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15章:奥斯本完败

第215章:奥斯本完败

        奥斯本的情绪看上去有些沮丧。

        罗耀悄悄的拉过翻译秦普问道:“这是怎么了,蔫儿吧唧的?”

        “陆小姐拒绝他了。”秦普耸了耸肩膀说道。

        罗耀又一种牙根儿酸疼的感觉,这老头儿来山城,除了每天出去之外,就没有干过什么正事儿。

        要不是这老头儿还有点儿利用价值,要依照他的脾气,早就一脚踢回美国去了,好在只签了一年的合约。

        “好吧,这事儿回头再说。”罗耀也明白秦普陪着奥斯本出去,给他当翻译,是多么一件煎熬的事情。

        “奥斯本先生,我有事情跟你谈一下。”罗耀郑重说道。

        “哦,罗,能不能让我恢复一下情绪,我现在很难过。”奥斯本一脸拒绝的表情说道。

        罗耀道:“你想知道陆小姐为什么会拒绝你吗?”

        “为什么?”

        “想知道,就跟我来。”罗耀冷哼一声,对于这种人,就不能惯着,你越是迁就他,他越是不把你当回事儿。

        “罗,你一定要告诉我这是为什么,我请你喝酒……”奥斯本追上了罗耀的脚步,显然在他心里,泡妞要比他来中国的工作要重要的多。

        关上门。

        罗耀很认真的问道:“奥斯本先生,请问你今年多大了?”

        “What?”

        “我是问你,奥斯本先生,您今年贵庚?”罗耀重复一声问道。

        “五十,怎么了?”

        “你认识的那位陆小姐多大了?”

        “大概二十岁左右。”奥斯本想了一下说道。

        “在我们中国,女孩子对贞节是看的非常重要的,一个女人一生只有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必定是她将来的丈夫,你能告诉我,你会娶陆小姐为妻吗?”罗耀郑重的问道。

        “我……”奥斯本愣住了,他可从来没想过这个,他只是单纯享受那种泡妞的快感,然后就是XX,至于那个之后,这就是不他能够控制的了。

        分手这不是很稀松平常的吗?

        “奥斯本,如果你是认真的,并且有打算跟陆小姐结婚的话,那我不拦着你,但如果你只是玩玩,事后拍屁.股回你的美国,我觉得你还是别再陆小姐身上浪费时间,否则,你这么做会毁掉一个女孩子的未来的!”罗耀道。

        “这又什么,爱情是不分年龄的,陆小姐未必就想的跟你一样,罗,你们太古板了。”奥斯本反驳道。

        “中国跟美国的文化是不同的,在你看看,一个人谈几次恋爱或许会是走向成熟的标志,可我们不同,我们讲究感情的纯洁和忠诚。”

        “可是你们中国的男人可以娶很多姨太太,这又是为什么?”

        “我知道,一夫多妻的确跟现代文明格格不入,但要改变这一切需要一个过程,如果陆小姐不在乎这一切话,她为什么要跟你保持距离呢?”罗耀反问道。

        “罗,你真是太厉害了,我说不过你。”奥斯本表示认输道。

        “你们两个如果是你情我愿的话,我不会干涉,但如果陆小姐并不愿意跟你继续发展下去,我建议你不要去骚扰人家,这样对你我大家都好,不是吗?”

        “嗯,你的建议我会认真考虑的。”奥斯本认真的点头道。

        “还有,你的体检报告看了吗?”罗耀要说的重点并不是奥斯本与什么陆小姐的感情纠葛。

        真正要说的是他的健康问题。

        他可不想奥斯本没完成跟军统的合约,就一命呜呼了,那样这钱花的就太不值得了。

        “体检报告,有什么问题?”奥斯本十分不以为然的说道,“我的身体很健康,没有任何问题。”

        “我看过你的体检报告,你有高血压,脂肪肝,还有冠心病以及风湿病,你的五脏六腑都出超负荷工作状态,而你还继续喝酒,抽烟,纵.情声色,生活不规律,对了,你还有淋病!”罗耀拿着奥斯本的体检报告指着他的鼻子说道。

        “哦,罗,这是我的隐私,你怎么能够知道?”奥斯本一张老脸胀得通红,他得了淋病,这只有他自己知道,从来没跟任何人说过,除了他在美国的主治医生。

        “你以为你每天偷偷吃的药,我不不知道它是治什么病的吗?”

        “哦,罗,你居然偷看我……”

        “我需要偷看吗?”罗耀冷哼一声,“你吃药的时候根本就没有避开我好吧,我眼睛又不瞎。”

        “罗,这件事……”

        “奥斯本先生,我对你的隐私不感兴趣,但对你的健康深表忧虑,你这样下去的话,恐怕身体会越来越糟糕,到时候恐怕别说喝酒了,满大街的漂亮女人,你也只能看一看而已。”

        “不,这不可能,你在危言耸听!”

        “你可以把我的话当做危言耸听,只要你在这份免责声明上签个字,那除了完成本职工作之外,你的私生活跟我们没有半点儿关系,包括健康?”罗耀岂能没有准备,早就知道奥斯本不会轻易就范了。

        “这个声明我不签!”奥斯本把声明拿过来看了一眼,直接拒绝道。

        “你不签声明,那就得按照之前我们的协议来了。”罗耀道,“从现在开始,你任何外出必须得到我的同意,以及外出任何活动都要有我的人陪同,不许在外面过夜,每天酒的供应是定量的,特殊活动除外,定期体检,每天运动量不等于一个小时……”

        “Oh,No!”听完,奥斯本听的头都大了,要是按照这个来的话,他的人生自由就彻底没有了。

        “我什么时候签过这样的协议?”奥斯本都怀疑,自己什么时候签过这样的近乎“卖身”的契约。

        罗耀笑了笑:“在海防,我们可是约法三章的,当时你是很痛快的在协议上签字的,不信的话,我可以把协议的文本拿给你看?”

        “……”奥斯本愣住了。

        “罗,你就是个骗子,大骗子!”

        “你们美国人不是最讲究契约精神的吗,我想,奥斯本先生您一定是一位信守承诺的绅士。”罗耀微微一笑,还收拾不了你一个美国佬?

        “我要见你们的戴老板,向他控诉你!”

        “可以,需要我帮你安排吗?”罗耀还真不怕奥斯本去找戴雨农告状,他都是为奥斯本好出发的,并没有在协议上写对奥斯本不利的条款。

        奥斯本是有自我放弃权的。

        “罗,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如果不让我喝酒,不让我玩扑克,又让我远离那些漂亮的女人的话,我这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你可以选择签那份声明。”罗耀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不签。”奥斯本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他不傻,声明签了,看似自由了,没人管了,可万一到时候身体真出现问题了,那就倒霉了。

        “奥斯本先生,您是我们密研组的顾问,我们希望你能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投入到工作当中,而不是整天盯着喝酒,赌博和玩女人,中国有句古话,叫做玩物丧志,我们的任务是要破译日军的通讯密电码,您要是想要在密电码破译史上留名的,对吗?”罗耀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道。

        “是,罗,你说的对,我接受你的批评,但是,想要我一下子改过来,这有些困难,不是吗?”

        “除了玩女人,另外两项爱好,我并没有完全禁止你,喝酒可以适量,赌博也一样,小赌怡情,大赌伤身。”罗耀说道,“说句不客气的话,奥斯本先生,喝酒你是喝不过我的,赌博也一样。”

        “不可能!”

        “奥斯本先生不服气,想试一试吗?”罗耀轻蔑的一笑。

        “当然,我的酒量和赌术在美国那是鲜有人敌!”奥斯本傲然说道,显的比任何人都自信。

        “好,如果这两项你都能赢了我,那我就不在对你有任何限制,但是如果你输了,就按照协议说的办,不许反悔?”

        “成!”

        “是咱们两个人私下里比,还是找人做一下见证?”罗耀问道。

        “不用找别人,请宫慧小姐做一下见证就可以了,这样也为你留一点儿面子。”奥斯本也是十分自信的说道。

        “好,就请宫慧来做个见证!”罗耀点了点头,他也不想让他跟奥斯本之间的对赌弄的尽人皆知。

        奥斯本的提议正合他的心意。

        宫慧被叫了过来,听了两人的对赌的想法后,她看奥斯本的眼神那叫一个“怜悯”和“可怜”。

        别人不知道,宫慧可知道,罗耀那是曾经用烈酒把自己灌醉才能睡着的,酒量惊人,三斤老白干儿,那是很轻松的。

        奥斯本的酒量确实不错,可比起罗耀来看,根本不够看的。

        至于赌博。

        她也亲眼见过罗耀的赌术,那是神乎其技,虽然她不知道罗耀有没有出老千,反正他是没看出来。

        奥迪本好赌,她也知道,但情报显示,他的赌桌上的战绩似乎并不怎么样。

        心可真大呀。

        “扑克,牌九,麻将,随你选,当然,如果你想玩别的,也可以,在山城,找个赌场也非常容易。”罗耀道。

        “扑克!”奥斯本理所当然的选了扑克,而且扑克还是他自己的。

        “虽然咱们不赌钱,但你只有三次机会,如果三次你都输掉了的话,奥斯本先生,那这一项就算你输了。”罗耀把规则说明了,总不能无休止的陪他玩下去。

        第一局:比大小。

        奥斯本输!

        第二局:梭哈。

        还是奥斯本输!

        第三局:奥斯本最擅长的德州扑克。

        毫无疑问,还是奥斯本输!

        连输三场,奥斯本沮丧的在“赌博”这一项上认输,就在他准备在“酒量上”扳回来的,起码打一个平局的。

        可当他看到罗耀一口气在他面前喝下三瓶苏格兰威士忌,还面不改色的时候,他立马就怂了。

        因为他知道,三瓶苏格兰威士忌是他的极限,喝完的话,绝对吐的连自己都不认识。

        完败!

        这比被那位陆小姐委婉的拒绝更令人沮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