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16章:祸害

第216章:祸害

        “小慧,刚才喝的有点儿急了,扶着我点儿……”刚才还谈声笑语,奥斯本一走,马上就变了脸色。

        宫慧嗔怒一声:“你干嘛呀,非要跟他较这个劲儿?”

        但还是伸手过去,扶住了罗耀,嘴角更是翘起一丝开心的弧度,这种事儿,以前可从来没有过。

        “这美国人自由散漫惯了,你要是不给他上点儿紧箍咒,他指不定给他你捅出多大的麻烦来,这才几天,就勾搭上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我要不给他一点儿警告,他把人家女孩子祸祸了,一拍屁.股走人,人家女孩子怎么办,还嫁不嫁人,这辈子都毁了……”罗耀解释道。

        “要我说,你们男人哪一个不是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宫慧“哼哼”一声。

        罗耀没说话。

        纠正有用吗?

        没用,还不如什么都不说。

        “明天我去电讯处蹲点学习,时间是一个星期,估计元宵节之前回来,家里你可得看好了,千万别给奥斯本那老头钻空子。”罗耀道。

        “晚上你不回来住?”

        “不回来,我只有七天时间,还不把每一分,每一秒都利用起来。”罗耀道,“你别担心,我带夏飞过去。”

        宫慧点了点头,有个人照顾的话,你自然要要好一点儿。

        “我跟奥斯本打赌的事儿,不要对外宣讲,这奥斯本好面子,咱们还得给他留点儿面子才行。”罗耀提醒道。

        “知道。”

        扶着罗耀进了房间,坐在床边上,宫慧一转身,拿了脸盆往外走。

        “你干嘛呢?”

        “我去给你打水去……”

        “不用,我一会儿自己去。”

        “就你现在这样子,能行吗,待着吧,我受伤的时候,不也是你伺候我,我也伺候你一回。”宫慧说道,这么好的机会,错过了,那就真成了傻女人了。

        “哎……”

        这酒喝急了,真上头,要是慢慢的喝,三瓶苏格兰威士忌,那根本就是脸不红,心不跳。

        洗脸也就算了,可宫慧居然把脚盆拿了过来,说是要伺候他泡脚。

        这活儿那在家庭里,只有媳妇儿给自家男人才能做的。

        “小慧,别,我自己来……”罗耀刚想要站起来,就觉得头一阵眩晕,他有段时间没喝这么多酒了,反应有点儿大了。

        宫慧出生在小商人家庭,虽然从小练武,吃过不少苦头,可至少在家里,那也是被父母捧在手心里的小棉袄。

        她可是从来没有这么伺候过一个人,估计,她去世的父母都没有享受过,一时间,罗耀心底泛起一丝异样的感觉。

        这未必就是爱,但感动肯定是有的。

        酒劲儿来得快,去的也快,罗耀很快就有些恢复了,忙伸手道:“小慧,还是让我自己来吧。”

        “咋了,嫌弃我?”

        “不是,你这样让我很不适应……”罗耀一时间找不到更好的词儿。

        “那我受伤的时候,你也没说不合适呀?”

        “那不一样。”

        “有啥不一样,一个喝醉的人,跟受伤的人有什么区别?”宫慧反问道。

        “我没醉……”

        “没醉你让我扶着你干什么,趁机占我便宜?”

        “那是你占我便宜好不。”

        ……

        家里的事儿交给宫慧了,罗耀就带着夏飞一个勤务兵直接去了电讯处,毛齐五都已经打好招呼了。

        电讯处也不敢为难他。

        反正,他自己都说了,不会打扰电讯处的工作,只会在一旁看着,记录什么的,涉及机密的都不能带走。

        “处座,他来了。”

        “嗯,来就来了,你安排一下,反正能看不能看的,你自己有数。”韦大铭不想在这件事上太关切了,反正闹心。

        “他还带了一个人,说是他的勤务兵,还把铺盖都带过来了。”刘秘书说道。

        “啥,他是这七天打算住在电讯处了?”韦大铭大吃一惊,猛的一抬头问道。

        “好像是这样的……”刘秘书期期艾艾一声。

        “你这样,给他安排……”韦大铭眼角抽动了一下,一招手,示意刘秘书附耳过来。

        “处座,这样做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又不是我求他来的,爱住不住,不住滚蛋。”

        ……

        “长官,这电讯处也太小家子气了,就安排咱们两个住这么一间屋子,还是阴面的,连桌子都是断腿的……”

        罗耀知道,底下人肯定不敢这么干,无冤无仇的,得罪自己做什么,这肯定是韦大铭的意思。

        这家伙也太小家子气了。

        不过,他又不是来享受的,住的地方,有个床铺睡觉就够了,那怕没给他安排都无所谓,打地铺他都认了。

        “别牢骚了,把这里打扫一下,这一个星期,咱们就住在这儿了,缺什么,咱也别麻烦人家,你回去取就是了。”罗耀轻轻的拍了一下夏飞的肩膀道。

        “长官,您好歹身份也不低,咱就任由他们这么欺负?”夏飞不甘心。

        “人家本来就不欢迎咱来,能给安排就不错了,你呀,少说这些怪话。”罗耀告诫道,“还有,不要跟电讯处的人起冲突,凡是让着点儿。”

        “知道了,长官。”夏飞不情愿的答应一声,开始打扫和整理房间了。

        “你先收拾着,我去忙着,一会儿忙完了,到电讯处办公大楼来找我。”罗耀放下铺盖说道。

        “好的。”

        ……

        正月初七,罗耀就住进了电讯值班人员宿舍,一个窗户朝北,紧挨着厕所的房间,明眼人都知道。

        这是电讯处故意的。

        都能罗耀并没有任何不满,甚至连一点儿意见都没提。

        派人把破损的窗户安上了玻璃,还贴了“米”字纸条,这是防止日机轰炸,玻璃爆裂伤人。

        桌子腿儿也续接上了,床板也是拼凑好了。

        一句怨言都没有。

        搞的电讯处都以为局里从哪里发配什么人过来了,因此议论纷纷,一时间有点儿谣言四起的势头。

        而罗耀则一头扎进了收发科,开始了他为期七天的观摩学习。

        他是以“调研”的名义下来的,因此,电讯处的人并不清楚他真正来干嘛的,只有少数几个知情.人知道。

        这位未来可能是电讯处特种技术研究室最大的竞争对手。

        比如,总台收发科那位姜科长对罗耀就一直没有好脸色,虽然她自己也承认,罗耀是她见过的最优秀的男人之一。

        但是就是因为这个男人,挖走了他手底下的报务员温学仁,她被韦大铭记大过处分了,还被扣了奖金。

        要知道现在物价多贵,薪水发下来,再拿去买东西,可能买到的就跟你发薪水的时候不是一个价了。

        这无故少了一笔不菲的收入,对还是单身的姜科长来说,那自然是相当不愉快的,这就意味着,可能一件她想要买的大衣没了,或者是一瓶进口的法国香水也成了奢望。

        所有人,包括韦大铭都觉得罗耀有点儿太过幼稚了,光看一看电讯处各个科室的工作就能学会了?

        太天真了。

        何况,有些东西,人家根本不会给你看的。

        但是,他们错了。

        罗耀除了带了一双眼睛过来,还有一双耳朵,他这双耳朵可比温学仁还要厉害,看不到的,可以听。

        很多秘密就这样不经意的就听到了,很多信息,他甚至不需要去找人问,他就已经知道了。

        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韦大铭想用“不让电讯处的人跟他说话”方式对他来说,完全没有用。

        至于电讯处的人对他抱有敌意,他就更不在意了,反正他又不是电讯处的人,说不定以后还要跟电讯处打擂台呢,自然也就没有必要是处好关系。

        罗耀也没有那种,受了欺负就回去找家长的习惯,他也不觉得这是被欺负了,你来学人家的东西,学完了,还要跟人家竞争,人家不欢迎你是正常的。

        “刘秘书,我想进特种技术研究室的资料室看看,你看行不行?”

        “这个我做不了住,得请示处座。”刘秘书很怕见到罗耀,每次见到他,罗耀都会给他出一个难题。

        “懂,我懂,请示,请示吧……”

        “罗参谋,处座不在,能不能明天再说?”

        “明天不行,我总共才几天时间,你这一拖,我这就耽误了,你给韦处长打个电话吧,是他的秘书,总知道他家的电话号码吧?”罗耀嘿嘿一笑。

        “我,我这……”刘秘书感觉这几天日子过的是焦头烂额的,罗耀这边找麻烦,韦大铭那边也没好脸色,他是夹在两个人之间,两头受气。

        “你要是不打的话,那把电话号码给我,我来打。”

        “我打,我打还不行嘛,哎……”刘秘书怕了,要是把号码给罗耀的话,这就不是给不给好脸色的问题,是他收拾铺盖卷儿滚蛋的事情了。

        当着罗耀的面儿,刘秘书拨通了一个号码,电话那头传来韦大铭微微气喘的声音,刘秘书一开口,就被劈头一阵痛骂。

        罗耀很同情刘秘书,任何男人在这个时候,接到电话,那不发火才怪呢。

        “刘秘书,要不然我来说?”

        “小刘,你边上还有谁?”韦大铭听到罗耀的声音,那是一下子急了,自己这点儿事秘书知道,这很正常,秘书是自己人,可若是让外人知道了,那就不好了。

        “是我,韦处长,这个电话是我让刘秘书给你打的,你不会介意吧?”罗耀直接从刘秘书手中把电话接了过去。

        “罗耀,大晚上的,你想干什么?”韦大铭气打不一处来。

        “韦处长,抗战戡乱救国期间,戴老板每天晚上十二点之前都不睡觉的,现在才几点,您都休息了?”罗耀嘿嘿一笑,反正都得罪了,还怕再得罪一下,有道是,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

        就算他好好跟韦大铭说话,他也未见的会待见自己。

        “我昨天晚上加班一宿没睡,今天早点儿休息,怎么了,就算是上了战场,也得让人休息好了,才能打仗吧?”韦大铭怒道,“我说罗参谋,你算什么东西,管的也太宽了吧?”

        “韦处长,没别的事儿,我就想进特种技术研究室的资料室看一看。”

        “这么晚了,你想干什么?”

        “我就想进资料室看一看。”

        “明天不行吗?”

        “我时间可没有韦处长您多,不抓紧点儿,下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进电讯处的大门了。”

        “不行,资料室管理有规定,我没那么大的权限,你明天写一份报告,让刘秘书交给我。”韦大铭想也没想就拒绝道。

        罗耀嘿嘿一笑,随后报了一个地址,又道:“你是让我现在拿着申请报告过去找您吗?”

        “罗耀,你……”电话那头韦大铭有些气急败坏,但很快他就调整了情绪,“你把电话给刘秘书。”

        罗耀呵呵一笑,把电话交给了刘秘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