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12章:死皮赖脸

第212章:死皮赖脸

        “漱庐”。

        戴雨农心情不错,罗耀这小子跟自己那些见到自己大气都不敢喘,唯唯诺诺的手下不同,这小子敢跟他争,还不怕得罪自己,甚至还敢威胁自己。

        要是不知道自己是谁的情况下能做到这一点,倒也不稀奇,可他明明知道自己是谁,还能这样。

        这就很难得了。

        临训班的这些学生们,是他最看重的,这些都是未来军统的基层干部,将来的干将,军统未来迟早是要交到这些人手上的。

        虽然,他还没考虑到这么远,但他会效仿老头子呀,老头子当年做了黄埔的校长,如今军中的将领,哪有一多半儿都是他的学生,包括共产党那边也是。

        要是没有这些学生,他能坐稳委员长的位置?

        一会儿下午还有一个工作会,戴雨农打算休息一会儿,待会儿要以饱满的精神参加会议。

        但是,事与愿违。

        就在他准备合衣躺下之际,秘书王汉光敲门进来。

        “怎么,他怎么又回来了?”戴雨农惊讶一声。

        “他说有特别重要的事情求见,我说您在休息,但他还是不走,就在楼下等着,您看……”

        “这个混账小子,你叫他上来吧。”戴雨农气极反笑,心中却想着,要是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非好好的惩罚这小子一回。

        ……

        “主任,对不起,打扰您休息了,实在不好意思,我可是连中午饭都没吃就过来了。”罗耀一进来就解释道。

        戴雨农一听,气顿时消了一半儿,能让这小子中午饭都不吃,就赶过来见自己的,应该不是小事儿。

        “王秘书,你去看一下,厨房还有什么吃的,一会儿让给罗组长弄点儿。”

        “要送过来吗?”

        “美得他,自己过去吃。”戴雨农冷哼一声。

        “是,戴老板?”

        ……

        “主任,事情是这样的……”罗耀将自己前后两次拜访迟安的事情跟戴雨农汇报了一下,当然,也不忘记把密电检译所可能也派人来挖迟安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只不过这只是他的猜测。

        戴雨农听了也是很吃惊,罗耀居然能说动迟安加入军统“密研组”,这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对于迟安这个人,他怎么会不知道,虽然在中调科机密二股,以及后来的日本帝国密电码研究室,此人都没有什么成绩,转移至重庆后,研究室部分并入密电检译所后,他从这个研究室出来后,去了中央广播电台国际台工作。

        这个人的心思他不是没动过,可对方有中统的背景,让戴雨农觉得,此人不可用,而且,他也没想过此人能够值得他出手。

        而罗耀居然知道了此人,还找上门去,直接说动了他加入军统密研组,这就有些太出人意料了。

        “主任,据我所知,这个迟安虽然在中调科工作过,但他并没有加入中统,而且很快就跟中统脱离了关系,他是以白身,甚至连国民党党员都不是。”罗耀仿佛看穿戴雨农的内心,解释道。

        “你确定?”

        “这是迟安亲口说的,应该不会有假,这种事儿,他不敢欺瞒的。”罗耀道,“何况,我们想知道也不难,不是吗?”

        戴雨农点了点头,如果迟安在这件事上有所欺瞒的话,那他就是取死有道了,军统和中统虽然都是一家人,可并在一起过日子,那说的是两家的话,做的也是两家的事情,甚至很多时候水火不相容。

        迟安不想加入军统,那日后他犯错,军统就无法用家规来处罚他了,戴雨农对于这一点很不满意。

        可如果迟安真是人才的话,他就算破例开个口子也什么。

        若真是错过了人才,把他推到对手怀里,到时候,后悔怕是来不及,现在中日军队在战场的对决不会马上结束,军统迫切需要掌握日军密电码通讯方面的情报,而如果能够破译这方面的电报的话,无疑对战局起到非常巨大的作用,这功劳可就大了。

        “攸宁,你确定这个迟安能够帮我们破译出日军的密电码?”

        “我不敢完全保证,但此人对日本外务省密电码的研究绝对非常深,这一点,只怕在咱们军统内也少有人能及。”罗耀道。

        “你对此人推崇过高吧,把军统所有人都比下去了,你才了解多少?”戴雨农不悦的呵斥一声。

        “主任,我说的是对日本外务省密电码的研究,而不是中文密电码和其他密电码,您断章取义了。”

        戴雨农眉头一皱,旋即舒展开来,他是听岔了,罗耀刚才是说对“日本外务省密电码”这个特定的对象的研究,并没有包含其他方面。

        “如果他真的能破译日本外交部门的密电码,倒也值得为他这么做,不过,若是他无法做到这一点,怎么办?”

        “学生愿意辞去密研组组长的职务,并任凭主任处置!”罗耀郑重的道,这是要他立下军令状了。

        “好,这可是你说的,不过这个迟安你觉得在二厅哪个部门给他安排一个位置,然后再借调过来呢?”

        “只要不是去四处,其他都行。”

        “你这小子,是不是跟韦处长过不去了?”戴雨农一听就明白罗耀的想法,韦大铭兼任四处的处长,这迟安要是安排进了四处,那不是成了韦大铭的下属了,到时候,他捏着这个名义的话,他还真没办法。

        “我这是不想给韦处长添麻烦。”

        “话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戴雨农笑骂一声,他也不想密研组跟韦大铭关系太密切,这个迟安在四处安排位置最容易,只要跟韦大铭打个招呼就行,三处也好办,处长郑介民也是军统的人,兼任书记长,其他处就相对难一些,但也不是太难。

        “一处主管对日情报,这个迟安有日本留学背景,又在中央广播电台做对日宣传工作,找个理由把他安插过去,倒也问题不大。”戴雨农道。

        “行。”

        “这事儿,我会交给毛齐五办理,有什么情况他会随时通知你,滚吧。”戴雨农哼了一声,挥手道。

        “是,主任,学生告辞。”

        “吃完饭再滚蛋!”

        “明白……”

        ……

        “罗组长,我还是第一次见戴老板专门给人安排午饭,你可是头一个。”王汉光领着罗耀前往餐厅。

        “不就是蹭个饭,没啥大不了的,脸皮厚就行了。”罗耀嘿嘿一笑。

        “我可没你那个胆子。”

        罗耀没多说什么,这其实就是个心理学的问题,每天总是见到唯唯诺诺的手下,作为上位者,也腻了,而且都是说好话,顺从的话,这些有多少是真话?纠正吧,怕越纠越偏,不管吧,久而久之,身边就没多少说真话的了。

        戴雨农此刻脑子还算清醒,罗耀才敢这么说话,这要是换一种情况,那就未必了,他还没达到历史上的那个高度。

        “漱庐”的午餐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丰盛,戴雨农平时生活并不奢华,喝酒除外,每天吃的饭菜也很普通。

        竹笋炒肉,腌咸鱼,还有青菜豆腐汤。

        一碗白米饭肯定不够。

        至少三碗。

        不然这饭不是白蹭了?

        吃完饭,罗耀就开车美式小吉普回去了。

        车开进公馆的院子,那是立刻吸引了众多人的眼球,这美式军用吉普车,还是崭新的,别说山城没几辆,整个中国也是不多,总共才从美国进口了一百五十辆而已。

        “罗组,这车哪来的?”曹辉看到车,就跟见到了美人似的,扑了上来,脸贴在引擎盖儿上,那叫一个痴迷。

        “主任送的。”

        “咱们主任?”曹辉愣了一下,猛然一抬头,临训班学员都称呼戴雨农为主任,而跟其他人不太一样,叫戴老板,因为戴雨农是临训班的班主任,叫“主任”除了表示自己跟戴雨农的关系,还有以示亲近的意思。

        “嗯,这辆汽车以后就给我们密研组使用了,老曹,你手底下有会开车的吗?”罗耀点了点头。

        “我呀!”曹辉手一指自己。

        “你不行。”罗耀摇头道。

        “我怎么不行了?”

        “出去办事儿,总不能都叫你曹大队长当驾驶员吧,公馆的保卫工作你不干了?”罗耀反问道。

        曹辉一挠头,讪讪一笑:“回头我问问,看有没有会开车的,我估计希望不大。”

        “那就挑两个机灵一点儿学一下,这只是咱们的第一辆车,以后还会有第二辆,第三辆的。”罗耀说道。

        “那敢情好。”

        “哦,罗,是不是配给我的汽车到了?”奥斯本也从楼里出来,看到院子里停的美式吉普,眼睛也亮了。

        “不是,奥斯本先生,给您配的车是一辆福特轿车,还在来中国的路上,这可是专门为你订购的。”罗耀解释道,“这是给我们密研组外出办事用的,当然,如果您想用车,也是可以的。”

        “我可以开着它出去兜风吗?”奥斯本对轿车还是吉普并不关心,他关心的是,自己能够开车出去。

        “可以,但必须有人跟着您,至少两个人。”罗耀点了点头。

        “我有些迫不及待了,罗,我现在就想开出去兜风!”奥斯本说道。

        罗耀看了他一眼,知道,如果不满足他这个想法的,今天自己别想好过了,掏出车钥匙,扔给奥斯本道:“奥斯本先生,希望你能够在晚饭之前回来。”

        “哦,罗,你太好了!”奥斯本像个孩童一样欢喜的接过了车钥匙。

        “阿虎,你跟着奥斯本先生,务必保证他的安全。”罗耀把杨帆叫过来,吩咐一声。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