

第222章:招人

        黔阳班一部分学员过去是跟临训班一起上课的,只不过他们来的比较晚,不能够跟临训班一起毕业。

        还有一部分是临训班不合格的,继续念的。

        当然这占了很小的比例,学不了情报,行动,还不能去学游击战?

        临训班有差不多五分之一的人都学的游击,这些人大多数都被派去东南敌后的救国军工作了。

        这些学员与青浦班的学员构成了救国军的主要基层军官来源。

        青浦班也有一些学员在临训班待过,但基本上没听说过,有人能从青浦,临澧一直待到黔阳班的。

        这就有些奇葩了。

        罗耀很早就离开了临训班,属于那种尖子生,而他面前这位就是劣等生了,真佩服他怎么有脸皮来找自己的。

        不过,还的佩服一下,这家伙的消息挺灵通的,居然能自己找上门来了。

        “齐师兄,你怎么就没毕了业?”对方可是上过青浦班的,按照资历的话,那还算是师兄了。

        不管是什么情况,该有的尊重要是有的,何况两人还有临训班同学这一层关系在,就算拒绝了,也得弄清楚情况。

        “还不是有几门功课不及格呗,教官不给过。”

        “几门?”

        “三四门吧。”这位齐师兄不好意思的说道。

        按照临训班的规矩,若是有那么一科偏科,过不去,临到毕业了,教官们都不会太为难,人也不是全能的,只要其他方面过得去就行,该毕业还是毕业,最多分配工作的时候,岗位调整一下。

        但如果两门功课不及格的话,那就得留级了,总不能坏了规矩。

        一个人若是三门以上不及格,要不是军统没有劝退这一说的话,估计直接把人给开除了。

        这就算是个傻子,至少也能当炮灰用一下,不存在劝退的,这“站着进来,横着出去”可是军统的家规。

        “哪几门,你倒是说一说给我听一下?”罗耀问道。

        “格斗,爆破,射击还有侦查……”齐师兄脸色讪讪道。

        罗耀闻言,脸色微微一变,这些科目都是战斗科目,军统的特工,要是连一点儿战斗力都没有,那不等于废物?

        “齐师兄,你怕死吗?”罗耀问道。

        “啊?”

        “齐师兄,你怕死吗?”罗耀再一次问道。

        “我,我……”

        “齐师兄,如果你想让我帮你离开这里的话,很简单,通过我的测试,我可以找吴副主任,让他特别批准你毕业。”罗耀道。

        “什么测试?”

        “阿虎,拿一个苹果来。”

        “哎。”

        杨帆从房间的果盆里取了一颗苹果过来。

        罗耀将他放到齐师兄的头顶上,吩咐道:“扶着它,或者顶着它走到五十米开外的地方。”

        “罗师弟,你这是要干什么?”

        “你还想不想离开这里,想的话,就照我说的去做,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放下苹果离开,就当我们今天没见过。”罗耀掏出了配枪,打开保险,子弹上膛。

        齐师兄顿时吓的亡魂直冒,那个脸色唰的一下子就白了,他明白这个测试是什么了,这是拿他的命做赌注呀。

        临训班的学员谁不知道,这临训三英之首的罗耀,其他科目的成绩都是非常优异的,唯独枪法,在所有科目中是垫底的。

        “罗师弟,你这能不能换个考验的方式……”齐师兄吓的腿都哆嗦了。

        “你可以选择离开,就当你没来过。”

        齐师兄心里是天人交战,但是他还是一点一点儿的挪着步子,往五十米开外的位置走了过去。

        颤颤巍巍的将苹果扶正了,放在头顶。

        “齐师兄,你若是死了,我可以给你申请一个烈士的称号,抚恤金会一分不少的。”罗耀一抬手,猛然扣动了扳机!

        嘭!

        枪响了。

        苹果没有事儿,闭着眼睛的齐师兄也完好无损。

        “哎,我这个枪法,又打偏了。”罗耀无奈的苦笑一声,把配枪扔给杨帆道,“叫他过来吧。”

        “长官,他尿裤子了……”片刻后,杨帆过来,在罗耀耳边小声道。

        罗耀没有说什么,凡是都有第一次,很多新兵第一次上战场也尿裤子,至少他还敢上战场。

        这个齐师兄如果连这点儿胆量都没有的话,趁早滚蛋,这样的怂包,他是一点儿机会都不给的。

        “给他找条干净的裤子换上再来见我。”

        “是。”

        ……

        “吴副主任,这个人我要了,还请您通融一下,回头到了山城,我请您喝酒。”罗耀找到了黔阳班的副班主任吴琅,提出了要带走齐师兄的想法。

        “这齐志斌可是个老油条,你确定要他?”吴琅吃惊,他知道罗耀来黔阳班是来选人的,没想到第一个选的居然是留级的老油条。

        “他通过了我的考验,我不能言而无信,对他,我已经有安排。”罗耀点了点头,齐志斌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不堪,起码,在初略了解这人的过往之后,还是有些能力的,只是这能力并不能体现在特工方面。

        “行吧,反正他就这么一直留着也不是个事儿,你要是要他,把人领走,不过,他想要毕业的话,可不好办,毕竟他有那么多科目不及格,这影响到特训班的公正。”

        “毕业不行,肄业总可以吧,总之能让他离开就行。”

        “这个倒是可以。”吴琅没再坚持,这是个双赢的决定。

        “手续赶紧办吧,后天,他直接跟我走。”罗耀道,“另外,还请吴副主任帮我安排一场测试。”

        “测试?”

        “对,我出一张卷子,所有人参加考核,我会挑选其中一部分再进行面试,找到我想要的人。”罗耀道,“这批人,会转到另一个训练班,完成接下来的培训课程。”

        “哦,好的。”

        ……

        试卷加急油印,很快通知就下发下去了,黔阳特训班全体学员都要进行一次这样一次测试。

        其实他主要关心的是密电通讯方面以及思维逻辑符合条件的学员,一场测试,足够筛掉大部分的不合格的人选了。

        题目也是主要这个方向的,还捎带一些密码知识的题目。

        果然,罗耀的试卷一发下去,就引发众多学员的怨声载道,很多题目都没见过,甚至听都没听说过。

        但是,这是测试,必须得完成,特训班的规矩如此。

        测试时间是两个小时。

        大部分人都在咬笔头,冥思苦想答案,只有很少一部人在认真答题。

        黔阳班总共才八百人不到,最终留下来进入面试的只有不到八十人,而且这还是罗耀初选的结果。

        如果不是时间不够的话,他是会认真查阅这些人的档案资料,再把其中一些不合适的剔除的话。

        那能留下来的面试的人就真不多了。

        宁缺毋滥。

        罗耀只睡了四个小时就起来了。

        “今天的面试,你全程记录,我看你速记学的不错,正合适。”罗耀吩咐齐志斌一声,他这个人虽然很多科目不及格,但还是有可圈可点之处的,比如他算盘打的很溜,据说祖上是给人当账房的,速记也有一手,尤其是记数字,至于其他方面,还有待观察。

        “是,罗长官。”齐志斌很快就摆正了自己的位置,他很清楚,有的人天生就是上位者,他这种的,就是给上位者做事的,俗称,狗腿子。

        这就是他日后齐小二、齐狗腿的外号的由来。

        在黔阳班驻地的节烈祠找了一间房,罗耀开始面试通过测试名单上的这八十个学院,男女各一半儿。

        按照每个人五分钟的速度,要把这八十个人全部面试完毕,至少需要五个小时,实际上,可能耗费的时间更多。

        所以,必须抓紧,不然,他就赶不上明天一早去湘城的汽车了。

        “姓名。”

        “汪虎。”

        “汪虎学员,简单介绍一下你自己,三十秒。”

        “是,长官,我叫汪虎,江西人吉安人,今年二十岁,南昌高等师范学院毕业……”

        趁汪虎介绍自己的同时,罗耀也在快速浏览有关汪虎的简历资料,结合试卷测试以及回答问题的情况,综合判断对方是否适合进入密研组工作。

        他还制作了一个打分表,用分数的方式很直观的能体现一个人的能力和价值,取分数高的录取。

        “好了,你先回去等消息吧。”罗耀问了对方几个问题后,直接让他离开了,然后让下一个进来。

        基本上,每个人面试的时间都在五六分钟左右,最长也不会超过十分钟,那基本上是碰到了他感兴趣的学员,才会多问一些问题。

        “罗长官,这都中午了,要不,休息一下,吃个饭,下午再面试?”齐志斌也是写了一个上午了,手都写酥了。

        “上午通知的学员还有几个?”

        “还有五六个吧?”

        “把这五六个吧面试完,再吃饭。”罗耀可不喜欢把工作往后拖,该什么时间完成就什么时间完成,今天拖一点儿,明天拖一点儿,这拖到什么时候?“

        “是,下一个。”齐志斌甩了一下右手,冲外面喊了一声。

        一长相甜美,气质相当不俗的年轻女学员走了进来,若是将这一身军装换成时髦的大衣话,那绝对能媲美上海滩上的那些名媛。

        “于淑衡?”这个名字怎么有那么一点儿耳熟?

        不,他应该没有见过这位女学员,扫了一眼简历,发现这个于淑衡出身湘南名门,其父湘城著名的商人,实业家,母亲也是大家闺秀,家世并不差,她怎么会跑到黔阳班上来了呢?

        而且她还是中央大学的外语系的高材生,从她这外表和气质看,在学校只怕也是“校花”的级别。

        这样的人才应该去外交部,而不应该待在军统。

        罗耀知道,特务训练班正儿八经的招人是很难的,所以,有一些特殊的手段,比如欺骗,利用“抗日爱国”的名义先把人骗进来,那进来之后,想出去就难了。

        临训班的时候,罗耀就见得多了,很多人都是吃尽了苦头,最终只能认命的,罗耀很同情这些人,但他却是什么都不能做。

        也许眼前这一位也是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