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10章:戴老板的红包

第210章:戴老板的红包

        戴雨农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个信封来,递给罗耀道:“拿着。”

        “什么?”

        “装什么傻,红包。”

        “红包……”罗耀吓了一跳,戴雨农叫他来,就是要给他一个红包,这也太那个什么了?

        这换个其他人那还不感动的不要不要的,这收买人心的手段,真是太高了。

        “怎么,不要?”戴雨农眉头一挑。

        这换个人,那还真可能不敢要,罗耀不同,这又不是他主动要的,是戴雨农主动给的,有什么不敢的,伸手就拿了过来,还露出一丝欢天喜地的笑容:“要,怎么不要,谢谢主任。”

        “这过年了,局本部还是有不少活动的,在渝的很多年轻的干部都参加,包括许多年轻的女干部,这样的联谊,一年难得一次,也没见你来参加一次?”戴雨农问道。(此时戴的结发妻子毛秀丛还未过世,那条‘抗战期间,军统不准结婚’的禁令还没下,这条禁令是1940年下的。)

        戴老板出手,红包估计少不了,罗耀很想打开来看一眼,但想了一下,还是算了,太不礼貌了。

        “主任,学生现在的身份需要保密,若是出现在这样的联谊会上,难保不会被人认出来,继而联想,那就得不偿失了。”

        “我看你是给自己找理由,躲清静对吧?”

        “您说的对,学生真是不太喜欢出席这样的场合,与我现在的工作毫无益处。”罗耀解释道。

        “你还真现实。”

        “学生所做的一切都是从抗战大局出发,绝没有半点儿私心。”罗耀立正肃容道。

        “行了,在我面前,你就不要唱高调了,不想去就不去好了,我还能拿枪逼着你去不成?”戴雨农一摆手,“你不是要回江城一趟吗,过了正月十五,你可以回去一趟,但时间最多半个月。”

        “谢谢主任。”罗耀心心念念的想要回江城一趟的想法终于得到戴雨农的批准了,他心里的石头总算是落下了。

        “你今天空手来的?”

        “啊?”罗耀愣住了,不是戴老板你派人把我叫过来的吗。

        “新年礼物就没有一件?”戴雨农一伸手。

        囧!

        罗耀一时间还真是没想到戴雨农居然会伸手向他索要新年礼物,你可是戴老板,想要什么没有?

        可自己包内,除了那些抄录的电文资料,就只有一双羊皮手套,宫慧送给他的,说是意大利进口的。

        想了一下,也就这双手套能拿的出手了。

        “主任,山城阴冷,学生没别的孝敬,买了一副手套,刚才忘记给您了。”罗耀从包里将那副手套取了出来,恭敬的递给了戴雨农。

        戴雨农又不傻,一看就知道是罗耀戴过的,他就是临时开口玩笑,想要为难一下这小子的。

        “这手套真是送给我的?”

        “是,主任。”

        “别不是某人为了讨好心上人,送的吧?”

        “……”

        戴雨农伸手拿过来,往手上一套:“别说,还真合适,我很喜欢,收下了,就当是你送给我的第一件新年礼物了。”

        “主任喜欢,学生高兴还来不及呢。”罗耀只能挤出一个笑容,相当“违心”的说道。

        “我也送你一个礼物,就停在外面。”戴雨农嘿嘿一笑,“王秘书。”

        “戴老板。”秘书王汉光推门进来。

        “带罗组长去看看他的新年礼物。”戴雨农吩咐一声。

        “是,罗组长,这边请。”秘书王汉光跟罗耀是老熟人了,自然没有那么生分了,直接就领着罗耀往外走。

        当看到礼物的时候,罗耀惊呆了。

        这是一辆美式的军用吉普车,估计整个山城也没几辆这样的汽车,应该是花了不小的代价进口,并且运回来的。

        当然,罗耀可不会认为这是戴雨农专门给他买的礼物,应该是军方进口了一批这样的吉普车,他通过关系弄了一辆过来,有没有花钱他就不知道了。

        这奥斯本不是吵着要一辆汽车嘛,这下好了,有了。

        密研组也确实需要一辆属于自己的交通工具,这辆吉普车戴雨农也不是送给他个人的,是给整个密研组使用的。

        王汉光将车钥匙交给罗耀:“罗组长,油已经加满了,戴老板交代了,你这辆车每个月可以有五十加仑的汽油配额,配额可以累加,但如果用完配额,就只有自己掏钱买油了。”

        “谢谢王秘书,我现在就能开走吗?”罗耀欢喜的问道。

        “当然,现在它就属于罗组长你的了,你随时都可以开走。”王汉光羡慕不已,男人谁不想拥有一辆属于自己的汽车。

        “谢了!”罗耀跳上车,“王秘书,改日请你出去兜风。”

        发动吉普车,挂挡,踩油门,原地来了一个转弯,罗耀驾驶着吉普车,就这样离开了“漱庐”。

        时间还早,现在回公馆也没什么事儿,罗耀想起来了,除夕上午拜访迟安也过去好几天了,是时候再去一趟了。

        反正现在有车了,不用白不用,罗耀一踩油门,朝观音岩方向而去。

        ……

        对于迟安来说,罗耀和宫慧在年三十的拜访,给他不平静的生活又增添了一丝波澜,他在广播电台额的工作并不轻松,尤其是在这个春节的时候,国际台对日的宣传并没有停止,反而还比平时增加不少。

        虽然每天的工作量不小,但他还是抽出时间来阅读罗耀给他的那本翻译过来的《美国黑室》。

        他对亚德利个人经历并不感兴趣,但对里面记载有关密电码破译的过程和一些方法相当感兴趣。

        他就是从事这个工作的,外行看热闹,内行人看的门道,虽然这只是小说,能从小说描述中,基本判断出这个人说的话是否是真的,能力如何。

        他足足花了三个晚上,才把这本《美国黑室》通读了一边,之后,又开始对某些章节进行认真细致的研读。

        越读越觉得这本小说写的东西对他破译密码有不少启发,当然,也离不开翻译语言的准确性。

        不然,连专业人士都看不懂的话,那就更别说是毫无这方面知识的普通人了。

        他也明白,罗耀给他这本书的意图,就是在告诉他,他在密电码破译方面是专业的,并不是一个随便凑几个人就搭建起来的草台班子。

        迟安也知道,从事这个工作的人,必须是拥有高智商的人才,还有决不能让外行来领导内行,其次是,这是个绝密的工作,必须还的耐得住寂寞,以及坚定不移的爱国心和对国家和民族的绝对忠诚。

        军政部那边,唱的是“空城计”,说是成立一个密电码破译机构,实际上,就他一个人,人员方面还需要他来协调,最多在资金和设备上提供帮助。

        这分明就是空手套白狼。

        军统这边,什么条件都没提,就给了一本小说,当然,这背后的意思他懂,这是告诉他,军统是认真的在做这件事,并且是有组建了一个团队,人和资金肯定不缺了,军统是什么机构,他又不是不知道,那位戴老板搂钱的本事他也是早有耳闻。

        但是对方不愧特务机构,把他家的情况摸的是一清二楚,不然拜访的时候,怎么带的礼物都是妻子和孩子喜欢的?

        你可以说人家有心机,但从另一个方面看,不也说明了人家的对自己的重视和细心吗?

        现在妻子和孩子每天都能喝上一杯牛奶,隔壁邻居过来拜年,拿的糖果分享给人家,那都倍儿有面子。

        虽然他不会因为这个而产生优越感,但这些东西实实在在的给他的家庭带来了一丝丝的变化。

        几天牛奶喝下来,妻子的气色都比往日好多了,儿子也比以前活泼,开心多了。

        但是军统是个“臭名昭著”的特务机构,如果他加入其中的话,免不了会被被人认定为“特务”的嫌疑。

        但是,只要是能够为抗日事业做出一点儿贡献,这点儿名声对他来说也不是那么重要,只要自己没做坏事,问心无愧就是了。

        “周科长,承蒙何总长和王台长不弃,抬举鄙人,可惜,我对密电研究并没有太大的成绩,恐难负重任,我现在已经在中央广播电台国际台公职,每天都有对日广播宣传工作,无法分身,这是我力所能及之事,我也干的和顺心,暂时还不想离开。”面对再次前来充当说客的周科长,迟安婉拒道。

        “迟兄在中央广播电台担任要职,这我们是知晓的,我们也没要求迟兄到我们这里来专门从事研究工作,我们只希望迟兄每日抽出两个小时的时间帮忙指导一下,这这就足够了。”周科长忙道。

        迟安一听,就明白了,军政部对搞这个密电研究机构并无特别大的信心,就是一个尝试的行为。

        成不成的,无所谓。

        若是这种研究人员的话,有这种想法,倒无可厚非,毕竟谁都没办法保证自己就一定能破译出密码。

        但领导者就不行了,没有信心,就不会有投入,即便是搞出了成绩,那也长久不了,这军政部朝令夕改的事儿还少吗?

        “这个……”迟安犹豫该怎么回答。

        咚咚……

        这时候,突然听到院子门外一道敲门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