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11章:迟安加盟

第211章:迟安加盟

        迟太太开的门。

        不过当看到是罗耀的时候,英子脸色微微的一丝难看,家里什么情况,她多少是知道的。

        这罗耀跟书房那位周科长来找丈夫的目的应该是一样的。

        “迟太太,新年好。”罗耀并没有用自己的听力去听迟家的情况,但是注意到英子脸色的变化,他就就听了一下。

        原来家里来了客人。

        “新年好,罗先生。”英子忙回应道。

        “迟先生在家吗?”罗耀礼貌的问道。

        “这个……”英子是个不善于撒谎的女人,这一犹豫,罗耀自然明白,迟安在家,但不方便见他。

        “哦,迟先生既然不在家,那我就先告辞了。”罗耀冲着院子里头喊了一声。

        屋里头的迟安自然是听到罗耀的声音,正愁不知道该咱们拒绝这个周科长呢,这不是刚好来客人了?

        简直就是瞌睡送上了枕头。

        “周科长,不好意思,家里来客人了,咱们的事儿是不是以后再谈?”

        “好吧,迟先生,稍后我再过来。”周科长也知道今天的目的是达不到了,只能先这样了。

        迟安将周科长送出来,刚好看到罗耀准备转身离开。

        “罗兄怎么来了就走?”

        “迟兄不是家里有客人嘛,我就想改天过来拜访……”罗耀嘿嘿一笑,同时打量着迟安这位客人。

        虽然穿的是便装,但罗耀能看的出来,对方应该是一名军人,但身上没有铁血的味道,估计是一名文职军官。

        什么人来找迟安?

        肯定不会是军统的,迟安虽然过去从事过一段密电码破译的研究工作,但没有什么突出的成绩,现在还名不经传。

        军统内估计知道他的人都不多,那就是迟安过去工作过的部门了,只有这些部门才知道迟安的能力。

        那就是中统和密电检译所了。

        中统应该不会,他们都把自己关于这方面的人才都输送道密电检译所了,除非他们也想另起炉灶,但并没有这样的消息传出来。

        对中统方面的动向,军统方面比任何人都关注,如果有这一类的情报,罗耀应该会第一时间知晓的。

        那就剩下密电检译所了。

        罗耀怎么也没想到是军政部也想私下里搞一个研译机构,偷偷的搞,并不想告诉外界,来挖人。

        不过,想要在自己眼鼻子底下挖人,门儿都没有!

        “迟先生,本想早一点过来拜年的,就是时间上有些错不开,来晚了。”罗耀拱手抱拳一声道。

        “罗先生,客气了,请屋里说话。”迟安也抱拳回礼,并请他进屋详谈。

        “英子,泡杯茶过来。”

        迟太太泡了一杯茶,又给重新的上了一些瓜子、花生之类的,好让他们一边吃,一边谈。

        “迟先生,考虑的怎么样了?”罗耀一来就开门见山,他觉得没有必要绕老绕去的,耍那种心机做什么?

        “罗先生,你这不是为难我嘛,刚才那位客人,其实跟你来的目的是一样的,说实话,我现在这样挺好,不想换工作。”迟安婉拒道。

        “迟先生,说句不客气的话,有些事情不是你想逃避就能逃避的了的,我想那位先生也不会轻易放弃的,他一定还会再来的。”罗耀道,“而我也一样,你总的在我们两家中选择一个。”

        “罗先生,我可以将它视为是一种威胁吗?”迟安脸色微微一变。

        “不,这是事实,你我生在这个国家,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我们没有别的选择。”罗耀摇头道,“要么沉.沦,要么发奋图强,战胜我们的敌人,把一切拨乱反正。”

        “可是罗先生,你们军统的行事作风我很难接受,想让我加入你们,我万万做不到。”迟安表明自己立场。

        “谁说给军统做事,就一定要加入军统?”罗耀嘿嘿一笑,“迟先生,你当初在中调科工作,不也没有填表加入了他们?”

        “这……”罗耀不说,迟安自己都快忘记有这么一回事儿了,他一开始是在中调科工作,也就是后来中统的前身,当时很多人都填表了,他就没有填,所以,严格来说,他不算是中统的人,最多只是在中统工作过的人而已。

        “罗兄能做主吗?”

        “我要是不能做这个主,又何必三番两次来府上找迟兄呢?”罗耀呵呵一笑。

        “容我再考虑一下,好吧,毕竟我到中央广播电台工作才两个月,现在就走的话,有点儿不厚道了。”

        “这个无妨,中央广播电台的工作,迟兄可以兼着,然后再物色人选替换,到时候,你在全身心的投入咱们的密电码破译工作中来。”罗耀道。

        这跟军政部的周科长说的完全不一样了,军统这边要求是要把精力放在密电码破译方面,广播电台的工作只是兼职。

        军政部那边是反过来的,当然,军政部那边肯定自由一些,而且不用承担什么责任,他们也可能只是,有枣儿,没枣儿的,先打三竿子再说。

        对比下来,军统这边很有可能是真的下决心,花力气去做这件事,他要是图省事儿,轻松的话,自然好选择。

        可迟安内心还是想在密电码破译方面做出一些成绩来的,这也是他一直内心的一种骄傲。

        罗耀一直没有谈钱,他觉得,对于迟安这样的爱国者,谈钱真是一种对他人格的侮辱,虽然他知道对方需要钱。

        人活在这个世上,没有钱是不行的,吃饭,穿衣,哪一样不要花钱,一文钱难死英雄汉的事情太多了。

        只要迟安答应加盟,他必然是不会亏待他的,别人能够给他的,他只会给的更多,绝不会少。

        这些人身上的回报,那可不是用金钱能够衡量的。

        “迟兄一直都在研究日本外交通讯密电码吧?”罗耀问道。

        “嗯。”

        迟安没有隐瞒,以军统的情报调查能力,不可能不知道,而即便是密电检译所里,也有军统的人在里面,知道这点一点儿都不难。

        “关于日本的外交密电,其实密电检译所方面早就有突破了,只是他们对外秘而不宣而已,而我们很像获得他们破译的相关外交情报密电内容,但是很难,这些被某些人当成是私产,没办法,我们只能自己搞。”罗耀说道。

        “为什么?”

        “迟先生,你是一名存粹的技术人才,官场上的肮脏比你想要的要脏百倍,千倍,有些人为了保住自己的权势和地位,那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他们的私心远大于公心,这是没办法的。”罗耀道,“这就是现状。”

        迟安点了点头,他又不是活在真空里,就他现在供职的中央广播电台里面,这样的勾心斗角也不乏存在。

        “迟先生,外交密电既然有人在做,那我们军统自然不会需要去重复,那只会浪费我们的人力和物力,要知道现在时间和资源都是相当宝贵的,我们军统密研组的主要方向是日军的军事通讯密电,为此,我们组建了一个秘密研究小组,目前正在整个军统内部能够整合的资源,我是这密研组的组长,如果迟先生愿意加盟,迟先生就是副组长!”罗耀道。

        “罗组长,如果我同意加入,你们能给我多大的权力?”迟安听了,怦然心动,罗耀的条件要比周科长说的具体多了,而且更加诚恳。

        起码人家是有组织,有计划的,而军政部那边还停留在口头上,甚至是纸面上的。

        当然,军政部那边可能会给他更大的自主权,但能够给他多少资源,那就难说了,毕竟有些东西,不是给他一个名义就能弄来的。

        他又不是第一天在政府部门工作,做事儿不是光靠拼劲儿就可以的,没有强有力的后盾,有时候,你有力都使不上。

        “我只能说,在我职权范围内,尽量满足你一切要求。”罗耀说道。

        “我能有一个自己的研译团队吗?”

        “迟先生如果有合适的人选的话,我们当然欢迎了。”罗耀点了点头,如果迟安能够给他带去一个成熟的团队,那再好不过了,而且,他也可以以此来向戴雨农争取更多的经费支持。

        “好,如果罗先生答应的条件都能实现的话,我可以加入你这个密研组。”迟安决定道。

        罗耀大喜,迟安这样的牛人要是加入密研组,那密研组就是如虎添翼了,而且他也听出来了,迟安说的是加入“密研组”,而不是加入军统。

        这一点罗耀到不在乎,他会尽量为迟安争取的,实在不行,迟安就以‘顾问’的身份进来。

        军统的身份对迟安这样的技术型人才是不利的,他也不想这么做,而为了获得人才考虑,戴雨农应该不会强迫为之,否则,他恐怕就很难从那个外界招揽人才了。

        加入军统和在军统做事儿,这里面还是有区别的。

        其实这件事也很好操作,给迟安在军令部第二厅弄一个军籍,什么岗位不重要,弄一个借调手续。

        这样迟安的组织关系在军令部第二厅,那就跟军统没有半点儿关系,但他是借调去军统工作的。

        日后即便想要离开,也很简单,只需要把借调手续给终止就可以了。

        但是,要做成这件事,也不是容易的,此事还得戴雨农点头,让他去协调关系才行,否则凭他一个小透明,谁会正眼瞧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