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秘战无声在线阅读 - 第209章:“兽医站”

第209章:“兽医站”

        山城过年的规矩,大年初一是不出门的,所有人都待在家中,吃吃喝喝,开开心心,团团圆圆。

        但是政府部门不行。

        罗耀官儿小,给戴雨农拜年这种事情,他还排不上号,反正他也是不愿意去凑这个热闹。

        意义不大。

        还不如去望龙门湖广会馆档案室查找资料呢。

        他把翻译的工作基本上交给秦普了,秦普虽然翻译的比较慢,还有些磕磕碰碰的,但已经能够上手了。

        罗耀只需要将他翻译的手稿再进行审核就可以了,这样,他既能熟悉一遍资料的内容,自己的工作量也减轻了不少。

        而日文资料则交给了田守山,他是日本人,对日文资料更熟悉了,当然知道奥斯本是《美国黑室》的灵魂人物的时候,也是吓了一跳。

        当他看到那些文件资料,就更吓的不清,美国人居然在过去破译了他们那么多的外交密电。

        虽然“河童”小组隶属陆军参谋本部,使用的密电码跟外务省一个系统,但不等于他对外务省的密电码系统一无所知。

        这些资料若是公布出去,起码会引起外务省剧烈的震动的,虽然外务省密电码系统已经进化了,可最基础的东西没有变。

        基于这资料能不能破译现在的外务省密电他不知道,但增加截获日本外务省密电的能力那是绝对有帮助的。

        这个工作他是做还是不做?

        最终他还是决定做,这个工作,他不做,中国人就找不到人来做了,肯定能找到的,过去每年多少留学日本的中国人?

        军统找不到人吗?

        不说别的,就是罗耀自己,他的日语也不差,只不过他的事情太多,无法兼顾而已。

        ……

        “哎哟,罗组长,您怎么又来了?”喝着茶,磕着瓜子儿的档案科曾副科长见到罗耀,表情一呆。

        “曾科长,今年我可是第一次开,您怎么用上‘又’字了。”罗耀开玩笑的道。

        “口,口误,罗组长,您别介意,这不是昨儿个您才来过嘛,我这说顺嘴了。”曾副科长忙解释道。

        “我知道,新您好。”罗耀嘿嘿一笑,“今天又要麻烦你了。”

        “今儿个您还要查资料?”

        “当然,昨天时间太晚了,没办法,只能先回去,我这资料还没查完呢。”罗耀点了点头。

        “这党国的官员都像您这样废寝忘食的工作,那咱们跟小日本鬼子何至于打成现在这样?”曾副科长慨叹一声。

        “我是闲的无聊,也没地方去,还不如给自己找点儿事做。”罗耀解释道,“总比睡大觉,浪费光阴强吧?”

        “说的是,说的是……“

        “您请,昨天太晚了,都没收拾……”

        “没收拾刚刚好,我还担心您给我收拾了,一会儿我还得费力气重头再找,浪费时间。”罗耀忙道。

        “成,那跟昨天一样?”

        “好的,麻烦曾科长给我送一壶热水来,还有杯子,其他的,您就不用管了,到点儿了,我自然会离开的。”罗耀道。

        “那您中午饭怎么办,要不跟我们一块儿吃,会馆给我们提供工作餐的?”曾副科长询问一声。

        “不了,我自备了。”罗耀一拍自己的帆布背包道,“昨晚吃剩下的饺子。”

        “那冷的容易吃坏肚子的?”

        “没事儿,习惯了。”

        ……

        过年吗,除了团圆喜庆,热闹之外,就是一个串门忙,尤其是对戴雨农这样的人来说,部下要给他拜年,他还要给上面的拜年。

        还要参加各种庆祝的活动,即便是因为战争的原因,国府下令,严禁铺张浪费,搞一些华而不实的庆祝活动。

        可是不能一点儿活动都没有,那还有点儿过年的气氛吗?

        这比平时工作还要忙。

        “齐五,罗耀那小子这几天干嘛呢,也不过来,电话也不打一个?”戴雨农已经忍了很久了,终于忍不住了,把毛齐五叫过来询问道。

        “听沈彧说,他这几天都在望龙门的湖广会馆那边呢,每天一大早过去,一直待到天黑才走。”毛齐五道。

        “他去哪儿干什么?”

        “好像是在抄录档案室内过去咱们军统截获的有关日方的电文。”

        “他抄录电文做什么,拿回去研究?”

        “应该是吧,档案室的存档的密电文是不能外借的,他只能抄录之后,带回去,进一步的研究。”毛齐五道。

        “这小子,如果他想要用这些资料,为什么不直接申请调阅呢,何必这么麻烦?”戴雨农奇怪的道。

        “我也不知道,反正这几天,他都在那里,中午吃的都是自己带的冷饺子和冷馒头。”毛齐五道。

        “嗯,这小子是个做事的料,这档案科就没给他弄一顿工作餐?”戴雨农不满的质问一声。

        “提供了,他嫌麻烦,吃个饭得花半小时,还的从档案室出去吃,有这半小时,他可以抄录多份资料了。”

        “我说呢,这小子就算不来给我拜年,也该打个电话问候一下。”戴雨农道。

        “这个他倒是打过,值班室有记录,那么多的电话,您估计也没问。”毛齐五嘿嘿一笑。

        “是吗?”戴雨农尴尬一声,不是所有的部下都有资格当面过来给他拜年的,大部分就是打个电话祝贺一下,更多的连打电话的资格都没有,因为,根本就不知道电话往哪里打。

        “你明天叫他来一趟,我有些事情找他说。”

        “明天?”

        “怎么,明天不行吗?”

        “不是,您要见他,现在打个电话到湖广会馆就可以了,他现在准在那儿。”毛齐五解释道。

        “现在?”戴雨农考虑了一下,“行,望龙门湖广会馆也不远,你派辆车去把人给我接过来。”

        “行。”

        ……

        罗耀都在档案室连续待了五天了,要不是他真的在抄录资料,曾副科长都以为他是来找档案科的麻烦了。

        罗耀比军统局里好多人好伺候多了,只要保证他壶里有热水和稿纸的供应,其他的基本没什么需要。

        甚至连帮忙都不需要。

        比起一些人,要这个,要哪个,还要你帮着他查找资料,稍有做的不好,还要挨一顿臭骂的强多了。

        “曾副科长,罗组长在哪儿?”曾副科长看着报纸,哼着小调,冷不丁的,门口传来一道询问的声音。

        曾副科长一看,这不是戴雨农身边的贾秘书吗?

        赶紧从座位上站起了,露出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迎了上去:“贾秘书您好,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曾副科长,我是来接罗耀罗组长的,戴老板要见他。”贾秘书道。

        “戴老板要见罗组长?”曾副科长吓了一跳,虽然他知道罗耀年轻轻,来头不小,至少跟毛齐五这个副主任秘书关照过的,没想到,戴雨农还派了自己的秘书来接他。

        这可了不得了,军统局内,有几个人能有这样的待遇。

        “嗯,劳烦曾副科长带我去见罗组长。”

        “好,好的,贾秘书,您随我来……”论级别,贾秘书的肯定比不上自己,可论权势,贾秘书可比他强太多了。

        “主任要见我?”罗耀惊讶一声,毫无征兆呀,不过他不敢有丝毫的拖延,赶紧收拾了一下,上了汽车。

        戴雨农在“漱庐”见得他,这是他在山城的另一处住处,紧挨着罗家湾十九号的军统局本部。

        “听说你大过年都没休息,这几天都在湖广会馆军统档案室查资料?”戴雨农一见到他就问道。

        “是的,主任,我是想先把咱们军统内的资源整合一下,给密研组打一个基础,然后好开展工作。”罗耀说出自己的想法。

        “很好,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你知道吗,韦处长可是竭力反对你当着密研组的组长,他认为你资历太浅,没有任何密电码破译的经验,就算有亚德利当顾问,也不可能做出成绩来。”戴雨农也没对他隐瞒,韦大铭也是他的心腹爱将,他的意见,戴雨农是要听的,而且还必须重视。

        他不能为了罗耀而让韦大铭这员大将寒心。

        但是,韦大铭搞的特种技术研究室也有些时间了,也没什么成果,这也让心生不满,人力和物力都花了,不见效果,这怎么能够接受呢?

        弄罗耀这个密研组,也是为了给韦大铭施加一个压力,那怕罗耀这边一点儿成绩都没有,能成为韦大铭的磨刀石都行。

        当然罗耀隐隐的猜到戴雨农的心思,不过,他也是看破不说破,谁成为磨刀石还不一定呢!

        “韦处长是破译界的前辈,如果能够请到他来担任我们密研组的技术指导的话,那对我们密研组来说,无疑是非常好的一件事。”罗耀直接说出来了,韦大铭想要插手密研组的事情,如果不给他机会的话,他一定会继续针对密研组的,还不如给他一个名分,到时候,他是来还是不来呢?

        反正只要他在,对密研组的掌控绝对没有问题。

        戴雨农有些惊讶,罗耀居然主动提出要让韦大铭去给密研组当技术顾问,这就有点儿让他为难了。

        从心理上讲,他不想让韦大铭过多的插手密研组的事务,他需要密研组跟特种技术研究室竞争,若是韦大铭掌握了密研组,那就是失去了他设立密研组的初衷了。

        “韦处长的工作比较多,恐怕没多少时间去密研组指导,一切都还要靠你们自力更生。”戴雨农道。

        罗耀闻言,顿时清楚了戴雨农的心思,基本上确定了,韦大铭想要伸手密研组的话,戴雨农这边就过不去。

        “主任,关于密电码破译,密研组才刚刚起步,所以我想如果能够聘请韦处长担任密研组的顾问,这样有问题,我们就可以随时向韦处长请教了。”罗耀谦逊的道。

        “顾问?”戴雨农笑了,这不过是个荣誉称号,至少让韦大铭能够在面子上过得去,这小子够聪明的。

        “好,这个我去跟韦处长说去,基本上没有问题。”

        “主任,我还有一个想法。”

        “你说。”

        “我们密研组是保密单位,与局本部必然会有公文的来往,我想给密研组换个掩护名称,您看怎么样?”

        “这个想法非常好,你有比较好的名称吗?”

        “您看,兽医站如何?”

        “咳……”戴雨农差点儿没被自己口水给呛着了,这小子是怎么想的,堂堂军统局密电码破译单位居然冠以“兽医站”的名称,传出去,那真是会被人笑掉大牙的。

        不过,细想起来,谁还会想到一个“兽医站”会是密电码破译单位?

        “您要是觉得可行,今天回去我就命人把牌子给坐起来,明天就挂上!”罗耀问道。

        “你这个想法很有创意,我同意了。”

        “谢谢主任。”