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20章:首战告捷

第220章:首战告捷

        刺耳的防空警报声突然响起!

        正在与李孚说话的罗耀,两人听到警报声,直接就从办公室冲了出来,进入附近的防空洞躲避。

        这不是演练。

        这是实战。

        山城的老百姓都已经熟悉了这个声音,更别说军统的人员了,要比老百姓更加熟练了,甚至每个人在防空洞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

        李孚拉着罗耀就躲进了附近的一个防空洞,并且很快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这个防空洞里基本上都是军统局本部的工作人员,彼此就算不认识,也都是见过的,所以,大家进来后,都相互打招呼。

        “李哥,这人是谁,没见过,你们机要室新人?”

        “哦,不是,他是……”

        “我是李孚临训班的同学。”

        “原来是同学呀,你们临训班这一届可以说是人才济济呀,以后好好跟着李哥,他前途无量的。”

        “是,好。”罗耀嘿嘿一笑,答应一声。

        李孚脸色发窘,他可是知道罗耀的军衔比他高,在军统内职位肯定不会低,而且还是他大哥,怎么可能混的比他差,还用他提携?

        “大哥,你别介意呀。”

        “挺好的,有人罩,我还省心了呢。”

        没过多久,就听见天上“嗡嗡”的声音而来,紧接着就是飞机俯冲与空气摩擦发出尖锐的声音。

        “小鬼子的飞机太嚣张了!”

        “谁让咱们的空军不行呢,没有制空权……”

        防空机枪,和高射炮的声音响起,整个山城上空想起了震耳欲聋的炮声。

        哒哒哒……

        咚咚咚……

        可惜躲在防空洞内,看不清楚外面的情况。

        其实,罗耀也不是第一次经历轰炸,在江城的时候,那只要天气晴朗,小鬼子的飞机几乎每天都过来轰炸。

        在江城夏口可没有那么多建设完备的防空洞,经常都是没地方躲的,只能靠经验寻找掩体。

        大轰炸中受伤,那都是家常便饭了。

        但这一次日机的轰炸,显然目标并不是在山城市区,他们的轰炸机只是象征性的投放了几颗炸弹,就向着西南方向飞了过去。

        那里正是兵工厂,谢家湾所在地。

        虽然兵工厂建设的时候就考虑了防空的问题,基本上厂房都建设在挖空的山体里面,但人不可能都生活在山洞里,外面也还是有很多设施的。

        这些的设施要是被炸毁的话,对兵工厂来说,损失也是极大的,如果敌人知道兵工厂确切的位置,然后用大威力的航空炸弹或者燃烧弹的话,那损失和伤亡可就大了。

        防空炮火不绝于耳。

        街市上更是乱成一团。

        这一次防空预警比往常慢了一拍,造成了不小的损失和伤亡。

        空袭持续了大约一刻钟左右,才听到外面的防空火力渐渐稀疏了下来,应该是这一波离开了。

        躲在防空洞里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大家纷纷从防空洞里出来,整理一下衣服,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尽管空气中还弥散着刺鼻的火药味道。

        ……

        黄山官邸。

        空袭后,戴雨农才接到了老头子召见的命令。

        “雨农,这就是你们军统提前截获并破译的日军的轰炸山城的电文?”老头子看了一遍电文,有些惊讶的问道。

        “是的,校长。”

        “是韦大铭的特种技术研究室破译的吗?”

        “报告校长,不是,是学生延请了一位美国来的密码破译专家,在他的帮助下,我成立了一个密电码研究小组,这份密电就是他们破译的。”

        “哦,我想起来了,你跟我提过,按个叫什么的?”

        “郝伯特·亚德利,此人曾在美国中情局工作。”戴雨农毕恭毕敬的回答道。

        “嗯,很好,看来你请的这个专家还是有些本事的,这个亚德利你见过没有?”老头子问道。

        “见过了。”戴雨农可不敢说,他还没见过呢,这不是怠慢美国来的专家了嘛。

        “人怎么样?”

        “能力是有,毛病也不少。”

        “毛病?”

        “就是男人的那些通病,无伤大雅。”

        “呵呵,无伤大雅就行,改日,你带他见我。”老头子吩咐一声,“破译日军空袭山城的密电码,这非常好,如果每次日军空袭山城,我们都能提前预知,予以防备的话,那就能把损失减少到最低了。”

        “校长,学生拿到破译的电文,第一时间就给防空司令部打了电话,还有给这一次日军空袭目标的兵工厂也通知了,比空袭时间至少提前了一个小时。”戴雨农忙道。

        “很好,以后,再有类似的情报,第一时间通报侍从室和防空司令部。”老头子道,“这一次参与破译的所有人都予以通报嘉奖,尤其是亚德利先生。”

        “是,校长!”

        ……

        “这个刘峙是干什么吃的,情报都送到他的眼前了,他居然什么都没做,如此玩忽职守……”戴雨农才离开门口,就听到书房内,老头子发火的声音。

        “委员长,息怒,刘司令官也是没想到会这样……”

        估计损失不会小,否则老头子不会发这么大的脾气。

        ……

        等罗耀见到戴雨农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半了,本来的办公室召见的,直接变成午餐会了。

        只有罗耀和戴雨农两个人。

        戴雨农好酒,但如果有重要事情,他也是很自律的,不会喝酒。

        “攸宁,今后,再有破译出此类的电报,第一时间上报给我,我若是不在,给齐五也行。”

        “是,主任。”

        “你跟我实话,这次日军空袭山城的电文是你这个密研组的功劳,还是那位亚德利先生?”戴雨农虽然在老头子面前把亚德利抗在了前头,可不等于他就认定这是亚德利的功劳。

        “主任,你为什么要这么问?”

        “木秀于林的道理你懂的吧?”

        “懂,主任,这一次能够破译日军空袭山城的密电,是在美国密电码破译专家带领下的功劳。”罗耀不傻,虽然说把功劳让出去了,这确实听起来,委屈,可这有何尝不是一种变相的保护和隐藏。

        “我知道,这次密电码破译,没有你肯定是不行,还有你从军政部挖的那三个人都起到关键作用,但我们没必要出风头,有美国人亚德利这个挡箭牌,我们可以暗地里做很多事情。”戴雨农解释道。

        “主任,我明白,我受点儿委屈没啥,可迟安他们为了破译密码,废寝忘食,做了大量的工作,这功劳一点儿不比我小,我可以不要什么奖励,但他们不行。”罗耀说道。

        “我给你们密研组的经费提高一倍,然后这一次破译出电文的奖励是法币一千块!”戴雨农道。

        “谢谢主任。”

        “怎么样,想好什么时候回江城?”戴雨农问道。

        “就这一两天。”

        “这样,后天有一架飞机去衡阳,你就搭个便车,先做飞机去衡阳,如何?”戴雨农想了一下说道。

        “那当然好了,我原本打算坐船先去宜昌的,现在就不用了,起码省去我不少时间呢。”罗耀道。

        “机票我会让人给你送过去,你一个人回去吗?”

        “不,我还想带一个人。”

        “哦?”

        “就是那个阿虎,本名叫杨帆的那个,我想送他去黔阳班学习一下。”罗耀解释道。

        “就是那个在江城杀了藤原敏夫的小铁匠?”

        “对,我就是利用他帮宫慧脱身的,是个好苗子,如果能够系统的培训一下,一定会成为军统的优秀人才。”罗耀道。

        “很好,攸宁,你这样时刻为党国,为军统着想,我很欣慰。”

        “谢谢主任,这都是学生应该做的。”

        “那就是两张飞机票,我给你解决。”戴雨农点了点头,“齐五跟我说过,你去黔阳班还想挑选一些人进密研组,但是黔阳班的学员对军统来说也是有大用的,我最多给你二十个名额。”

        “谢谢主任。”

        “不用谢我,你也是为党国做事。”戴雨农道,“你的结拜兄弟李孚,他的妻子也是临训班同学,这一次,你也可以将她带回山城,在你的密研组听用。”

        “主任,您是认真的?”

        “我什么时候不认真了,我知道李孚可能不好意思开口求你,但你心里一定会有这个想法,说不定还会来一个先斩后奏,所以,还不如成全你,不给你这个机会。”戴雨农笑道。

        “主任,我得把马上这个消息告诉李孚。”

        “不忙,等你把人带回山城,到时候再给他一个惊喜,那不是更好?”戴雨农笑道,“吃饭吧,把江城的事情处理完,就安心待在山城吧。”

        “是,主任。”

        “对了,江城那边,为了迷惑日本人,‘河神’的代号你今后就不要再用了。”戴雨农一边吃着饭,一边说道。

        “是。”

        “你觉得‘啼听’这个代号怎么样?”戴雨农忽然一抬眼问道。

        罗耀吓的差点儿心脏没从胸腔里跳出来,要知道这个代号可是伍先生给他起的,只不过,在跟组织上联络的时候是没有用过的,而在密电通讯中,使用的代号是“0815”这组数字。

        可以说,这个代号只存在与他、伍先生和老吴三个人之间,甚至连文字记录都没有留下来。

        根本没有泄密的可能性。

        “怎么,不喜欢?”看到罗耀惊愕的表情,戴雨农奇怪的问道。

        “不,主任,学生觉这个代号很好听,可太重了,这啼听可是上古瑞兽,能够监察三届,还能听得懂人心,我哪有这个本事?”罗耀忙道。

        “你现在干的这个活儿不就是侦听日本人的密电码通讯,把他们的秘密一一的剖析在我们的面前吗?”戴雨农道,“你要是能够让日本人通讯在咱们面前毫无秘密可言,那就对得起这个代号了。”

        “主任,我可以拒绝吗?”

        “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